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44

     白锐正看着高兴的时候,忽然发现猎星竟然没看戏而是在看他:“?”他用眼神示意。

     “没事。”猎星摇摇头,总不能说看见这两只,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运气相对来说还是不错的。

     如果只是商量婚姻的问题,白锐也就让茅部落的这两位去了,毕竟这是双方的事情。可是蓉部落的人大概还在家里等着,尤其蓉部落那边的事情大概不简单,否则黑爸也不会告诉都不告诉白锐一声,直接干脆的就拒绝了。

     “怎么?有什么为难吗?”

     “蓉部落的人还在家里等着我们。”白锐和猎星对视一眼,最后决定并不隐瞒。

     “他也要和你们走婚?!”茅收立刻着急了起来。

     茅巫拉住了茅收,让他稍安勿躁。他先是仔细分辨了一下白锐和猎星的表情,确定他们不是在撒谎,之后沉思了一会才说:“岩山部落有很久没有来交换了。”

     “怎么突然提起来岩山部落了?”茅收一脸的莫名其妙。

     “蓉部落找我们的事,和岩山部落有关系?”白锐若有所思的问。

     “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其实岩山部落每次过来,与其说是和我们交易,不如说是专门来找蓉部落的。而且,蓉部落到底有多少人口,有多大,我们现在知道的还是几代人之前的旧事。”

     那个几代人,指的大概就是猎斧他爷爷的那个年代吧?白锐和猎星对视一眼:“那这次你们……”

     “我们更需要去你家一趟,蓉部落竟然都跑去你家了,那这件事情一定不小,可能关系到所有住在这里的人。”

     茅巫这么说也对,况且,茅部落的利益与白锐他们更为一致,相对来说,他们也更了解三个部落之间的纠葛,白锐和猎星倒是乐于让他们跟着一起来。

     “一会给你们送食物过来,对了,白锐,别忘了把你的战兽叫进来。”事情商量完了,茅巫和茅收起身离开,这里是茅收的住处,每次白锐他们来,茅收就会住到茅巫那里去。茅巫一边走,一边嘀咕着,“每次来罗比兽都会掉一层毛,下次要多收你们一头鹿。”

     “……”

     “怎么了?”茅巫和茅收走了,猎星一扭头,发现白锐低着头眉头紧皱的正想着什么。

     “总觉得茅巫还瞒着什么事。”

     “如果觉得不对劲,可以拒绝他们一块来。”

     “不是,不是恶意或者杀意,是有点激动的那种。”

     “有点激动的?”猎星拍了拍白锐的肩膀,“你慢慢想,我去把鹿腿它们叫回来,免得它们忍不住。”

     鹿腿它们忍不住什么?

     ——美食,具体来讲,肥兔子啊!

     其实鹿腿和小青很听话,所以只是到这里战兽住的地方去看看。但面对着流口水的二哈与嘶嘶吐舌头的巨蛇,老兔子还行,能撑得住,也就是哆嗦两下。年轻的小兔子哪里受得了?

     “鹿腿!小青!”猎星不是白锐,可是常年的一起居住,偶尔还喂养它们,让猎星在这些家伙的心里还是很有威严的。

     罗比兽是住在地洞里的,很大的地洞,如果只有鹿腿,它们早就钻进洞里,把洞口封住了。可是有小青这个钻洞能手在,它们不钻洞还好,一钻洞就引得小青跟着钻进去了。结果,现在一群超级大的兔子哆嗦着聚在一起,其中最大的几只兔子在最外围,虽然同样哆嗦得厉害,但是至少能和鹿腿与小青对视。

     听到猎星的喊声,两个家伙慢悠悠的朝他走回来,一边走还一边扭头朝后看。它们不看的时候,兔子们就不抖,他们一扭头,兔子们就立刻开始抖,看着可怜归可怜,不过也挺好玩的。

     “你们俩自己出去捕猎吧。”猎星挠挠鹿腿的下巴,摸摸小青的鼻梁。大概也是身体异变的关系,小青不再是十天半个月进食一次,而是三两天就需要进食。

     “嘶~”“嗷~”

     “不行,它们不行。”就算不是巫没法和它们交流,也知道这些家伙怀着什么样的心思。

     “嘶嘶~”“嗷嗷~”

     “不行,撒娇也没用。”

     “……”鹿腿和小青明明一个肥硕多毛,一个只有颈子没有腿,但它们现在同样低下头,那貌似生无可恋的姿势和表情竟然让猎星觉得它们俩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这两只物种跨度太大,这都能称得上夫妻相了。”白锐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

     “!”两只一起抬头,看了看对方,接着向相反的方向扭过了头,以示对对方的嫌弃。

     白锐忍不住大笑起来,先是抱住鹿腿一通揉搓,把它的毛揉得四面八方的乱翘,又是抱住小青一通捶打,无奈小青没有毛。

     他跟鹿腿打闹的时候还好,和小青在一块的时候,有远远看着的茅部落的人立刻胆颤心惊的低下了头——每次见到那个小大巫之后,都会觉得自家大巫原来是如此纯洁善良qwq。

     ***

     一夜无话,天还没亮一队人就离开了茅部落。茅部落除了茅巫和茅收之外,还有四个人和一只战兽加入,那四个人背着一些编织的物品,还有处理好的毛皮。现在白锐他们几乎完全不干这些“手工活”了,而是完全交给茅部落。所有人的脚步都很轻松惬意,只有一只战兽显得惊恐又暴躁。那就是罗比兽的头领,叫两耳黑的大兔子。

     白锐每次见它的时候都想抱抱它,因为这个家伙无论从前后左右任何一个角度看,都太可爱了。它明明那么大个竟然还是折耳的,雪白的身体上也只有两只折耳是黑色,那个有着圆圆弧线的背影,以及它蹦跶的时候那个弧线的起伏……可爱到整个人都能融化掉了。可惜每次白锐凑近,两耳黑不是翻到装死,就是用屁股对着他,或者直接表现出强烈的攻击性,白锐也就只能干看着。

     不过今天他连看着也不行了吗?

     白锐连续变换了几次角度和走路速度,但是每次他看两耳黑的时候,都会很快被茅巫阻挡,几次之后,白锐察觉出不对劲了。

     “你不是还要让我去做你们的大巫吗?连战兽都不让我多看。”白锐开着玩笑。

     “真的只是看?我觉得你像是随时都要把它架在火上烤了。”

     “怎么可能?”

     “看看你的战兽吧,你的眼神和它们没什么不一样。”

     白锐看了看鹿腿和小青,再看猎星:“真的?”

     猎星点点头:“我还以为你除了嘴巴里能吐烟之外,眼睛里也能喷火了,你那么想吃兔肉吗?”

     “没,我只是觉得它很可爱。”作为一个审美还没成功转向冷血动物与昆虫的绒毛控,两耳黑可是比活的泰迪熊还要可爱的生物,白锐怎么可能不被它吸引?

     “你喜欢年长的,又喜欢罗比兽这样的,所以……你喜欢毛多的大胖子?”

     白锐脚底下踉跄了一下,他此刻的感觉就和刚穿过来时一样——被雷劈了,“不,我一点也不喜欢毛多的。至于胖瘦……我好像确实喜欢胖一点的。”猎星这么一提,白锐的眼前同时出现了脸孔模糊的胖子和瘦子,对比之下,还是胖子更好。他对饥饿已经有心理阴影了,而且肉多,摸起来手感也好。

     猎星的眉毛皱了一下,他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旁边一直注意着他们俩交流的茅巫挺神秘的笑了一下,茅收戳戳他:“怎么了?”

     茅巫给他一个白眼:“发现了有比你还石头的人,突然就觉得很高兴。”

     “哦。”

     “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觉得你石头吗?”

     “问什么?你觉得我是石头我就是石头,哪天你觉得我是泥巴,是草,是树,是水,我也就是了。”茅收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总之,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就好了。”

     “……”茅巫此刻的表情,是气得要死又高兴得要活,极其的……复杂。

     ***

     回到家(洞)的时候,他家洞口外很热闹,与许多木族人走来走去,另外还多了三顶小帐篷。

     ——三角锥形状的,外边铺着的是被染得花花绿绿的皮革与布,其中一顶帐篷的入口处还扎着一小束淡紫色的野花。

     木族人见到白锐,一个立刻进洞去,其他人则双手放在胸前行礼,退到一边。熟悉的家门口,反而给了白锐和猎星一种做客的感觉,直到黑爸和一个女性木族人从洞里走出来。

     这个女性容貌上的美丽毋庸置疑,她的衣着也比白锐见到的其他木族人更……或许可以称得上华丽?因为她穿着一条非常非常合身的连衣裙,裙子没有染色,但是那布料上有一丝丝金色的反光。她还穿着一双木底的凉鞋,凉鞋的带子是绿色的不知名藤条,藤条就绕在女性纤细的小腿上。

     话说连白锐这个穿越来客都是不穿鞋的,就算他已经知道怎么编织草鞋。因为一双草鞋很快就会磨烂、磨破,等到你的双脚已经不会被割破划伤时,穿草鞋只会影响自己的活动。

     不只是穿着,这位女性的身上很干净,她裙子上的小污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最重要的是她洁白干净的双脚和小腿,木鞋底的颜色清晰可见,显然她并没有用自己的双脚走多少路。

     “我叫罗森娜,这支木族人的领路者,蓉部落的首领。”她向白锐行礼,声音动听,但语调表情却有一种公事公办的冰冷。

     白锐和猎星下意识的用抱拳对她还礼。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礼节,白锐,你来自哪里?”

     “很远的地方。”

     “我们都来自很远的地方。”这回答跟没回答一样,罗森娜有刹那的龟裂,但很快就恢复如常,“强大的白锐,我首先向你献上我的尊重与敬畏。很高兴你还带来了茅部落的首领和大巫,那我们是否可以尽快商量?”

     茅巫和茅收皮笑肉不笑的对着罗森娜抽动了一下嘴角:总算是注意到我们俩了。

     罗森娜明显非常的着急,但就算其他人多多少少有点不快,也没有谁在这个时候故意拖延。对着罗森娜点点头,大家鱼贯走进……

     “对不起,稍等一下,先让小青进去。”白锐尴尬的拦了一下众人,等到小青进去了,在最里边舒服的盘城一坨,众人才围着火塘坐下。白锐注意到,罗森娜停留在小青身上的视线,实际上比停留在他身上的更长。

     猎星翻出家里所有的木杯和木碗给众人各倒了一杯蜂蜜水,茅收咕嘟一口酒喝干了自己的,举着杯子连要了两杯,被茅巫瞪视,他才终于不要了。罗森娜在喝到蜂蜜水的时候,眼睛也亮了一下,显然有些惊喜。毕竟蜂蜜在这个时代来说,确实是稀罕物。

     “我们临走的时候,可以交换一些蜂蜜吗?用布交换。”

     “没有了。”黑爸脸黑黑的说。

     罗森娜瞟了一眼洞顶上的蜂巢,没再继续谈论蜂蜜的问题:“我们是从树梢部落分离出来的木族人,到这里已经有五十……”她顿了一下,发现其他人对于这个数字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依旧继续朝下说,“到这里已经有五十年了。原本本年岩山部落都能带回树梢部落的消息,但是六年前他们来了最后一次,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六年中,我们试了很多次让族人和母族取得联系,都被北面的黑沼泽挡住了去路。所以,我想借用你的斩首的帮助。无论事情成功与否,你们都会得到蓉部落最大的有意,以及我们最丰厚的报偿。”

     “很多人看见过黑沼泽,但除了岩山部落和它们的那强大的蜥蜴,没有其他人在走进黑沼泽之后还能走出来。”黑爸把玩着喝空了的木杯,“失败就是死亡,就算成功,我们又能得到什么?”

     茅收和茅巫彼此对视,岩山部落不来确实给他们增添了很多麻烦,最大的就是他们已经没有锅可以用了,另外就是没有了一些可以加在食物中的东西。但是如果白锐发生危险就此一去不回,对他们的影响却直接关系到部落的生死。茅巫示意茅收不要多说话,茅收老实的点点头。

     “我们并不会强迫白锐什么,如果他发现情况不对,难以继续,那么他可以退回来!”

     “既然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去。分群出来的部落就像是独立成家的孩子,不要总想着扑在妈妈的怀里吃奶了。”

     “嗤!”茅收忍不住笑了一声,罗森娜因为愤怒脸色稍微有些发青。

     “别把什么友谊和报偿拿出来说了。想让我的孩子给你们木族卖命?就把你隐瞒的都说出来,我们才会考虑考虑。”

     又喝了一口蜜水,罗森娜抬起头来:“我们的战兽还没有长大,原本它该能长大的,可是在最后几年,岩山部落不来了。现在,我们虽然勉强维持住了战兽的生命,但没有来自于母族的某种特殊物品,它会死。我们木族依靠战兽而生,它死,部落也将走向灭亡。我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你们现在说,我只要能办到的,回到部落就会满足你们,只要你们答应帮助我们的人走出黑沼泽。”

     也只有原始社会是这么谈判的,刚开始其中一方就把所有的底线都暴出来了。

     黑爸这次没有立刻表态,他看着白锐,其他人这个时候也看着白锐。

     白锐发现所有人都在看他的时候,有点不安的动了一下,他先是想要拒绝,可是话还没出口,就被他自己咽了回去。

     “给我一个晚上,和家里人商量一下,你们已经等了很多年了,不会一个晚上也等不了吧。”

     罗森娜的嘴唇蠕动了一下,最终只点头同意。她站起来,对着众人行礼,走了出去。茅部落的两人在私语了几声之后,也离开了,他们算是这里的熟客,应该是去猎满那边找地方住了。

     “你想帮他们吗?”人离开了,黑爸就开了口。

     “一半想,一半又不想。”

     “嗯?”黑爸和猎星都奇怪的看着他。

     “想就想,不想就不想,怎么还有一半对一半的?”猎星满脸的问号。

     “黑爸也说了,他们一直到现在才来找我们,显然是最后的出路了,所以罗森娜应该不是在撒谎,这件事攸关他们的生死。既然是这么多人的生命,我应该帮忙。但是……但是我不想对现在的生活做出什么巨大的改变。”

     黑爸叹气,他坐到白锐的身边,抱住了他。

     他们打猎之后总是抱抱,但是,在日常的时候,黑爸很少这样做。现在,他抱着白锐,拍着他的背,就像是哄一个刚从噩梦中醒来的孩子。白锐难受的动了动:“黑爸,怎么了?”

     “你被我们困住了,白锐。”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