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七章
    77

     白锐高兴了,虽然在没有炒锅没有铁板的情况下这东西没办法改良食谱——说用石板代替?要得到够薄的石板,必须要一点点用磨的,等到磨好了,那都是下辈子时候的事情了。用厚石板?石头的导热效果是非常差的,要想让石板的一头烫到足够煎肉,白锐可浪费不起那份柴禾和时间。

     但是,它也是极好的武器,并且以后制作火把也就方便了。而且黑爸和果爸用的时间也有几年了,在这种根本说不上拥有医疗条件的时代,两个人的身体都很好,菊花和黄瓜都非常的健康,这说明这个东西八成还有杀菌的作用。白锐开启神农视野,只针对这种藤类植物。

     “黑爸,这东西有名字吗?”

     “没有。”

     “那我就叫它油果了,黑爸,这个可是好东西。”

     按照神农视野的反应,油藤虽然“有剧毒”,但是“在经过适当处理去除毒性后,对于脾肾有极好的温养作用,可以治疗伤寒。在保证适量对人体无害毒素的情况下服用,可以有效的取出寄生虫,以及治疗风湿和关机骨痛等病”。油果里边的油除了白锐想到的杀菌,还有消肿止痛杀菌,以及通润肠胃等等的作用。

     这绝对是天然的菊花用油!!!

     白锐指着油藤和油果,是把神农视野显示出来的功效对黑爸复述了一遍。黑爸听着眼睛都亮了,他们这些人随着年纪增长,最怕的就是骨头疼,但这也是最普遍的疾病。因为所有人都是风吹日晒的,冬天还住在山洞里,二三十年下来保准骨头出毛病。白锐来之前,其实黑爸和果爸也有点风湿的趋势了,可是等到白锐来了,就什么都好了。

     就算知道自家白锐神通广大,但白锐毕竟只有一只,可是人还要世世代代的生存下去,有了药物,却代表着以后的人也可以和疾病抗争的。当然,现阶段这药效还是只有自家知道~~

     ***

     白锐带着油果回家的时候,猎星还没回来。

     黑爸把白锐留下的冰蚕蛊交给白锐,白锐把虫巢放回原先的地方,猎星依旧不见踪影。

     白锐处理好油果之后,猎星依旧没回来。

     傻白产卵结束,他们这里虽然看不见,但可以想象这个时候无数工蜂以及无数虫虫,已经都结束了休眠,各自出发了。猎星还是不见踪影。

     白锐……

     总之已经到了吃饭的时候了,还是见不着猎星的影子。这让前段时间一直和猎星从早腻到晚的白锐不适应了。

     “滚去找人吧。”黑爸正烤着肉,看着白锐坐在那就跟屁股底下有跳蚤一样,挑挑眉毛,很嫌弃的对着白锐一摆手。

     白锐立刻滚了!

     他找到猎星的时候,猎星正在和茅收、茅巫商量怎么应付蓉部落。和蓉部落的矛盾,其实完全来自于他们一家子的私人恩怨,茅部落的族长虽然是猎星了,但是到底怎么回事,双方心里都清楚。让茅部落这么一个刚吃了几天饱饭的*-丝,去对付蓉部落那种身强体壮神秘危险的高帅富,这就等于是让他们在饿着活与饱着死之间做选择了,而好死不如赖活着……

     猎星已经做好了,茅收与茅巫一言不合,转身带着部落就走的准备了。但让他意外的是,这俩竟然眼睛发亮的答应下来了。

     按照茅收的说法:“战争才能让一个人的血和另外一个人的血流在一起!”

     意外之余,猎星在心里感慨自己的眼界还是太窄了。茅收和茅巫当初能直接让出大巫和族长的位置,确实是来占便宜的,可说他们俩只想占便宜不想付出?这就不对了。其实这俩货一直在寻找着能够表现自己价值的机会,寻找着能够让白锐一家把他们当成自己人的机会,然后这个机会终于送上门来了,虽然难度较大,不过正是因为难度够大,才能够让经此建立起来的纽带更加牢靠!

     其实猎星刚说完,这俩已经开始期待罗森娜带着人不管不顾的直接杀过来了。

     不过期待归期待,他们还是很合格的大巫和族长的,三个人很严肃的商量了半天,到底应该怎么布置。因为研究得太专心,以至于就把时间给忘了。这时候白锐找来了,他没立刻进去,而是在最大的粽子房门口听了半天:“你们说来说去,没发现到把黑爸和我拉下了吗?”

     “!”屋里的三个人已经商量完了怎么布置哨兵,怎么转移女人孩子和老人,战士们怎么安排,正在研究打起来的战术时,被白锐一句话灭掉了斗志。

     “唉……”白锐进来的时候,茅巫叹了口气。

     “这么不想看见我?”白锐耸肩。

     “不是,我是在想,蓉部落的人口到底有多少,他们禁不禁得住你的蜂子一波推的,如果再加上蜈蚣和两条蛇,罗比兽和哈里犬完全不用上了……”茅巫摇了摇头,原本以为很有难度的事情,结果发现其实这件事根本不足以表达自己“这辈子就和你们拴在一条绳上”的决心,让人略忧伤。

     “我觉得你不用失望得这么早。”

     “嗯?”

     “因为到时候,我是不是能派上用场还是一回事,我的能力,是有范围限制,也是有操纵数量限制的。而在我们开打之前,我大概会做一件让范围和数量都大大缩小的事情。”

     “不能不做吗?”茅收莫名其妙的问。

     “不能。”白锐很遗憾的答。

     从茅收和茅巫那里出来,白锐和猎星没急着回家,而是慢悠悠的走回去的。第一天回来,和刚才跑来找猎星的时候,白锐都没来得及看一看茅部落,说起来他们来也真的是有些不负责,放下部落就跑了将近半年。不过现在来往的人看见他们俩,没人表现出反感,反而都一脸发自内心尊敬的让开路行礼。

     茅部落的变化也确实大,刚来时他们大多数人都面有菜色,很多人走路时都低着头驼着背,不是茅收和茅巫没能力,是他们确实吃不饱。对比一下猎部落改变战兽之后的情况就知道了,战兽的强弱,影响了一个部落的人口和人们的精神。现在不能说他们满面红光有点夸张,但是每个人脸上都是满足,走路的时候劲头也更足了。

     “让范围和数量都大大缩小的事情,是要真正的复活果爸吗?”

     “对。”白锐点头。

     猎星停下了脚步,侧头看着白锐:“……”

     “我一定行的,果爸会回来的,你放心。”

     “你今天取回要用的果子了?今天晚上能用了吗?”

     “……”_(:3ゝ∠)_亲爱的,你这节奏跳跃太快,为夫跟不上啊,“呃……那个,还得等一天。”

     “哦,好的,明天晚上我就准备……白锐你流鼻血了!”

     这一夜,是白锐在各种“美梦”中,辗转反侧,备受煎熬的一夜……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总觉得睡了一夜比没睡还累呢。今天的早饭是蛋羹和叫花鸡,外加几根苦蔗,别问为什么大早晨吃这么油。刚嚼两口苦蔗,白锐忽然一拍大腿:“黑爸,要是我们和蓉部落交恶,是不是就没法采摘苦蔗了?”

     “现在才想起来啊。”黑爸吸溜吸溜的两口就把蛋羹当汤一样喝下去了半锅,“猎星昨天就问那个山峰了,苦蔗和他们的母树是什么伴生植物,所以,最迟两个月之后,我们就能采摘自己的苦蔗了,还能赶上今年冬天的储藏。”

     白锐看看猎星,再看看黑爸,不说话的吃自己东西了。这些大事,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去办吧,他只要负责治病和打架就好了。

     吃饱喝足,两个人被黑爸赶出去了,他们也确实要多去部落里走走。

     “白锐,金角银角呢?”走出家洞,猎星笑看着白锐打哈气,可是却有觉得少了什么,看了周围半天,反应过来少什么了。

     “去找它们家孩子了,貌似蜈蚣们和什么东西打起来了,家长去助阵了。”

     “不找其它……”小青待产,白龙跟它一块盘在洞里。大呱二太……本来就不指望它们,而且这两口子最近和小飞龙们玩疯了,小飞龙们又跟二哈们玩疯了,二哈们又因为首领回来更疯了,首领因为很久不见自己狗已经完全变成疯狗了,所以,只有金角银角跟着白锐,可是今天它们俩也不见了。

     “没事,有傻白呢。”白锐拨弄了一下耳垂,傻白立刻冒出头来,表示一切有它在。

     “……”虽然没说话,但是从面部表情可以看出来,猎星明显并不认为傻白够靠谱。

     一开始是茅收、茅巫,白锐还有猎星四个人一块展望未来的,不过中途黑爸出现拎着茅收去打猎了,不过他们走后不久,山峰也来了,并且非常高兴的加入了议论的行列。

     一开始他们谈论的还是蓉部落的事情,后面就直接是干掉蓉部落后,部落该怎么发展了。

     白锐表示想建房盘炕,冬暖夏凉的那种。众人眼睛发亮连问怎么办,白锐表示……不知道。众人表示(#‵′)凸。

     _(:3ゝ∠)_他又不知道穿越这事落在自己身上,要是早知道,那拿出当年高考的拼命劲来,也会把什么建房、盘炕、炼铁、探矿、纺织……哎,等等,这事他没背下来,但是系统知道啊。

     “你们等会,我和祖灵沟通,问问他们有人会吗。”然后,白锐就闭眼了。

     这情况对猎星来说完全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了。

     但是,对于茅巫和山峰这两个巫来说,可就不那么稀松平常了。他们怔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可等他们怔回来,白锐已经闭眼了。怎么回事?!和祖灵狗头?!这就沟通了?桥豆麻袋!尔康手)

     茅巫:“不需要集合部落所有人吗?”

     山峰:“不需要在篝火里放进秘-药燃烧吗?”

     茅巫:“不需要击鼓歌唱吗?”

     山峰:“不需要跳舞呐喊吗?”

     茅巫:“不需要……”

     山峰:“不需要……”

     俩人说完之后彼此看了一眼,双方都有一种“啊!原来不是我的技术不行,还有人跟我一样”的感慨。

     猎星也被这俩巫一人一句弄得愣了半天:“白锐经常和祖灵交谈,听他说都有女娲、刑天、伏羲什么的……”猎星表示太多了我记不住,而山峰和茅巫已经在考虑要不要蹲角落里去画圈圈了,这还要不要巫活了?!_(:3ゝ∠)_

     白锐的祖灵,当然只有系统一个。他和系统研究了半天睁开了眼睛,都怪当初他一时缩了,结果很多事情放下了,就想不起来了。

     “方法倒是从祖灵哪里找到了,不过,大概要等到明年了……”一方面很可能和蓉部落开战,这时候搞建设不是时候。另外一方面他六年来积攒的生存点,凤凰涅槃之后就只剩下了三位数不到的零头,虽然他没想直接兑换成品,但也不够兑换图纸的。

     茅巫:“……”

     山峰:“……”

     “他们来怎么了?”白锐小声的问猎星。

     “被你通灵的简单和快速惊到了,没事,过段时间就好了。”话说当初猎星其实也被惊到过,只是时间长了,早就都适应了。猎星忽略了一点,就是他并不是行家,而茅巫和山峰则是专业人员,他们俩知道通灵有多难,所以现在才会那么一脸的暴漫脸……所以,想要适应,他们俩必然会花上更长的时间,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 ̄)︿

     愉快的商量完了正事,白锐和猎星要回家的时候,正好碰上黑爸他们打猎回来。黑爸和茅收哥俩好的挎着对方的膀子,不,是只有黑爸非常的哥俩好,茅收鼻青脸肿且正在龇牙咧嘴……

     “茅收请我今天住在他家,我就不回去了!”黑爸豪爽的手,大巴掌在茅收的肩膀上拍啊,拍啊,拍啊。

     “黑爸会打死人吗?”白锐不无担心的问。

     “黑爸下手很有分寸的,应该……”

     在对茅收表示了各种担心之后,白锐和猎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脸红了。而脸红的原因有羞涩,更多的是期待和兴奋。

     他们回到洞里,默默的做饭,默默的吃饭,默默的围着火塘坐在一起。然后猎星忽然站起来,扛着一筐水出去了,他什么话都没说,白锐却知道他是去洗澡了。白锐把油果拿出来,放在一边,然后也扛着一筐水出去了。两个人没碰上,但是却几乎同时回来,身上都带着水汽。他们进到洞里,白锐把油果拿在手里,猎星已经解下了自己的裹腰皮,安安静静的躺在那,他看过来的黑眼睛,让白锐有一种昂头狼嚎的冲动。

     “猎星,我爱你,无论健康、疾病、贫穷还是富有,我这辈子都给你了。”

     “白锐,我也爱你,只要我的血还是热的,就只为你流淌。”

     一条龙,两人好,三声吟,四臂缠,五指绕,六连冲,七不停,八泣求,九升天,满堂红!!!(作者菌根据行酒令改编=。=)

     ***

     作为一只童子鸡,白锐觉得自己的表现还是能够打个十……好吧,至少有八分!

     和猎星一起事后清洗——白锐有越玩越high之嫌,说好的清洗又把猎星弄哭了一回,不过哭过之后两个人都表示心满意足,环抱着彼此,睡了过去。

     “嗷——!”这是心满意足睡一半的时候,白锐惨叫但是声音。他的丁丁没有出事,是蜈蚣那边出事了,情节请参考上回不带奶跑去招惹双足飞龙的小青和白龙,这次又是重伤。

     “怎么了?!”

     白锐捂着心口喘了半天,蛊虫出事他的感觉就像是心绞痛发病一样,总觉得再来这么几回他就真要没命了。

     “金角出事了,这家伙大概是觉得自己太长了,非得弄得和银角一样长短。”虽然没到事故现场,但是白锐觉得伤情发展八成就是如此,“我大概得去找它们一趟。”

     “现在就走。”外边还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嗯,我叫上白龙,带着大呱二太去。”白锐招手,从他们回来就不见了踪影的碧蝶,这个时候飞了出来,一只挨着一只落在了岩壁上,“我让碧蝶留下,有人受伤了或者生了重病,你把手放在它们下面,它们会爬上去。”

     “好的,自己路上当心,别总想着尽快回来。”

     这种时候发生意外,白锐怎么可能不想着尽快回来,何况还有加油孕夫的白龙。他对着猎星做了个鬼脸,外带偷了一个道别吻,然后就匆匆忙忙的跑出去了。

     新婚的第一个晚上,夜还没过呢,就有公事,白锐为自己的鞠一把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