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66

     伊博尔的骨头哪里有什么压紧没压紧,白锐怀疑他就是完全心理上的原因,因为好的太快,刚才还是疼得要死要活呢,一眨眼没事了,大脑都没反应过来。但直说,很可能伊博尔不理解,反而造成长期疼痛,那不如给他一个原因,心理上接受了,疼痛也就消失了。

     ——感谢某小品艺术家的提示,虽然人家是卖拐让人变瘸,白锐算是反过来。

     伊博尔没事了,他们当然就去追诺丽丝。一路上伊博尔简直就是一蹦一跳的,其实他受伤都痊愈的时间很短,但这段过程短暂却对人的冲击也实在是太大了。白锐正想笑话他,但看见了猎星,他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猎星正一脸羡慕的看着伊博尔。

     白锐叹了一声,低下头,取笑伊博尔的心思烟消云散。可惜,他来得太迟了。

     “不迟。”手忽然被猎星抓住,白锐心中一动,看着猎星,立刻反握了回去……

     ***

     “我们正要去找你们。”看他们来了,伊博尔还是用自己的脚安安稳稳走来的,诺丽丝眼睛一亮,松了一口气。

     木族人跟前正捆绑着七、八个人,这些人中有两个衣着最是不同,一个年纪大的脑袋上戴着扎满了鸟毛的头冠,身上披着一块灰黑色的满是脓包的皮子;另一个是个剃光了头的少年,这年月剃头的技术想也知道不怎么样,他脑袋上坑坑洼洼的都是小伤口,而且包括光头在内,他浑身上下都抹满了彩色的颜料。

     不过,无论这一老一少还是其余寻常打扮的汉子,比起他们之前碰见的那些人,明显都健康强装得多。

     “那边还有个……怪物,我们没敢去碰。”诺丽丝表情怪异的朝着两棵树后边指指。白锐和猎星走过去一看,要不然原始人都说是怪物呢,那真的是个怪物,看一眼想吐的那种,相比之下,又脏又臭的双足飞龙都是英俊小生了。

     这东西就像是一条放大了的鼻涕虫,全身黑灰色,一头像是种在了地里去一样插-进地面,另外一头长满了密密麻麻的一个叠一个的脓疱,不过到底哪一头是脑袋,哪一头又是屁股,白锐和猎星都没找出来。

     它倒是没有臭味,但浑身上下都有一股子浓烈的土腥味道。白锐捂着翻腾的胃,心说要不然诺丽丝要把人绑到这边来呢,那东西就算死了也确实杀伤力太大。

     “哎?你想吃?你们都想吃?”可是没想到,白锐刚转过来就收到了来自傻白的波动,下一刻小青、白龙还有大呱二太也都凑了过来。

     “嗷~~~嗷呜呜!!!”从鹿腿蹭来蹦去的情况看,显然它也想吃。

     如果只是自家的蛊虫想吃,那可能是角虫手怪有什么特别的毒素让它们感兴趣,鹿腿也这样,那事情就有点微妙了。

     【系统,这东西是什么?】

     【烂泥兽。】

     白锐抽抽嘴角,倒是挺怪如其名的。

     【它有什么功效?那啥,要点数你就自己拿吧。】

     【烂泥兽:战兽的一种,拥有特殊能腐蚀,因为善于遁地,能够快速修复伤口,所以战斗力较强。烂泥兽外形丑陋,却肉质鲜美,富含多种营养物质,是滋补上品。尤其除了魂晶之外,烂泥兽体内还会生成一种特殊的结晶体,可以强化战兽的体魄,甚至有一定几率使普通野兽进化为战兽。】

     【……】这简直是太意外了,这么丑的东西的,竟然浑身是宝,看来这就是怪不可貌相,【系统,这战兽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未知。】

     这可是少见,系统确切这么回答,那就说明是它是真的不知道。

     【那么战兽的特殊能力到底是啥?我到现在都没看见过。】

     【为了使玩家不失去游戏乐趣,部分问题本系统不予解答,请玩家自行摸索。】

     _(:3ゝ∠)_矮油……为什么现在听到这句话不但一点也不觉得郁闷或者愤怒,反而有种“啊~~~又听到了真好”的赶脚呢?白锐觉得自己是没救了。

     “鹿腿!你去吃吧。不过你吃了这个,后边的可就没有份了。”白锐拍了拍鹿腿的脑袋,他的蛊虫都可以通过蛊雾来一点点进化,但是鹿腿不成。别看鹿腿依旧二得活蹦乱跳,但是白锐想着它在狗群里其实已经算是老人家了。白锐的蛊雾能治病,而且能一定程度的减缓衰老,这大概就像是地球上说的,衰老其实也是人体的一种疾病。可是蛊雾终究无法带来不死,虽然不知道这东西能不能延长战兽的生命,可增强体力就是好的。

     至于说以后不能吃,因为这个烂泥兽既然是战兽,那么应该就不止有一只。

     鹿腿听话的点头,“嗷嗷嗷”的叫着就扑向了烂泥兽……那恶狗扑食的模样,看得白锐后悔直——应该转过去看不见了再跟它说的,现在那场景……算了,还是别说了,太反胃了。

     “那东西能吃?”

     “嗯……刚问了史蒂芬周,他在祖灵里是最会做饭的,甚至被称为食神,他说那东西能吃,肉的味道不错,是滋补的好东西。”

     “我去割一块肉。”猎星转身就去了,白锐胃里翻腾着,手都抬起来但还是没阻止猎星。他知道猎星去冲的不是美味,冲的是滋补。对于原始人来说,能吃的,又滋补的,别管长什么样,那就是好东西。

     “白巫,猎星怎么又回去了?”诺丽丝看着他们俩来来去去,也是奇怪。

     “他去割肉了。”

     “啊?”

     “晚上吃。”

     “……”那一刻,所有听清楚的木族人脸色都是白的,除了伊博尔。他正向族人展示自己完好无缺的脚踝,他现在活动起来已经和过去没什么不同了,一是奇怪也过去看了,然后……然后他就去真的吐了。显然烂泥兽本身,加一个在它身上啃咬的鹿腿,再加一个割肉的猎星,杀伤力太大了。伊博尔的表现,让其他人的脸色正由白色转向青色。

     “咳咳!烂泥兽是战兽,这些人里至少有一个是巫。”白锐觉得还是转移一下大家的注意力吧,不然一会更多的人就要去吐一吐了。

     包括诺丽丝在内木族战士们第一时间就冲向了那一老一小,扒光了他们全身上下的所有布料皮革还有装饰,外带把这两人重新捆绑了一遍,那种捆绑法,手指头想弯曲一下都有些困难。

     他们折腾完人,猎星拎着一块两尺多长一尺多宽的肉过来了。众人只在那条肉上看了一眼,就立刻把眼睛挪开了,不过他们刚刚好些的脸色再次开始变青。

     “先从谁身上开始审问?”诺丽丝问这话的时候,眼睛是斜着的,

     “先从普通战士开始吧。”猎星笑了笑,边上正好有一丛叶片很大的植物,他过去看看,摘了几片叶子下来把肉裹上了。

     “我们也这么想。”诺丽丝和菲卡纳斯也点头,脸色也恢复了很多。

     ***

     这些人并没有预料到自己被这么干脆利索的撂倒,更不用说事先串词。身上没有特殊符号的战士被一个个的叫醒,再被一个个弄晕。他们的语言正是诺丽丝知道的一种,这些人的反应各种各样,大喊大叫的有,沉默不语的有,威胁喝骂的也有。

     木族人对他们只问,不审,猎星没见过类似的情况,白锐也不知道该不该提出来严刑拷打。不过,从这些破碎的嘶喊和咒骂里,众人倒是大概拼凑出了事情的前后。

     他们来自黑泥部落,距离这里有半天的路程,今天来这,是给族长的儿子举行成人仪式的——猎人外加……食人。

     不是像猎部落那样,只有极端困难的时候才会吃人,黑泥部落食人则是一种日常和传统。

     要是地球听到吃人的消息那大概都得炸了,可是在场的人包括白锐在内,也只是皱了皱眉,甚至反胃和恶心都没有,还不如看见烂泥兽呢。

     因为食人这种事情,在这个世界,就像是地球上一些人不吃动物内脏,但另外一些人吃一样,只是饮食习惯不同。不过一旦被逼急了饿坏了,不吃的人也回去吃。白锐清楚这一点,现在的他反应和其他人一样,不由得在心里感慨了一下。

     至于山岩部落,竟然已经在四年前被包括黑泥部落在内的三四个部落联合起来灭族了?!

     众人彼此看看,这可有点麻烦了。

     “你们不能直接去找树梢部落吗?”白锐问。

     “我们根本不知道树梢部落在哪里。”诺丽丝苦笑,“部落迁徙的时候,我们还没出生呢。”

     “看来只能试试,能不能从他们身上找到树梢部落的消息了。”猎星说。

     诺丽丝看着剩下没审问的光头孩子和鸟毛冠老人,神色间满是凝重。看来果然是渡过黑沼泽才是这段路程的开始而已。

     诺丽丝点点头:“白巫,把这个叫醒吧。”她指的是那个光头,族长的儿子。

     白锐一口蛊雾过去,光头还是被捆在那里低垂着头,众人顿时都笑了。他们对白锐是无比信任的,那么光头没醒,绝对不会是白锐失误,而是他在装昏迷。

     “看来是活不久了。”诺丽丝用刚才和其他黑泥人对话的语言说,同时抽出骨刀,“等死了人肉就不新鲜了,你们把火升起来,我破开他的肚子,直接烤熟。”

     “是!”菲卡纳斯也用黑泥人的话应答着,同时招呼着其他人去生火。

     诺丽丝的骨刀作势扎到一半,光头少年已经睁开了眼睛。他最多十一二岁,可却有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阴沉表情——就算这里十一二岁已经算成年,但也该是充满闯劲的朝气蓬勃,而不是这种样子的。直视着他的眼睛,就算他看着的不是你,也会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杀了我,吃了我。我的生命将在你们的血液中延续,并从你们的身上重生……”

     原来是个中二少年啊==

     这组长的儿子说话神神叨叨的,要不是刚才那些人说到族长儿子的时候,眼睛看着他,大概众人都会以为他才是巫,那鸟毛冠老人才是族长的儿子。

     “魔神与我同在,大地之神在我的脚中!沼泽之神在我的手中!天空之神在我的头顶!火焰之神在我的胸……嗝!”中二少年突然吓得打了个嗝,白锐懒得听他忽悠了,状似无意的招来了白龙。它们那一群都在那边蹲着看鹿腿吃烂泥兽呢,可想而知对于吃到那家伙的执念有多重。

     巨大的蛇头昂起来直接从树梢中间穿过来,遮挡出了一片阴影,白锐抬手,摸着它的下巴,而它惬意的小幅度摇晃着脑袋。

     “沼泽之神早就抛弃了你们,它与我同在,怎么可能在你的手中?”白锐用黑泥部落的语言反问着,蓉部落的人都惊讶的看过来。

     猎星虽然也小小吃了一惊,但是很快就只剩下得意了——我家的大巫,什么都会,棒棒哒︿( ̄︶ ̄)︿

     中二秃头少年吓得打了个嗝,那一瞬间脸上的表情总算稍微符合了一些他的年纪,但也只是一瞬间。下一刻他身体就猛地一绷,如果没有被捆绑的那么紧,这一下子他大概会扑上来:“我的!我的力量!你窃取了我的力量!让我吃到你!你的血你的肉!那些都该是我——”

     诺丽丝一巴掌拍在秃头少年的后脑勺上把他打晕了,大蜂子又在秃头的身上补了一蛰,事实证明,中二少年就是中二少年,没办法和他正常交流。结合他们部落那几个战士的表现,这个部落看来是有中二传统的。

     那现在就只剩下那个老巫了,希望他的年纪能让他比其他人多一点理智。

     老巫醒了,有点意外的是,众人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的是一种几乎可以称之为智慧的安宁,这对比也太大了。

     “这位老巫,你知道山岩部落在哪里吗?”诺丽丝问,就算对方已经是俘虏,但也应该给一位巫他应有的尊重。

     “木族人?蓉?”

     “是的,我们是蓉部落。”诺丽丝眼睛一亮,语气倒是还算平稳,其他木族人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了。

     “封闭的土壤,困顿的死水里,竟然生出了一个通神者,你们真幸运。”老巫看向了白锐,在白龙已经离开了白锐身边,他看起来就是个瘦弱青年的情况下,就那么直直的看着白锐,“你们想找的其实不是山岩部落,而是树梢部落吧?我可以带你们去,但你们必须杀光黑泥人。”

     原本老巫才是被捆绑审问的囚徒,可是两句话之间,主导权就全归在老巫身上了。而且,身为一个巫让外族人灭掉自己的部落?是这个老巫实际上已经达到了中二的巅峰,还是有什么他们理解错了的?

     一边疑惑,白锐一边歪头给猎星做翻译。

     “有点怪……”

     “何止有点,是非常怪。”

     “白锐,你说……这个老巫,他是黑泥部落的巫吗?”

     “啊?”

     “那些黑泥部落的人没有一个正常说话的,我们也只是推断出来,他们这群人里边有一个大巫,一个族长的儿子,但如果这两个人是一个人呢?”

     猎星这话就像是一块冰放在了白锐的脑门上,一些想不明白的事情同时通透了。

     “那么……那么这个老巫很可能也是祭品之一?!”要不然那个中二少年看见谁吃谁呢,很可能他们部落就是认为通过吃掉活人,获得人的力量和智慧。所以那些放出去,又被他们捉到的奴隶,应该只是正餐前的甜点。

     “很可能是。”猎星点点头,“但也可能这些都是他迷惑我们的,毕竟现在他们处在绝对的劣势,而我们看起来又都不怀好意。但最重要的是,他在我们什么都没透露的情况下,说出了蓉部落和树梢部落,甚至看样子他还很清楚我们为什么穿过黑沼泽到这里来。”

     “他要么就是山岩部落的人,要么是和曾经的山岩部落关系颇深。”白锐也点点头,“我觉得……我们或许该把那些留在独木舟那里的俘虏带过来,说不定他们反而能从他们那里知道一些消息。”

     “嗯。”猎星也同意。

     两人把诺丽丝和菲卡纳斯叫过来,把他们商量出来的事情也对两人说了。原本他们来有些着急,听白锐和猎星一讲,顿时暗骂自己昏头了。这事情里确实蹊跷颇多,他们总共就只有九个人,在完全不知道黑泥部落消息的情况下,真让白锐去灭族?稍微出点什么闪失,那都不是现在的他们可以承受的——就算是看似温和的木族人,也没想过分辨什么老巫和黑泥部落的善恶,现在的世界里,拳头大的才是真理。让他们自责的,只是自己的冒进而已。

     稍后,菲卡纳斯带人回去了独木舟去带俘虏。又有人生起了火,准备在这里吃些东西。

     老巫躺在地上,依旧平静的看着他们忙碌,就在大家以为他就这么平静到俘虏被带来的时候,老巫说话了:“你不想知道通神者是什么意思吗?”他的提问明显只对着白锐。

     白锐心说,我哪是通神者,我是穿越者。

     “不想。”这个老巫怪怪的,他的感觉倒是让白锐想起了猎茅,他们的年纪以后世的人来说,不算老者,但是放在现在,能活到这个岁数的那就都是老妖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