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九章
    89

     能说别人喜新厌旧,有了二哈战兽就不要大兔子了吗?不能。因为人在原始社会的本能就是要让自己越来越强,让自己活下去。甚至,当茅收以兔男郎的状态上战场的时候,茅巫自己都在后悔。他知道茅收说喜欢这样的形象是为了他,他也为了能保存自己的那一点点巫的骄傲,而没有阻止。可是如果茅收死在战场上,那就不是死在敌人的长矛下,而是死在他的自私上。

     战斗结束了,茅巫再不去研究合-体的事情了。因为他不可能像白锐那样,身边有那么多的宠物,还有那么多的战兽,他那是是特例中的特例。战兽也是很骄傲的,一个巫只能和一种战□□心,贪多的巫,结果就是被所有的战兽厌弃。

     茅巫现在处于迷茫中,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能干什么。他还顶着巫的名头,可是有时候他宁愿自己就是个普通的部落民。

     “白锐,这次去黑湖的对岸,我就不跟你一起去了。”

     “唔!咳咳咳!”白锐的一句“为什么”和半块虫肉一块呛进了喉咙里,差点把他呛死。

     除了小时候跟着猎茅在猎部落待着的那段时间外,他什么时候和猎星分开的时间超过一天了?可是,猎星要留下,因为他要履行自己的职责,他要让部落发展得更好,他……现在他是族长了。

     猎星看白锐不咳嗽了,才停下拍打他后背的行动,然后揉了揉他的脑袋:“不过你一个人去我也不放心,让黑爸和果爸和你一块吧。”

     白锐摸了摸鼻子,突然把猎星的手抓过来轻轻咬了一下:“这次我离开,会把虫巢留下,也不会让虫子们进入睡眠,有事了你就带人躲到岩山这里来。你现在会写的字也越来越多了,可以让它们给我送信。”

     “放心,放心。”猎星笑着用还沾着白锐唾沫的手,去蹭他的脸颊,“白锐,要干吗?”

     “啊?干什么?”

     “干--我呀。”

     “!”鼻血差点喷出来了有木有!!!诱受也木有你这么诱的啊!!!

     不过……我喜欢(﹃)!

     “干不干?”

     “干!”白锐三口两口咔嚓完了木棍上最后的两只虫子——不能浪费粮食,拉着猎星就奔回了自己住的那边~

     ***

     “干”了一回,猎星就走了,临走的时候白锐搂着他的腰,在他肩膀上啃了两口,才算放人。

     白锐这回咬得有点重,猎星走出洞来的时候,肩膀上还带着牙印。

     “族长!蓉部落的人来了!”他一出洞口,外边就有人等着,赶紧拉着他就走。

     这也是巧了,要是没事,就什么事也没有,一旦有事,就所有的事情都跟着来了。

     蓉部落这次带队来的人是莎拉,蓉部落最好的女战士。她并不是空手来了的,还是带来了很多布料和食物,这些并不是交换的物资而只是礼物。莎拉没去茅部落的草房子里呆着,而是在距离母树有一百多米的地方站着。她也想再近点,守位母树的茅部落战士倒是给她放行了,可同样作为守护者的蜈蚣已经对她挥舞着触角,明显摆出威胁的架势了。

     “你好,茅的族长。”看见猎星的到来,莎拉楞了一下才行礼,因为她实在没想到猎星就摇晃着那么一身的痕迹过来了。

     猎星并没意识到莎拉在意的是什么,部落里的男女都是这样的,甚至会以又欠爱的痕迹为美,因为这代表着家庭生活的和谐。

     “你好,蓉的勇士。我知道你这次来是为什么,但就像是上次我们说的,两年之内,这棵母树没法结果了。我想你们也看得很清楚。”

     “我们并没有怀疑你,我们这次来,为的是……”莎拉脸上发红,这次不是因为那些痕迹了,而是因为她要说的话,“不知道你是否有意卖出这棵母树?”

     猎星的表情变得比较怪异了:“莎拉勇士……本来双方开战的原因,你还没忘记吧?就是因为我们拒绝了你们带走母树,是什么让你认为,在我们战胜之后,反而会愿意让你们带走母树呢?”

     猎星没把话说得太明白,实际上他的意思就只有一个:你们没病吧?=。=

     “不、不,是我的话没说清楚,我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就算是直接用人□□换,也可以!”

     “……”猎星没着急回话,而是让后边跟着来的众人离开,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黑爸现在正照顾果爸呢。茅收今天带队出去打猎了,茅巫也不知道哪去了。长老们也各自都有事。诺丽丝他们也没想和过去的族人再叙旧,更是早早的就躲开了。

     莎拉看他这样做,也让蓉部落的人离开了。没一会,这里就只剩下猎星和莎拉了。

     “确实,我们茅部落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人口,但是,你们木族人没有这棵树的果子,是无法生育后代的。如果我们接受了你们的人口,再把母树给你们,然后呢?”

     猎星不知道木族人和普通人通婚的话,生育是否还有什么影响。但假设无论通婚与否都依旧需要孕果,那茅部落这边的到时候还是得和蓉部落换取孕果,于是反而变成茅部落求着蓉部落了。何必呢?╮(╯▽╰)╭那属于是真有病的人才会干的事情。

     莎拉也知道这一点,她只是想要做一点最后的努力,但事实证明是她异想天开了,他们确实只剩下唯一的一个选择了,那就是整个部落踏上迁移的路程,离开这里。当然,他们还是有另外一条路的,就是和茅部落合并,但是绝大多数木族人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不要误会,这个提议只是我自己做出的,和部落没有关系,我这次来只是想再换取几滴树汁。”

     碧桃丝失去了她的权威,已经被族长处决了,母树也已经重新选择了她的巫,虽然那是个根本就没有学习过怎样做一个大巫的年轻人,但他总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巫的。上一次罗森男带走的树汁原本应该足够让他们的母树成年,可是这片区域里,不可能同时存在两棵母树,他们的母树不但没有成年,反而越来越萎靡不振。而迁徙过程中,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能够得到一些树汁总是好的。

     “我只能再给你们两滴。”猎星已经意识到了他们要做什么,他没那么大的野心吞并蓉部落,对方愿意选择离开,避免再次的冲突,猎星当然愿意。

     “不能再多吗?”

     “我们的母树也在恢复当中。”猎星摇头,不是他故意为难,他们和山峰商量过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山峰表示最多再分出两滴树汁。猎星是直接把自己的底线告诉对方了,绝对的诚实交易。

     莎拉看向那棵母树,她就在那边,明明是夏天万物发荣滋长的时候,她树冠上的叶子却稀稀拉拉的,枝条也有气无力的耷拉着。叹了一声,莎拉知道自己不该在是再纠缠了,否则一旦把猎星惹毛了,可能连这两滴树汁也没有了。

     “好吧,那么,你们想要多少东西交换?”

     “我们只要诺丽丝他们一趟家,如果他们的家人愿意跟来,你们不要阻拦。”

     “好。另外,我们还会给你们送来一些布。”莎拉不认为诺丽丝他们的家人会有多少愿意跟来的,一口答应了猎星的要求。至于布,则是她觉得白拿了两滴树汁实在太不好意思,才主动要加上的。

     猎星也无所谓,布对他们来说是奢侈品,虽然比皮子穿在身上舒服,但是也仅止于此。就算是有山一样高的布,在不能用于交换的情况下,这些布也只是看着好看而已。更何况,白锐也表示他同样正在跟一位嫘祖的祖灵学织布,学会了可以教给部落的人。

     莎拉走了,诺丽丝在他们走后也暂时离开了部落。

     小青则在洞里闷了五天之后,带着它的孩子们出洞了。小青生了三百多条小蛇,每条小蛇都有两指粗细,它们浩浩荡荡的跟在白龙和小青的身边,身体擦过地面发出沙沙的声音,那声音比之野兽的咆哮轻微得可以忽略不计,但却让所有它们前进道路上的鸟兽全都逃之夭夭。只剩下一些呆笨的,一旦被小蛇们围住,就只剩下成为肚中餐一条路。

     这浩浩荡荡的一队,一直到了大湖边上,轻松了不到一年的湖中鳄鱼早早的就都下水逃了。小蛇们到了岸边,前赴后继的冲进了水里。等到小蛇一套不剩了,小青和白龙又在湖边待了一会,这才转身回家。

     臣蛊们对待后代的方式也是不同的,它们俩显然就是要把小蛇们野放了。不过,这些小蛇毕竟和寻常的蛇类不同,它们都是属于两套蛇的子蛊,自然有一种不停的感应,智商也高过普通动物,不会像其它蛇类那样单独生存,而是群体捕猎。况且遇到大危险,还能向自己的爹们求救,属于有靠山的蛇。要不了多久,它们一条条的就都会长得膘肥体壮,称霸大湖啦~\(≧▽≦)/~

     之后,小青就和白龙勾搭着,三天两头不见踪影了。

     ╮(╯▽╰)╭这家伙本来就是个疯癫二货,因为大了肚子在家里窝着这么长时间,显然是憋坏了。原来白龙对小青是很高冷的,但是有了孩子们这件事之后,两条蛇的感情也是急剧升温,白龙这朵冷艳的高岭蛇花,也大甩尾的奔上了逗比妻奴的道路,可悲可叹啊~

     这些事之后,猎星召开了一次全部落的大会。直接表示,今年过段时间,就要带一部分年轻人去走婚,有想出去找个老婆或者男人的,自己做好准备。

     ——和外边的人生的孩子比和一部落的人生的孩子更健壮,这是部落里一代一代流传下来的。

     确实和猎部落的人生的孩子,比他们茅部落自己的孩子要健康,成活的也更多。但是猎部落没了,很多人就以为再也没有走婚这件事了。听猎星这么一说,顿时有些新近结了亲的人有些后悔。但原始社会没有离婚这一说,茅部落原来又是生活比较艰辛的部落,想多娶老婆或者多找男人根本没那个精力。所以部落里一直都是两个成人结成一家,长时间下来人们已经养成了习惯。

     现在知道原来还能走婚,那些没结成家庭的男女顿时兴奋了起来。

     “是不是和蓉部落走婚?”只要见过蓉部落的木族人,无论是否婚配的人多少都有点眼馋。木族人的块头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他们健康并且强壮,是最好的婚配人选。

     “不,是走过密林,渡过黑湖,到更远的地方走婚。”猎星一句话,有些人就打了退堂鼓,“就是我们去年去过一趟的地方。”

     在此之前,茅部落的大多数认,他们听都没听说过什么黑湖,而且白锐和猎星出去花了一年,这地方绝对不算近,要长途跋涉的。差的那些很多就打了退堂鼓,因为他们都不确定自己的体力能不能跟上。

     “这次去不回花上一年,如果顺利的话,今年冬天之前就能回来。想去的就开始准备吧,半个月后出发。”

     “族长,那边部落的生活怎么样?”猎星话音刚落就有人问,走婚的习俗是带走一个,留下一个,问话的就是觉得自己要是去了很有可能被留下的人。

     “有的比我们好,有的没有我们好。另外,那边的部落,不需要一个换一个。”这些消息都是从草芽和山峰那里知道的。

     其是黑泥部落被他们灭了之后,黑湖那边一定范围内,就再也没有比茅部落生活更好的部落了。在此之前,因为那些部落不但要对抗大自然,还要面临同为人类的黑泥的骚扰,甚至一旦人多了,还会被黑泥人当成主要目标侵扰杀戮,所以除了黑泥人之外,其他部落都尽量让自己的人口不会太多。很多小团体甚至只是三两个家庭集合在一起艰难求存,那种都不能称之为部落。所以,走婚的时候,都是希望其他部落能多带人走,反而没有了一换一的习俗。

     这一说,不少人就放心了。众人没了问题,开始三五成群的议论,这次要不要跟出去。

     猎星又回答了几个问题,就回家去了。

     而白锐正在折腾什么呢?他正在折腾要带走的货物。

     走婚虽然不需要一换一了,但是需要东西换了,布料确实不错,但对于那些生活困难的部落,布料昂贵得过了头,又没有实际用处,可能人家反而不愿意换。食物沉重,占的地方又太大,长途跋涉的带过去太麻烦。同样是在和草芽与山峰商量之后,白锐想到了盐。

     那边的部落,使用的是石盐和沙盐,是黑泥人从北方换回来,再跟其他部落交换来的。按照他们的说法,一头黑尾鹿那么大的猎物,才能兑换一块大拇指那么大小的盐块或者同样体积的沙盐。可是不吃盐,人就缺少体力,尤其小孩子更不容易存活,所以不换不行。

     那么盐应该是很好的货物和礼物,至于说他们茅部落没盐?苦蔗就是啊。

     所以,猎星回家的时候,就看见白锐撅着屁股困难的朝外拉拽着一个石盆。这石盆大概有人的腰粗,有半截手臂那么高,不是部落里做石器的人磨出来的,而是白锐昨天让从虫子们用唾沫“粘”出来的。所以虽然石盆是普通石头一样的青灰色,但是石质细腻,有一层莹润的光泽。

     “白锐,要我帮你吗?”

     “要要要,当然要。”白锐赶紧让出地方来,他虽然拖着这石盆就拖了两步路,但也已经腰酸背疼腿抽筋了,两只扣着石盆的手,更是差点被掀了指甲。白锐拖着它的时候,不知道埋怨了多少次自己的脑抽了,一开始让虫虫们就在外边做盆不就好了吗?结果现在还得没事找事。

     猎星过去,把石盆倾斜了一些,竖起来,“嘿”的一声一用力,整个石盆就上了他的肩膀了,然后眨眼的功夫,他就已经走出那条他们家的通道了。

     “猎星,放边上就好了!”嘎嘎嘎,这强受!我家的!不过,白锐在心里嘚瑟的同时,也心疼猎星。到了外边,赶紧让他放下。

     猎星点点头,把盆放地上了。白锐第一时间窜上去看猎星的肩膀,压得有点红,但是没事,揉揉他的腰,又低下摸摸他的腿,确认没事了,白锐总算才是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