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八章
    94

     面对金角,袋鼠直接用尾巴支撑身体,两条腿猛地蹬了出去。金角啪的一声头部抬了起来,躲开了袋鼠的两脚,同时对着袋鼠喷出一股棕褐色的毒烟,袋鼠显然没想到竟然有能喷云吐雾的蜈蚣,它的脚还踢在半空,就让毒烟喷了个正着。袋鼠的反应也是极快的,瞬间闭气,脚一落地,立刻先前一跃,蹦跶出了将近三米,恰好避过了金角的飞扑。不过,它前进不是因为勇敢,而是因为袋鼠的腿部构造,它不能后退,只能前进。

     金角和袋鼠斗得激烈,金角还明显是占了优势,可同时,鹿腿却已经处于下风。

     黑驼很强,速度、力量,反应能力……当他和鹿腿斗在一起,大多数人甚至没看清过程,鹿腿已经被踢飞了出去。而且这一下显然不清,倒在地上的鹿腿,发出呜呜的叫声,几番挣扎,竟然都没能从地上爬起来。银角已经代替鹿腿,扑向了黑驼。黑驼可不敢像是踢飞鹿腿那样,把自己的腿脚向银角身上招呼,这种很可能有毒的东西,划破了一点皮肤都是致命的。

     “嗷呜……”鹿腿终于爬了起来,左后腿却不敢碰地,他走回了白锐身边,大头蹭着他。

     白锐摸着鹿腿的脑袋猛然觉得不对,鹿腿外表像二哈,可是体型巨大得多,体重大概能和成年棕熊相比,速度上却又更快,它奔跑起来重力加速得是多少?就算这里的人身体比地球的现代人身体健壮,踢开还算是正常范围,可是踢飞,还飞这么远,甚至把鹿腿的骨头都踢出了问题,那就不正常了。

     这个黑驼,他已经是和战兽合-体的状态了!

     白锐自己用战兽和坐兽决斗,那么以别人战-兽合体状态决斗,按理说也没什么不公平的。可是,连说都不说一声,甚至脸上还涂抹着颜料,那明显就是覆盖了他合-体后的徽记,这就太阴险了。另外能让他处于合-体第三阶段的巫,那说明他们已经有一个很强的大巫了,却还要找白锐这个巫,白锐从中感觉到的是让他反感的贪婪。

     正寻思着,傻白忽然对他示警!可说对方的时机找得实在是太好了,现在白锐朝前的路都被打起来的四位遮挡住了,而危险来自于背后,回头显然不明智,白锐只能向左前一个飞扑。几乎是他人扑出去的同时,一道劲风,擦着他的后背就过去了!

     原来刚才忽然有人冲进来决斗的场地,一棍子差点敲在了白锐的后脑勺上。白锐这一躲开,茅部落的其他人当然不会干看着,就要朝前冲。可是没想到,原本在他们旁边一起观看决斗的人,突然掏出短棍、石头,和茅部落的人打了起来,甚至还有战兽从人群的背后跑出来,加入站圈。

     好好的一场原始社会相亲大会,顿时变成了原始社会群殴大会。

     “嘶!”银角嘶叫着逼退了黑驼,飞快的转身一窜,回到了白锐身边,接着一卷,巨大的身体卷在了白锐身上,把他彻彻底底的包裹住。

     周围混乱得厉害,但是银角这么一来,顿时没人再敢靠近白锐了。

     “首领!”黑天部落的人递给了黑驼一根长矛。

     “不需要,把他的阿爸抓住,这头坐兽一样是我们的。”黑驼接过了长矛,却没再去攻击银角或者金角,而是大步朝着黑爸的方向走去。看着和果爸并肩作战的黑爸,黑驼同样是一脸的欣赏——这也是个强大的战士,会是他不错的助……

     正想着没事的黑驼脚下一空,无论多强的人,突然来这么一下子,也都会有短暂的不稳,黑驼也不例外。在他不稳的时候,脚底下的空洞再伸出什么……

     “啊——!”惨叫的不是黑驼,他及时用手中的长矛插-进了洞里,只是脚底被划伤了一个口子,并没有像是其他那些倒霉蛋一样,整条腿都被拽下地面,□□的时候,腿已经没了。

     黑驼还要冲向白锐,但是地面翻开,比金角银角小一点,但是体型同样惊人的蜈蚣从地下冲了出来!黑驼停下了前进的脚步,救下一个族人之后开始后退。更多的人,无论是参与进攻的,帮助茅部落的,还是看热闹的,除了茅部落之外的人,大多数人都开始逃命。可是他们没逃出多远,跑在最前边的人就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一开始没人察觉不对,只以为是那些人跑太快一时失足。但黑驼拉住了他的族人们,他看向半空,有拳头大的蜂子正悬停在那里。刚刚他注意到,有一道红从倒地的人身上飞出来,应该就是这些巨大的虫子。

     生死之间成长起来的原始人反应速度都不慢,很快众人就都停下了脚步,但是后边已经被蜈蚣们占据,他们也只能像呆子一样站在原地。

     白锐坐在银角的身上,倒地的所有人和战兽,被蜈蚣们一一拖了回来,摆在一边。白锐的脸色很苍白,别人以为他是气的,黑爸和果爸知道他是疼的,但现在白锐就得撑着。甚至黑爸和果爸都不敢让担忧和心疼出现在眼睛里,只能用更凶悍的眼神瞪着那些退回来的人。

     “你们部落的那是十个人在我手上,不过白巫放心。我们只是把他们控制起来的,没死人。”站出来说话的还是黑驼,虽然计划失败,不但没抓到白锐,反而还落在了白锐的手里,可黑驼的身上看不出丝毫的灰心,反而那双盯着白锐的眼睛,更火热了两分。

     十个人,八个是看对眼了跟人出去的人,还有两个,就是那路上看对眼的一对,大家也让他们出去玩了。剩下的人,除了猎果和猎黑之外,都是单身出来的,都没想着再找人。至于那个自己送上门来的土硬,刚才倒是一直和茅部落并肩作战,现在倒是得到众人的处不信任了。

     白锐看看他,呵呵一笑,抬手指想北边:“看那边。”

     拔丝正从那边过来,它嘴里叼着根线,线后边缀着白生生的一大堆,少说有四五十人。那里边的除了黑驼的人,茅部落自己的人也在里边了。茅部落的人拔丝倒是都认识,可本来树林的环境它就不是很好施展,再加上茅部落的人很可能会被当成人质那就更麻烦了。所以得到白锐的同意后,干脆不分敌友全都罩网下面了。

     “伟大的白巫,这件事我们跳林部落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啊。”一直不说话的林勇这时候赶紧蹦出来了。

     有他带头,又有许多部落跳出来喊冤。

     黑爸在白锐耳边说了几句,白锐点点头。

     “跳林没参与我是知道的,因为这么多的人手,开始的时候根本也不是冲着我们茅部落来的吧?”白锐笑了笑,林勇的脸色则更难看了,“凡是受伤的跳林人,我一定都会为他们治疗,林勇首领,把你的族人找出来,站到边上去吧。失去意识的人跟睡着了一样,明天这个时候就醒了,不用担心。”

     之后又有几个部落的人站出来喊冤,白锐不说话,反而看向林勇。

     其实,在场的人大多把自己画得面目全非了,打完那场之后,除了黑驼和他身边的人,外加缺腿的十几个确定是对着茅部落动手的,其他人白锐根本认不出来。不但他,其他人包括黑爸和果爸一样,刚才那种混乱的情况,就算是和他们正面交手的,现在混在人堆里,再说谁是谁,他们也认不出来。

     那这个时候,还不如把这件事交给林勇,虽然他对林勇也没多大信任。

     但白锐可不信他们刚来还不到一天,就会有人组织起来这么大的行动。眼看着林勇开始配合白锐甄别,黑驼说话了:“白巫,你可真是信错了人,这件事正是林勇命令我们做的。”

     “你撒谎!”

     “这里可是他们跳林部落的地盘,而且他们灭掉了黑泥人,现在是最强的部落,他们的话,我们怎么可能不听。”黑驼的话引起了许多人的附和。

     “我不知道你们这里的人彼此之间的关系到底怎么样,但我只要知道林勇首领比你更让我信任就足够了。”白锐站了起来,黑爸和果爸站到了他身边,看起来是保护,实际上果爸在后边用手扶着他的背。白锐貌似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我困了,林勇首领把你认为无辜的人带走,剩下的就让他们继续待在那里吧。”

     回到他们的营地时,三个买来的人,跑了一个。剩下了一个男人,和那个还在哺乳期的女人。在他们回来之前,这两个人还在安静的睡觉,听到动静立刻惊醒,但也是一动没动。他们没跑,不是因为被茅部落的亲近友爱所折服神马的——总共就相处了半天能看出来个毛——而是因为他们已经看开了,再跑能跑到什么地方去呢?原来自己的部落到底在什么地方早就已经不记得了,再坏又还能坏过被杀,被吃吗?

     白锐回到营地里,被放进草棚子,盖上了皮子。

     “黑爸,果爸,我没事。”

     “没事才怪。”黑爸挑挑眉毛,“别多话,躺下休息。”

     “先把鹿腿叫过来,我给它治好了再睡。”鹿腿一瘸一拐的跟了一路回来,白锐心疼,可是为免多事,他也没多话。

     “白锐,你确定你还受得了?”黑爸没说话,果爸很担心的问。

     “受得了,没问题。”白锐点点头。

     黑爸和果爸对视一眼,果爸去叫露腿了。这一叫竟然还花了点时间,而鹿腿跟着果爸进来的时候,从它那狗脸上竟然还能看见一点不情不愿。

     它也知道白锐现在身体不舒服,知道身体不舒服的原因是因为使用力量,这大狗,虽然总是二乎乎的,但是……

     “你怎么总是这么惹人疼呢?”白锐抱着鹿腿的大脑袋,揉了两下,“放心,我没事。”

     “嗷嗷呜~”鹿腿舔着白锐的脸颊,口水臭得要命,但白锐竟然还感动的把脸凑过去,让鹿腿多舔两下。往常虽然他也不嫌弃,可从来也没有送上去的。所以,人啊,真是感性动物。

     跟鹿腿亲昵了一番,白锐先用透视看了鹿腿的骨头,结果看到了两条明显的裂痕,不过万幸,只是骨裂,骨头没错位。

     等到白锐给露腿治好,他人还坐着,就直接闭眼睡着了,还是一边受着的黑爸和果爸把他小心放平的。鹿腿就在他身边躺下,长长的毛毛蹭在白锐的身上——今天晚上,夜风还是有些凉的……

     “猎黑,跳林部落的首领和大巫来了。”其实早来了,但是蜈蚣们根本不让他们靠近,茅部落的人也都忙着照顾躺倒的自己人,就算有空的,也知道自家大巫现在身体不适,谁管他们。有本事闯进来,╮(╯▽╰)╭被蜈蚣划伤一点,保管就让他们哭爹喊娘的。

     刚刚和白锐他们发生冲突,虽然其因不在他们这,林勇和跳脚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又多事。

     而且,说到底,白锐算是帮他们挡了一次灾,可是刚才乱起来的时候,他们非但没有帮助茅部落,反而袖手旁观,甚至当时林勇还想过趁乱把白锐杀了,或者抓了。不过被跳脚以等他们两败俱伤为由制止了,不过两败俱伤没等到,只等到了白锐发威。可就算如此,他们也把人的得罪了。

     “我们都不会说他们的话,就让他们站着吧。”猎黑伸了个懒腰,和猎果帮着安置好了昏迷中的族人,也去睡觉了。

     结果林勇和跳脚就一直站在原地不敢离开,就这么等到了天亮,白锐吃饱喝足才来找他们。

     “别过来了,就在那站着,有什么事说吧。”白锐起来,这次也没让两个爹跟着,就他一个人,溜达到了大蜈蚣们组成的保护圈外围,随便找了个蜈蚣坐在它背上了,对着林勇和跳脚摆了摆手。

     “我们来主要是想表达感谢,如果没有茅部落的大巫和勇士在,我们跳林部落就要消失在这个也晚了。”跳脚弓着背,哑声说着,他们是来尽量修补双方关系的。

     “哦。”白锐的回答就一个字。

     “?”林勇看着自家的大巫,这就一个“哦”字,怎么接下去?

     跳脚这个时候也有点惴惴,同样闹不清楚白锐到底是怎么个意思,于是白锐对着他们伸出一只手来。

     “??”问号从一个变成两个了,林勇眼角抽搐,如果不是形势所迫,外加他词汇量有限,八成林勇会大声咆哮“说人话!”

     “二位不是来感谢的吗?那表示感谢的诚意呢?”

     诚意=礼物

     “当然,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还是大巫跳脚反应快,对边上的人招呼一声,没一会,就被人带过来了五男五女,“这就是我们的谢礼,希望白雾满意。”

     茅部落对布料和瓷器并没有啥需求,不差盐,不差食物,既然他们只差人,那就只能送人了。这些送过去的人,也能多了解一下茅部落。当然,只是了解,绝对不是探听,他们现在可是一点歪心思都不敢动了。

     “行,让他们过来吧。对了,你们今天晚上的祭祀还有吗?”

     “……”都闹成那成那样了,这位还惦记着祭祀呢!

     “我是带部落里的年轻人出来走婚的,他们还没找着配偶呢,当然得继续,还有交易也是,我依旧在这里收人,收东西。”这两位的颜艺够精彩,心里想什么,全写脸上了,白锐想不知道都难。

     八个人,白锐醒了先把他们弄醒了。事情也问清楚了。八个人里有三个找的并不是对方安排的人,而是在两个人亲昵的时候,同时受到了袭击。然后拔丝过去,把他们一网成擒了。但还剩下五个没着落呢,外加初恋就经历这种事情,打击多少还是有点的。白锐不想把他们带回去明年再来一趟,就决定在今年解决了。

     林勇一咬牙:“今晚继续!”

     ***

     白锐处理完了这边,一转身,黑爸已经准备好带着人出去狩猎了。果爸还在睡,就算吃了不少小菊藻,元气的恢复也是需要时间的,昨天一夜没睡,还打了一场群架,就有点被累着了。没找着伴的那五个都在打猎的队伍里边,显然这也有带他们散心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