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61

     “怎么了?”猎星问白锐,别看他们是先于白锐醒过来的,可他们睁眼的时候情况也已经是这样了。

     一天的水路下来,周围早就没有高大的树木了,小沙洲上的都是类似于苔藓的植物,潮湿得厉害,想点火都不行。至于蓝沙是有明目的功效,但他们才吃了多长时间,况且明目也不表示眼睛变成了夜视仪,今天晚上光线实在是太暗,该看不见的就是看不见。这个时候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依靠白锐和大呱二太的交流。

     “有危险,在水里,正在跟白龙小青对峙。”说话间白锐把草筐背起来了。

     巨蛙解决了,龙怪解决了,其实大家都有些松懈,觉得后边的路程应该没有大的危险了。现在听白锐这么一说,顿时都是一凛。同时也赶紧去背好了紧要的东西,围成一圈坐着。

     白锐和猎星紧紧靠在一起,肩膀挤着肩膀,下意识的两人把手拉在了一起,心突然就安稳下来了。

     突然,诺丽丝叫了一声:“白锐。”

     “啊?”

     “我们蓉部落的战兽,是一棵树,我们叫她母树。我们的母树是从树梢部落的母树折下的树苗,要想我们的母树成长,她每年都需要得到一滴树梢部落母树的树汁。能将你的阿爸复活的,就是我族大巫的秘法加上母树的树汁。这是我们的信物。”黑暗中有什么递了过来,白锐伸手挡了一下,他不想接。

     “这是母树的一小截树枝,只有碰到其它的母树才会有反应。”

     其他木部落的,没人开口打断或者指责诺丽丝。现在的情况太危险了,虽然出来的时候,族长再三叮嘱,就算失败都是在外边也不能说出这些。但是,母树真的等不了了,他们蓉部落也等不了了。明明成功的可能就在眼前,他们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能活下去,却能很肯定白锐一定不会死。族长是族长,但族长不代表部落,可母树却代表着部落,在部落利益的面前,别说族长的叮嘱了,就算族长本人站在这抗议,他们也会赞同诺丽丝的做法。

     “如果树梢部落的族长是罗森娜那样的,我可不认为她会老实的把东西给我。”

     “罗森娜族长……”诺丽丝声音有些发苦,“她也有她的苦衷,不过白巫可以放心,只要你拿着这截树枝,树梢部落的人必然会把母树的汁液给你。”

     “他不会认为东西是我抢来的吧?”

     笑声响起,不只是诺丽丝的,还有其他木部落的人:“母树的每一片叶子,每一截枝干,都是有生命的。”

     说到这个地步了,白锐只能把那一小根树枝接过来。想了想,他把这东西塞进草筐的蜂巢里边了,毕竟摸着实在是感觉不出来这个和普通的树枝有什么差别,外形大概也是很寻常的,白锐可不想哪天生火,不小心扔火堆里把它烧了。

     简短的交接刚完成,那边就动起来了。黑夜中只能听见剧烈的水响,闻到沼泽翻搅时冒出来的臭气,感觉到风吹过来的落在脸上的水花。白锐取出虫笛,开始为小青和白龙鼓劲。

     巨蛙们呱呱的叫着,开始前赴后继的跳进水里。大呱和二太也叫了起来,不过不再是那萌萌的小鸡仔一样的啾啾声,而是嘹亮得多的,仿佛白鹤的嘶鸣。黑暗中,众人依稀看到一条巨大的尾巴从水里竖了起来,接着拍回了水面,溅起了好大的水花,外带抽飞了几只巨蛙,它们肚皮翻白漂在沼泽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好像是鳄鱼?”白锐悄声问着猎星。

     “尾巴很像,就是个头太大了。快躲!”猎星回答的话音未落,就赶紧拉着白锐闪躲,两只被拍飞的蛤-蟆朝着他们就过来。一群人刚躲开,背后啪叽数声,回头看时,三只蛤-蟆肚皮朝天的落在他们刚刚坐的地方,每一只都砸了个小坑出来。

     因为是混战,蛊毒这时候白锐也不敢用,用了怕是那巨大的怪物还没事,蛤-蟆已经都翻白肚了。不过已经退出站圈的伤号,倒是可以治疗一下。白锐对猎星表示没事,吹着虫笛走到了三只巨蛙身边,紫雾飘散。巨蛙支楞着的长腿弹动两下,呱呱叫着相继翻了身,噗通几声跳回沼泽里去了。

     它们刚走没一会,沼泽水波荡漾,又有几只肚皮泛白或腿断骨折的巨蛙被同伴推了过来。

     冷血动物大多没有族群观念,经常有父母吃掉子女,兄姐吃掉弟妹的情况,但是这些巨蛙却明显不同,它们很聪明,很有族群观念,彼此帮助爱护。

     白锐一边吹着虫笛给战斗中的巨蛙和小青、白龙“加buff”,一边给退出站圈的伤患治疗,小青和白龙也各自退下来一趟接受治疗。一时之间,竟然让他找到了一点曾经帮战、阵营战时候的感觉,那时候可不就是dps在前边冲,奶妈们在后边加buff给奶吗?

     这边前赴后继越战越勇,那怪物也是极端凶悍,数次扑腾起巨大的浪头,就跟下大雨一样,扑得包括白锐在内所有人都淋的湿透,听声音有几次这东西也靠近了过来。但被巨蛙硬生生的阻挡在了沙洲之外,渐渐的,四周的空气中开始弥漫起鲜血特有的腥味。这味道引来了一些其它的东西,它们有的被这里的争斗惊走,有的却加入了进来,黑夜中,怪物的咆哮越发让人心惊胆战……

     对于这支人类的队伍,尤其是对于木族人来说,最让他们心惊的不是来自沼泽中的危险,而是白锐的存在。

     交出了母树树枝的原因,就是那夜里的景象太过耸人听闻,在沙洲上,跑又跑不了,白锐的毒又用不了,他们没人以为自己还能撑过去,可能最后的结局就是白锐被巨蛙们救走。可是最后,巨蛙们撑下来了。

     这种一次又一次的超出了预计的强悍,实在是……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当然,怪物蠢笨,并不知道该首先攻击白锐这个巨蛙的坚强后盾。面对这样的情景,诺丽丝他们忍不住开始思考,如果蓉部落和茅部落的对上,那么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那时候他们当然会首先攻击白锐,不能让他就这么优哉游哉的站在背后。但是,白锐的一方当然也会加倍保护他,更何况还有战兽们的拱卫……这么一想,攻击白锐根本算不上是攻击弱点,反而是一种送死的行为。可不攻击他,任由他治疗,那好像更是送死的行为……

     哎?我们为什么要攻击白锐呢?现在我们不是站在一起吗?那未来、以后、永远站在一起不就好了吗?︿( ̄︶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白锐在自己根本不清楚的情况下,莫名其妙的有了最初的来自木族的忠心拥护者~

     天色渐渐变亮,众人首先看到的,是已经染成红色的水面,还有水面上漂浮的巨大尸体。它们都是水生的,有的像鳄鱼,有的像是河狸,也有只是比小青稍微苗条一点的蟒蛇。

     这样体型的凶兽活动范围不可能这么密集,看眼前的情况,大概很大一片范围内的顶级肉食动物全在昨天晚上被报销在这里了。巨蛙也一样有损失,毕竟不是所有的巨蛙都能及时得到救治。但有能力捕猎它们的凶兽都死光光了,下一级的肉食动物根本不敢对它们动嘴。而等到顶级肉食动物再次发展起来,巨蛙的族群也更加壮大了。

     “啾!啾啾!”大呱和二太蹦跶过来,它们的毒虽然厉害,但那属于战略武器,跟白锐的蛊毒一样,用起来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所以昨天就没上去,只在后边蹦跶叫唤给子孙们鼓劲。如今胜了,白锐从这一对蛤-蟆感觉到了亲近、喜爱、撒娇——直到现在,白锐才算是真正的得到了这两个家伙的心吧?

     他伸手,分别挠了挠大呱和二太的下巴,这两只眯起眼睛,明明是没毛的蛤-蟆却显露出了猫咪一样的娇憨和惬意。

     “没有后顾之忧了吧?你的子孙短时间之内都能横着走了。”不管昨天晚上的事情是无意还是有心,但最大获利者都是巨蛙无疑。白锐有点气,但一想自己就要把巨蛙的老祖宗带走了,它们以后没有了最大的依仗,那么临走时帮助大呱二太解决后顾之忧也没什么问题,毕竟人家要给自己打一辈子工了。

     “啾!啾!”大呱二太同时伸出舌头,在白锐的掌心上舔了一下。

     _(:3ゝ∠)_头一次被蛤-蟆舔,是该高兴的傻笑还是该跳脚尖叫呢?那黏糊糊冷冰冰的感觉,让白锐打了个激灵。他看了看昨天收了一天惊吓,今天有点萎靡的鹿腿,心里说以后二哈舔他,他再也不躲了,被狗舔相对来说还是挺舒服的。不过表面上,白锐当然还得表示非常高兴被大呱和二太舔,他们舔得他太舒服,结果自然是他被舔得手都湿了。

     白龙和小青昨晚上虽然也受了几次伤,甚至白龙被咬掉了一大块肉,内脏都流出来了,但有白锐在,白天时它俩自然都是完好无损且吃得肚子鼓起的——这还是头一次白锐看见白龙没有保持它高冷的形象,也不知道昨天吃了多少。

     虽然一夜没睡,队伍却没有休息,把幸运但竟然一艘都没事的独木舟推进水里,用船桨拨开面目全非的巨兽尸体,队伍继续前进。

     接下来一天没什么事情发生,地头蛙还带着他们去了某处水鸟的聚居地,把鸟爸妈外带鸟蛋一网打尽,正好补充了他们食物的消耗。沼泽周围,开始出现一些黑色的巨大岩石。白锐估计着,当初小青和白龙离开营地两天左右就被袭击,即便它们俩带着大呱二太速度应该比独木舟更快些,但现在应该也到了双足飞龙的领地范围了。

     白锐也吧猜测告诉给了其他人,只有猎星知道逃走的双足飞龙大概也都被毒死了,木族人知道的只是白锐确定已经解决了双足飞龙的麻烦,可这个时候,还是忍不住提起了心。那样庞大的飞行凶兽,还跟他们结了仇,只要有一头冒出来就够他们受的。

     可是,没有龙,别说龙了,这地方连虫子都少见,甚至苔藓都越来越少。除了木族人划桨的声音,四周围一片诡异的寂静。渐渐的,他们看到了一座完全由黑色岩石组成的陡峭岩山。这山也怪,就像是一位巨人遗弃的石刀一样,横插-在沼泽的中央。独木舟越划越近,它看起来也越来越来高大压抑,伴随着飘荡过来的恶臭,直让人以为来到了祖辈相传的恶魔领地……

     “咕嘟!”吞咽唾沫的声音本该很轻,可这时候却大得吓了众人一跳,因为他们所有人竟然都在同一时间做着这个动作。

     “快看!快看!”菲卡纳斯突然大叫,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先是一惊,然后用更惊悚的眼神看向了白锐!

     ——就在黑色岩山的山脚下,堆积如山的,都是双足飞龙的尸体。

     独木舟就在那里停下了,即使现在天色还不算太晚。

     这些曾经不可一世的凶兽现在却只能一头叠着一头,倒在那里腐烂。这些极端龟毛的木族人,这个时候不顾脏臭,奔向这些腐烂的尸体,一头一头的计算着。

     白锐捂着口鼻,看着堆得老高的双足飞龙尸体,他当时是逼不得已,可并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种族灭绝的效果,虽然再来一次,他还是会做出相同的决定:“猎星,他们为什么这么高兴?”而白锐也不太理解,为什么木族人看到这个场面会这么高兴,本来两边也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结果他扭头一看,猎星竟然也是一脸激动,如果不是白锐站着没动,他大概早就奔过去了。

     “凶兽灭绝。”猎星看过来的黑眼睛亮亮的,“白锐,你会是最伟大的巫。”

     “……”好吧,白锐稍微理解一点了,后裔在现代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盗猎者还专找稀少的野生动物杀害,但是在远古就是所有人心目中的英雄。别管这东西杀没杀过自己的族人,只要是对人有威胁的东西,它们死绝了,人都要庆祝高兴。白锐这变正感慨着呢,自家的两蛇两蛙,竟然这次把鹿腿也带上了,看样子是准备开溜?“你们做什么去?”

     被发现了,五个家伙嘶的撕,啾的啾,还有一个汪汪汪。

     白锐和猎星对视一眼,觉得这几个家伙显然知道点什么,同时问对方:“跟上?”

     于是他们一家子就暂且绕路了,诺丽丝他们看见了,但是并没有阻拦。这边木族人结束了庆贺,直接点起了篝火,准备吃一顿热饭。

     小青它们去的地方还挺远,走着走着,白锐背着蜂巢爬到白龙身上,坐到了它的脖子上。猎星看他的样子,忍不住弯起了唇角,接着就看见白锐朝他招手。

     “不行,我太沉了。”

     “没事,过来。白龙够粗-长!”白锐拍了拍白龙的脖子,狂蟒之灾电影里的蛇王见到它都得跪舔,驮两个人那是小意思。

     猎星拗不过白锐,只能也过去,但是,他原本是要坐在白锐身后的,怎么反而被他抱在怀里了?可是一歪头,看见白锐笑得眼睛都弯了,他疑问反对的话顿时也说不出来了,反正……这样也挺好的。白锐的两条胳膊搂着猎星的腰,掌心贴着他八块腹肌的小腹,猎星的手则盖在他的手上。

     俩人身上现在其实都不好闻,别说他们,就是金发大美妞/男的木族人现在也没有一个好闻的,毕竟沼泽地里的水也不是洗澡的。但两个人就是靠得紧紧的,猎星朝后倒着,白锐向前挨着,你的背背脊贴着我的胸膛,严丝合缝不差一分,白锐的下巴就搁在猎星的肩膀上。呼吸喷在猎星的脖子上,猎星的耳垂就在他的眼前晃悠。

     白锐觉得,那小小红红的耳垂,就像是驴子的胡萝卜和鱼儿的鱼饵,诱得他不停的吞咽着口水。

     白锐的呼吸,白锐的声音,猎星都感觉得一清二楚,听得分毫不差,他忍不住动了动,屁股蹭到了什么,隔得他难受,忍不住伸手去摸……摸……

     白锐想躲的时候,已经迟了,弱点牢牢的被猎星掌握着,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好像有了两个心脏,一个在上边,一个在下边,两个都跳得像是要把他的脑浆子震出来。

     猎星嘴巴里干得像是着了火,他略微侧头:“真要等三年?”

     瞬间,白锐奶白的皮肤上只要是有汗腺的地方,都密密麻麻的冒出了一层细汗。

     “别担心,我让你干我,我不让你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