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40

     猎满和茅虫一家被原来的猎部落归为弱者,但猎满在身体恢复之后,和三个男人战士相比不差什么。他们的弱,就和黑爸果爸离开部落的情况一样,是被陷害与歧视之后的不正当结果,但不可能所有猎部落的弱者都是这样的。猎斧要是真的凡事都那么干,那不管他手腕多高明,现在的人性格多淳朴,猎斧也早就被从族长的位置上拉下来了。

     具体来说,他们的人手将增加,可是战士的比例应该不会增加多少,还会多出许多拖累。

     没有被选中的人,等待着他们的就是无声无息的消失在某个地方。

     一句话之间,定人生死,白锐不认为自己能做到哪儿程度。

     “黑爸,果爸,我有另外一件事想要和你们商量。就是你们最近打猎的时候,能不能注意一下,带回来一些活的,体型不是太小的鸟回来?”

     “你想吃了?”

     “不是,我想养着。”白锐也注意过,可是在他活动范围之内的鸟类对人类的警觉性都很强,白锐最多听到它们的叫声,看见一个掠过的影子,说到抓那是不可能了。猎星比他强点,掏过到几窝鸟蛋。至于小青和鹿腿,它们带回来的绝对是死得不能再死的,“养就是圈一块地方,弄一些食物喂着它们,让它们下蛋。一些蛋我们吃掉,另外一些可以孵出小鸟来。长得健壮的,或下蛋多的鸟留下让它们继续下蛋,其余的鸟就吃掉。”

     “白锐,你知道鸟是能飞的吧?”黑爸喝完了汤,继续开始吃第二轮。

     “鸟类可以飞是因为它们的翅膀上的羽毛,只要把一些长羽毛拔掉,就没问题了。”原来食物少的时候还没发现,现在食物充足可以放开肚皮的情况下,黑爸和果爸都显示出了他们大胃王的本质。

     果爸:“那么采集的一部分野菜就要成为这些鸟的食物。”

     “是要有一部分野菜,但如果加上磨成粉的骨头,还有蚯蚓,那其实也占用不少我们的食物。”

     “磨成粉的骨头人也能吃吧?”黑爸问,现在他和果爸的眼睛都亮亮的,多一种能食用的食物总是好的,尤其他们即将面临一次人口压力。

     “是能吃,但吃多了不好。”白锐嘴角抽搐一下,又想起来他干燥的悲惨遭遇了,一想起干燥另外一个问题也浮现了出来,“接纳了这些人,我们之后就不能采集苦蔗了吧?或者,我们需要用什么来交换?”一方面这些人毕竟是猎部落出来的,另外一方面四个人吃的苦蔗量,可不是几十个人所吃的数量能够相比较的。

     “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之后我和你果爸会去找蓉部落的人商量。”黑爸拍拍白锐的脑袋,“养鸟这件事,可以做。用少量的野菜换取鸟肉,是很值得的。而且,这件事弱者也能做。我的小大巫,你有一颗布一样的心。”

     没有羊毛没有棉花,处理皮毛的手段也还很糟糕,布就是最柔软舒适的物品,黄金和白银还没有出现,布就是除了陶器之外最贵重的东西。布其实是一个很美好的比喻,可是,白锐听起来怎么就是觉得那么囧呢。

     “怎么了?”都躺下睡觉了,突然猎星被白锐连戳了好几下。

     “你忘了吧?我们说好的,让我看你的腿。”白锐又戳他两下,“怎么不好意思了?我又不是第一次看。快点,快点,让我看。”

     “……好。”

     黑爸和果爸在黑暗中对视一眼,一起转身用背对着他们。

     第二天太阳起来,果爸和黑爸已经不见了。

     白锐大半天都在练功,可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性情很好的他,突然开始觉得烦躁和不安起来。看天色该吃第二顿饭的时候,这种情况几乎达到了顶点。当然,不安的白锐不会大喊大叫或者歇斯底里,他只是会走神……

     “嗷呜!嗷!嗷!”

     “嘶~~嘶嘶~~”

     “!!”如果不是鹿腿的叫声,小青探过来的脑袋,还有在眼前飞来飞去的傻白,白锐依旧不会反应过来。他的肉已经烤焦了,再过一会大概都要着起火来了。白锐赶紧把树枝撤回来,可大半的肉都已经烧成了焦炭,绝对没法吃了。原来的贾纯不知道扔掉了多少食物,从来都不会心疼,可是现在看着这块肉,他觉得心里一揪一揪的——毕竟现在的食物就算每天得到的多了,也依旧是家里人用命换回来的,浪费任何一点都是极为糟糕的。

     但有个问题,整个洞穴已经都是烧糊的味道了,为什么猎星也没发现?

     白锐看向猎星,结果发现他也举着一块烧糊的肉看过来。

     “猎星,我很担心黑爸和果爸。”虽然爸爸们说过他们今天很可能不会回来,所以现在这个时间看不到他们也在正常范围之内,可白锐就是不安。

     “我和你感觉一样。”猎星举起自己的那根树枝,那上面的肉只比白锐的好一点有限,他扯动嘴角,露出一个极端那看的苦笑。

     “我想去追他们。”今天外出的二哈们依旧是跟随猎满、猎羊去捕猎,黑爸和果爸不愿意影响食物得到获得,所以一条也没带。这也加剧了白锐的不安,他必须得追上去,宁愿是虚惊一场让爸爸们笑话,也不能因为坐等在这让意外发生。

     “啊……你自己去吧。”猎星想说的大概是好,可是他刚张开嘴那个音就消失了。平常还可以,现在白锐是要快速赶路,一条腿的他是跟不上的。

     “如果没事,我会尽快回来。”没有多说什么,如果有事,那现在就是争分夺秒的时候。白锐站了起来背上一个草筐随便扔了些食物进去,_(:3ゝ∠)_如果他们没事就说失去送食物的,坚决不让黑爸嘲笑他!鹿腿第一个窜出山洞,它好像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一声嚎叫,除了在另外一个山洞里保护幼崽的,剩下的四条二哈都听声音赶了过来。

     小青爬到山洞口,昂起舌头,大嘴一张,吐出来了一头已经消化了一半面目全非的猎物——肚子里塞得满满可不利于赶路。当它重新让头紧贴地面,白锐爬上去,抚摸着它头上的魂晶传递着感谢。

     还有傻白,蜂巢里的蜂子们已经飞出去了一群,即使没有俩没有沟通过,可很神奇的,白锐知道它们是去干什么的,就像它们知道白锐现在要找到谁。

     “这是你第一次在这种时候一个人外出,注意安全!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远离小青!”猎星在洞口最后对他喊着,白锐没回头,只是抬起胳膊对着他摆手。

     ***

     白锐现在换到了鹿腿身上,因为当小青速度太快的时候,没地方固定自己的白锐就不断的朝下滑。对白锐的决定,小青很懂事的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快,它只是紧跟在鹿腿旁边。

     在树木不那么茂密的地方,其实天色还很亮,但是进入树林中,一切就都突然暗了下来。

     而且,夜晚的森林其实比白昼更加的热闹,野兽闪烁着亮光的眼睛,捕猎者的嚎叫和被捕猎者的哀鸣,风吹响树叶的声音,虫子的鸣叫……更重要的是,他正为自己的家人心焦。白锐抓着鹿腿毛毛的手略微收紧了一下,然后他立刻放开。

     “抱歉,鹿腿。”他在大狗的身上蹭蹭。

     奔跑中的鹿腿发生很细小的叫声,仿佛安慰。

     无论是二哈们、蜂子们还是小青,它们都很熟悉黑爸和果爸的味道,今天的风不大,没有什么特别的动物经过,所以一路前进得很迅速,几乎没有停下来过。

     在森林彻底、完全黑成不见手指的状态之前,他们到了一个看起来和森林的其他地方一样,但就算是白锐这个门外汉,也能知道这里非常非常的不对!树木上的瘢痕,不是动物造成的,而是石茅和石斧的痕迹。暗沉的夜色下看起来像是一滩水,但是闻起来却有血腥味,有食腐的昆虫集中在上面,这里到处都有动物被杀戮,看见鲜血可能不该那么大惊小怪?但是那些散落的穿孔的兽牙和小石块是什么?

     白锐把那些兽牙和石块捡拾起来,它们中的一部分,他看着该死的眼熟!把这些东西放进筐里,白锐站了起来,这时候二哈们分成了两组:“果爸和黑爸分开了?”

     “呜~”

     这就是确定的意思了,黑爸和果爸一起外出,明显的打斗场景,他们两个人分开了。各种各样的可能太多了,而且一个比一个糟糕。白锐不多去想,他现在需要的是尽量保持冷静,他抱着鹿腿的大头:“鹿腿,我知道你很聪明。带着你的同胞,去那边。我会和小青去另外一边。”

     当白锐松开手,露腿舔了他一下,带着其他二哈们在黑暗中消失了。白锐则上了小青的背,他紧紧的抱住它,手腿并用那种,用自己的脸颊贴在它一边的魂晶上。

     树枝抽在脸上,树叶刷过背脊,为了不被戳成瞎子他只能闭紧了眼睛,抱住小青的手在各种各样触感的地面上摩擦过,但是白锐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一遍又一遍在他脑海中重复着的只有一句话:找到黑爸果爸,找到黑爸果爸,找到……

     然后,小青停下来了。白锐张开眼,看到的是一小段几乎能够称之为悬崖的陡坡。傻白飞了过来,非常非常吵闹的声音,从陡坡的下面传来。

     此时此刻,白锐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已经停止跳动了,变成了一块冰冷沉重的石头。但又觉得他的心脏跳动得沉重又激烈,仿佛随时都要挣脱肋骨的束缚,从胸腔里蹦出去。

     他走到了陡坡边上,下面是一个七十度角的坡度,大概三四层楼高,整个陡坡上都覆盖着一些生长茂盛的藤类植物。陡坡的下面有几双眼睛晃动着,最终越来越远,看来是在蜂子们的叮咬下逃跑了,白锐看不清下面到底有什么,只是能闻到很浓重的血腥味。

     家里储存食物的悬崖比这个高得多,黑爸从上面掉下来都没死,那应该不是黑爸。果爸的伸手那么灵巧,也一定不会从悬崖上掉下去。况且,白锐可是知道这世上有个东西叫做跳崖不死定律的!更何况这都不是一个悬崖!︿( ̄︶ ̄)︿那下面一定不会是果爸或者黑爸。

     白锐攀着藤条爬了下去,他的手脚都在流血,可是却有力而灵活,这样的高度竟然没花掉多少时间。小青、傻白,还有傻白的孩子们,沉默的陪伴在白锐身边,跟他一起到了那堆残骸的旁边。

     那残骸已经不完整了,白锐最先看到的是一块躯干——之前的野兽已经完成了分尸的工作。腹部被撕扯开,除了白锐不小心踩到的几块肠子,其它内脏早就不在应该的位置了。稍后白锐又找到了一条大腿和一条胳膊,但是头呢?最重要的头呢?

     头骨没有多少肉的部位,不是应该最后吃的吗?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说好的跳崖不死呢?说好的我要养你们到八十岁呢?说好的……”白锐的脸上还带着笑容的,但是泪水立刻就模糊了他的视线。

     他没法再骗自己了,其实站在悬崖上的时候他就知道答案了。小青和傻白的嗅觉不会认错。但,人总是相信奇迹,相信侥幸的。

     【系统,涅槃重生这个技能能够复活很久之前的尸体吗?】

     【……】系统沉默,它应该也在计算,【用你现在所有的生存点数交换,我可以给你答案。】

     【换!】

     【涅槃重生这个技能确实存在于你的技能树中,但是,脏器严重损毁,或者死亡时间超过二十四小时的尸体,无法复活。】

     【用别人的内脏代替,可以复活吗?】

     【不可以。】

     【系统,谢谢】

     【愿意为玩家服务。】

     扔掉草筐里做送饭幌子的肉,白锐小心的把他能找到的所有的残骸放进去。

     无论是黑爸还是果爸,他们都是个高大矫健的男人,是野性的原始汉子。但现在,这草筐却能容纳下他的全部。

     因为对决定别人的生死感到畏惧和无力,他躲了,逃了。如果,今天他一起来,那么傻白、小青,鹿腿也都会在一起,现在这样的情景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

     “……白……白锐……”

     “爸,我这就去找另外一个爸,然后带你们一块回……哎?”

     “白……”

     “黑爸?!”白锐猛地抬起头,他找了半天,才从陡坡上的藤蔓中间,发现了一个与其他不同的阴影,那不是随风抖动的叶子,那是一只手!他下来的时候正好从那位置旁边经过,但竟然没发现?!

     “啪!”傻白在白锐的脑袋上不太成功的降落,然后它飞起来。看似是无规律的飞行,其实是在指向黑爸的方向。白锐脑中一闪而过的是它刚才的各种花式飞行,其实都是在指向黑爸吧?可是白锐太沉浸在痛苦里了,以至于竟然忽略了。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白锐一把扔开了草筐,拽着藤条开始朝上爬,小青就在他后边,帮助白锐朝上顶。

     黑爸所在的是个被遮挡在藤条后边的,凹进去的平台。

     “放心,我死不了……”黑爸的声音有气无力。

     本来天就黑,又有藤蔓的遮挡,白锐现在几乎和瞎子没两样。幸好他之前开启了正骨技能,也购买了人的图谱,现在才能通过这种方式来查看黑爸的伤势。白锐伸手按在黑爸的肚子上,黑爸几乎被开了膛,肠子都有些流出来了,因为鲜血和内脏,手摸上去的就是滑溜溜的触感。

     “黑爸,我要把你翻身,你忍着点。”确定黑爸的肠子不会再流出来了,白锐停止了喷吐蛊雾。

     “翻吧。”

     黑爸的后背从左肩到右胯部是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在这伤口上白锐摸到了一些泥和植物的混合物,这应该就是黑爸没流血流死的原因。他尽量把那些泥挖出来,通过系统可以确定伤口里再也没有石子,才开始对着伤口喷起了蛊雾。当做完这一切,白锐都有一种虚脱的感觉,更不用提黑爸,他已经完全昏过去了。

     ***

     “嗷呜呜。”鹿腿的声音从陡坡上边传来,白锐爬上去的时候,它身子是正对着白锐的,但是脑袋歪着,眼睛却又斜着朝白锐这边来看。

     这小眼神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吗?犯错、犯二、犯蠢的时候二哈们不是突然找地方躲起来,就是这表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