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四章
    “对啊,亲的。”白锐一脸你怎么这么少见多怪的表情。

     “……”哦哦!搜嘎!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很容易反应过来,但是,坏就坏在白锐还加了个“亲的”。所以,面对白锐这个如此强大的巫,就想法歪到另外一个次元去了╮(╯▽╰)╭。而且看白锐这么淡定,跳牙就以为是自己少见多怪了,他觉得如果被发现那是很没面子的一件事,所以立刻一副“原来如此,这么简单的事情我竟然没想到”模样的点了点头。

     “白巫,今天的祭祀就要开始了,你是不是尽快准备一下食物,同时让你的族人打扮一下?”

     “准备食物?”

     “对,到了祭祀上,所有人都要吃带来或者狩猎得来的食物,当然也可以和其他人交换,这也算是一种展示自己部落实力的手段。当然,白巫的部落并不需要展示什么实力。”不是不需要准备,是让别人替他们准备也是一种实力。

     白锐唇角抽搐了一下,没想到自己也有当恶霸的时候。

     “我去跟我阿爸他们说。”没接下面的话,白锐转身走了。

     烧烤猎物这种伙计,原始男女们都是驾轻就熟的,三下五除二把东西烤上,就开始准备打扮起自己来了。

     除了跟来作为护卫的勇士,还有半路上看上眼的那一对,其他人都拿出了自己背了一路的宝贝。各种或者是漂亮的彩色石头做的项链,或者是兽皮的披风或者鸟毛的头冠,更多的用各种花草碾磨出的,涂抹在身上的颜料。

     于是就在白锐眼前,原来青春野性的小伙子和大姑娘,在短时间内把自己化妆成了阿凡达人、黑山老妖、披头士、非主流等等妖魔鬼怪。

     然后他们举着石茅或者其它的什么器物,嗷嗷叫着表示自己准备好了。

     白锐还是头一回看见茅部落的人这么的……这么的活泼。但是看黑爸和果爸那欣慰的小眼神,显然这情况并没脱出发展,而是应该的。

     “能带着坐兽去吗?”眼下这情况,那就得一块去了。

     “不……不能带太多。”跳牙想完全拒绝的,但是看了看那些现在看起来一个比一个乖,但面目也一个比一个狰狞的巨大怪物,那话就说不出口了。

     “行。”白锐也没得寸进尺为难跳牙,决定就金角银角和鹿腿了。

     跳牙松了一口气,不过,他有点羡慕的瞟了那些茅部落的人一眼,想着只要是愿意挪窝的,那最好的男人女人大概就都要跟着他们走了。

     跳牙想的也没错,白锐这个从来没人听说过的部落的到来,在其他部落那边引起了一阵骚动。实力(战兽和坐兽)本来就是明摆着在那的,又听说他们交易盐,确实也是来走婚的,那不知道有多少人动心了。

     这些人都是在黑泥人的残酷压迫中成长起来的,都有很强的生存谷欠望,并且适应忄生极强。看到一条能够生存得更好的康庄大道,都想上去走一走。只是现在他们还不确定这个听说叫茅的部落说的话是否可以信任,因为这个部落表现出来的情况实在是太好了,好得让他们有点怀疑,这样的部落需要大巫带人出来走婚吗?

     不过,要是现在还有可能租借房子、车子、仆人等等装门面,假扮富豪的可能。可是这年月,说租战兽?!那绝度是天方夜谭,虽然有的战兽极为聪明,能听得懂人的话,可以和人交流。但是,战兽高傲,除了它们认定的巫,其他人想要控制它们,那只有被当粮食填肚子的份。而坐兽的智力不伦高低,它们缺少能和巫直接沟通的魂晶,想要降服困难度更大,那就更不可能出现非主人的巫对它们指手画脚的情况了。

     于是再怎么坚信天上不会掉馅饼的人,看着蹦跶得欢脱的鹿腿、看着老老实实给人当坐骑的金角银角,看着巨大狰狞胆小的一眼就能吓尿的盘丝和拔丝,也必须得相信,那就是个有个超级大的馅饼掉到自己面前了!

     所以,白锐他们一被带到地方——其实就是几张席子拼起来的那么一个……席位?白锐总算知道这词是怎么来的了╮(╯▽╰)╭席子布置出来的位置啊。按理说每个部落的都一样大,不过茅这个临时加塞进来的部落,却直接占了一排三个席位,看两边人的脸色,反而一脸的兴奋,并没什么不甘心的表现。

     他们一站定,还没摆下东西呢,就有同样化装得更要魔鬼诡爱一样的健壮男女走了过来。他们或者在原地跳舞唱歌,或者直接用能烧着的温度盯着某个茅部落的人不放,还有胆子更大的就直接上手来拉人。

     ╮(╯▽╰)╭被关注最多的竟然是黑爸和果爸,就算他们俩没化妆,明显表示自己不是求偶的,只能说这些人的眼力还是不错的。

     渐渐这边也有人看上了找来的人离开的,白锐原本还担心语言不通造成恋爱困难,结果发现,这根本不是问题。

     因为基本上的步骤是这样的:

     有人来嗷嗷呦呦,茅部落的人看上了走出去。双方隔着一步的距离对视,看起来有点像是要打架。突然,其中一方猛推另外一方一下,对方站稳了脚,立刻推回去!

     雾艹!那真是打架吧!Σ(°△°)︴

     如果不是黑爸和果爸看得乐呵呵的,白锐早就叫一声“鹿腿!咬他/她!”了。

     推得人都坐地上,彼此脑袋上的花和鸟毛已经歪扭扭乱糟糟了。突然“啪!”的一声,茅部落的人一个大巴掌扇人家脸上的。又是“啪!”的一下,对方反扇回来了!

     =。=看来是没……成?

     他们手拉着手,脸肿着脸,欢欢喜喜的走了!走了!了!

     另外一边,又有一对开始打脸了。

     “黑爸,果爸,怎么两边离这么远,走婚的习俗还是一样的?”

     “所有地方,走婚不都是一样的?”果爸表示奇怪。

     看来因为走婚是个流动性很大的,范围很大的事情,所以竟然在不知不觉下,大家把习俗统一了。不过,也可能是有不同习俗的部落还在更远的地方。

     “那一个部落的人求伴侣是什么样的?”

     “你不是都和猎星过日子了?”正看得津津有味的黑爸也奇怪的递给了白锐一眼

     。

     “那就是问一句愿不愿意,然后搬到一块就好了?那太好了。”白锐摸着自己的脸松了一口气,他担心有什么该有的仪式,猎星担心他的身体所以没举行,真那样可就委屈了猎星了。但要是跟现在这样一样上大巴掌扇……白锐对猎星绝对是下不了手,而看样子他们那是越满意扇得越重——(╯‵□′)╯︵┻━┻尼玛这到底是怎么闹出来的狗屁习俗!猎星对白锐,他一巴掌下去白锐颈椎都得错位,qwq

     茅部落带来的人并不多,等到找伴侣的人都有了伴四散开,围在他们部落外围的人,还是最多的。历来都是水往低处流,人朝高处走的。既然是来走婚的人,不管男女,当然都想“嫁”进好地方,有豪宅高门能够选择,觉得自己情况够好的人,除了是早就有目标,有真爱的,谁会朝贫民窟走。

     而且这年月再怎么懒惰的人,也不可能像懒到像后世那样,大饼套在脖子上都能把自己饿死的,一样都是打猎、持家的好手。而且白锐掌握着绝对的震慑力量,也不怕这些人折腾什么。

     可是渐渐的,看他们这边确实是再没人找配偶了,开始有人散开。也有人问过了他们明年还来,就干脆的坐回到自己部落那里去了。显然是打算明年早点来求嫁。

     “你们还买人吗?”不过也有人问出了让白锐意外的问题。

     “买。”虽然跑到大型相亲会上来谈买*较奇怪,但是白锐也不会把别人推出去。

     “那你们把我买了吧。”

     接下来这句话可就更奇怪了,因为对方并不是那种看起来一看消瘦得要命,看起来没活路的人。恰恰相反,他个子不高,但是身体还是挺壮的,圆脸,浓眉大眼,鼻子大嘴大,看着挺憨厚老实的一个人。

     “只有你?”

     “对。”

     “你们部落的人呢?”

     “我想跟你们走。”

     “黑爸,这有个人说要把自己买了,好像他部落里不知情。”

     “不是不知情,是不敢过来。”黑爸拍拍白锐的肩膀,让他朝另外一个方向看。

     白锐的注意力之前都被这个奇怪的人吸引了,根本没注意到其它变化。那边有一群人,身高和肤色和他们眼前这个人很像,他们发现白锐看过去,立刻转身跑了。

     “我们是来买愿意老老实实过日子的人的,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不怕麻烦是一回事,自找麻烦那就是神经病了。

     “我是土力部落族……前任族长的儿子土硬,刚传来的消息,我阿爸败给了挑战的人,我如果回去,就会被当成祭天的祭品。但我如果跟其他部落远远的走了,他们也不会追我。我不会惹事,我也只想老老实实的过日子。”

     这边大概是黑泥部落的影响,各部落的习惯都是极野蛮和彪悍,杀人、食人、以人为祭,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白锐扭头和两个爹商量,最后决定把土硬留下。

     土硬说,至少跟着他们走是想要活命,这点是真的。至于那些土力部落的人是不是找过来……有黑湖,有高山,除非气候特殊,否则没有白锐这根粗壮的金手指,敢跟着他们跑的,就是找shi。

     至于土硬本人是不是够信任……反正做饭之类的事情,都不会让这些新人上手,等到回到了部落,把他们朝下面一分,那更不怕出事了。

     “回去给你三袋盐,现在你坐进来吧。”

     一直紧绷着的土硬,瞬间放下了心来,坐到了他们那席位的最边上。

     白锐以为这个下插曲之后,就不会有什么事了,再过一会就准备回去睡觉了。所以就给有点无聊的鹿腿的梳毛,鹿腿被梳得极其的舒服,整个狗干脆翻了个身,四爪朝上。

     白锐看它张开的那两条后腿,尤其是后腿中间的……顿时有种双眼略痛的感觉,不过再看鹿腿的那一脸惬意,也就装没看见了。

     突然,鹿腿翻身站了起来,头压低,整个身体蹦极,喉咙里发出示-威的低声咆哮。

     黑爸、果爸也几乎同时站到了白锐的前边,还有其他的那些战士,原本还笑哈哈的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周围的男男女女,现在也都呼啦啦的站到白锐前边去了。

     白锐的手拿着个木梳子,保持着刚才给鹿腿梳毛的姿势呢,他的已经被堵了个严严实实。

     人墙的那边先是安静,接着有个人说:“我是来寻配偶的,不是来打架的。”

     “黑驼首领,茅部落剩下的人已经没有再找配偶的意思了。”说话的是跳牙。

     “那让我亲口问一下总可以吧?”但来人显然没有离开的打算。

     “白巫!白巫!”跳牙没办法,对着人墙喊。

     白锐站了起来,示意前边围着的族人站开一点。随着空间慢慢变大,白锐看见对方立刻知道为什么自己这边都这么警惕戒备了。

     他头一回看见跟黑爸一样黑,但是比黑爸还要高的人。这人少说得有两米了,算是个冷硬的帅哥,脸颊和额头都抹着白色的颜料,身上在肋骨的位置也同样画了一些白色的横道,裹着一条淡黄色的布料,脚上还穿着草鞋,这是妥妥的原始社会高富帅了。

     但是,看第二眼的时候,白锐就险些岔气——别笑太困难了,因为跟在这个高大帅哥身边的战兽……尼玛是袋鼠啊!!袋鼠!!!比这个两米高的首领还高出一点,浑身皮毛褐红色,胸口四块肌肉,两臂肌肉浑圆,两条大长腿,一条大粗尾巴,也一脸严肃的看着白锐。

     黑驼看他出来,立刻一抬手,他手里的多了一个缀满各色打磨过鲜亮石头的项链,边上很多注意到这边动静的男女立刻发出赞叹的惊呼,这项链在这年月绝对算是顶级工艺品了。黑驼自信满满的上前走了两步:“白巫,你可愿意做我黑驼的伴侣,我黑天部落的巫?”

     “不愿意。”

     黑驼送项链的动作卡顿了一下:“我的部落极为强盛富有,我也是最强的勇士!”

     “没我们茅部落富有,也没有我的伴侣强悍。”这就是个中二青年,白锐懒得给他留面子。

     黑驼的眼睛眯了一下,他看向黑爸:“那我要和他决斗!胜利的一方才有资格得到你!”

     “我的伴侣这次没来。”

     黑驼冷哼了一下:“让自己的伴侣……”

     “闭嘴!想和我的伴侣战斗?行啊,你先和我来场决斗,战胜我,再证明你有那个资格和他战斗吧。黑爸,果爸,麻烦让下。”

     金角银角摆动着触须,从分开的人中间钻了出来。

     真动起来拳头,白锐八成会被人家抬手捏死。但要是考虑综合实力,一个人和白锐单打独斗?那真的是找死没商量。

     “好。”黑驼看了看两条蜈蚣,反而笑了一下。

     这个时候,白锐才稍微高看了一点这个黑驼,看样子他竟然是故意要和自己挑战的,为什么?他有什么好处?

     就算知道不对劲,就算现在因为疼痛惩罚的关系,白锐无法完全发挥自己的能力,他也一样要战。

     这不是今天晚上的第一场决斗,许多人看上一个人,在对方无法做出选择的情况下,那就要通过决斗来分胜负。这事现代的地球一样有,只是变文雅了而已。决斗的方式多种多样,有男人们开打,女人们也一样有互殴的,甚至还有男女混合打的。不过,显示这种被看上的对象,和求-爱-者开打的,绝对是头一回。

     又因为双方都是明摆着的强者,所以很快,围观的人就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单从外表看,白锐绝对比不上威武霸气的黑驼,但是看看他身边的两条狰狞的蜈蚣,谁胜谁负还是未知数。

     黑驼没有和他的袋鼠合-体,但是从对方的架势看,显然它也是要参与战斗的。

     “准备好了吗?”黑驼歪头看着白锐,眼神像是在看一个调皮捣蛋,即将被惩罚的小孩子。

     白锐嘴角抽动一下,反感这个人的态度,但却也没多说什么:“可以了。”

     他话音刚落,黑驼和袋鼠已经分两头冲了过来。

     金角扑向袋鼠,银角守在白锐身边,鹿腿直接冲向了黑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