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59

     【……】所以,原来我的智商一直没上线吗?蛊毒没有被稀释到无害,反而继续疯狂传播那就解释得通了,而且,想想这些微生物就在自己身体里……不该怕,人身体内本来就有很多微生物吗。哈哈……_(:3ゝ∠)_好吧,还是有点可怕,【蛊毒不会无止境的传播下去吧?】

     【剧毒蛊雾离开玩家身体四十八小时后,将完全失去活性,停止增长。而且,蛊毒具有一定的生物指向性。】

     【四十八小时能够理解,但是生物指向性是什么意思?】

     【生物指向性,是指蛊毒会主要攻击你的第一目标。】

     【哦……】所以猎星当时没事还有这方面的原因。

     这样一来,白锐稍微松了一口气。否则这么凶残的东西,以后哪敢用。不过,就算知道它有限制,这也得慎用。一方面是它不分敌友,他的蛊雾还会进化,以后毒性只会越来越烈,就算有指向性,万一把自己人毒倒了,那也不一定都能来得及救回来。另外这杀伤力也太大,四十八小时听着不长,可双足飞龙都死这么惨烈了,白锐怀疑这些东西都绝种了……

     白锐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其他人也早就都起了,正都围着篝火吃东西,外带盯着他看呢。

     发现白锐睁开眼,有几个人立刻想张嘴,但是被诺丽丝和菲卡纳斯一瞪,立刻又都把嘴闭上了。

     猎星也早就给白锐准备好了食物,因为白锐在通灵,才没有打扰。这下白锐醒了,猎星第一时间就把食物递过来。第二时间凑过来的是鹿腿的大脑袋,不过这家伙一嘴巴的血,看来大早晨的它已经自己跑出去吃新鲜的了。

     大家就在略微诡异的沉默无言中,吃东西——往常虽然众人也都是不多话的,但也不会真的除了咀嚼的声音,一个说话的都没有啊。

     “怎么了?”白锐不知道怎么回事,把声音压得极低,甚至听起来都有些沙了。

     “那些大怪物,皮肉还能用吗?”

     “肉大概吃不了了,但是皮应该能用吧?不过它们都有毒,得等我去看看。”白锐话音未落,木族人已经露出了明显的兴奋和开怀,白锐更莫名其妙了,“这点事需要这么高兴吗?”

     “那些龙怪的皮坚硬又够大,可以做很好的卡尤恩,还能用来建芒德里克。”这是诺丽丝回答的。

     “卡尤恩?芒德里克?”这两个词语白锐并不理解,应该不是他学到的语言里边的,而是木族人的语言系统里的,“那些大怪物是龙怪?”从系统那知道这些翼龙被在这里被称为双足飞龙,但看来木族还有其它的称呼?

     “卡尤恩就是穿在身上的,不只是衣服,不止能提供保暖,还能够提供保护。芒德里克是住的地方,但不是草扎的长筐,一年从头到尾都能够待在里边,冬天暖和,夏天凉快。龙怪是那些大怪物的称呼,应该说是所有类似怪物的称呼,但具体它们叫什么我们并不知道,因为我们也是第一次遇到。”

     “你们之前迁徙过来的时候,没遇到过这些龙怪吗?”

     “如果遇见了它们,我们就迁徙不过来了。”诺丽丝苦笑,如果不是白锐,这次他们的结果也只能是原路返回,甚至全部死亡。

     “前几次来也没遇到过?”

     “没有……”

     “诺丽丝,你还是记得上一次我们听到的巨大怪物嚎叫声吗?”插嘴的是另外一个木族人。他一提醒,诺丽丝想起来了。

     上一次他们到黑沼泽边上的时候,确实听到了巨大的咆哮声,当时也把她们吓得够呛,可是后来只听见声音,没看见怪物。过了几天,他们又损失了两个人,只能无奈的退走。

     “当时是冬天。”诺丽丝叹着气,“我们想着冬天黑沼泽会不会干涸,结果赶到这里的时候,正下着大雪,好像把人的手脚都要冻掉了,但是黑沼泽不但没干涸,还丝毫结冰的意思都没有。”

     “可能是周围有热源,或者黑沼泽是咸水的。”白锐点点头,以他那点少得可怜的生物学知识,白锐知道蛙类都是淡水的,所以大概是有热源。但也说不定这个世界就有咸水的蛙类呢。

     “山岩部落的人过不来,会不会和这些龙怪有关系?”猎星一边把一块肉递给白锐,一边说。

     所有人,几乎都是同时先是眼前一亮,紧接着又是面色一沉。

     他们非常可能找到了山岩部落被阻隔的原因,但找到原因并不表示能够应付。巨大凶残的龙怪,虽然因为白锐的力量解决了近十头,但显然还有更多,这要是在沼泽地遇到,那是绝对不可能像在岸上一样用跑的方式拖延时间的。

     “大家不用太担心,龙怪基本上已经不会给我们构成威胁了。”白锐非常有逼格的说,双足飞龙显然是群军,但这么大的食肉动物没一群应该不可能有太多,否则食物都成问题。之前已经死亡二十四头了,那时候还没到二十四小时呢,总觉得四十八小时之后……也剩不下几头活龙了。

     至于双足飞龙迁徙的原因,很可能是巨蛙。引深来想……那四个家伙不会就是跑到双足飞龙的地盘上溜达去了吧?很可能啊!小青就是个二货,白龙看起来高贵冷艳其实性格挺憨厚老实的,新来的大呱二太就不然了。这俩家伙前几天白锐吹得嘴唇都快烂了也不见它们出来,后来自己送上门来。白锐怎么想怎么觉得是它们看见好处了,这俩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家伙可是比两条蛇聪明多了。个头小,但是脑容量明显占优。

     于是两个一肚子鬼心眼的地头蛙就忽悠着傻乎乎的过江蛇,去找双足飞龙麻烦去了。越想越觉得没错啊!

     _(:3ゝ∠)_自家宠物太笨/聪明真是让人心情复杂。

     白锐心情复杂中,却不知道他的沉默给木族人早成了多大的心理压力。他们已经了解到了白锐的强大,可现在才接触到了他高深莫测的一面。那恐怖的龙怪,一头机会让部落元气大伤,两头……呵呵,大家直接洗洗干净跳进龙肚子里去吧。白锐这意思,好像不止主动攻击他们的龙损失惨重,就算龙窝里也被一锅端了?!!!

     至于猎星,他也惊讶,但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把白锐喂饱了。这边猎星肉一块接一块的递,那边白锐略微有点走神,有已经养成了猎星给什么他吃什么的良好习惯。所以,等到白锐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妥妥的吃撑了。

     吃撑啊!这在原始社会是多么难得的事情啊!猎星知道他的胃口有多大,这妥妥的是故意的!既然已经识破了他的奸计,猎星再喂过来,白锐接过来之后就反喂回去。

     众人:“……”

     鹿腿:“嗷嗷嗷呜~”

     好吧,其实他们都一个意思——闪瞎了我的狗眼。

     “木族的语言吗?我们可以学吗?”喂得差不多了,众人的瞎眼也已经恢复正常了,白锐问着诺丽丝。实际上现在白锐已经兑换了木族语言,从和诺丽丝的交谈里,一个分支出来的蓉部落都有着远远高于其他部落的知识积累,学习木族人的语言八成不会是浪费。

     “当然可以。”诺丽丝并没有语言不外传的意思,对于白锐的提议,她反而一副自豪的模样。

     “咳咳咳!”菲卡纳斯忽然咳嗽了起来。

     白锐昨天晚上虽然主要关注目标都在猎星的腿上了,但该他的职责他并没有忽略,菲卡纳斯的伤当然也是治疗了。但是对方这一咳嗽,白锐还以为自己昨天疏忽了:“菲卡纳斯,怎么了?”

     “呃,我没事,吃东西呛着了。”看着过来的是白锐,菲卡纳斯有点尴尬。

     “你确定?我再给你检查一下。”

     “我真的没事。”菲卡纳斯最后只能站起来上窜下跳一番,表示自己现在去和双足飞龙掰腕子都没问题,很健康,白锐才离开。

     “别管那家伙,他只是嫉妒了。”

     “嫉妒?”被猎星提议,白锐才发现菲卡纳斯那家伙现在正屁颠屁颠的跟在诺丽丝身后,摸摸下巴回忆,竟然发现这家伙应该说是经常屁颠屁颠的跟在诺丽丝身后,白锐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原来在感情的问题上这么迟钝。

     ***

     众人这天没去打猎,而是准备去收获那些死龙。因为他们之前储存的食物竟然奇迹般的,一点都没有被毁坏。食物的储备本来就已经超出了需要,休息一天不算什么。

     距离最近的,距离最近的是第一头龙,但是有那四十八小时的限制,白锐担心散逸在空气里的蛊雾会伤人,所以提议去的是第二波死在一块的那两头龙那里。到了那里,眼前的景象把众多彪悍的原始男女汉子都吓了一跳,因为在那里的已经不能说是两头龙尸,而是两副龙骨和两张龙皮!这两个大家伙已经完全空了!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众人绝对不会相信它死在昨天。

     “我过去看看。”白锐说。

     “白巫,这情况不对,我们还是走吧。”诺丽丝和其他人看起来就像是吓坏了的猫咪,尖耳朵都直立起来了。

     “没事,你们放心,真的没事。”白锐这么确定,因为他从傻白那里知道,有自己虫在那边,更准确一点是,有自己虫在龙的尸体里边。

     “我跟你过去。”

     白锐想拒绝的,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头:“你在我身后一步,别太靠近,因为我不怕毒,但是你怕。”

     “好。”

     “嗷呜呜~”鹿腿抬起一只前爪拍着白锐的腰。

     “你跟着猎星。”

     “嗷!”

     都说臭皮囊,双足飞龙的残骸形象的展示了什么叫做臭皮囊。因为只剩下了皮和骨头,而且奇臭无比。距离残骸还有十几步的地方,草木就已经全部枯死了,再靠近一点,枯死的植物都不见了,只有黑色的稀泥。

     “猎星,你和鹿腿就停在枯草的范围内,别走进稀泥里。”这稀泥有毒,不需要询问系统,白锐靠近之后的第一眼就立刻那么确定。

     猎星担忧白锐,可还是老实的停在了枯萎的范围内,皱眉看着白锐的脚踩进淤泥里。

     飞龙的残骸就像是泄了气的热气球,白锐掰开它嘴巴的地方朝里边看,带动着骨头哗啦啦一阵响,果然血肉已经都没了。不过,这双足飞龙的嘴巴是挺臭,可只是它的口臭,掰开它的嘴巴后,从它空瘪瘪的身体里反而飘荡出一股淡淡的清香味。

     突然,一道红线从龙皮眼睛该在的黑洞里飞了出来,绕了个圈落在了白锐的肩膀上。猎星好悬就奔过去了,万幸鹿腿从后便一口咬住了他的裹腰皮。鹿腿从味道上就认出来了,那飞出来的也是白锐的家虫。

     果然,等到那东西落下了,看清了,果然是一只大蜂子。白锐拨弄了两下这只大蜂子,它才恋恋不舍的离开。这两头龙会变成这样的元凶也找到了,正是白锐自家的蜂子们。

     白锐再把龙嘴掰开,他比较奇怪那清香味的来源,难道是有什么龙丹啊,晶石之类的东西?对了,这双足飞龙是战兽吧?

     一边想着各种问题,白锐的手一边在里边掏摸着,他摸到了一层沙子质感的东西,抓出来一看,是一种浅蓝色的细小砂砾。白锐低头闻一闻,果然清香味是从这些东西上面传来的,好像还有点甜香。

     【系统,这是什么?】

     【赤蜂蛊粪便。】

     【……】幸好刚才没尝,差一点啊。

     【此种赤蜂蛊粪便有明目醒神,化痰止咳,解毒清热的功效。】

     _(:3ゝ∠)_瞬间心情更复杂了,不过系统竟然主动介绍,果然是故意的。

     【明目醒神,这东西对治疗夜盲有没有什么帮助作用?化痰止咳指的是咳嗽还是对感冒之类的有帮助?那个解毒清热具体是有什么样的效果?】

     【为了文明的发展,欢迎玩家积极探寻自然的奥秘。】

     【我是真的真的真的非常想和你上天台。】

     【请玩家慢慢努力吧。】

     ***

     从猎星的角度看,白锐愣了一会,然后就捧着蓝色的沙土,阴着一张脸回来了。

     “怎么了?”

     白锐摇了两下头,没说话,首先做的竟然是低头舔了一下自己捧着的赤蜂蛊粪。也怪他之前都没有注意过蜂子们的粪便,既然现在知道了,那以后就要利用起来。毕竟不可能以后治病只靠白锐自己的蛊雾,能够药物解决的最好还是药物解决。既然是要让自己人入口的东西,就算白锐自己用不上,但也不能碰都没碰过。

     舔完了之后白锐有点恶心,但那是因为他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心里反应。实际上它的味道竟然并不难吃,反而有种淡淡的草木清香味道。

     “这是蓝沙,能治病的东西。”白锐举了举手里的东西,猎星想用指尖沾一点,白锐却把手躲开了,“回来再告诉你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现在我觉得我还是没法看着你吃下去。”

     “?”

     两人说话间已经走出了枯草范围,诺丽丝他们也都迎上来了。

     “毒性还很剧烈,两三天内还不能靠近龙的残骸,不过我发现了蓝沙,能吃,能治眼病。”白锐对着木族人抬了手,对于蓝沙的解释,就不像之前对蓝色蘑菇的解释那么具体了,因为这个白锐准备以后弄成自己部落的特产。他们伸手捏走品尝的时候,白锐也没拒绝。

     当木族人纷纷眼前一亮,表示“真好吃,我能再尝一点吗?”的时候,白锐更是把手里剩下的蓝沙都分给他们了。分完了还真有那么点小内疚……

     猎星:“……”

     他虽然闹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但是他很确定有问题。

     不但他,鹿腿也很确定。这家伙现在整个都躲在了猎星身后,但它那块头,想也知道顶多是把大脑袋藏在猎星腿后边。它藏着还不老实,一拱一栱的,弄的猎星根本站不稳。猎星转过身来,准备搓揉搓揉这个大家伙。

     “猎星!”白锐忽然大叫着猎星的名字,结果转过身弯腰低头的猎星就被撞了一下,幸好他下盘稳,否则这一下就得来个倒栽葱。

     “怎么了?”猎星直起来扭头看白锐。

     “你没感觉?”

     “感……”忽然猎星一愣,顿时就觉得自己烧起来了,“你怎么把我裹腰布撕了?你不是说要等三年吗?”

     “什么我撕?你……你后边破了好大一个洞。我没想今天和你……和你干。”

     白锐原本还是急火火的,因为猎星刚才一转身,白锐才发现他裹腰皮破了一个洞,而且那洞破得极为“正当”。白锐赶紧冲上去,用手帮猎星挡着,_(:3ゝ∠)_他真不是占便宜,真的只是用手去遮挡而已,一时情急,他没想到自己整个人站在前边就能挡住了。于是……咳!猎星不说他还没意识到自己的手在作什么,他一说,白锐甚至还下意识的掐了两把。

     qwq这只手绝对不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