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
    60

     白锐帮猎星遮挡着换了裹腰皮,其实猎星对于袒露并不在意。小时候都是甩着小鸟过来的,有什么不能给别人看的?在他的理解中,无论男人或者女人包裹下-身,都是为了保护,或者为了吸引伴侣的装饰,廉耻这东西还没出现在他的脑袋里。至于白锐触摸他的时候,他会发热会脸红,基本上都是出于谷欠望和渴求。害羞也是害羞他没经验,不知道能不能和白锐成功交-配。

     哪天白锐真的大白天撕了他的裹腰皮,把他扑到了,他会浑身热腾腾的愉快接受。

     白锐看着那明显被咬破的裹腰皮,然后他的视线斜向了开始玩起追尾巴的二哈——真相只有一个!凶手就是这个二货!

     “嗷?嗷嗷呜?”注意到了白锐的视线,鹿腿立刻摆出一张笑脸,凑了过来。

     雪橇三傻里萨摩耶那是天生的天使的微笑,鹿腿这个超大型二哈扭着眼睛和嘴巴笑起来,那就是个咸-湿-痴--汉。

     可是就他这二乎乎的模样,白锐反而气不起来了,扔了裹腰皮,抬手对着它的狗脸猛揉,揉得它毛毛四处乱翘,白锐稍微满足了。

     视线从鹿腿身上挪到木族人身上,白锐缓和下来的眼神瞬间变得跟钩子一样!

     “白巫,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

     “白巫,我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你那张龙怪的皮上。”

     “白巫,如果我们看到了一定会提醒猎星的。”

     “白巫,我们都知道你们俩是伴侣,我们木族人一生只要一个伴侣,并不会做出抢夺他人伴侣的事情。”

     “白巫……”

     木族人各种为自己解释,他们还有话没说,那就是猎星在白锐眼里虽然千般好,但他那容貌并不符合木族人的审美。就算要插足,他们的目标也会是白锐,不会是猎星。

     这事猎星反而比白锐知道得更清楚,他的忧患意识也比白锐强。每天秀恩爱这件事,白锐是无意的,他是有意的。就是为了给白锐盖戳,让木族人知道,这只已经是我的了。

     所以,现在看见白锐忽然也忧患起来了,猎星反而放心了。能把木族人当成情敌,说明他根本没把他们放在可追求的那个部分。

     “啾啾!”

     “嘶!嘶嘶嘶嘶!”

     这边正闹腾着,白锐忽然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只是其他人却没反应。

     “不省心的回来了。”白锐说完,转身拎起他的草筐就跑。跑出去两步,筐就被猎星接了过去。熟悉的脚步声跟在他的背后,那种有靠山的感觉,份外的踏实。→_→至于另外一个伴随着呼哧呼哧喘气的跟随者,可以无视~

     跑出大概两百多米,果然就看见白龙以碾压一切之势,直愣愣的就朝他过来了。

     “白龙!”白锐冲过去就一把抱住了大白蛇,总算囫囵个的回来了!

     白龙也弯曲了身体,缠绕着白锐庆祝重逢——说实话,那场景一点也不感人,反而挺吓人的。在旁人眼里,白龙看起来不是高兴,是想开吃。

     旁观的猎星和木族人都面皮抽搐,像是蛋疼一样……

     “小青和大呱二太呢?”抱抱结束,白锐主要找的还是那个伤患。

     就看白龙身体蠕动,尾巴尖显露了出来。而小青的尾巴尖和它的缠绕在一起,小青就拖死蛇一样,别白龙拖了过来。大呱二太就在小青的脑袋顶上蹲着。

     “嘶嘶~”小青扭过头对着白锐吐着蛇信,而且从他那里一*穿过来的,都是我疼疼疼

     这家伙可怜是可怜,但是白锐怎么觉得还有一种囧感呢。

     “活该,下次都别自己出去玩了。”可话虽这么说,其实白锐还是心疼的。虽然刚见面的时候这条能听音乐的蛇吓得他半死,可除了鹿腿,小青跟他在一起的时间最长。小青身上的重伤,当然白锐也看见了,它身体大概中段的位置,有两道爪痕。现在两道伤痕上都覆盖着一层白膜,看不出深浅,但只从大小看,就能知道挠出这种伤痕的八成是双足飞龙。

     白锐凑近小青的伤痕,白膜突然破开一点,瘦了两圈的冰蚕蛊从里边爬了出来。

     “辛苦你了。”白锐伸出手指,冰蚕蛊爬进了他的掌心里,软乎乎的卧着不动了。

     这是白锐第一次见到被冰蚕蛊治疗的伤口,摸一下,感觉就像是摸在一层柔软的冰上。这种凉应该不只是因为小青是冷血动物,而是白膜本身温度就很低,看来冰蚕蛊果然是用“冰”的疗伤,下次有机会亲眼看看过程。

     猎星把草筐放在了他身边,白锐顺手把冰蚕蛊放进去。鹿腿凑过来,看着冰蚕蛊有些好奇,鼻子嗅嗅没闻出什么不对劲,接着就要把舌头凑过去。白锐一皱眉,一指头弹在了这二哈鼻子上。

     “嗷呜呜呜~”鹿腿躲在猎星身后,一边伸着舌头舔着鼻子,一边看向白锐的小眼神各种的可怜。

     白锐哪管它,转头就专心的对着小青的伤口喷蛊雾。鹿腿伤心了,但是一会猎星揉了揉它的头毛,鹿腿就又二了起来……

     他先用的是饲育蛊虫的蛊雾,小青扭动了两下,封在白膜下的伤口略有些扭曲,不像是治愈,倒像是疼痛。白锐赶紧换成了疗伤的蛊雾,这次伤口果然飞速愈合了,就是那地方的鳞片没长出来,有两道很难看的疤痕,不过等到小青蜕皮的时候,这道疤痕应该就不在了。在治疗的过程中,那两道白膜并没有被挤掉,或者脱落,反而是被伤口“吃”了进去。

     小青没事了,白龙立刻甩开了它的尾巴尖,小青扭头去蹭它。白龙理都不理,尾巴尖一甩,小青的脑袋立刻被拍到了一边去。在小青脑袋上的大呱二太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方法,就跟贴在了它脑瓜顶上似的。无论小青自己怎么甩,无论白龙怎么抽,它们就是稳稳的蹲着不落下来。

     “我带着它们离开一下。”

     “白巫不用离开,我们正好现在继续去整理猎物。”诺丽丝猜测白锐这是又要练功或者做其它仪式之类的,自然是很懂得眼色的立刻带着木族人离开了。

     “我也……”

     猎星也要走,但是被白锐一把抓住了:“你走什么?别乱凑热闹。”白锐斜瞥着猎星,他还没忘刚才有木族人觊觎他的事情呢。他要是有那个能耐都想把人拴在自己裤腰带上了,怎么还能放他离开。

     “好。”猎星挑挑眉,白锐瞥过来的眼神,让他心里一荡,刚被卢玳抓了两把的部位也热烫了起来。他忍不住后退了小半步,貌似无意的将头转向一边看着风景,表情如常两只耳朵却已经红得透了。

     白锐这时候却有些傻了,明明看见了猎星的红耳朵,却没想到他为什么耳朵红,还想着难道是风太大吹的?

     “嗷!嗷嗷!”白锐和猎星走神,鹿腿那边却自有一番动静——它在小青身边,舔它的那两道疤痕舔得开心,就算边上的白龙张着血盆大口也不能阻挠它探索的兴趣。话说,果然是二货欢乐多,这家伙当年都被白龙吓尿了,但等到熟悉了,还是该怎么二就怎么二。

     有二哈带头,白龙小青大呱二太也都各种叫着摇着跳着,到是挺热闹。

     “你们……去哪了?”回过神来,白锐眼睛一眯,觉得大家可以商量商量正事了。

     “……”

     猎星在边上看得挺有意思的,那一瞬间,刚才的热闹就消失得一干二净,那四位就跟冻住了一样。他还是头一位看见白锐这么有威严的大家长模样。

     “确实当初是我让你们出去玩的,但我没让你们去送命。”白锐的眼睛主要斜看着小青,小青整个盘成一团尾巴挡在脑袋前边摇来摇去。可就它那尾巴尖,怎么可能挡住它的大脸。一直端坐在小青闹地上的大呱二太这时候蹦下来了,落地之后一叠声的啾啾啾,一副耻于和这笨蛋为伍的架势。白龙也嘶嘶嘶,怎么听怎么像是嘲笑。

     “白龙老实,你不同意,它绝对不会跟去。”白锐瞪了白龙一下,“你才是地主,它们去什么地方自然就是你带队的。”第二瞪自然是给的大呱二太,顿时这三个都蔫了。

     “快老实说,到底去哪了。”

     白锐没想到,他话音刚落,白龙就“呸!”的一声,一个东西带着一股子酸涩的味道被它正正好好的吐在了白锐的脚边——他很镇定的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不是因为丝毫也不吃惊,而是因为事情发生的太快,他连吃惊都来不及。

     僵硬了几秒钟,白锐回过味来,蹲下来看脚边的东西,这竟然是一块……蛋壳碎片?

     “别碰,小心伤了手。”猎星也弯腰过来,以防万一白锐说了一声。蛋壳上裹着一层略微发黄的透明液体,凑近了之后,酸涩的味道更浓了,这是白龙的消化液,现在蛋壳周边的草已经都开始枯萎了。

     “嗯。”猎星笑了一下,没觉得白锐多事,反而因为他的关心感到一阵心暖,他从地上捡了根树杈拨弄这片蛋壳,“这蛋壳可够大的,这个蛋……”

     两人对视:“双足飞龙/龙怪的?”

     白锐也是服了……他虽然质问,却没想到它们能答出来——再怎么心意相通毕竟语言不通。原本以为接下来就能借机把这几个家伙臭骂一顿,谁知道它们真能回答。而且这回答也有部分确实意料,想到了它们是去找双足飞龙的麻烦了,可是没想到它们竟然是去偷人家的蛋去了。

     之前大量双足飞龙来袭,白锐还以为它们就是来捕食的,至于袭击白锐那是这些家伙太傻脑袋转不过弯来。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这是窝被掏了,双足飞龙报仇来了!袭击他们,则是因为众人身上有白龙和小青的味道。说起来人家找对仇人了_(:3ゝ∠)_

     “过来!”不看白龙和小青,白锐正对着大呱二太说,这两个家伙太聪明,竟然蔫不吭声的就把两条傻蛇带着去给它报仇了,真成了妖精了。白锐觉得以后再收臣蛊,八成都遇不上这么聪明的了。必须得把他们教育好了,否则闹出的事情只会比现在更大。

     “啾啾?”大呱二太那叫声可爱得能让人心都化了,而且虽然是蛤-蟆,它俩的外形却又确实可爱。可惜,它们卖萌对白锐来说不管用。

     “过来!”既然自愿做了白锐的臣蛊,那除了从白锐这里得到好处之外,束缚也是必须的。

     大呱二太硬抗了最多半分钟,大呱还是驮着二太蹦下来了。

     “啾!啾啾!”白锐对这两只蛤-蟆一阵弹,开始的时候他还小心着力道,可是手指头弹上去不像是弹到了肉上,反而像是弹在橡胶轮胎上,劲道十足。别看这俩叫得惨,白锐觉得更疼的反而是他的手指头吧?后来干脆抡圆了巴掌开拍,大呱二太啾啾得更惨,最后二太也不在大呱背上趴着了,两只齐齐倒在地上,白肚朝上,蛤-蟆一蹬一蹬的,怎么看都像是命不久矣,传递给白锐的感情,更是各种内疚和道歉。

     总算,白锐不拍了。

     “都在这待着!晒一天太阳!”

     “嘶!”

     “嘶!”

     “啾!啾!”

     白锐转身和猎星走了,等到了营地里,白锐终于忍不住了。

     “哎哟!”他龇牙咧嘴的拼命甩手。

     “怎么了?”猎星一惊,赶紧把他的双手拽过来看,原来白锐手心通红且肿起了老高,“难道是毒?”

     “不是毒,没事……”白锐抽着凉气把自己的爪子抽回来,“是打的,打种了。”

     “……”猎星还没见过打别人,别人没事,自己手肿的呢,更别提不是打人,是打两只蛤-蟆把自己打肿了……

     ***

     在四个不省心的家伙回来后的第二天,他们这个队伍终于能够继续出发了。

     死掉的八头双足飞龙,他们一一去看了,果然全都只剩下了皮囊,皮囊里边除了骨头,都是赤蜂蛊的粪便。

     每当木族人表示:“这蓝沙真的很好吃。”白锐都会表面上笑呵呵,内里确实悲哀的扭头。他依旧决没让猎星尝试,不过是偷偷的,其他木族人并没发现。

     蓝沙被收集起来,皮革在众人商量之后,被扔进了沼泽里。如果真的像白锐表示的那样,通路被重新打通,那下一次,到底是他们先回来,还是其它人就说不好了,这种东西还是不要便宜了别人。扔到沼泽里泡着,巨蛙就成了天然的守护,白锐却也有能力让巨蛙帮忙把皮子拖出沼泽。

     从这看出,木族人和山岩部落的关系也不是多好。

     临到出发,白锐才发现一个问题——船不够!

     就那个木族人一路上扛来的独木舟,一艘只能乘坐两个人,再加物资,独木舟的吃水就已经很深了。又因为鹿腿太大太沉,所以其中一艘只能是一个人一条二哈,物资都不能放。所以,只有九个人能继续前进,剩下十三个人必须原路返回。

     要知道,这回去的路上没有了二哈,没有了白龙和小青,十三个人听起来人多,可是绝对不安全。唯一还算幸运的是,就是他们这些日子不知不觉积攒起来的食物够多,省去了一段时间之内返程的人打猎的麻烦,就是好像有点太多了……

     独木舟已经放不下了,回去的人也都背着了,再多就要影响脚程了,可还是有剩下的。最后这些食物给了巨蛙,也算是提前感谢它们守护龙皮了。

     岸上的人背着草筐看着他们,独木舟上的人摸摸的划动船桨,想着黑沼泽的深处前进。两条巨蛇陪伴在独木舟的边上,偶尔有巨大的蛤-蟆从沼泽里冒出头来,又消失不见。

     当再也看不见独木舟了,岸上的木族人才转过身钻入密林。在路上,一个木族人忽然说:“有点奇怪。”

     “嗯?怎么了?”他同伴的主要目标还是在脚底下的路上,反问的时候,还是低着头。

     “五艘独木舟,装的东西都一样,但白巫的那一艘,吃水要浅的多。”

     “那有什么奇怪的?白巫本来就没有战士那么魁梧。”他的同伴有点莫名其妙。

     “白巫不魁梧,可是他也不会那么瘦啊。算了,是我想太多了。”一开始提问的木族摇摇头,再也不提这件事,同样闷头赶路了。

     那一边,独木舟一路前进行。大呱和二太被白锐叫到了怀里抱着,禁止它们继续去小青的脑袋上作威作福。这俩也知道惹恼了白锐,所以表现得极为老实,又积极的啾啾叫着,呼唤来巨蛙给船队开路。既然这样,白锐也不在对它们冷脸,反而三不五时的吹口蛊雾给它们作为奖赏。于是两个啾啾得更卖力了。

     第一天晚上,还是巨蛙们带着他们到了沼泽中的一片沙洲上宿营。

     睡得正沉的时候,白锐忽然被一阵啾啾啾叫醒。猎星和木族人甚至已经先一步被吵起来了,更重要的是,他们被巨蛙围起来了。但这些巨蛙是屁股朝内,头朝外的,明显不是攻击它们,而是一种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