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013

     “和我出去,采草药。”猎茅不准备给贾纯更多适应时间了,当下就背上了草筐。她本来也想让贾纯背一个的,可是贾纯也就比那筐高点有限,背上之后就看他一个劲的朝后仰,随时都要摔倒的节奏。老太太没法子,只能让他空手跟着了。

     出了他们的草帐篷,从外边看,草帐篷从外边看挺像是个扣在地上的粽子,而且除了草席,外边还贴着皮子,放眼看去,这周围都是这种大大小小的草帐篷。

     猎茅带着他,鹿腿走在猎茅的另外一边。他们一路走,遇见的都是老人、女人和孩子。但就算是豆丁大的孩子,也都老老实实的退在边上让出路来,恭敬目送大巫,另外好奇的看看贾纯。

     不过大巫不说话,也没人敢说话。部落的外围还有一圈木头围栏,门口站着两个手持长茅的男人,还趴着两条哈士奇。这两条二哈的体型比鹿腿稍微小一点。鹿腿一出来,这两条二话立刻就摇着尾巴凑过来巴结老大,原本的一脸严肃顿时变成了一脸猥琐和谄媚。

     _(:3ゝ∠)_哈士奇的颜艺真的让人不佩服不成。

     鹿腿和小弟们腻乎,猎茅当没看见,继续朝前走,贾纯也磕磕绊绊的跟着。等他们走的远了,鹿腿才流着哈喇子追了上来。

     猎茅带着贾纯走的是一条被踩出来的小路,路上偶尔还能看见背着筐朝回走的女人和老人,他们有的收获颇丰喜笑颜开,有的就算看见大巫也没法完全消去一脸的灰白和丧气。

     当拐上一座小山包的时候,沉默了一路的大巫说话了:“看到那棵树吗?”

     大巫指的是一棵很高大的树,不过那树所在的和他们一直走的是反方向吧?要让他看树,为什么不朝树下走?

     “嗯。”

     “秋天已经来了,当冬天也来到的时候,今年的部落里该有很多人去树下等候祖灵了。”

     “哎?”贾纯愣了一下才明白,这是冬天到了,要送老人去树下面送死的意思!他还站在原地,猎茅已经动了。风一吹,贾纯凉得一哆嗦,赶紧追了上去,“不、能不能、不、不送?年轻……老人……养大的,老人、为儿女……辛劳……”

     “但他们到了年纪了,打不了猎,没法收集到足够的食物,除了离开部落去等死,给大家节省食物,又能怎么办呢?如果大家都要活,那洞天里很多人都要挨饿,等到开春了男人没有力气去打猎,女人走不远去采摘,部落只有灭亡。”

     现代还有嫌弃老人累赘的子女,更何况是原始世界,本质上来说,现在的人其实还在人和野兽之间徘徊。衰老的野兽,即便是老虎狮子也只有成为野兽食粮这一条路可走。贾纯能改变吗?现在别想,现在的他,连自己的食物都是猎茅老太太分出来的。

     “今年,这件事由你来主持。”

     “我、我话,说不、好。”他现在发音还很困难,听起来就像是磕巴一样。尤其和说话没关系,主持这种事,贾纯觉得自己心都被揪紧了,实在受不了。

     “由你来主持。”

     “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贾纯刚想到时候自己嘴皮子不利索,老太太也不能强迫,就被猎茅瞥了一眼。轻飘飘的一眼,贾纯却脚底生寒,他忘了大巫是如何霸气,如何说一不二了。贾纯只能想着,私下里多念叨几句“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什么的,希望自己的嘴皮子能利落起来了。

     说了这句话,猎茅就开始教给贾纯辨别草药了。

     一般来说,草药也就等于能吃的植物。原始人虽然也知道什么叫好吃什么叫难吃,但现在的这种生存条件下,他们根本没有挑剔的余地。所以,除非是吃多了会中毒,或者滋味太霸道的,否则都算在原始人的食谱上。这也就导致,第一天里,他们没能摘到几根草药。另外贾纯醒来的也太晚,很快就到了要回部落的时候。

     ***

     在一片粽子里,想要认出自家的那一颗,还真有点困难。每家的粽子都差不多是中间一个大的,边上一个小的。唯一只有一个例外,是个四方形装,后边带着两个大粽子的。猎茅介绍,那里是族长的家,也是部落里遇到长老们商量事的地方。

     回到了自家的粽子里,刚进去就看见重新点燃的火塘,和放在火塘边上的那口锅。猎茅刚把锅里盛上水放上火塘,就有人直接掀帘子进来了。

     “大巫,我来送肉。”

     贾纯现在肉,好大的一条五花肉,少说也得有十几斤吧。送肉的肉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脖子上的兽牙项链,大多数全都是尖锐的动物犬牙,他用来裹腰的竟然不是皮子,而是一块布,虽然是脏的已经看不出原色的布……

     他没介绍,贾纯已经猜到了,这家伙就是族长。

     “交给我吧。”

     猎茅用骨刀将肉自五分之一处切开,大的那块扔给了鹿腿。二哈张开血盆大口,三两口那一块肉就看不见影子了。剩下的一小块肉被猎茅直接扔进了锅里,随后猎茅又扔了点各色野菜进去,其中就有苦蔗。苦蔗和肉一块熬煮有多香,贾纯是知道的,眼睛就盯在锅上挪不开了,同时忍不住咽了口唾沫——qwq刚想起来两天没吃饭了,之前肚子那么老实,完全是饿过劲了,现在五脏庙一块造反了。

     族长其实一直在观察贾纯,看他这表现,顿时自以为了然了。

     “大巫,他是外人,就算他阿爸是我们猎部落的,但也是被驱逐的人,不能让他做你的弟子。”

     “我快死了,不让他做我的弟子,那你就在我死之后,从别的部落找个巫来吧。”

     族长的脸瞬间涨红了:“大巫,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既然你不想从别的部落找巫,那他就是我弟子。”

     “大巫的传承不能是你一个人说了算,要长老们一起决定!”

     “你女儿的两个儿子能不能成为好战士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绝对做不了巫,想召集长老就召集吧。但我既然是大巫,即使别的事情我说的不算,那么巫的事,在这个部落里,就是我说的算。”

     “你!”族长气得瞬间站了起来——有火塘的草帐篷虽然比贾纯醒过来的那个高很多,但也只有猎茅这样干瘪的老太太和贾纯这样的小孩能站直腰,至于族长这样虽然有些年纪,可依然高大的壮汉……一脑袋就顶在房顶上了,幸好房顶就结实,否则他这一下子就顶出去了,整个草帐篷都震动了一下,房顶上的灰簌簌的朝下掉。

     被气得要命,又做了这么丢脸的事情。族长灰头土脸的就走了(是真·灰头土脸)。

     大巫拿出了一根怎么看怎么像是长柄勺子的东西出来,搅合着锅里的汤,一边搅合一边像是自言自语说:“猎斧是族长,他的阿爸是族长,阿爷也是族长。他虽然也是强大的战士,但已经很久不去捕猎了。他希望自己女儿的儿子一个做族长,一个做大巫。他已经忘了族长是能带领部落的人,大巫是能沟通战兽对抗鬼神的人……”

     贾纯了解了,这是原始的氏族公社开始出现等级划分和阶级了。看来他当初高考时记录下的内容也没全都还给老师。

     不过在这个部落里贾纯还没看见奴隶,他们的物资看起来也并不怎么丰富,那个族长这时候就想高高在上,是不是有点太早了。不过想这些争权夺势的问题对现在的他来说还太早了,贾纯看着那口煮开了的锅。

     猎茅以为是他饿了,翻出了个木碗来,虽然也粗糙,比起黑爸果爸他们的木杯子当然就精细多了。她先用勺把肉块拨弄出一点来,接着直接上手撕下来了半生不熟的一块扔在碗里——那么大一块肉切都没切就放进去,能全熟才怪了。最后舀上几勺带着野菜的汤。

     贾纯喝了一口,顿时……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qwq明明也是肉和苦蔗的搭配,怎么这么难吃啊。是大巫放的其他野菜不对,还是……没有糖?

     对黑爸和果爸都隐瞒了的糖,当然不能告诉给大巫。

     果然是由奢入简难,只是昨天喝了一口好料,今天就难受了。不过话说我刚到原始世界的时候,日子到底是怎么过来的?_(:3ゝ∠)_

     最近已经越来越习惯木着脸在心里吐槽的宅男贾纯,当然还是把这碗汤加肉灌进了肚子里。

     “我……练、练习。”既然大巫已经知道了他疗伤的能力,那也就没必要继续隐瞒练功的事情了。

     “你治疗的能力?”

     “嗯。”

     “去吧。”猎茅指着同乡小屋的那个洞口。

     贾纯刚爬过洞口,二哈鹿腿就被猎茅命令着卧在了洞口边,猎茅继续搅合着锅里的肉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