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39

     【……】电子音吐出这两个字,竟然让白锐有种不可直视的赶脚,【系统,我知道你也不是真的要找我麻烦,很多事情上你对我的帮助是非常大的。而且你称呼我‘玩家’,那么,一般的游戏中,也确实是游戏币越到后期越不值钱。游戏里让玩家花掉游戏币的方式,也越来越多,越来越五花八门。现在出现的这个花费大量生存点数的合成模式,是不是表示,以后也会出现某种方式,可以让我大量的不间断的得到生存点数呢?】

     【是的。】

     【!】好感动!竟然推理对了,而且系统竟然也回答得这么干脆,【那个……系统你能说说这种大量得到生存模式的方式吗?提供一点线索就好。】

     【统治模式。】

     【果然,又是为了使玩家不失去……等等!统治模式是什么?!】

     【也可称为管理模式,指玩家获得家庭、部落、聚落、城市、国家的统治权,使其他人类服从你的统治与管理,你保障他们的生存。玩家每天都将从所管理的人身上获得一定生存点数、成人每人每天0.1点,五岁以下幼儿每人每天0.5点,十岁以下儿童每人每天0.3点,十五岁以下少年每人每天0.2点。三十岁以上中年每人每天0.2点,五十岁以上老年每人每天0.3点,六十岁以上长者每人每天0.5点。另:孕妇每人每天0.5点,受伤人员,轻伤者每人每天0.3点,重伤者每人每天0.5点,残疾人每人每天0.5点。所的点数每次太阳升起前结算。】

     【系统,你真是最伟大的系统!】

     【~】

     那个波浪是什么鬼?算了,当做没看见它从自己眼前飘过去吧。

     【有人死亡或者杀掉某些人,会倒扣点数吗?】

     【不会,只是该人死于太阳升起前,则无点数。死于太阳升起后,前一日点数依旧计算在内。】

     【不过,大巫应该也算是统治阶级吧?为什么我到现在一个生存点数都没见到?】

     【在这个世界的群落构架中,大巫确实是统治者的一员,但是玩家现在在事实上并不具有统治地位。】

     【在事实上……】

     _(:3ゝ∠)_在事实上我就是个被人夹来夹去的锐头小子。

     虽然被打击到了,但白锐还是仔细的去商店看了新出来的各种工具、配方和图纸,成品工具比合成工具便宜至少一半的价格。至于配方和图纸的价格,白锐看时,只觉得嘴巴里口水横流,心里鲜血四溅。好是好,但是贵就一个字啊。qwq

     从系统里回过神来,白锐先看到的就是一脸担忧的猎星。

     “我没事,我们回家吧。再晚了,黑爸和果爸要担心的。”

     “白锐,我们现在的生活很好了,你不用再着急做什么。就算你足够强大,但与祖灵交谈毕竟是很危险的事情。”他们那个小聚居地里,谁都知道,白锐只要发呆,八成就是在和祖灵交谈了。

     他不像其他大巫,和祖灵交谈需要许多的步骤,随便找个地方就能随时随地进入状态。这让猎羊和猎满两家越发敬畏的同时,也让黑爸、果爸和猎星对他担忧不已。怕如此得祖灵喜欢的孩子,会有一天突然就被祖灵带走。

     “真的不用担心,我没事的。”白锐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鹿腿叼着一只羽毛灿烂的大鸟,满嘴是血的窜出来。小青一尾巴尖就把它挡住了,鹿腿控诉的看了看小青,把大鸟放下,呜呜的朝着白锐叫着。

     白锐立刻就跑出去了,最近鹿腿真的是被小青欺负得够呛,原本看好戏的白锐都觉得心疼了。他过去抱着鹿腿和他亲热,小青在他们背后昂起头,吐着蛇信耀武扬威。不过这招用的时间长了,渐渐有点不管用了。鹿腿的大脑袋搁在白锐的肩膀上,那表情怎么看怎么欠抽……

     猎星看看小青,看看鹿腿,再看看自己的胳膊,小声的念叨了几声:“我不生气,不生气。”

     ***

     “果爸!黑爸!我们回……”

     “啊——!”

     骑着小青刚进洞,迎接白锐的不是果爸或者黑爸的抱抱,而是一个从篝火边屁滚尿流惨叫着跑开的人。

     “猎根,他就是接替……”猎果一把抓回来了那个惨叫的人,对方战战兢兢的转过身来,介绍到一半,立刻就又是“啊!”一嗓子,把后边刚探进脑袋来的鹿腿都吓得愣了一下。

     ——有小青和鹿腿,现在的猎星还在外边,根本挤不进来。

     小青吐了两下蛇信,身子一扭,就朝洞里边爬了,偏偏这位猎根就在它前进的路上。白锐赶紧命令它停住,但哆哆嗦嗦的猎根还是白眼一翻,晕了。

     这个,是白锐见到的胆子最小的原始人了吧?

     “果爸?”

     “你把小青留在这里,我们猎满那边说话。”果爸把人一扛,走到洞口又加了一句,“猎星,你也过来。”

     “哦。”

     白锐命令小青留下,转身走了。并没注意跟着他的鹿腿,在他身后对着小青做了一个贱贱的表情……小青立刻尾巴一抽还以颜色!听着声音不对,白锐转头,看见的就是鹿腿打了个滚爬起来。

     “白锐?”猎星催了他一声。

     “来了!”白锐一边快步跟上,一边狠揉了鹿腿的脑袋一下,“二货!”

     “嗷!”鹿腿得意的应了一声。

     这一切,都被猎星看在眼里。所以,当鹿腿得意的朝白锐身边窜时,却发现那位置上早就有人了。鹿腿气愤的意图把这个人撞开,这时候猎星“恰好”回头看了它一眼。

     “!”猎星抬起的左前爪静止了一下,然后它夹着尾巴,乖乖的,不出声的在他们俩身后跟着了。

     从他们家,到猎满的家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走在半路上,白锐已经朝后看了两次,猎星貌似随意的问:“怎么了?”

     “没想到它这么老实,临出来的时候还满地打滚犯二呢。”

     猎星也笑,只是笑容略微有些深意。犯二、二哈、二,现在家里人也是大概理解这个数量词在某些时候不同一般的意思了。

     “哦,或许他现在也是在犯二,不过是安静的犯而已。”

     白锐囧了一下:“猎星,你这话可是太有艺术性了。别问我艺术性到底是啥意思,绝对不是‘二’的意思,而是个好词。猎星,你昨天又没有摘掉假腿就睡了吧?”

     “怎么突然就跳到我身上了?”

     “因为我关心你也担心你,所以我怀疑你的腿跟上次一样磨伤了,但还忍着。”那么粗糙的假腿,其实根本不能称之为假腿,只是一个木套子,猎星却能套着它行走、跳跃乃至于奔跑,他为此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那个木套子的里边现在已经和猎星的断腿完美的贴合,那是猎星用他的血肉之躯,长期套着它硬生生磨合出来的。如果没有白锐在,他的断腿处大概早就伤重到腐烂了。

     现在天气越来越热,又增加了汗水的影响,偏偏猎星又是一个极少述说自己不适的人……

     “好,那么等到今天晚上休息之前,我让你看我的断腿。”

     “好!”白锐心满意足了。

     猎星笑了一下——他也很心满意足。

     捕猎的四个人现在都是每天中午两个人带回部分猎物,临近太阳落山的时候,另外两个人与所有外出捕猎的二哈带回剩下的猎物。

     人和二哈的组合,头脑加上尖牙利爪,让他们每天都是满载而归。虽然三天两头有人或者二哈受伤,但最多就是扭伤或者划伤,白锐很庆幸一直到现在他还没什么太大的用武之地。

     猎满他们的洞穴门口,三个孩子正在外边用白锐给他们的宠物刷子给二哈们梳毛,一条被梳过的二哈正惬意的趴在一边晒太阳,立刻就有没梳过的凑过去和它各种“亲热”,当它们玩耍打闹完了,谁梳过谁没梳过,已经完全分不清楚了……

     “大巫。”看见白锐来了,他们站起来,向着白锐一抱拳——没错,这就是白锐教给他们的祖灵的礼节。只是白锐也忘了该左手握拳还是右手握拳了,用抓阄的方式确定了左手握拳,右手盖左手。

     “你们继续玩吧。”白锐对三个孩子笑着摆摆手,他自我感觉是以年长者对孩子的关爱,却不知道那表情出现在他那张□□的脸上,多么的……呆萌!

     猎星的嘴角扯动了一下,三个孩子里除了最小的那个依旧懵懂,其他两个也是一脸想笑不敢笑的惨不忍睹。

     白锐再怎么吃顿,看他们这表情也知道怎么回事了,郁闷的转头就进洞里去了。这个山洞里烧着两个火塘,但一进去还是立刻就感觉到一种阴凉。女战士猎满在一个火塘上烤着肉,看见他进来立刻起身

     猎根已经醒过来了,脸上湿漉漉的,不知道是水还是汗。他看见白锐后,立刻紧张的跪好,双手前伸平,掌心向上放在地上,额头更是紧贴在了地面上。他在对白锐表示臣服,尊敬。就像是狼群里的狼,对着头狼露出颈部和肚皮。

     他是猎部落的来人,白锐看着他有点眼熟,应该是在部落里见过。但是,果爸和黑爸说的和他们相熟的人里,没有这个名字,和他们敌对的人里,也没有这个名字,不太了解情况的白锐看向果爸。果爸一边示意他和猎星坐下,一边把猎根拉了起来。

     猎根看起来很拘谨,跪坐的姿势极为僵硬,而且低着头,眼睛紧紧盯着火塘,眼珠子都不敢转一下。

     “猎根,他就是猎茅大巫选择的继承者,我和猎黑的儿子,白锐。他是猎林的儿子,猎根。”果爸总算能完成介绍了。

     一说猎林,白锐想起来为什么看着猎根眼熟了。他跟着猎茅大巫出席过猎部落的会议,五个长老都见过,也见过去接猎林的猎根。

     “大巫。”猎根又对着白锐跪拜了一次,他比刚才冷静了很多,这次不需要猎果把他拉起来了,“猎斧驱逐了部落的很多人,非常多。”

     “你想让我们接纳他们?”

     “……”猎根没那么快回答,“阿爸说,他会带着老人们离开。但在他们离开前,希望你们能去看一眼,年轻的男人和女人,还有孩子,愿意留下谁,你们自己挑。”

     即使最后猎斧没有答应猎林的要求,最后他依然选择带领离开的人——猎斧大概原来就知道这一点吧,所以在没有任何长老主动承担责任的时候,他却一点都不着急。

     “那你呢?”

     “我要跟着阿爸走。”

     “猎斧放你们走?”

     “猎豆会留下,有一个人猎斧就不会多说话了。”

     “晚上,我们要和猎黑商量。”果爸并没给他什么答案。

     “我知道,我明早离开。”

     ***

     “你们怎么想?”回到自己的家里,果爸问白锐和猎星。

     “我不了解被赶出来的人的情况。”白锐摇摇头,留人还是不留人,都得量力而行。就算白锐可怜那些人,就算人数达到部落并且他作为大巫能够得到更多的生存点数,但在这个世界稍微错上一点就有致命的可能,白锐不能拿家人的生命冒险。

     “我和白锐的想法一样。”果爸看向白锐的时候,他点点头。

     “那正好,我和你们的想法也一样。看来就等你果爸回来,我们一块商量。”

     黑爸回来,果爸和他又去见了一次猎根,回来后,白锐和猎星也弄好了晚上的这顿饭。一家人围着火塘,一边吃,一边商量。

     “按照猎根说的,这次被猎斧驱赶出部落的大概有八十多人。”看来黑爸这次去得到了新情报,显然白锐冬天里的教学非常有用,而且黑爸没有丢掉。

     “这么多人?”第一次听见的白锐和猎星都有些惊讶,猎部落朝多了说有四百人,八十多人五分之一的人口,说不要就不要了。

     “到时候只会更多不会更少。”黑爸撕扯着一块烤肉,说话时有点含混。

     “哎?”果爸不理解的看向黑爸。

     “战兽变成了罗比兽,部落里养活不了那么多人了。他们现在还有存粮,猎斧在部落里的威信也还没有被消磨干净,他当然要趁着现在,把老弱和动摇的人都赶走。”

     “但是人口突然减少这么多,剩下的人反而会更乱吧?”

     “乱还是不乱,这个其实是要看我们这边吧?”发现家里人都在看他,白锐挠了挠有点发热的脸颊。

     “继续说。”黑爸鼓励他。

     “黑爸说了部落里有存粮,只要这些食物不消耗光,猎斧应该就能最低限度的稳定住部落里剩下的人。至于是不是一直能稳定下去,就要看离开的人结果怎么样了。自闭又和猎部落有仇的蓉部落不会管,茅部落自身的状况也不会太好同样不会管,所以情况的变化就在我们是不是接纳些人上。不接纳,这些人只能自成一个部落。既然他们都是老弱,结果怎么样不用想也都知道了。如果情况是这样,部落里的人只会更加团结,最终他们会变成叫做猎的第二个茅部落。如果我们接纳那些人,他们又比部落里留下的人过得更好,猎部落的稳定就会崩溃,更多的人选择来到我们这边。”

     白锐和猎星分别给黑爸果爸一人盛了一杯汤递过去。

     重新坐好,白锐接着说:“而且我们确实缺人手,不能一直只有我们三家人。但不能所有的人都留下,我觉得是能留几个留几个,重要的是在‘能’上,不是在几个上。就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以及考虑对方的人品性格,在那些人里留下一部分人。”

     作为一个宅男,总是想得多,说得少的。尤其还是做出重要的发言,白锐这是第一次。说完了该说的,他已经略微有点头晕脑胀的感觉了。

     果爸好想知道他的感受,抬手按住白锐的肩膀,轻轻捏了他两下。猎星也凑过来,递了一大块烤肉给他——现在每天的食物可都不是原来那一小块烤肉了,他们一家都可以尽情的享受吃到饱的感觉。白锐接过肉来,恶狠狠的咬了两大口,嚼得满嘴都是后,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吃饱了qwq好撑。

     白锐的脸皱了起来,但也说明他轻松了起来,果爸和黑爸对视一眼。

     “那看来大家的想法都一样,明天我们一块去接人。”

     “黑爸,果爸,我明天不想跟你们一起去了。”塞得腮帮子都鼓起来的白锐总算是把肉咽下去了。

     “你不想去选人吗?”

     “不了……我怕到时候我做的就和说的不一样了。”白锐咬了咬嘴唇,要在自己的承受范围内接收新人,但这个承受范围其实是个很宽松的范围。怎么样才是自己的承受极限?所有人都能吃好,或所有人都能吃饱,又或者是所有人都不会被饿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