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一章
    91

     这次要求走婚的人,并没全带去,而是选了年纪大的带走了十个人,加上黑爸和果爸,还有七个能力中等偏上的战士,再有白锐一只,总共就二十个人。

     这样人数的队伍,要长途跋涉去做交易去走婚,其实在这个年代是很危险的。但是,╮(╯▽╰)╭谁让白锐不是以常理来论的呢。一旦加上他那浩浩荡荡的宝宝们,那所有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

     大呱二太这俩自然是被白锐揣着走,当然更少不了鹿腿~他这次没带走白龙和小青,小青生产之后,消耗还是很大的,而且它们的第一批后代,还没长大,正是最危险的时候,留下它们很有必要。五头小飞龙正是长身体的少年期,需要大量进食外加被保护的时候,当然也跟着俩爹。白锐带走的是金角银角,一群大蜈蚣,还有盘丝和拔丝,盘丝那位吃货大姐头,万一留下,白锐觉得自己回来八成就看不见一个活人,只能看见蜘蛛洞了……拔丝虽然不太受大姐头待见,但是白锐挺喜欢它的,_(:3ゝ∠)_在一群二货里猛然看见一个深沉成熟的正常雄性你们造有多让人感动吗?

     不过,拔丝还是伤痕累累那样子,一直没蜕皮,询问系统之后,系统给的原因是拔丝的年纪已经很老了。那意思就是拔丝快死了,不过因为它现在是臣蛊,所以身体正在被潜移默化的改造中,如果能活过今年,那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最近白锐一直在给它吃小灶(蛊雾),希望能让这只成熟大蜘蛛撑过去。

     白锐带着大呱二太现在就坐在拔丝身上,鹿腿在下面绕着拔丝跑来跑去,自从出过一次远门,好像鹿腿喜欢上这种到处跑的感觉了。黑爸和果爸两个人骑着金角,银角没人骑,其他人也是两个人一组骑着一只大蜈蚣。因为货物是两筐盐,所以倒是不怎么占地方。至于盘丝?这家伙没人敢骑着_(:3ゝ∠)_,因为它在陆地上行动的时候是蹦跶着的!每次一蹦就蹦老高,落下来快速的爬两步继续蹦,遇见树时一根蛛丝出去,它就上树了,晃悠着把自己晃飞老远,再继续蹦。这是个真·蜘蛛侠!为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还是离它远点为好。

     白锐一直朝后看着,到后来干脆就转了个身坐着,甚至站起来,可是再怎么抻长乐脖子,终归他们是朝前走的,又有林木遮挡,总归是早就看不见人影了,只能看见他家一直住着的那座山。不过白锐那么站着,抻着,这也幸亏拔丝不像那位女王陛下那么跳脱,走得又稳又快,否则白锐早就掉下去了。

     猎黑看着儿子这样,就要叫他,可是刚出口一个:“白……”坐在他背后的猎果就猛地一勒,现阶段果爸的力气虽然还没完全恢复,但是技巧还在,这一下子顿时就让猎黑岔了气,别说叫白锐了,白天光咳嗽了。

     “别叫他了。”猎果赶紧帮着猎黑顺气。

     “咳咳,早就见不着人了,有什么可看的。”

     “眼睛看不见了,但是心里看得见啊。白锐知道,猎星一定还站在那看着他呢。猎星大概也知道,白锐一直抻着脖子朝回看呢。”猎果叹了一声,“我就是一个闭眼一个睁眼的工夫,解雇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他们俩要是有一个是女孩,那孩子大概都会叫阿爷了……怎么了?”猎果正念叨着,就发现猎黑的眼神不对。

     “我不老。”猎黑刚还弯腰咳嗽呢,现在腰板直得不能再直,脸也板得就跟冻僵了的似的。

     猎果顿时笑了:“当然知道你不老啊,我现在身体应该没问题了,做吗?”

     猎黑差点现在就抱着猎果来个蜈蚣震,可是他板起来的脸,很快就皱成了一团:“回来再说吧,都没带着油。”

     “那我先用手帮你。”果爸笑得更开坏了,两只手重新搂住了猎黑的要,顺着他的小腹向下滑,就解开了黑爸的裹腰皮……

     慢慢的俩人变成了面对面坐着,彼此用手给对方快活。本来这时代的人对这种事就极为放得开,果爸和黑爸更是其中放得开的翘楚。除了依旧做望夫石状的白锐,其他都是没女人也没男人的少年人,他们看着这两个“老不休”各种畅快,听着那一声声好像敲在心口的上的叫和喘,一个个的也都跟小猫挠心一样。

     有的甚至就直接找了同骑的伙伴,解决一下。等白锐被他们那叫声弄得回过神来,可真是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好了。

     _(:3ゝ∠)_所以说,不能说后代扔掉了节操,实在是老祖宗一开始就没多少节操。

     等到他们到了黑湖边上,去走婚的小年轻里,有一对男女已经看对眼直接内部解决了~不过只他们俩回去太危险,况且两人也想继续跟着看看外边,所以白瑞没有赶人。

     他们找到了原来过来时用的木筏,竟然还能用,那比起新做木筏的时间可就快得多了。

     等到晚上吃完饭,白锐刚躺下就突然噌一声爬了起来,穿上裹腰皮就要走。

     “大晚上干什么去?”他那边翻腾了两圈,黑爸睁开一只眼睛问——他和果爸就躺在边上,果爸一边是黑爸,另外一边就是鹿腿。毕竟这里距离湖边近,夜里风凉。这也是为什么鹿腿没和白锐一块睡的原因。

     “找大呱二太。”

     “我跟你一块去找。”

     “不是我去找,是它们俩正在叫我,我自己去就行。”

     “注意点安全。”

     “放心吧。”

     白锐拍拍自己不甚宽厚的胸大肌,一路朝着湖边去了。宝宝们也没跟着,因为它们很确定,这周围没有能给白锐早晨危险的动物。

     到了湖边一个挺不显眼的地方,白锐蹲下了。只是过了一会,大呱二太浮上来了。而且大呱的屁股后头还连着一条长长的黑色的卵带,二太就在大呱背上不断的蹬腿,其实是给卵带受米青。

     湖面上浮出一连串气泡,原来巨蛙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到了周围。

     大呱二太从到了湖边开始就各种兴奋,本来跟白锐表示了,这段时间让它们就在湖里玩耍,不上岸了。白锐也觉得就它们俩离家最远,所以也乐得见它们回家。结果刚刚这俩突然就向白锐求助了,不过不是那种重伤求助,是要生了。

     虽然大呱二太经常有自己的小心思,但是这次真不是故意的。

     白锐倒是相信,因为大呱二太对自己的后代很重视,它们躲起来产卵白锐这边一样会知道,因为都是民蛊,而且现在产卵的季节也不对,小蝌蚪还来不及完全长成青蛙大概冬天就到了。尤其当着白锐的面,反而能得到各种好处。比如,让白锐用蛊雾给这些蛙卵进补——也就是白锐来了之后做的。

     大呱生了一个多小时,黑乎乎的蛙卵沉在靠近岸边的地方,看着可不太好看。几头巨蛙露了一下面,看来它们是要蹲守保护这些卵了。

     产卵之后,白锐头一会见到二太从大呱背上跳下来。大呱则趴在地上动都动不了了,显然是消耗颇大。白锐也倒在地上,略微喘着说:“明天再用蛊雾帮你。”

     因为大呱二太的产卵是持续的,所以白瑞是吐两分钟左右的蛊雾,停下来喘口气歇一歇,这个时间不超过十秒,然后继续吐出蛊雾。所以虽然时间是一个小时,但消耗比他之前都大得多,身体对疼痛的承受,也已经即将到临界点了。

     感觉缓一点了,白锐爬了起来,直接问两个蛤-蟆:“你们俩怎么突然产卵了,吃错了什么东西?”

     这也是他找到的敲门,虫子们有的能听懂他的意思,那就能够可以不用精神沟通,不算他使用能力,不会疼。

     二太听白锐一问,噗通一声跳回水里去了,不过一会,它咬回来了一种水草。这个水草上面结着很小的紫色果子,闻起来有一股清甜味道。

     白锐一咬牙开了神农视野,就只是看这根草。

     小菊藻:果实微甜,性甘,大补元气,复脉固脱,助米青易肾。根茎皆可入药,有和缓药性,养血安神之效。

     这东西的名很好很平凡,但是后边说的效果可是够吓人的。尤其是果实的那个“大补”白锐看的药草也是不少了,有补气功效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但这个简直等同于人参了。略微犹豫,白锐想想自己的体型,咬了一颗果实下来。其实这一颗果实直径还不到一厘米,舌头卷一下也就没了。

     一般水里的东西都有一种水腥味,但是这个果实却不同,进到嘴里有一种微苦的清香。等到这果实下肚,那么小的一点东西,却让白锐觉得有一股热气从小腹升起,慢慢的扩散到了全身,那种舒服,就像是大冬天洗了个桑拿一样。唯一不好的是,有个副作用——下面也抬起头来了。

     结合这东西的功效,白锐大概猜出来大呱二太为什么突然产卵了,因为它们火气太旺盛,营养太充足了。╮(╯▽╰)╭好东西吃太多,自找的啊。

     “这种东西,水里还有吗?”

     “啾啾!”二太一叠声的叫着,就又要朝水里跳,白锐一抬手,把它挡住了。

     “别,告诉巨蛙们把它们保护好了,别让其它东西祸害了,这些可是宝贝。其实我觉得,我不说你们俩也知道。”

     二太传递给白锐的讯息立刻涌了上来,它不会赌咒发誓,但显然就是类似于那个意思,各种表示它们绝对不是吃独食,只是看见了新东西,先试吃一下,确定没问题了,才敢带给白锐。

     白锐就呵呵了,信这俩大嘴巴白肚皮的家伙才怪。

     他之后又吃了小半个小菊藻的果实,把另外半个塞大呱嘴巴里了。二太还吓了一跳,但是看大呱吃了果实后没有再产卵,反而啾啾叫了几声,看起来精神好多了,这才平静下来。这俩货不管怎么闹腾小心思,对于对方是没说的。白锐的下面则肿的更厉害了qwq,只能找个地方疏解了再回去。

     没办法,那小菊藻的果实效果太强,他怕一个全喂了大呱对它反而有害,可是吐掉,又太可惜。至于吐在手里拿回营地去?给谁吃?猎星又不在,就算白锐现在也是不干不净的原始人了,但也保持着“我的口水只给猎星吃”的底线,黑爸果爸也不行。于是他就只能自己吃了。

     白锐带着小菊藻和大呱二太回到了宿营地,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刚走了七、八步,走到了营地的篝火边上,白锐摸着手里的小菊藻就不对劲了。它的根和茎开始发蔫,再一看小菊藻的果实,它的表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葡萄干一样的皱褶。

     【系统,这怎么回事?】

     【小菊藻正在进入失水状态。】

     【功效呢?】

     【完全干化后,会折损百分之五十。】

     白锐龇牙咧嘴的,忍受着和系统对话的疼痛,跑到了黑爸和果爸身边。果爸睡得熟,黑爸却早就醒了,睁开眼,疑惑的看着他。

     “黑爸,把果爸叫醒,有好东西,快让他趁着现在吃了。”

     黑爸也够直接,抓着果爸的肩膀摇晃了两下,就把果爸摇晃醒了。果爸还迷糊着呢,嘴里就被扔进了“野菜”,听见黑爸一句“快吃”,他闭着眼睛就开始嚼,等到把“野菜”咽下去,果爸也同时又睡着了。

     这也算是本事了吧~

     “吃完了。”黑爸看着白锐,那意思:你还有事吗?没事滚。

     _(:3ゝ∠)_白锐略有些小心塞:“黑爸,果爸可能会有那个反应,他有了你别闹他,让他自己平息下去。”

     “为什么不能闹他?”出发那天的蜈蚣震还让黑爸意犹未尽呢,正想着他们在岸边停留的这两天,找个时间和果爸干一场呢。结果白锐就给他下禁令了,黑爸倒也不是不乐意,就是觉得自己该知道个为什么。好吧,黑爸他就是不乐意了。这都素了多少年了,为什么肉回到嘴边了,反而就不能吃了呢?

     “果爸他元气大伤,现在要慢慢给他补回来,不把基础打牢了,就重新开始折腾,对身体不好。”

     “伤气了,多吸几口不行吗?”

     “……”元气这东西也就是受文化熏陶长起来的华夏人能理解,鬼老都很难理解,更别提原始人了。白锐自己虽然明白,但是让他解释,他觉得道理挺多,却连个头都不知道从哪开,“元气不是我们呼吸的气,是人的底气……”

     黑爸眼睛里的问号,白锐都能看见了。怨气、底气不都是气吗?那为什么气又不是气呢?

     “黑爸,你想让果爸和你长长久久一块活着吗?”

     “想!”满脑袋的问号瞬间被黑爸一巴掌扇飞,只留下斩钉截铁的这一个字。

     “那现在就别闹他,你现在闹他一次,那救少了以后跟他闹十次的机会。”

     “好!明白了。”黑爸数学一直是学得最好的,所以一和十到底哪个更多哪个更少,他清楚明白。应下之后,黑爸还很嫌弃的看了白锐一眼——早这么说不就完了吗?非得弄半天气气气。然后黑爸就抱着果爸睡过去了,徒留他可怜儿子白锐一个人站在萧瑟的黑夜里。

     qwq猎星,你造我多想你吗?你造咱爹有多欺负我吗?猎星(尔康手~~~

     习惯了每天抱着自家热乎乎的伴侣,虽然被对方胳膊膈醒,大腿压醒,胸大肌闷醒——这种情况一般发生于白锐趴在人身上(﹃)——但那也好过现在只有两只蛤-蟆作伴啊。而且蛤-蟆也是成双成对的qwq。

     唉……宅男好想回家啊。

     ***

     竹筏加固修好,一群人/虫在巨蛙的护卫下,人上木筏,蜈蚣下水。唯一不同的是两只大蜘蛛,拔丝和盘丝其实按重量来说并没有蜈蚣们重,可它们“占地面积”太大。盘丝刚到湖边的时候就试过像蜈蚣一样直接下水,然后……它沉了_(:3ゝ∠)_。

     虽然也有蜘蛛能够直接在水面上走,但是人家都是小巧玲珑的,一整只蛛还没有盘丝一只眼珠子大。就在众人还以为得给它们俩各扎一只超大木筏的时候,拔丝用实际行动告诉众人它们也是能自食其力的!

     所以此刻,就看拔丝腹部一动,身寸出一道白色的蛛丝,蛛丝到了湖面上却摊开变成了一层牢固的白膜,它连身寸出数道蛛丝,这些白膜结成了一片范围巨大的网,拔丝轻轻一跃,就跳到了网上,蛛网虽然略有下沉,但成功承受住了拔丝的重量。它就这样,在湖面上开拓出了一条路来。盘丝则一改往日的活泼,老老实实的跟在拔丝的后边行动,因为之前实验的时候,盘丝曾经很不老实,结果,它又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