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011

     “黑……爸!”贾纯跑出去迎他,“遇、遇见野……兽了?”

     黑爸拍了拍贾纯,没说话。到了洞里,黑爸把狼腿和皮子一扔,整个人就摊下来了。贾纯退后两步让开地方,黑爸的状况不对劲。看黑爸正在抠身上的黄泥,贾纯转身去给他舀了杯水,回来看见泥抠下去了,血立刻就流出来了,原来那黄泥是止血的。

     看见血,贾纯一急就扑上去了。看贾纯的架势,黑爸原来是要把他推开的,手抬起来,才想起来贾纯是个小巫。果然,贾纯已经一口紫烟喷在了他的伤口上,血顿时就止住了。原本倒给黑爸喝的水,正好用来清洗伤口,折腾了半天,满地的泥水,贾纯调息了三次,黑爸身上的重伤总算变成了轻伤,糊上一层绿泥,过两天应该就没大事了。

     黑爸重新活蹦乱跳了,贾纯小脸却有些阴沉。

     “人?部落……的人?”黑爸脸上的伤口只是让贾纯怀疑他是被揍的,可毕竟贾纯没经验,不敢肯定。但加上黑爸身上的伤口就不一样了,黑爸左腹被戳了个洞,洞的形状是两边撕开的,他的肩膀背部都有割伤和擦伤,忽略掉黑爸躲闪反抗中自己弄出来的伤痕,把剩下的所有伤口综合起来,让贾纯不得不联想到黑爸和果爸的石茅。

     “别告诉你果爸。”

     “……”贾纯斜眼看着黑爸:就这尊荣,果爸又不是傻的,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另外,黑爸这就是承认了,伤他的,或者已经想杀了他的,是部落的人。

     黑爸摸摸自己的脸:“要不把我的脸治好?”

     “呵呵!”贾纯特傲娇的扭头。

     “别告诉他我伤这么重。”

     “不……去部落!”

     “必需去部落。”黑爸指着贾纯。

     “他们……伤你,我……不去!”

     “你是孩子,部落会保护你,让你长大。”

     “告诉果爸!”贾纯终于连贯了一次。

     “告诉他,你还是要去。”黑爸抬手,拎小鸡仔一样,把贾纯拎过来,一巴掌就拍在贾纯屁股上了。本来黑爸还想继续打的,可是一巴掌下去,贾纯那小屁股上就浮起来一个清晰无比的红色巴掌印,黑爸就有点不忍心了,“你告不告你果爸?”

     Σ(°△°)︴贾纯被打懵了,虽然不久前他被猎星劈头盖脸打到晕,可那个打屁股完全不一样啊。还没缓过劲来,就听到了黑爸的那一声质问。

     擦哟!有这么教育孩子的吗?

     “告!”

     “啪啪!”“告不告?”

     “告!”

     “啪啪啪!”“告不告?”

     “告!”

     话说,贾纯那白嫩嫩的小屁股真的是手感非常好,打上去声音又脆又响,黑爸从一开始的不忍心,慢慢的变成……打上瘾了。

     贾纯也是倔脾气上来,身为一个成年人,而且还是现代人,现在答应了免去皮肉苦,等到果爸回来了再告状不久完了吗?可他偏偏死咬着一个告字,就是不改口。最后他都不自觉的被打得哭出来了,屁股都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木了。

     猎星就在这清脆的铁手炒肉声中醒来了:“黑爸!”

     被这一叫,黑爸醒悟过来了,贾纯的小屁股已经从大白桃变成紫茄子了。

     黑爸一停手,麻木也很快消失。贾纯先是觉得热,紧接着传来的是仿佛每条肌肉都被撕开的疼痛。贾纯脸部表情扭曲狰狞得厉害,就这样还是多亏了这几天练功让他增加了抵抗力,否则现在都得惨叫出来了。

     黑爸赶紧把贾纯放在了猎星身边,老老实实嚼了药草给他敷绿泥。猎星想起来帮忙,不过撑起来一半就倒回去了,只能看着。不大的一个小人,紧抓地上的皮毛,趴在那撅着个紫红色的屁股,连光秃秃脑瓜顶上都是疼出来的汗水,除了可怜,真是再想不出其他词来形容他了。

     猎星艰难的抬手,给贾纯擦汗。

     “白锐啊,你给自己吹两口,不就没事了吗?”绿泥抹到一半,黑爸忽然想起来。

     “黑……爸,怎么……吹。”又不是有蛇脖子,他扭头最多看到自己一点点的肩膀,怎么把蛊雾吹到屁股上去。

     “你吐出来我给你扇过去。”

     “吹?”猎星在边上听得莫名其妙的。

     “猎星,你弟弟是个小巫,他能治病。”

     看来这就是他活下来的原因。

     ——猎星是受过重伤的人,他战胜了那头孤狼,带回了它的尸体,但他知道,那样的伤势,自己活不了了。可他活了,虽然浑身都疼。

     猎星正走神呢,那边贾纯虽然觉得黑爸的提议略微有点不靠谱,但还是决定试一试,因为太疼了。他尽量扭头,一口蛊雾喷了出去。黑爸赶紧张开蒲扇大手,可他扇了没两下,蛊雾就消散了,可怜贾纯的紫茄子还是紫茄子。

     “再来!”

     “……”瞪了黑爸一眼,贾纯趴着养神了。他是知道了,黑爸根本就是个不靠谱的,要是玩剑三绝壁是藏剑(藏剑又称“二”少爷)。

     黑爸不死心的折腾了一会,结果猎星也发话了:“黑爸,还是快给白锐上药吧。”黑爸这才死心。

     于是难兄难弟一个躺一个趴倒在了一块,黑爸老老实实的去烤狼腿去了。

     贾纯迷迷糊糊的正想睡觉的时候,猎星问他:“你就是吐烟的法子救我的吗?”

     贾纯的回答是凑过去,对着他肩膀最大的那块伤口喷了一口蛊雾。紫色的雾气快速消失在了伤口上,猎星一瞬间觉得有点痒,之后伤口的疼痛略微有那么点缓解。

     “治伤……不……部落……留下。”贾纯眼睛一亮,暗道自己太蠢,盟友就在眼前,怎么都不知道用。

     “黑爸和果爸要送你回部落?”

     “嗯!”

     “你应该回去,别怕,部落比这里好。”

     “不!我……治……你们!不……部落!”

     “你是巫,在部落里才能更好,也能治更多的人。”

     “你们……”等等!贾纯闭上了嘴,他有点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他治疗的能力非但没有让黑爸和猎星产生把他留下的*,反而让他们俩更下定了送走他的决心?明明他们俩一个濒死,一个差点被部落里的人宰了啊!要不要集体观念这么强啊?!你们是没有衣服没有节操的原始人啊!还是生活在部落之外的人好不好,能自私一点吗?!(╯‵□′)╯︵┻━┻

     贾纯是费尽了口舌,说得嘴巴都干了,也没动摇他们的一丝一毫,这俩都劝不过,果爸那里就更别提了。到最后,他只能忍着屁股疼爬起来,对着猎星继续吐蛊雾。如果一定要被送走,那就要抓紧时间了,能治多少治多少。如此勤奋的治疗,意外之喜是他的屁股消肿了,不过也有意外之灾……

     忘了数是第十次,还是第九次,贾纯就有点晕眩了,可是他当时没在意,以为只是耗损精力太多。可没想到下一次调息结束,刚吐出一口蛊雾,系统的警告就来了。

     滴!游戏适量,请勿沉迷。玩家内力消耗过度,强制休息四十八小时。

     卧槽!你一点提前警告都……zzzzzzz

     ***

     好香,好暖,好舒服……

     贾纯懒洋洋的闭着眼,他醒了,却不想动弹。哎,不对,洞里没这么舒服!

     一惊之下,懒虫瞬间跑光,贾纯坐了起来,他发现自己在睡在一座与其说是房子,不如说是个草帐篷的地方。支撑物是用动物的筋捆绑在一起的树枝,上面遮盖着草席,内部的空间虽然足够贾纯站直,如果是恶成人坐着都要弯腰。贾纯的后方有一个相当于窗户的洞口,上面有一块卷起的皮子,阳光从那里照进来,让他能看清周围的环境。帐篷里的一角开着一个只能爬出去的洞,贾纯弯腰看向洞外,发现那一边是另外一个更大得多的草帐篷。

     那边有火塘,火塘上竟然还架着一口陶锅,当然比贾纯得来的那口过家家用的锅大多了,那里更多的是各种野菜。它们大多被晒干,一捆一捆的堆积着。

     可是那口大锅丝毫也没有让贾纯觉得兴奋,这就是部落了,他甚至都没有能在离开的时候和黑爸、果爸以及猎星道别。贾纯正情绪低落着,突然“嗷呜!”一声,不知道哪窜出来一颗狼头,直冲着两个帐篷中间的洞口就过来了。

     “啊!”贾纯吓得顿时就坐地上了。不过他脑袋还清醒,飞快的把剧毒的蛊雾法门调出来,可还没等他用。大帐篷那里传出了一个苍老的女性声音:“鹿腿,回来。”

     那头狼“嗷嗷呜呜”的叫了两声,老老实实的把头缩回去了。

     “白锐,我是大巫猎茅,猎黑、猎果让我养育你,醒了就过来吧。”

     原来黑爸和果爸也姓猎,或者,这个部落就叫猎?

     贾纯把按照剧毒法门运行了一半的真气导回,爬到了大帐篷里。

     那一边,自称大巫的猎茅盘腿坐在火塘边的一块皮子上,贾纯猜不到她有多大,因为她已经老得浑身的皮肤都坠下来了,她的左眼有一层白膜,应该已经瞎了,右眼却清澈而锐利,她的颈间戴着一条石头项链,上身什么都没穿,只在腰间裹着一条皮子,但她的灰色的头发又多又乱,完全遮盖住了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