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猎茅,你是我猎部落的大巫,应该一切都为部落着想。那个白锐是身带厄运的,被驱逐的人,他永远也不可能回到部落。至于新的巫,那更是不可能!”白锐先不说,从其他部落找一个新的巫?那等待猎部落的只可能是被吞并。族长因猎茅的自私几乎气炸了,他大声嚷嚷着唾沫飞舞,几乎整个山洞都听见了他在说什么。

     “嗷呜——!!!”一直陪伴在猎茅身边,就算猎茅重病也没有离开的鹿腿,在族长嚷嚷的时候,一直看着猎茅发呆。忽然,它站了起来,昂起头,想是一头狼一样,高声的嚎叫着。

     族长被吓得把剩下的话都咽了回去,他早就已经没有了年轻时的勇猛。

     “猎茅!你要做什么!”他的质问已经近乎尖叫了。鹿腿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小跑着离开了这个山洞的角落,它的族人,其他的哈士奇也窜了出来。它们集合在一起,最后朝猎茅看了一眼。随即一声不吭的跑了出去。

     “阿……阿爸!大巫,大巫死了!”族长回头,发现猎鸟正在猎茅身边,从动作看,她刚刚试探过她的鼻息。

     那一瞬间,族长的脑海中只剩下两个字:完了!

     ***

     雪停了,大地一片银白,两个黑点正在其中跋涉着。

     那是猎果和白锐,他们裹着厚厚的皮子,脚上穿着像是形状很像网球拍的雪鞋。其中一双是兑换来的,要八百点。白锐这双则是黑爸、果爸还有猎星照着样子编出来的,看起来更粗糙些,不过一样耐用。他们正走在前往大湖的路上——那湖就是被称为大湖,去找食物。至于为啥是他们俩?

     猎星那条假腿不适合在雪地里行走,果爸现在的体力也背不动他,黑爸虽然伤好得差不多可体力消耗还是太大,白锐能为黑爸疗伤,但是没法补充失去的气血。原本果爸是要一个人去的,可是白锐死活不放心。

     从决定的那天开始,他们吃饭的量忽然就变大了,也从一顿变成了两顿饭。谁都没说,但谁都知道这是最后一搏了。

     白锐舔舔嘴唇,离开的时候虽然吃饱了,但是现在他的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万幸今天没风天也晴,只是温度依旧低得厉害。如果不是他下意识的用治疗法门运转内功,结果误打误撞发现还能保暖,那早就已经哆嗦得走不了路了。

     “白锐,要我抱你吗?”果爸扭头看着白锐,在外边,他看起来更是又黄又瘦的,白锐总觉得他走下一步的时候,就会一头栽倒。

     “果爸,我不累。”其实他累得要死,冷得要命。但是没有内功的果爸即使是个成年人,只会比他更累更冷。

     猎果也不再多劝,他帮白锐拉了拉裹着脑袋的皮子,抓着他的小手继续前进。

     走过一片树林,他们面前的景色忽然变了,看起来就仿佛一片平坦无边的冰原,实际上则是盖满了白雪的大湖。

     “湖里有大鱼和大蛇,吃人。”猎果看着白锐,这句话他不是头一回说了,可是到了跟前还是忍不住再嘱咐一次。猎部落是大地上的部落,虽然知道湖里有能吃的东西,但除了取水,他们都尽量的远离大湖。因为大湖的未知太多,在他们看来比陆地上也更加的危险,甚至即使取水也经常有人在被袭击之后拖进大湖中,就此尸骨不存。

     今天来到这里,是万不得已中的万不得已。因为猎果他们同样知道,这样下去大家只会被饿死。而且,白锐的神奇也更增添了他的说服力。

     “果爸,没事,现在冬天,那些东西要么在坑洞里,要么水底冬眠。”白锐点点头,安抚的拍了拍果爸的手臂,“我们拣点木柴,一会在湖面上点燃。”心里,边瑞早打定了主意,找臣位蛇蛊的时候,就来这里找。

     “好。”

     尽量选择了还算干燥的木柴,两人朝湖里走。湖面很宽广,他们只走进去了五十多米,依旧看不见湖的那一头。不过白锐不敢继续走了,他只听看过别人冬钓,自己没钓过。而且果爸也说这里有大鱼和大蛇,虽然冬天里冷血动物大概都在冬眠,可是白锐觉得还是谨慎小心些好。万一吵醒了谁,那就shi定了。

     用随身带着的燧石,果爸点起了火。父子俩在火堆边上温暖这手脚时,白锐先把之前得到的随机武器魔方拿出来了,这东西放在空间里的时候是个魔方,拿出来的一瞬间就跟抽奖一样,变成一柄武器了。白锐想着,要是个铁锤啊、斧子啊之类的就美了,结果……

     “这是什么?”

     “套索……”不是一根绳子的那种套索,是有长长的青铜杆,一头伸出个绳圈的那种套索杆,它的注解是:颈部可以被套入项圈的动物皆可套取,特殊属性:不可毁坏,降服几率增加。因为是中空的,所以就算是青铜的,也很轻,这属性看着挺bug的,但是现阶段不需要降服什么动物的白锐,觉得它就是个占地方的鸡……肋?

     这东西竟然还能收起来,这是个套杆,找到机关之后,很快就从快两米的长度,收到了只有白锐的小臂长短。看着这东西,白锐笑了,他的手气还是很不错的——这只秃秃变脸非常之快~

     ***

     “哐!哐!哐!”有节奏的打击声在安静的白雪世界里传递得很远。白锐蹲在地上,双手扶着缩小的套索杆把它当钎子用,猎果举着一把石锤,一次次的砸在套索杆上。石锤是白锐换的,其实他也想兑换青铜的,不过昨天晚上翻锤子的时候,发现那些都太重了,现在的果爸八成提都提不起来。砸出个差不多的洞,把碎木头和草料塞进去。

     在围着不大的一圈打出七八个洞之后,再次在冰面上点火,塞进冰洞里的木头,有的烧了起来,有的大概是湿了没点着。冰面开会发出咔咔的碎裂声,果爸反应快,赶紧抡起锤子来在裂痕上面一通狠砸。

     “果爸!”白锐眼看着那块冰周围的裂痕越来越大,赶紧拉住果爸。虽然那洞只有人头大小,果爸应该掉不下去,但就怕万一。

     猎果停下来,果然有水渗透上来,火熄灭了,白锐把套索杆拉长,把还堵在那里的冰戳走。

     总算,一个冰洞出现了,冰洞里的湖水看起来很混浊,不知道下面有什么。白锐正准备兑换鱼竿的时候,“啪嗒!”一声,有东西从冰洞里跃出来,吓了父子俩一跳。猎果瞬间眼睛一亮,抽出腰上的小石刀就扑上去了。他都把那东西一刀戳出血来,白锐才看见那是条鱼。大概一尺多长,一身灰黑色的鳞片,活蹦乱跳的大鱼。

     原来电视上冬天凿开冰洞,缺氧的鱼就自己朝外跳,是真的。猎果一只手按着戳穿了鱼的刀,一只手按在与身上,一口就啃了上去,啃了满嘴的血。

     “果爸……”

     “?”

     “小心点,有鱼刺。”原来白锐是想说现在别吃有寄生虫的,不过很快就把那话咽回去了。

     “嗯。”果爸抹了抹嘴,这时候噼里啪啦又跳上来三四条大鱼,果爸把手里的鱼放在地下,和白锐赶紧去抓这些鱼,冰洞的洞口不大,这些鱼却一条比一条肥大,也不知道它们怎么蹦跶上来的。不过,它们上岸了就别想回去了。父子俩手忙脚乱的装好了鱼,猎果的眉头已经舒展开了,他抓起之前戳穿的那条鱼,“你也吃两口,饱饱肚子。”

     话说白锐现代的时候不吃生鱼片,牛排九分熟的,但是现在……他干脆的接过果爸啃了两口,因为扔在一边已经冻得有些硬的鱼,用自己的小米牙,连鳞片带血外带肉,努力的朝嘴巴里啃。

     白锐啃得一嘴巴的腥气,但竟然还觉得很甜很香,果然饿极了什么东西都是香的。

     啃了两口,冰凉凉的鱼肉鱼鳞咽下去之后,从喉咙一直凉到胃里。白锐打个哆嗦,冷了之后又觉得热,觉得踏实,这大概就是肚子里有食的感觉了。

     这些鱼就够吃两天的了,节省点,大概四五天的食物都有了,但白锐这次出来可不自是就为了这点东西,果爸看到了鱼,脸上的表情现在也变得恶狠狠的。虽然每次白锐看到的时候他都是被推倒的那一个,但他也是原始世界的汉子,从头发丝到脚底板都充满着喂养自家男人和幼崽的谷欠望。

     没有人类涉足的大湖也确实是食物丰富,就那个小冰洞里,现在虽然没有鱼朝外跳了。但是现在密密麻麻的,全是挤过来呼吸的张开的鱼嘴。其中有不少是鱼口中长满了尖牙利齿,显然不是吃素的,这些鱼下面更不知道有什么东西。不过白锐早有准备,虽然不是准备干这事,而是为了好捞钓上来的鱼,所以连说带比划的让猎星编了几个像是笊篱的东西。现在遇到这种情况,恰好用上。

     ——都不用钓了,直接下笊篱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