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九章
    99

     “还有惊喜?”

     “对,不过现在你看不到,要回到部落才能看见。不过,这个惊喜不是我给你的,是茅巫和茅收给你的。”

     “那是什么惊喜?”

     “告诉了你,不就不是惊喜了吗?其实你给我的惊喜也够大,尽然带回来了这么多人。”

     “我也没想到,原本以为七八十人就顶天了。”白锐略微有些得意的挺了挺胸,“不过这次也得罪了不少人,还遇见了一个叫黑驼的。”提起黑驼白锐嘴角就开始抽搐,虽然总想忘,但每次想起那家伙来,脑海里最先浮现的,绝对是他没羞没臊张着大腿的情景。想起来一次瞎一次狗眼啊!

     白锐把这次遇到的事情从头到尾讲给了猎星听,猎星一开始听着的时候还面带微笑,渐渐的整张脸就板起来了。尤其是竟然有人觊觎他的大巫好伴侣,听白锐的意思还不是一个两个!那个黑驼只是冒出来的最强悍的一个,如果白锐稍微弱小一点,那是不是那次送走他,也就是这别字最后一次看见他了?

     白锐正说着呢,就被猎星一把抱在怀里了。

     “没事了,没事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白锐怔了一下,反手抱住了猎星的腰,“而且除此之外我带回来了这么多人,还带回来了一些好东西,尤其是白泥果和姜,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慢慢的猎星把白锐放开,但是白锐看他的样子却不像是放松了,反而有点灰心丧气的意思。

     “怎么了?”

     猎星默然的摸着自己的小腿,左小腿,眼睛看着自己的残肢。无论是打猎、采集、战斗,还是率领一个部落,猎星从来都不比其他人差,白锐从他身上看到的永远都是自信和骄傲,但是……他就真的一点也不自卑,一点也不痛恨残缺的身体吗?

     【系统,我把我自己的脚砍下来能给猎星装上吗?】

     【玩家,请别闹。】

     【那你告诉我假肢这个选项到底怎么在系统商店里开启?!】

     【假肢为特别装备,玩家人物等级60,五臣蛊集齐后,达到初步开启要求。】

     白锐龇牙咧嘴的睁开眼,看见的就是一脸担忧的猎星:“没事,我现在就差小蝎子了。”

     “?”猎星刚才有那么一会陷入自己的思绪,但是他自我调节的能力很强,更何况他又不知道白锐是想着给他弄专业假肢呢,所以这话在他听来就有点没头没脑的,“白锐,那个长枝部落没有消息吗?”

     “没有,一点都没有。”

     按照上一次到黑湖对岸的经验,原本白锐和猎星都以为会找他们麻烦的,应该是那个传说中灭掉黑岩部落和树梢部落的长枝部落。但是结果,长枝部落一点消息都没有,也是奇哉怪也。

     “对了,白锐,部落里的老人说,明年大概会很不好过。”

     “哎?怎么了?”

     “今年的雨水太少了,明年可能有可能发生干旱。”

     “啊!”这么一说白锐也恍然了,确实,今年的雨水太少了,他们这的气候,入秋的时候就开始频繁大雨,在雨水中气温不断地降低,可是今年的秋天太舒服了,“我们靠着两个湖……不,还是自己多存水更放心,让虫子们挖山洞,把水存在洞里?”

     “可以试试看,我去把其他人叫来一块商量。”

     ***

     那边茅的众人正在商量怎么度过很可能即将到来的旱灾,而那个被他们以为会来惹事,结果却没来的长枝部落,现在正在和已经到来的天灾斗争着。

     去年冬天的地震,阵中没在茅部落,也不是在黑泥,而是在长枝部落的附近。长枝部落的总人数超过三千人,在这个年代算是一个人数恐怖的庞然大物了。

     地震发生的时候,山崩地陷,河水倒流,巨木倾倒,更引起了山火,更糟糕的是大批的动物死亡和逃散,原本清澈的水源也都变成了泥汤子。就算长枝部落的食物主要获取方式已经是农耕,但是地震和山火毁坏了大片的庄稼,存粮更是差点被猎火焚烧一空。

     所以地震之后的初春时节,疾病和饥饿一直伴随着长枝部落。当长枝部落以为这就是全部的时候,距离他们部落不远的一座高山开始了频繁的震动,甚至在一个月前喷吐起了浓烟和火焰。

     “山里的祖灵生气了,他们要祭品。”长枝的大巫诺维卡对族长捷特娜说。

     “祖灵为什么会生气?”祭品是什么,捷特娜当然知道,如果是地动之前,那么大巫要祭品,差不多也就给了。但是现在,部落在地动之后损失惨重,本来就人心不稳的时候,再送人出去做祭品……

     “因为去年你没有给祖灵他们想要的。”

     捷特娜的眉皱了起来,去年祖灵要的祭品,是婴儿,出生一年到出生一个月的,健康鲜活的婴儿。木族人的寿命虽然比其他野人的要长,可是他们的生育必须借助于孕果,出生率也就比野人低了许多,一对木族男女一辈子最多也就是生育出四五个孩子,而野人一辈子能生七、八个,少的也有五六个——相对于这个时代的死亡率来说,这种生育率真的不高。每一个婴儿都是贵重的宝物,是被父母悉心养大的。

     “去年这样的祭品我不会给,就算现在祖灵也要婴儿做祭品我一样不会给。”

     诺维卡是个少年的模样,如果有蓉部落的人在这,就会发现她的表情和举动与蓉部落那个被驱赶走的大巫碧桃丝都很像,他们都是一样的冷漠和空灵,不像是人,倒像是一尊冰雕:“那就用成人,但不能超过二十五岁,要六十个人。”

     “太多了。”捷特娜吓了一跳,“可以用其他部落的人吗?”

     “你还想让祖灵再一次愤怒吗?”

     “……”

     “我再去和祖灵商量一下吧。”诺维卡叹了一声,“但一个木族人,必须要至少五个健康的野人来代替。”

     “感谢大巫。”

     捷特娜的反应速度很快,当天晚上就已经把三百个壮年男女集合起来了。这也是在地震之后,来投奔他们的周边部落的所有壮年男女——长枝部落以农耕为主要生活方式,所以部落人口虽然多,可是却并不和其他小部落争夺生存空间,反而他们还经常和周围部落交换物品,所以周围的大小部落确实不少,地动之后大小部落四散奔逃,也有一部分人向长枝部落求助。但显然是没想到这一求助,反而让自己他进了鬼门关吧?

     诺伊是长枝部落的一个极其普通的女性战士,如果说她身上唯一有什么和别人不同的,就是她到了该找伴侣的年龄,对部落里的一身白皮肤的同族不感兴趣,却一直忍不住把眼睛投注在有着古铜色肌肤的野人身上。

     长枝部落是禁止和野人通婚的,或者说所有的木族人部落都是禁止和异族通婚的。诺伊不能把自己的心事向任何人倾吐,她原来以为这种不正常的兴趣总会渐渐消失的,到时候她就能找一个同族……

     可是有些事不是自己以为就能过去的,诺伊在这次天灾中,爱上了一个野人,这个野人也有他的伴侣,还有孩子,甚至他只和诺伊说过两次话。诺伊也没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她甚至不准备告诉对方,她只是想在这次天灾之后,一切都会结束,他会带着伴侣和孩子离开。诺伊会把这份爱情埋藏在心里,然后去找一个同族结合。

     而这天,族长吩咐把那些强壮的男女野人找出来。之前也不是没有这种吩咐,一般都是要干什么重体力活,清理烧焦的痕迹,断裂的木头之类的。一般会很辛苦,但是可以得到一份食物。在这种食物匮乏的时候,这一份食物是非常珍贵的。

     于是他把那个男人和他的妻子都挑选了出来,看着他们和其他野人站在一起……

     当大巫和族长一块出来的时候,诺伊意识到自己这次大概想错了。她应该想到的!原本部落每年也都会有两三次用人祭,偶尔还会用本部落的人,只是常用的战俘和奴隶早就已经都死光了,这些依附来的野人正是最好的祭品人选!

     “我发现那两个野人走路的状态不太对劲,我怀疑他们俩生病了,但却蒙混……”诺伊第一次对着她的族人,她的队长撒谎了。

     队长抬起胳膊:“他们足够强壮了,没关系。”

     诺伊只觉得嘴里发苦,她知道,队长也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了。队长这么做其实也是好心,这里带走两个生病的,那就要补上两个健康的。而那些依附来的野人,已经没剩几个健壮的男女了。

     大巫开始唱起了歌,风吹了起来,带来烧焦灰烬的气息。

     野人的男女们一开始还懵懂着,不太明白为什么长枝部落的祭祀却让他们这些外人站在最里层。

     直到突然有人倒了下去……他身边人下意识扶了一把,原本健康饱满的肌肉在他手中却快速的脱水成了一根干瘪得如同木柴的手骨……

     扶人的人惊叫起来,旁观的人也跟着惊叫,人群乱了起来。

     诺伊一开始看不见前边发生了什么,只是人群开始骚乱,只是族长命令他们拦住这些人,诺伊跟着她的兄弟姐妹们动了。诺伊一脚踢在了一个野人的小腿上,有一拳打在了对方的太阳穴上,这个人失去了反抗能力,诺伊正要迎击第二个人,却发现其他人已经都倒在地上了,但只有极少数是被她和她的兄弟姐妹们打到的。

     其余更多的人,包括诺伊暗恋的男人,他们的下-半-身干瘪枯萎,甚至已经断裂,可却没有一滴血流出来。他们的上半截身体却还是健壮的样子,只是它们的面容扭曲狰狞,充满了痛苦和恐惧。

     诺伊想要去救他,可是他的脚还没来得及动,那个人就变成了枯萎的干尸,在他脸上的皮肤完全失去水分的同时,诺伊甚至还看见他的眼珠最后动了一下,褐色的瞳孔充满了对生命的渴望……但当诺伊的手碰触到他的脸颊时,那最后的光也消失了,干瘪的头骨碎成了粉末。诺伊匆忙伸手去抓,但那些细细的粉末从她的指缝间消失了。

     诺伊站了起来,这到底是什么?献祭?他们的祖灵就是这样吞噬着血肉的……恶魔?她转身,朝野人们的聚居地跑去,那男人的女儿还在,她要把她养大!

     诺伊跑了,她只是跑的最快的一个,很多当时参与围堵的木族人都跑了,所以诺伊并不怎么惹人注意。不过,其他人多是跑去呕吐,并没有跑得太远。

     “这样,够了吧?”捷特娜看着诺维卡,虽然命令是她下的,但是现在她竟然感到了一丝后悔。

     诺维卡对着捷特娜笑了笑,那笑容极为纯真天真,但捷特娜看着却只觉得背脊一片发冷。

     “轰——!!!”

     随着一声巨响,大地开始颤抖起来,当众人以为是地动又开始了时,冒出黑烟的那座大山却开始喷涌出更多的浓烟,甚至还能看见赤红色的火。

     “看来,还是不够啊,祖灵还要更多……”

     “什么?”捷特娜趴在地上,在一片巨响中,她却清楚的听见了诺维卡的声音。

     “看来祖灵并不满意用野人,他们还是想要木族人。族长,你可以放心,为祖灵献身的木族人,也成了祖灵的一份子。”

     诺维卡的歌声再次响起,倒在地上正震惊于天灾再次来临的木族人,从他们的首领开始,已经像之前的那些所谓野人一样,干瘪枯萎,最终倒在地上。

     在这个时候诺伊已经抱着一个小女孩跌跌撞撞的跑进了密林里,她不敢回头,因为这是对部落的背叛,她只顾着跑得越远越好,并不知道在她的背后,长枝部落在被奔腾而下的岩浆淹没前,已经是一片死寂了。

     那棵被长枝部落供奉的母树,也在熔岩中燃烧,倒塌。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切,就会发现,原来那棵茂盛的大树,早就已经是只剩下树皮的空心树了……

     长枝部落的村庄完全被岩浆淹没,曾经赫赫有名的大部落,就这样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

     “这就是惊喜?!”白锐看着面前的这个小土丘,实际上这是一个地洞的入口。就像是电影里小矮人的地洞一样,不过这个地上的部分更矮一些,地下的部分因为是成人居住,所以反而更高深一些。

     “对。”猎星撩开这在洞口的草席,示意白锐进去。茅收和茅巫也在两边,茅巫的脸上此刻已经没有白锐刚离开时的那种茫然和无所适从。

     ——这些洞就是和大兔子们合-体的兔男郎战士们作为主力挖掘的,之后再由其他人进一步修缮。

     白锐的蜈蚣、蛇和蜘蛛都是挖洞能手,甚至蛤-蟆上了岸其实也能刨坑。可是白锐不清楚自己的能力是否能够传承,而挖洞建房盖屋这一类事情,显然不能是他这一代就完了,但是这些问题他不能直说,另外一方面也确实不能把人都养废了,所以当时商量的时候,白锐就只提出后一个原因,不说前一个。

     结果挖地洞的事情就因为工具的问题一直没法真正的实行,石器沉重又粗糙,就算弄出外形类似石铲的工具,使用起来也是极其困难的。

     寻找自己未来定位的茅巫,在绕了一圈之后,回到了兔子们的窝。然后,突然之间他就想通了!

     为什么摆在眼前的出路,他却一直视而不见呢?

     白锐说不能把人养废,因为除了小青和二哈群之外,他其他的宝宝们都不是战兽,没法和战士合-体。它们干活,人就不可能参与其中了。但是兔子们是战兽啊,能合-体的。

     合体的兔男郎们在战斗中没有狼人强大,可是在挖洞上,绝对比狼人强。

     实验之后,效果甚至比茅巫想象的还要好得多。原本对于挖洞没有丝毫经验的战士,在和兔子合-体后,就变得深知挖掘的道理。他们也有了兔子的本能,知道从哪个方向挖更顺手,知道怎么挖地洞才会更牢固,甚至知道什么方向不能挖,否则会坍塌或者进水。

     他们挖出来一个大体的框架,其他人就下去平整地面,拓宽空间。而茅部落的人们,对这种地下的空间适应得也非常良好。即使通风还做得不好,地下味道比较重,但它比地上的草席房子更让人有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