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章
    90

     猎星任由他摸摸碰碰揉揉的,看着白锐一脸的关心,他的心情也格外的号。等到白锐放下心来了,猎星才问:“弄个盆做饭?”

     “不是,它是用来榨汁的。等一下,还有点零件,这就送来。”

     送来的是金角银角,这俩已经蜕过皮了,虽然银角还是更短小一点,但是明显已经拉近了不少和金角的距离,金角的那些腿,也在蜕皮之后都长了回来。它们带回来的是一些长短不同的木头,白锐把那些木头接过来,开始组装。

     “金角,看这,戳一下,对,戳透了,再晃悠两下,把洞弄大点,好好好!这个也戳一下,这个削一削。”

     折腾了半天,在那个石盆旁边,白锐立起来了个木头架子。他忘了什么时候在电视里看见的,那种脚踏式的用来捣米捣面的工具。看着差不多的,白锐上去踩了一脚,然后……没踩动_(:3ゝ∠)_。其实白锐做的没错,就算没学过机械制图,但毕竟是现代人这点动手能力还是有的。

     干脆,白锐整个人都踩上去,用力的蹦跶了两下,那头作为捣锤的木桩子才抬起来了一点点。

     “我来试试。”猎星看明白了是要踩起来,拍了拍白锐的肩膀,示意他上。

     猎星……也失败了=。=

     好吧,白锐终于认识到自己把这东西做太大了的事实。

     “你们俩干什么呢?”

     白锐和猎星的家门口,其实也相当于黑爸和果爸的家门口,两家住得毕竟近。所以黑爸和果爸遛弯回来,就看见两个儿子蹦蹦跳跳的在门口,不知道干什么。

     “白锐作了个用来榨汁的东西,可是我们俩都踩不动。”

     “踩?踩着个?”黑爸离近了看见那怪模怪样的东西了,他一脚上去,也没踩动。果爸已经恢复得跟普通的比较瘦的人差不多了,也有些力气了,看黑爸用力踩不动,他到了另外一边,跟着一块踩。他们俩一左一右,猎星就到后边去,也上了脚。

     ╮(╯▽╰)╭所以说做大了也有好处,就是踏脚的地方放下三只脚完全没问题。

     于是,这个木桩子终于起来了!

     “起来了起来了!”黑爸哈哈笑着,果爸和猎星也笑着,笑完了,他们觉得有点囧,黑爸表示,“汁呢?这不是榨汁的吗?”

     “还没放东西呢,所以没有汁。”白锐稍微松了一口气,虽然人力资源消耗的比较大,但能踩起来就好。

     “那就放吧,反正现在没事干。”果爸一声令下,原本只是想要试试榨汁机的白锐再次开始忙活了起来。

     这时候猎星才发现,原来那个石盆上还有个洞,他搬的时候也没注意,现在白锐找了片叶子,卷一卷-插-进了洞里去,叶子口的下面放了一个蓉部落送过来的陶锅。又抱来了苦蔗,在捣锤踩起来的时候塞进石盆里——整个过程白锐是心惊胆战的,稍微一不注意,他觉得自己就要被那个捣锤砸死了qwq。

     然后三个人开始踩起了踏板,做的大虽然用起来困难,但是也够给力,在砰咚砰咚的声音里,塞进去的苦蔗两三下就成了泥,汁水顺着叶子流了出来,都滴进了陶锅里。茅收和茅巫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正好把体力消耗殆尽的果爸,还有腿上吃力的猎星换了下来,玩起了榨汁机。然后不知不觉得,大半个部落的人都来了_(:3ゝ∠)_

     原始社会的娱乐活动,确实太少太少太少了……

     于是,一开始的时候,白锐只是想榨点苦蔗汁,然后试着从里边熬盐,结果在众人的喧闹下,苦蔗榨够了,就塞水果,水果榨完了,就捣肉馅,然后点起篝火,用陶锅煮肉丸。

     因为佐料稀少,肉丸虽然不错,但是终归去不掉肉的腥味,使用的又不是变废为宝的小陶锅,其实肉丸挺难吃的,可是对原始人来说,相比起烤肉,肉丸已经很美味了。结果这就变成了一场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的庆典。不过,茅部落现在不差肉!所以,大家都来痛快的胡吃海塞吧!

     于是,白锐想要试着熬盐,只有第二天了。

     没想到,这给了他一个意外的惊喜。

     第二天早晨起来,他掀开可盖在苦蔗汁那口锅上的布,发现陶锅边沿的位置上,结了一层透着绿色的细小颗粒。白锐用手指蹭了一点尝尝,瞬间眼睛就亮了。

     “猎星!你尝尝!”猎星正在煮鸡蛋汤,虽然没有小陶锅的蛋汤好喝,但这已经成了他们每天的习惯。他一扭头,白锐的手指就戳在了他的嘴唇上,猎星张开双唇,迎进了白锐的手指,用舌头包裹着指尖,将上面的小颗粒舔得一干二净。

     “咕嘟!”白锐刚才就只顾着让猎星分享惊喜了,结果事到临头才发现这是多么考验他意志力的一件事。

     “好吃。”猎星的声音,及时在白锐变成禽兽前,拉回来他的理智,“这就是盐?”

     “这是苦蔗汁析出的盐,不过这是自然蒸发的,我不知道过滤之后再熬,味道会不会一样。”那些颗粒中的盐,除了咸味之外,还有一种淡淡的草木清香,味道很正,吃在嘴里很舒服,不像吃苦蔗的时候,多少还有点苦涩的味道,“可惜太少,不然现在熬汤时就能放进去了。对了,昨天榨出来的那些渣滓,当时一团乱也不知道都哪去了,口感可能不会太好,但人吃着应该没问题,不然也能拿去喂蓝鸟。以后黑尾鹿也能吃这个,不过,我们大概没那么多东西需要榨汁,唉,人还是少。”

     猎星笑眯眯的看着说个不停的白锐,这好像还是头一回,看见他这么“絮叨”,但却也充满了活力和冲劲。他挺喜欢这种絮叨的。

     白锐叨叨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干了啥,顿时脸红了。他是宅男,应该是深沉少言的安静的男神(经病),怎么能是话唠呢?脸啊,脸啊,好吧,脸早就没了_(:3ゝ∠)_。

     白锐试验之后,发现只是一次过滤卢玳渣滓的苦蔗盐熬出来后和蒸发析出的盐味道是一样的,至少白锐尝着没什么不同。可只要两次过滤,盐就会变白,失去草木清香,所以这说明,有时候杂质也是好东西。

     总共这些实验也就花了一天时间,等到晚上的时候,陆续就有年轻人找来表示想要跟着去走婚了。

     找来的人,都是十五岁以上。要是放现代都是些孩子呢,可是这些孩子无论男女都已经一脸成熟,并且承担起生活的责任了。其实这已经算猎星和白锐强令改革的后的了,否则今天来的就该是十一二岁以上的了。

     ——在白锐组织了“小学”的同时,也已经下了命令,十五岁以下禁止“交-配”,原因是十五岁之前他们的身体还都不够强壮,无论男女交-配对身体带来的伤害也都太大。

     他也想一口气把这个年龄提高到十八,甚至二十,可是这事不能着急。他能提到十五岁,因为食物充足,再加上白锐这个超级奶爸,茅部落的人身体状况都好了很多,他们都明白自己能活得更长,虽然祖祖辈辈都是十一二岁就成家的,可既然是族长和大巫提出的意见,那么他们还是愿意听从的。

     但如果提到十八岁,整个提了七年,对原始社会的很多人来说,这就是他们的五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的生命了,这么长的时间明明长大了却不生孩子,现阶段他们就难以理解了。到时候就算是用威望硬压,也压不住了。难道白锐还能让自家的宝宝们盯着,不让人家过夫妻生活?那原本的好事,就会反被当成□□了。

     尤其,原始人大多数都是实诚,那就是十五岁。但到了年纪之后,最出色的和最差的青年,一般不会那么快就找到伴侣。出色的是眼光高,差的别人看不上他/她,他们找到伴侣花的时间就更长些。所以想要来走婚的,十五六的最多,可也有十七八的。

     原始人决心下得都比较快,基本上有这一天半的思索,就都拿定主意了。白锐也就把这些人组织起来,开始大量的煮苦蔗盐。恰好他们自家的苦蔗也有能收获的了,于是就一边收获,一边煮盐。至于剩下的苦蔗的渣滓,蓝鸟极其爱吃,它们吃不了的就在压实之后晾干储存起来。

     对了,白锐又先后做了两套小的榨汁机,并且和猎星偷偷吃了一顿肉丸子。用的是鹿肉,加了苦蔗盐和有辣味的野菜,味道棒棒哒。

     不过,他们俩刚尝了两口,鼻子比鹿腿还好的黑爸就找来了,把剩下的丸子连锅端了qwq。

     那之后,这两套小的榨汁机,不,碾肉机白锐都摆在了外边,部落里的人愿意用都可以用,但必须拿出成品的一部分交给白锐,作为“制作和维护费用”,另外使用后必须把东西清理干净。一开始没人用,毕竟用碾肉机碾完了,肉也还是那么多,可是却还要拿出一部分来,这在原始人的脑袋里就是亏了。

     后来还是茅巫和茅收带头,并且,他们发现肉碾完了之后,其实是神奇的变多了,如果再混上野菜,加一点苦蔗盐,那看起来就更大了,可是吃着还是肉味的,这样才渐渐让人们接受了“花钱”碾肉的概念。

     “猎星,你的脑袋是怎么长的?”白锐抱着猎星,亲吻他的额角。

     没错,这法子是猎星出的。虽然部落里已经有了交易的概念,但是那个概念非常的死板和生硬,白锐不想把私有制直接砸到部落里民众的脑袋上,可是又不太知道怎么办。每天各种问问题的猎星,就给白锐出了这么个主意。一开始白锐做出来碾肉机完全是想白给人用的。但是猎星表示——那是你做的东西,你的财产,你自己的,你都没有私有的概念,你怎么能让别人也有私有的概念呢?

     各种忙碌和准备渐渐走向了正轨,在距离出发时间还有五天的时候,白锐到了白龙和小青的那间屋,原本看不出任何异样的墙壁,此刻裂开了一道缝隙,密密麻麻的不能飞的虫虫和能飞的蜂子们,就在那倒裂缝上爬来爬去。别说有密集恐惧症的,就算没有的,看见也会觉得浑身发麻。

     白锐摸了摸手臂,把鸡皮疙瘩抹下去。

     这石山是连绵的山脉,现在他们一家住的这个矮山头,被虫虫们掏空了至少有一半了,它们是白锐最大的杀手锏,真要放出去,杀伤力比《木乃伊》里边的圣甲虫,只会更强。要是几千年后,这里的人也来考古发现这种状况会怎么说。

     白锐盘腿坐下,一口蛊雾喷了出来。蛊雾摇摇摆摆的,钻进了缝隙里,在那里趴着的虫虫和蜂子们顿时一阵热闹,各个仰着头吸入蛊雾。不过它们自有自己的一套秩序,前边的吸了一口就直接退下,不会扒着缝隙不放,后边的立刻又新的顶上来,同样是吸了一口就退下。

     白锐坚持了三分钟多一点,停了下来,果然前些日子的修养很有必要,现在体力恢复了,一次能坚持的时间也就更长了。

     他离开的距离太远,虫子们到时候会自然的陷入沉睡,除非白锐给他们补充能量,比如现在他做的。这天白锐给它们补充了两个小时,汗水已经让他浑身湿透了,白锐知道自己这是体力就快透支了,停下了供给蛊雾,坐在地上缓了缓,站了起来。

     一直趴在旁边的鹿腿凑了过来,身体挨向白锐。白锐刚想我现在没力气跟你玩。就意识到鹿腿根本不是要跟他玩,它的位置近归近,可只有一点毛毛蹭在白锐的身上,并不会妨碍他走路,鹿腿这是意识到白锐没力气,让他扶着它呢。

     白锐的手按在了鹿腿的肩膀上,用的力气并不大,只是那么一个动作而已,毕竟白锐今天也是量力而行,没把自己逼迫到极限,走路的力气还是有的。鹿腿却立刻得意了,歪着头对白锐得意的嗷嗷了两声,尾巴更是甩得跟直升机的螺旋桨似的。

     这个二货,总是这么可爱~

     他低头正看着鹿腿呢,忽然一只手过来扶住了他。

     “猎星!”

     可爱的二货?!╮(╯▽╰)╭那谁?~\(≧▽≦)/~我的眼里只有我家可爱的猎星!

     白锐就那么跟着猎星走了,就算鹿腿在后边叫地嗷嗷呜呜,他也头都没回一个。鹿腿的心啊,那是拔凉拔凉的,qwq。

     又过了两天,回到蓉部落的诺丽丝他们回来了,当初莎拉答应得干脆,她回去后对罗森娜说时,罗森娜点头同意得也干脆。谁都以为他们回来一趟,带不走多少人。甚至可能,他们七个人反而还能再留下来。然而,事实却是这一趟诺丽丝带回来了八十九个木族人。

     这可绝对不是一个少数了!

     罗森娜她们虽然在没有了碧桃丝的掌控后,会做人多了,但归根到底,她们还是有一种身为木族人与其他人不同,比其他人高贵的骄傲劲。然而实际上,蓉部落里的很多人已经等不了了。

     一次迁徙要多长时间?迁徙之后我们还能不能活着?就算找到了新地方,但是母树到底多久后才能成熟,多久后才能结果?我这一生里到底还能不能看到自己的孩子出生?一个一个谁都不能确定的问题,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离开的人不是不骄傲的,但是他们已经被长久的等待磨掉了那份乐观和自以为是。茅部落那边虽然也要等待,但是有一个确定的时间——两年,两年之后,母树就能成熟,就能结出孕果来。同样是等,茅部落至少有一个确切的当代时限。

     况且,茅部落是战胜了他们的部落,到那边去没有什么可羞耻的。他们又不是作为战俘去的,而是主动过去的,那地位又不一样。

     当知道自己的部落有那么多人选择离开时,罗森娜的表情实在是精彩,可是她已经答应了,那就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猎星和白锐知道之后。顿时也吓了一跳,两个人虽然寻思着应该会有人同意过来,可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白锐想的是让这些木族人围着母树住一圈,猎星摇摇头,直接让他们在茅部落的聚居地外边开始建房子。

     两边的人一开始混居,各种问题就层出不群,猎星整天忙到不见踪影,白锐想帮忙也帮不上。当一群碧蝶飞出缝隙,在猎星和白锐家门口安家后,白锐出发的时间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