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010

     给猎星盖好皮子,贾纯看着看了看已经空了的小锅。里边还剩了一小块苦蔗,贾纯捡起来扔进了嘴里。

     qwq好感动,总算知道动画片里滋味在嘴巴里炸开是啥感觉了,味蕾啊!原来你还活着!

     真好吃,口感和味道都类似炖肉冬瓜汤里放的冬瓜,又多了一种新鲜竹笋般的清香味,苦蔗真是个宝贝啊。他又倒了点水进锅里,晃悠两下权当刷锅,至于刷锅水,当然也是被他喝下去了。刷锅水味道也是不错的……

     ***

     贾纯举着锅,寻思着是不是要再煮一锅,昨天他和猎星都没吃东西,算起来刚才吃的应该是昨天猎星的定量。可是现在才是早晨,这么早就把今天的定量吃了,不好。可是饿啊……好饿啊……

     可他正犹豫着,就看见洞外,两个人影拨开树丛,走了出来。饥饿感瞬间就被贾纯踢飞了!他蹦起来就要跑出去,可是终究犹豫了一下,把锅放回了空间里,才撒腿查外跑。

     ——第七天,黑爸和果爸终于回来了!

     黑爸和果爸看着奔跑出来的贾纯,一把就把他从地上拎起来抱抱。贾纯也来不及在意自己“一把年纪”还坐在人胳膊上,抱着人脖子,他着急的想说点什么,可是越急,舌头越不管用。

     两个爸爸却以为他只是高兴他们回来了,黑爸的大巴掌更是各种拍背安抚,安抚得贾纯都快吐了,只能闭嘴不说话,反正山洞也快到了。

     安静下来也有好处,贾纯了一些别的东西——两个爸爸在笑,却又皱着眉头。他们都多少受了伤,筐里虽然都是满的,可里边大多是新鲜的和半新鲜的野菜,这些收获和他们离开的时间并不成正比。

     可是想一下又会觉得这种收获才是正常的,毕竟七天里一多半的时间都在下大雨,他们在外怎么躲雨取暖都是问题,更别提寻找食物了。

     到了洞里,猎星的模样再次打击到了两个父亲。

     倒在旁边的狼尸告诉了他们发生了什么,轻轻拨开猎星身上的绿泥,看着他身上大片大片焦黑的伤口,果爸重新找了一个干草筐放在背上。

     “我带些肉走,最迟明天正午回来。”果爸又走了,黑爸在洞口一直站到看不见果爸,

     黑爸转身看了看贾纯:“和我一块给你哥哥换药。”

     贾纯有点不好的预感:“药,完、完了……”冷静下来,贾纯勉强可以说出能听懂的字了。

     “我们带回来了。”黑爸拉过来一个草筐,里边三分之二都是草药,其余的是一种紫色的野菜。

     黑爸自己塞了满嘴,腮帮子都鼓起来了,随手递给了贾纯一小把。他自己的左胳膊上也有个伤口,不知道被什么动物抓伤三道。他皮肤太黑看不出伤口是否发红,但绝对是发肿,随着他的动作,伤口撕裂开流出黄色的液体,可他自己浑不在意。

     贾纯想了想,凑过去,挨近黑爸胳膊上的伤口。

     “小伤,不用给我……”黑爸话还没说完,就看贾纯对着他的伤口喷出一口紫色雾气,战士的本能和对未知的恐惧,让他一把推开了贾纯,把猎星护在身后,戒备的看着这个孩子。

     难道他和果看走眼了,这个孩子是什么妖魔?这想法掠过脑海的同时,他胳膊的伤口处痒了起来,黄色的脓水顺着他的胳膊流了下来。黑爸是真以为贾纯要害他了,可当他举起手臂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他的伤口不但不痒,也不疼了。看着好像是吓着了,缩到角落里的小白锐。黑爸身上的警惕和威慑降低了下来,他摸了摸胳膊上的伤口。

     原来的血痂被他一碰就掉了,露出下面粉红色的肉来。被他一碰,有些轻微的出血,这和痊愈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黑爸皮糙肉厚,但也觉得自己的脸像被打过一样烧得厉害。他蹲下来:“白锐,你在给我治伤?你是巫?你也给猎星治病了?”

     贾纯点头、点头,再点头。猎星并没对他练功表示出反感,黑爸和果爸应该也会接受他。而且还要给猎星继续治病,你总归是要暴露的。巫应该就是巫师、萨满之类的,黑爸问他时候,表情很兴奋,也不是负面的。最后一个问题,更没必要否认了。

     黑爸更高兴了,他一把把贾纯就追过来了,那大手在贾纯的脑瓜上蹭了擦去。那酸爽,都比得上用铁刷子刷了。

     “白锐啊,你脑瓜这么锐,真没白锐啊!”

     qwq我不会一直锐下去的,我会长出头毛来哒!

     “等到了部落,你能治病这件事,除了大巫,谁也不要说。”

     “部落?不……去。”贾纯摇头,原来果爸走的时候,那种糟糕的预感就是为了这个。

     黑爸对他笑了一下:“去照顾猎星,我去处理那头狼。”

     黑爸那笑根本就是敷衍小孩子的笑啊,可不等贾纯再说什么,黑爸已经一把扛起狼尸,大踏步的走了。贾纯那两条小短腿是死活追不上人家的。

     叹一声,只能等回来再说了。贾纯回来,先试了试猎星额头的温度,没再次烧起来,才重新开始对着猎星吹气。内力耗尽了三次,黑爸还没回来,贾纯只能到一边去打坐。话说昨天好处还是得到了不少的,猎星看起来已经平稳了,他也得梳理一下了。

     他的五毒丹已经吃了十三颗,只剩下七颗。他现在是吞云吐雾中期,距离五毒心经第二重脱胎换骨,还有一大半。

     系统,五毒丹吃完了怎么办?

     为了使玩家不失去游戏乐趣,部分问题本系统不予解答,请玩家自行摸索。

     ……刚对你印象好了点,结果就恢复成不着调了。

     等级终于提升到三了,作为一个两巴掌被打成脑震荡的蓝孩纸,贾纯对于等级这事很淡定,慢慢蹭吧。生存点突然多了好多qwq,够买草纸了!贾纯翻到草纸那里,可他只是恋恋不舍的看了两眼,终于还是放弃了。反正他树叶已经用得很熟练了_(:3ゝ∠)_

     生存商店里没找到五毒丹,看来五毒丹是一种特殊物品。另外,贾纯还想找找假肢,可是竟然也没有,假肢也是特殊物品?没有卖的,贾纯想着应该能自己做一个,就像是海盗的那种只有一根棍的假腿,应该不算困难吧?

     那将近八百的生存点数,倒是可以买两件武器——生活用那些品锅碗瓢盆比武器还贵。

     不知道是不是“以为自己有钱了,冲进高级商品店才发现原来那点钱根本不算钱”的这种感觉,把他打击得冷静了一些。贾纯翻看了两页武器,明明看上了一把“沉重的青铜斧:又沉又重,以力取胜,无毒,无特殊效果”,两百点生存点,觉得挺适合黑爸的,却反而犹豫了。关于部落的担忧又重新涌了上来。

     原来以为原始人很单纯,大家也就是打猎啊,寻找食物啊,吃饱了就上演爱情动作片,或者睡觉什么的。

     可明显情况不是这样的。

     贾纯能理解黑爸和果爸为什么要把他送走,食物不够,猎星出了这种事,又担心他的安全。部落对他这么一个孩子来说,是一个更安全,更能让他长大的地方。可是,那么一个黑爸和果爸回不去的地方,只让他去……

     黑爸、果爸和部落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不能确定,弄出来那么一把或者两把朝前的武器,就能让自己留下来。相反,还得想想,在提高了爸爸们生存能力的同时,会不会惹来什么麻烦?

     大概是对两个爹有雏鸟效应,贾纯真不认为去部落会是好事啊。就算黑爸表示可以信任的大巫,他听着都觉得心惊胆战。他就是一个宅男,现代宅家里,原始世界他就想宅这个洞里。

     _(:3ゝ∠)_越想越不安了,怎么办。

     贾纯睁开眼,哎呀,啥时候他不练功,竟然盘腿这么半天也不会腿麻了。不过这都是小事,贾纯又给猎星喷了两三口蛊雾,有点羡慕睡得一脸惬意的少年。黑爸竟然到现在还没回来,贾纯有点担心。去外边放了一趟水,埋好了自己的“水坑”,贾纯在外边站着等了半天,直到被各种飞虫折腾得没有办法,才重新回到洞里。

     给猎星喂了口水,贾纯一口气把剩下的七颗五毒丹都吃了,开始练功。

     滴!在玩家的辛勤努力下,第一瓶二十颗五毒丹充分使用完毕。完成新手任务:五毒心经初窥门径。任务奖励:经验500,五毒丹两瓶,

     ……之前还说什么自行摸索,直接告诉我吃完了继续给不就好了。

     五毒丹有了,不过每天的使用上限还是九,贾纯又吃了两颗,把上限补满。

     等到九次运功完毕,又偷偷摸摸的煮了一小锅红糖水喂给了猎星,贾纯才终于看见黑爸了。

     他左手拎着一条狼腿,狼头连带着大半张狼皮被他披在肩膀上。

     因为黑爸太黑,单纯的青紫,在他身上根本看不出来,但肿了的左眼,撕裂的嘴角绝对是走的时候没有的,更别提身上左一块右一块的黄泥了。只是处理猎物而已,黑爸这是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