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六章
    76

     白锐的这种疏远,原因就来自于罗森娜曾经给他们留下的糟糕印象吧。而且,必须得承认,她现在也有点紧张和害怕了,她怕罗森娜根本搞不清情况,以至于真的做出最糟糕的选择,和白锐交恶。

     “我说了,只要白巫帮助我们将母树拉过黑沼泽,就愿意献上我的忠诚。”诺丽丝希望,她的这一选择,能够在白锐和蓉部落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至少让事情不会滑向最糟糕的方向……

     ***

     因为不知道罗森娜的反应,所以这最后一段的回程路,谁都走得不安心,谁都心里揣着忐忑。

     然而,竟然一直到真真正正回到了家,母树停在了茅部落外边的一处空地上;蜈蚣们被白锐一挥手,大部分悄无声息又迅速无比的消失在了山头上,剩余的依旧围着黑泥人的,当做活的围栏。山峰被安排了住处的第一时间,就跑去睡觉了。草芽和被取名为草莓的小女孩白锐交给了茅收,不过不是奴隶而是族人,而且白锐特别说了,不准强迫她们选择丈夫,大小两个妹子当时就站在一边,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白锐带着剩下的十几口子,回到了石洞里。

     刚进门他就直接倒在毛皮上不动了,鹿腿跑过来蹭他,他干脆一把抱住鹿腿,然后让这家伙做了他的活垫子。其实天气热得很,可是就算热,他也不愿意放手,大不了一会再抱着小青去去火。不,应该说抱着猎星最去火……心思忍不住朝歪的地方转,突然脑海里的旖-旎就被浓烈的香气打断了。

     白锐嗖一声就爬了起来,看着火塘上的那口小锅,咕嘟咕嘟的咽着口水。

     ——他最思念的除了两个爸爸,就是这口锅了!不过黑爸去接他的时候没带着锅。

     “舍得起来了呢?”黑爸放下正搅着锅的勺子。

     “我不是就躺了一会吗?”白锐立刻把勺子接了过来,舀了一勺汤,然后……用手托在勺子下面,送到了猎星嘴边上。

     猎星正笑呵呵的看着白锐吃,没想到勺子送过来了,瞬间,猎星的眼神柔得能化出水来。他张开嘴喝下了汤,可是竟然没尝出是什么味道来,因为注意力都在白锐的身上呢。

     “你们俩,干过了?”就在这俩你侬我侬互相对视的时候,黑爸忽然问。

     “嗯,不过还没做到最后,猎星说怕我伤着,想找黑爸要点润滑的东西。”

     “咳咳咳咳!”

     那个被呛着一样的咳嗽声,不是来自刚喝了汤的猎星,而是来自白锐的,他被自己的口水抢到了。

     _(:3ゝ∠)_白锐给自家猎星跪了,要不要说这么直接还说这么具体啊。

     黑爸因为意外怔了一下,眼神在正咳嗽的白锐和正帮忙拍背的猎星之间游移了半天:“没想到你还挺细心的,行,明天我带你去找一种果子。”

     “我?”白锐总算不咳嗽了,指着自己问。

     “当然是你,不是你要给猎星找的吗?”

     “哦!好的,黑爸!”

     “你们路上还有些事,因为不方便,所以就没说吧?”黑爸一边说,一边颇为霸气的“啪啪”两巴掌,把被香味吸引过来的小飞龙打飞了——真的是打飞了,贴到墙上才停下来的那种。小飞龙皮糙肉厚就是头一回被这么对待有点发懵,之后嘀嘀叫着就要把场子找回来。结果忽然就蔫了,屁颠屁颠的跑出去,显然是隔壁小青和白龙发威,它们被俩爹召唤回去了。

     白锐和猎星当即把母树的事情,以及可能和蓉部落闹翻的事情说了。白锐主讲,猎星在边上补充。

     俩人说完之后,黑爸挠挠下巴,眼睛里眸光闪烁:“要不然那些木族人都愁眉苦脸的,罗森娜那么着急母树的事情,可是直到现在也没露面呢。看来,她也是在发愁。”他看了白锐和猎星一样,“别以为罗森娜就是刚见面时那样子了,她要是真那样,蓉部落怎么可能憋了这么长时间,让茅和猎的大多数认见都没见过。真让她选,她是巴不得的选新大巫和新母树呢。”

     “哎?黑爸你怎么知道?”

     “不是我知道的,是猎茅大巫知道的。很多事,当年她都当作故事讲给我和你们果爸听。比如她当年怎么帮了蓉部落的忙,不过是救了罗森娜一命而已。而他们蓉部落大巫和罗森娜的关系,跟原来猎部落里猎斧和猎茅大巫的关系差不多。不过,蓉部落大巫的权力比猎茅大巫大得多了。”

     白锐两口子同时点头,这个可以想象,毕竟没有母树木族人连繁衍都做不到,而大巫又是和母树关系最近的,大巫的地位高是一定的。可从猎茅大巫把这种事都讲出来看,白锐总觉得那个老太太当初是把俩爸当猎部落下一任首领培养的,就像当初他把白锐当成下一任大巫培养,可惜……都没能如愿。

     “那么,她几次三番的别人不派,只把诺丽丝派出去,应该也有点其他方面的意思吧?”猎星忽然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们和蓉部落接触得太少,并不清楚现在他们部落的内部到底是怎么样的。”

     “黑爸,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等,等两个月,要是蓉部落在没有反应,那就直接让那个山峰把母树的根扎在蓉部落边上。我太想你们果爸了……”黑爸感叹着,这点猎星和白锐当然都是无比相信的,只是……

     _(:3ゝ∠)_黑爸把手按在自己裤-裆上,还龇牙咧嘴揉两下的肢体动作,实在是让人心情微妙。

     “对了,我把你们果爸挪到咱们头顶上了。幸好挪了,地震之后,之前的那个洞就被落石埋住了。”

     “黑爸,你把果爸……和干肉放一块了?”白锐表示这消息略微惊悚。

     “没挨在一起,放心吧。”黑爸摆摆手,那意思显然是觉得白锐大惊小怪得太奇怪了。

     猎星拍拍白锐的肩膀上,在白锐看过来的时候安慰说:“放心,黑爸不会认为果爸和食物一样的,果爸当然比食物重要多了。”

     “……”白锐面部肌肉抽搐,每当他觉得已经足够了解自己的家人,了解原始壮汉的思考方式时,他都会受到一次沉重的打击……

     白锐觉得他需要好好修补一下自己破碎了满地的玻璃心,修补方式就是大吃一场,然后大睡一觉!当然,睡的时候得抱着猎星……(﹃)

     石洞里安静了下来,猎黑看着两个抱在一起的小的,突然站了起来,对着他们呲牙咧嘴了一番。睡梦中的两个人同时皱眉动了动,如果仔细看,还能发现他们汗毛都立起来了。龇牙咧嘴完了的猎黑,叹了一声,刚刚的气势消失不见,倒是有一种浑身黑气缭绕的感觉。又叹一声,猎黑出去了……

     ***

     白锐醒的很早,刚睁眼的时候,甚至猎星还睡着,他也就继续闭上了眼睛——至于黑爸在哪呢?~\(≧▽≦)/~白锐表示不知道,他眼睛里只有猎星一只。

     不过闭上眼的白锐可没睡回笼觉,有一件他思考了很久很久的事情,现在应该能拿出来问问系统了。

     【系统,我想问问你……】

     【本系统并不知道碧蝶为什么是紫色的,且并不具有对剑-三设计者托梦的功能。】

     【囧……这都多久前的事情了,你还记得?我要问的不是这个啊。】不过,囧归囧,自家系统竟然少有的一改过去鬼-畜的画风,呆萌了一回,实在是难得啊,难得。

     【哦。】

     【系统,我想问问,使用凤凰涅槃,如果对着果爸已经活起来的身体使用凤凰涅槃,是不是能让他那彻彻底底的复活?不是植物人。】

     【凤凰涅槃是玩家所有技能中,使用限制最大的一个,不只是对使用对象,还有对玩家本身。它虽然可以越级使用,但前提是玩家至少集齐四对臣蛊,玩家生存点数在十万点以上,而且无论是否越级使用,玩家都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嗯,我知道了,答案是‘是’。】

     【……】系统沉默了有一阵,【玩家,如果那棵树的能力真的能够保证你死去的父亲肌体复活,那么你的能力又可以长时间的保证他的身体活力,你也有充足的时间,一点一点打开技能。虽然都是付出代价,但是在你已经点亮这个技能后使用,代价还是少了很多的。】

     【嗯,我知道了,答案还是‘是’。】

     【……玩家请不要复制粘贴,另外请看清重点。】

     =。=虽然看不见系统,但是总觉得这时候系统的形象应该是青筋暴起的,能让系统这样,白锐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苏-爽感……不过也很感动的,原来系统也并不单纯是个混蛋啊。

     【当年没能复活果爸,如果可能,现在,我一个小时都不愿意多等了。对了,我能问一下,是怎么样的代价呢?】

     【本系统要提醒一下玩家,玩家将会有三千个小时一旦使用能力,就会品尝到极致的痛苦。注意,这三千个小时指的是你使用能力的三千个小时。不过在日常状态下,你是无恙的。另外,两年内,玩家的技能效果只有正常状态下的百分之三十。本系统在提醒一下玩家,不要想着随便抓一对蜘蛛或者蝎子在你的臣蛊蛊位上充数就可以了,蛊虫的能力不平衡,施展凤凰涅槃技能将非常可能失败,不过就算失败了,你也是要付出同等代价的。】

     白锐只觉得无数羊驼驼卷着滚滚烟尘自天边而来【那么,如果三千个小时没到,但是我的技能树点开凤凰涅槃了,三千个小时能否提前结束?】

     【不能。】

     【那我的宝宝们会不会有影响?】

     【不会。】

     【那就行了,系统,多谢了。我现在只需要找一对够强的蜘蛛或者蝎子了。】

     系统保持沉默,不过即使这家伙对于白锐的决定极端不满意,他也改变不了白锐的决定。

     实际上……看似云淡风轻意志坚定百折不挠坚毅果敢(以下省略三千字)的白锐,他还是挺害怕的……

     qwq娘哎!过去系统对于它所带来的副作用,都是以“小病”“不适”“略有疼痛”等等来形容的,但已经把白锐折腾得□□了。尼玛这次直接说“极致的痛苦”,这得多极致嗷嗷嗷嗷啊!

     _(:3ゝ∠)_不过那些省略了的形容词也没白用,就算心里如果忐忑不安和惨叫不止,白锐也会去做的。反正就是痛苦而已,又没有生命危险,没事~没事~~没……qwq宝宝还是好害怕啊……

     “白锐……白锐?白锐!!!”

     “啊!啊?黑爸?”

     “快吃,然后和我出去找果子!”

     “哦!!哦哦!”白锐狼吞虎咽之后,懵懵懂懂的就跟着黑爸出去了,猎星对他摆摆手,去了茅部落,毕竟他才是族长。

     跟黑爸走到半路上,白锐才反应过来他们是要去干什么,刚反应过来,黑爸扔过来一句:“以后好好过日子。”

     “嗯。”白锐心里热烘烘的,虽然已经和猎星做了很多害羞的事情,这时候羞涩感突然又浮现了上来,新婚之前的新郎都是这种心态的吧?

     “猎星很细心,可是太细心了,反而不是好事,会想多,会想歪,这点和他果爸很像。所以,你有什么事最好都和他明说,免得他自己琢磨,就算最后误会能解开,猎星也会受伤。”

     _(:3ゝ∠)_热烘烘的羞涩感觉木有了,现在这个……怎么觉得像是黑爸已经笃定了他会出轨,甚至抛弃猎星的意思呢?

     “黑爸……”

     “你太招人了,太强了,也和猎星的差距太大了。”黑爸皱着眉看了白锐一眼,“也不知道你这个小子是从哪里掉下来的。”

     黑爸,才像是个大巫,会读心术的那种。

     “我不会和猎星分开的。”

     “我知道你不会,但别人不知道,以后你还会遇到更多的人,总有些脑袋抽筋的傻子。”黑爸挠挠头,“算了,不说这个,我就是提前说一声,让你自己心里做个准备,毕竟你太迟钝,猎星追了你几年,还是我推了一把,你才总算明白过味来。我要是不推,说不定你的眼睛就盯到别人身上去了。”

     “哎?黑爸,那天是你……”要不怎么说那天早晨起来的情况有点怪呢?

     “是我,怎么样?”

     “谢谢黑爸。”

     “嗯~~”黑爸拍了拍白锐的后脑勺,“醒了,地方到了,就是这些果子,你摘吧。”

     这地方白锐还是头一回来,也是头一回看见眼前的这种植物。这是一种藤类植物,但不是菟丝花那种缠绕在大树上的,它虽然也攀爬在林木之间,但更多的时候是自己绕着自己成长。藤类已经结了果,拳头大小的绿色果实,看起来挺像是等不利缩小的椰子。不过奇怪的是,不光是这些藤类,还是这些果实,都没有任何昆虫或者野兽啃食的痕迹。

     “这东西有毒?”

     “藤有毒,结的果子没有毒,但是外壳硬,里边的果肉非常的难吃,吃下去就会吐出来。所以,野兽和虫鸟都不会吃。而人除非特殊需要,否则不会有来采摘的。这还是猎茅大巫当初告诉我的。”

     至于猎茅大巫“当初”为什么会告诉黑爸?用脚后跟想也知道,以黑爸凶兽一样的勇猛,还有巨兽一样的尺寸,白锐默默的在心里给同为当初的果爸点了一根蜡烛。

     白锐摘了一个果子下来,壳很硬,黑爸刚要说“用石头砸”就看白锐举着果子送到了金角嘴巴边上。

     “咔”的一声,金角的嘴一合,跟嗑瓜子似的就把果子嗑开了。

     黑爸:“……”

     其实,白锐在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时候,已经让黑爸无语了很多次了。

     果子一嗑开,顿时就流了白锐一手的油,淡黄色透明的油,都是从这种果子里边流出来的。这种果子的果肉是海绵状的,中空的内里满满的都是这些油。没有臭味,但是有浓烈的腥味,白锐离得这么远问一下,也呛得想要咳嗽。

     黑爸拿过白锐手里的果子,用一片大叶子裹住:“这东西呛人,但是晾一会味道就没那么重了,弄点花瓣之类的一块晾,还会有花的香味。流出来的果汁不用管,只等晾完了,用残余果肉里边的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