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20

     白锐的梦境很美,现实虽然略有差距但也是很幸福的,至少大家在一起。不过,与精神上的饱足相对的,是物质上的极端匮乏。

     索性现在的白锐每天运功修炼的次数没有那个九的限制了,他几乎把每天所有的空余时间都拿来练功。但是,系统也不提供五毒丹了,因为和本命蛊之间的交流循环代替了五毒丹的作用。不过,不知道是因为现在的傻白无论从什么方面来说都太弱小了,还是这一重的内功上限变得大了,就这么持续不停的练功,进度条的增长也还是慢得可怜。

     至于为什么内功这么难练,白锐还是“几乎”,而不是“完全”把每天的空余时间都拿来练功?因为他在教家里的三口人数学。

     一开始他以为学得最快的不是猎星就是果爸,然而学最快的竟然是黑爸。

     当山洞外边下起第一场雪的时候,黑爸已经开始背诵乘法口诀了,果爸和猎星两位数的加减法也没问题了。

     另外,白锐每天还会抽出一段时间把一堆干草藤、木棍、碎皮子摆在一起瞎折腾。而他这个年纪的孩子,都会喜欢那样的游戏的,所以三个人很乐意看他自己玩耍。

     黑爸和果爸在晴朗的天气里依旧会裹着皮子外出,不过他们寻找的不是食物,而是柴草,不过这种不是特意的捕猎,反而总让他们能带回来一些收获,都是一些小型的动物,鼠类、鸟类、兔子之类的。

     那时候全家就可以打牙祭了。

     家里人把乘法表背到四那一行的时候,白锐送给了猎星一件礼物。

     “这是?”猎星看着被白锐绑在自己左腿上的那个东西,很……怪,但是,难道是他想的那样?他看着白锐,黑眼睛里满是渴望和兴奋。

     “嘿嘿,应该行吧。不过啥工具都没有,都是用石头打磨的,可能你会很不舒服,你再根据自己的情况修正一下。”白锐送给猎星的就是那传说中的假肢!

     ——高档假肢当然是不可能的,原本他想做的是欧洲海盗船长的那种木腿。可是他后来意识到,海盗是生活在船上的,踩着平坦的船甲板,上岸后的地面也铺着砖石,所以他们的假肢一根小木棍没问题。但原始世界的人踩着的都是泥地和草地,小木棍那种是妥妥的一戳一个洞。外加实在太过缺少工具,于是白锐干脆就把一根木头桩子掏空一截,里边尽量仔细的用石头磨光滑,再铺上皮子,给猎星做了个粗糙无比的腿套。

     沉是沉了点,但是猎星踩上走路应该是没问题。

     果然,猎星站了起来。他原本只能用爬的或者跪的,只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就足够他兴奋得流下眼泪来。他迈开腿,想要走。然而他上次走路还是在很久很久之前,抬起腿,猎星摇晃着倒在了果爸的怀里。

     果爸扶着猎星坐下,揉着他的脑袋,:“慢慢来。”

     “嗯!”

     所有人都在昏黄的火光下笑,白锐也在笑,可是笑着笑着,他就笑不出来了。

     什么时候,黑爸和果爸已经从矫健强壮的野性原始帅哥,变得干枯消瘦如同饥民了?不,他们就是饥民。每天只有一顿饭,不时海妖外出从事消耗极大体力的劳动,其余时间就是被困在这个空气不畅的洞里,他们过不是饥民的生活又是什么。

     在这个时候,白锐的能力依然是无用的。即便他的内功等级已经达到了脱胎换骨中期,也顶多是让他更耐饿,每天吃得更少。

     可他们本来每天的吃食就是一两口的量,再省也生不出来多少。

     让傻白出来也没用,他总不能让傻白产卵给大家吃吧,那完全是饮鸩止渴。而傻白产出的卵也是需要食物成长的,白锐猜测既然它们有赤蜂蛊有蜜蜂的特质,那也是要吃花蜜和花粉的,现在这时节哪里有那些东西。总不能让小虫子都吃白锐自己的血肉,那一个不小心就要把他吃成人干了。

     忍耐吧,忍耐过这个冬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然而冬天还没有过去,一切却并没有变好,反而在恶化。

     黑爸受伤了。

     两天前,他们的食物吃光了。其实黑爸和果爸早就要去取食物的,可是外边的大风已经刮了有一阵了,但是拖延到食物吃光,他们已经不能再等待了。于是,爬到山崖上他们的存粮洞里取食物的黑爸,不知道是没力气还是脚打滑,扛着食物朝下爬到一半的时候,他摔了下来。

     “我们有个巫……”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还虚弱的黑爸却一脸得意。

     对自己被部落遗弃这件事,白锐怨念不消,可同时又感到了无比的庆幸。如果他没有被部落遗弃,没有回来,那黑爸……即使因为他摔下来的地方不算太高,下面又有厚厚的雪层缓冲,但是黑爸也摔的血肉模糊,即使没有当场死亡,但以他的体力大概也支撑不了多久。也就是说,白锐如果不在,那么黑爸已经不在了……

     但是,经过白锐治疗之后的黑爸,痊愈后貌似更瘦了。不只是和受伤之前的他比,还是和果爸比,黑爸瘦得都剩下一把骨头了。猎星则比果爸稍微好一点有限,原本他在得到假腿之后,每天都会在洞里练习走路,但最近,他甚至都不会起身编制草席了,只是靠在角落。明明一动都不动的人,却好像做了重体力活一样大口大口的喘。至于白锐自己,他还是白而且……锐!可是刚养起来的一点点肉,早就已经瘦没了,古怪而丑陋的大肚子又凸了起来。只是因为勤练五毒心经,从精气神上看,他反而是最好的。

     “果爸,这附近有没有河?”黑爸受伤后,果爸坚持着把存粮几趟背了下来,剩下的所有存粮,可是却已经不多了,但看外边的冰雪,就算是第一次过冬白锐也知道,他们的存粮不够了。今年多了他白锐,部落又拿走了更多的食物,就算他们每天吃的那顿饭的分量少于往年,但继续这么下去,一家人都得饿死。

     “河?”

     就在白锐和果爸商量着拼一下的同时,猎族的山洞里,另外一个人正处于弥留之际——猎茅。

     感刚刚搬到山洞,族长就把猎风送来了,猎茅根本没有承认他是自己的弟子,可整个部落已经用对待巫的礼仪来对待猎风了,白锐在的时候可是没有这待遇。猎茅没有教给他任何东西,鹿腿更是对他一点也不搭理,但看起来猎风和族长一点也不在意,一点也不着急。因为按照族长的想法,猎茅总归会把所有的都教给猎风的,除了猎风,他还能教给谁呢?

     在山洞住下后第三天,猎茅病倒了,猎鸟特意和儿子一起,照顾猎茅。他们以为猎茅会痊愈的,就像过去的很多年一样,谁都以为这个大巫就要死了,可是每一次她都撑下来了。然而,这一次,猎茅越病越重,终于也发起了烧来。猎鸟害怕了,带着儿子离开。族长命令了两个族里的女人伺候猎鸟。

     随着山洞外越来越冷,猎茅的病也越来越沉重,她已经吃不下东西了。

     “不能让大巫死!”族长愤怒的嘶喊,但是这种事不是他能决定的。猎族只有一个巫,唯一一个能治病的人也就是猎茅自己,她躺在那神志不清,又怎么能救自己呢?

     此刻族长恐惧的不只是自己的后代能不能成为巫的问题了,而是部落一旦没有了巫要怎么办。尤其,战兽们最近变得非常的躁动与不安——巫是维系战兽和部落的纽带,一旦巫死去而没有继任者,那战兽就会脱离,乃至于反过来攻击部落。族长不得不将强壮的男人们集合起来,随时监视着战兽,他的这番举动,反而让战兽更加躁动了。

     这天,猎茅忽然醒过来了,甚至还闹着饿,要吃东西。

     族长松了一口气,兴奋的带着猎鸟和猎风找到猎茅。

     “大巫,经过这件事你应该也看到了,我们的部落需要一个新的巫,你必须尽快拥有一个继承人。我们……”

     猎茅咕嘟咕嘟把嘴里的汤咽了下去,任由族长重复的说着那已经让她听厌烦的那件事。

     “族长,这是我喝的最后一碗汤。”

     “快去再给大巫煮汤!”族长并没明白猎茅这是什么意思。

     猎茅咧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个充满了嘲讽的笑容:“祖灵在召唤我,我就要死了。”

     “大巫……”现在他们还没有回光返照的概念,看着容光焕发的猎茅,族长只以为这个老女人是在恐吓他,他沉下脸。可是没等这位族长再说些什么,猎茅已经打断了他。

     “去找白锐,他还活着,和他的父亲在一起。或者去再去其他部落迎回一个新的巫。由你自己决定吧。”猎茅说完,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