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58

     蛊雾被猎星吸入鼻中,他打了个激灵,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白锐轻拍着猎星的后背,猎星咳了两三分钟,咳出几块黑色的血块,才总算缓过劲,站起来。

     ——白锐的一阵逃亡,使得一片不小的区域都变成了到处是枯草死树的荒地,木族人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都注意着不踏入这个区域。只有猎星为了救白锐进入了这片死亡区域,虽然时间很不长,但如果不是他常年跟白锐在一起,蛊雾更是三天两头的进补,那别说咳嗽,普通人刚进去就要昏厥,进而没命了。

     猎星刚站起来,下巴又被捏住了,他看见的就是白锐紧皱的眉头,还有双眼中的关心与担忧。蛊雾进入口中,其实是没什么感觉的,但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咳嗽的原因,他又开始觉得喉咙发痒,因为忍耐咳嗽他动了一下,结果他的嘴唇擦过了什么。

     白锐皱着的眉挑了一下,刚才那算是亲上了……吧?本来只是专注于给猎星治病的,很认真很担忧的心情,忽然就荡漾了一下。不过,现在可不是二人世界的时候:“快离开这。”

     确定猎星无恙,白锐拉开了和他之间的距离。

     “别拎,背着我。”又不是三寸钉的时候了,这么拎着不说形象问题,也实在是太难受了。

     一群人匆忙离开那头死去的翼龙,躲入密林的更深处。虽然很可惜那头翼龙的尸体,虽然这些日子收集起来的食物更可惜,但是没人在这个时候犯傻。

     几乎就在他们身影消失的后一刻,另外两头翼龙从天而降,比死去的那头还要大出二分之一来!

     它们用长长的嘴巴拨弄着死去翼龙的头颅,白锐他们在的时候还看不出什么一样的死龙,这时候已经从眼睛和嘴巴里流出黑色的血来。两头翼龙分别伸出舌头去舔死去翼龙的脸,自然它们的舌头也沾上了黑血。

     最终确定了同伴已经死去,两头翼龙张开双翼,仰起头长啸起来,这啸声就像是把布撕破的声音放大了几百倍似的。远远的,正逃命的众人全都捂住耳朵。猎星的耳朵是白锐帮着捂的,白锐自己的耳朵?他张嘴就没事了。

     突然有什么东西正好砸在了白锐的脑袋上,白锐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原来是只鸽子大小羽毛灿烂的鸟。那鸟落在地上,两只杏黄色的脚还一个劲的抽搐着。再一看,原来还不止是它一个,周围地上,三五步就能看见仰着的小鸟。

     这些翼龙刚来的时候就吓走了不少的动物和鸟类,但是总有没法走的,比如巢穴里有雏鸟,结果就发生这种惨祸了。

     不过他们这些人也好不了多少,除了白锐有闲工夫看到底是什么外,其他人都是闷着头捂着耳朵只顾着逃跑了。至于是被鸟砸了,还是被石头砸了,根本就懒得看上一眼。

     头顶的树叶哗啦啦一阵响,就算有林木的遮挡也能明显看出来巨大的出现在了他们的头顶上。

     他们跑得再快,依旧比不了这种庞然大物翅膀一振。

     轰隆两声,两只巨大的翼龙先后落……哎?这姿势与其说是落,更不如说是掉——它们俩都是大头朝下的!

     “吼!嗷!”一头翼龙掉在地上就不动了,另外一头虽然爬起来了,但谁都能看出是强撑着,它想飞,但是飞不起来了,只能在地上以极为不协调的动作爬行着,它的两只眼睛已经变成了两个血洞,黑色的血从里边流出来,滴落在地上。最后仰天发出半声嚎叫,这头翼龙也倒在了地上,赴了其它两个同伴的后尘。

     猎星扭头看白锐,所有人也都看向白锐。

     不过猎星是单纯的好奇,其他的木族人就有些狂热的意思了。就算不是自己部落里的巫,但是这种手段的大巫,绝对是超级偶像级别的人物!

     白锐也在莫名其妙,不过看看木族人的表情,他没表示不知,反而做高深状。

     “别愣着,继续跑。”白锐拍了拍猎星的胳膊。

     木族人看看已经死去的两头庞然大物,第一眼看见的时候觉得是必死,但是现在看来,这样的家伙竟然只是“少有威胁”而已了。但是想想这三个家伙都是过了一阵才死的,看来白巫的手段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奏效,顿时收起了松懈之心,继续闷头逃跑。

     “猎星,鹿腿呢?”

     “让它留下看守猎物了。”

     “哦,那就好。”白锐放心了。

     话说,翼龙这东西……体型虽然大,但真的是智力非常有问题啊。或者舔舐死去同伴的脸颊,大概还是它们的一种种族习性。所以,原本该是很恐怖的“侏罗纪危机”逃命场景,逐渐演变成了一件很囧的事情。

     大家跑,天上掉龙,大家再跑,天上又掉龙,大家继续跑……

     等到天上啥也不掉,或者说,最后两三条龙发出哀鸣,用极为不流畅的姿势离开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跑了一天马拉松,就算都是原始世界的男女汉纸,也都累得跟死狗一样(鹿腿:嗷!),一个个或靠着树,或直接瘫在地上,都在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休息。白锐则正心疼的捧着猎星的腿,一个劲的朝上吹着。

     虽然有个菲卡纳斯也得被人背着,但他那边能几个人轮换,白锐却是从始至终都在猎星的背上。每次白锐心疼他想要换人,猎星勾着他两条腿的胳膊就会突然用劲,几次下来,白锐小腿上多了两道乌青,换人的事情自然也就不提了。

     跑了这么长时间,本来猎星脸上就红,现在被白锐吹来吹去,更是红得发紫。

     “有你这么逞强的吗?”白锐一边吹一边埋怨,木腿上原本就有经年累月染上的血,这下又多了一层新鲜的。

     “不怎么疼。”原本腿就痒,白锐说话更是闹得凉气热气一下下的打在皮肤上,猎星觉得心里长了草一样,慌乱得厉害。

     “不疼?怎么可能不疼……”白锐嘟囔着,但也知道猎星就是这脾气,没办法。仔细看着猎星的腿确实没事了,这才不甘不愿的放下。

     猎星松了一口气,看着白锐兀自自言自语嘟嘟囔囔的模样,一时忍不住凑了过去。

     白锐斜眼看猎星:“记住错了吗?下次可不许再……犯?”蜻蜓点水的吻印在了脸颊上,白锐顿时有种魂都飞了的爽感,摸着被亲的地方,傻愣了半天,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猎星抱着朝营地走了。

     ***

     “嗷!嗷嗷嗷嗷嗷!嗷呜呜呜呜~”这个跑得脸都变形了,舌头甩出老长,一见他们就扑过来的二货,除了鹿腿也没有别个了。

     猎星的下盘虽然稳到茅收踢不动,可是现在精疲力尽的,他怎么受得住鹿腿这大块头的一扑,抱着白锐朝后就倒,幸好后边没什么东西。白锐赶紧搂住鹿腿,使出吃奶的力气,才从猎星身上滚下来,然后又滚,二滚,三滚……

     看来他们滚下来和白锐的那点力气没关系,而是某二货把打滚当成了白锐道歉的游戏。直滚得白锐头晕眼花,蓬头垢面,裹腰皮都歪扭扭了,才算完。

     不过,露腿也是值得夸奖的,他把猎物拖来了,跟前还有白锐那个装着蜂巢的草筐。没办法,当时太紧急,根本没来得及带上。不过,在白锐夸奖鹿腿的时候,傻白表示了愤怒——原来在白锐和猎星逃跑的时候,是蜂子们把草筐带走了,又在他们回来之前带回来,鹿腿根本就是冒领战功。

     傻白差点蹦出去盯鹿腿,白锐赶紧把它给劝住了。他劝着的时候,猎星和两个木族人过来拉走猎物收拾。白锐这才看见了猎物的怪异。

     “这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种马头,虎爪,躯干上满是鳞片,还有一条羊尾巴的动物。

     猎星:“不知道。”

     “这可是你打来的。”白锐小看这猎星,自己的猎物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打猎是为了要吃它,又不是为了要认识它。”

     “……”真是简单粗暴的原始人,不过……白锐喜欢,甚至看着猎星那认真说话的脸,他有种嘴巴里唾液快速分泌,心脏跳动加快的感觉。

     “这个叫呦吼。”诺丽丝解释着,白锐知道这东西的名字了,可是反而有点泄气。因为诺丽丝只要再迟一点,可能他和猎星就要亲到一起了,“原来有很多,但是最近几年都不见了,没想到是迁徙到这里来了,它的肉味道很不错。”

     “味道很不错?”

     这最后一句话,瞬间把白锐的注意力从那个未发生的吻上转移了出来。

     它的肉吃起来跟羊肉很类似,却更鲜嫩,白锐正吃得高兴,诺丽丝就把整个呦吼的脑袋端过来了。头盖骨已经掀掉了,白生生的脑子让白锐有一种还在蠕动的错觉。

     熟的也就算了,怎么说咱原籍大吃货帝国!但这是生的,就算白锐试过许多生鲜了,但这个也太恐怖了一点。白锐真想说不吃,但看诺丽丝还有其他人的表情,明显表示着——这不只是生脑子,还是我们的心啊!

     _(:3ゝ∠)_就算他们看起来像是精灵,但是也不能掩盖他们是原始人的事实……

     接过呦吼的脑袋,诺丽丝还很贴心的给了他一把勺子,一勺子下去,触感明明和布丁差不多,但白锐浑身的鸡皮疙瘩就却同时起立致敬了。

     “嘿嘿嘿。”白锐对着一脸期待的诺丽丝傻笑,所有木族人都一脸期待,眼睛都不眨的看着他,真是连拖延都没法拖延。白锐把勺子送进嘴里,飞快的一抿一咽,东西都下肚了,那点余味才从舌尖上晕染开。

     噩梦一样的味道!到了原始世界吃了那么多难吃的东西,但把它们都加起来再立方,都不足以和他嘴巴里的这点东西相比较!

     “我族的大巫最爱生吃呦吼的脑子,说吃了它能够更便于与祖灵沟通。”

     “那可真是太好了。”白锐心里吐槽:能不更便于沟通吗?吃了这东西有一种被毒死的即视感,大家都是死人了,那当然是好说话了。

     但是吐槽完之后,或者当他从糟糕味道带来的冲击里渐渐恢复之后,白锐才意识到诺丽丝话里的不对劲。如何加强与祖灵沟通的能力,这种东西就这么对着其他部落的大巫坦言,真的好吗?尤其木族人的习性还是那么排外,可是看其他木族人倒是并没对诺丽丝表现出不满,或者惊吓。

     “看来白巫也喜欢,希望白巫今天吃得开心。”诺丽丝表示白巫你喜欢我就心满意足了,然后就转身走了。

     白锐还在想刚才的事,一抬头只听见她离开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Σ(°△°)︴桥豆麻袋(尔康手)!不是吃一口就完了吗?

     鹿腿单独一狗心满意足的啃完了一只前蹄过来找白锐撒娇,白锐赶紧侧一下身,把挖着脑子的哨子递过去。味道呦吼脑子的瞬间,鹿腿露出了一个极为惊恐的表情,往常恨不得二十四小时贴着白锐,卖萌卖蠢卖二的家伙,嗷呜一声蹦跶起来,极没义气的跑了。

     “不想吃我替你吃。”猎星当然看得出来白锐吃那一口有多勉强,“同-居”这么多年,这点事再看不出来,那还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想和白锐干?其实他等半天白锐把东西递给他了,可是白锐就哭丧着脸一口一口的咽,半点让他分享的意思都没有。

     “不了,我怎么能拿这么难吃的东西和你分享。”白锐果断摇头,好吃的东西当然要跟猎星分享,或者说都给猎星,这么难吃的,算了吧。白锐低着头痛苦的吃着,根本没抬头。所以他错过了猎星此时极尽温柔的表情,用柔情似水来形容,都嫌太冷硬……

     “就着肉吃,会好受一点。”

     “不了。”白锐都想嘤嘤嘤了,可是在那方面意思的人面前,当然要保持男子汉的气概,“吃肉要嚼,我就这么生咽,更舒服一点。”可也不想想他如今的以及之前的德行,面子里子早八百年就已经丢得一干二净了。猎星要是真看重那些东西,也不会想和他干了。

     最终,白锐把那脑子都吃下去了,很诡异的是那东西难吃归难吃,但吃下去竟然没有呕吐的感觉,吃完之后的结果,就是他翻来覆去做了一晚上的梦,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头晕脑胀的,但诡异的是,原本以为少说还得持续半个月的虚弱状态没有了。

     【系统,我的身体状态是呦吼脑子的关系吗?】

     【是。呦吼脑生吃有固本培元,益气养血,活血化瘀等功效,可以有效补充精力,消除疲劳。】

     【哎?简直是跟蓝瓶一样……于是这是原始世界版本的良药苦口?】

     【可以这么形容。】

     好吧,看来迷信有时候也是挺有用的,那么难吃的东西竟然真的是好东西。

     【顺便问一下,要是熟吃会有什么作用?】

     【呦吼脑制熟之后,某种蛋白会发生异变,从温补变成剧毒。玩家可以尝试。】

     【尝试……那个尝试的意思不会是让我吃吧?不过你刚刚说的是变成剧毒?】

     【毒死二十三……二十四头双足飞龙的人,还会惧怕寻常的毒素吗?玩家身为五毒蛊师,应该多尝试各种毒物。】

     【五毒蛊师要多尝毒?】这可是系统少有的透露出的重要细节,同时另外还有个问题,【系统,怎么这个双足飞龙死亡的数量突然多出一倍来,而且还有临时增加的?不会是那什么双足飞龙还在死吧?】

     【正是玩家想的那样。】

     【怎么会……双足飞龙体型那么巨大,毒素在这么多双足飞龙之间传播,难道还没被稀释到无害状态?】

     【玩家所使用的是毒性的紫氤蛊雾,属蛊毒。】系统没有给白锐更多的解释

     “蛊毒?”白锐像是愣神一样坐着。

     蛊这个东西,从根本上说其实就是人养的虫子。和最后雉鸡变家鸡,野鸭变家鸭一样,在人的手中虫子也在变化,于是就有了蛊。白锐原本以为蛊毒,就是蛊虫的毒。现在猛他才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蛊毒,不是蛊的毒,蛊毒,它就是蛊毒!

     【系统!蛊毒不会是像微生物一样的东西吧?!】说到底,微生物也是虫,极小极小的虫。

     【恭喜玩家智商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