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一三章
    113

     无数的蛇虫,无论是白锐家养的还是野生的,无论天上地下水里火里正在从四面八方向着茅部落,向着白锐聚拢而来。而当家养的遇到野生的,立刻就是混战,结果往往是家养的把野生的吃掉。可是随着香味越来越浓,白锐的宝宝们已经顾不上驱逐外虫了,一个一个拼了老命的只顾着朝回赶路。

     不过就算不开打,但白锐的宝宝们现在的数量也是可怕的,单靠挤的就能把外虫挤出最靠近白锐的范围,甚至整个茅部落的范围内,也都见不到外虫。

     也以为如此,茅部落的众人除了少数跑出去支援放牧组,照顾和安抚牲畜外,其他人都一脸好奇的在外看着热闹。

     香气越来越浓了,按理这么浓的香气,应该已经到了让人不舒服的地步了,但事实却恰恰相反,所有人都觉得很舒服。猎星看了一眼嗅觉更灵敏的二哈和大兔子们,它们或趴或蹲着,但都是一脸的舒服和惬意,一个个的眼睛都眯成缝了。

     “桀——”一声怪叫让众人意思到他们只顾着看周围,竟然忽略了天空。

     一群脑袋长着红色瘤子的黑色怪鸟刚到了茅部落的上方,结果先是遇到了五头小飞龙,接着兜头撞进了一片五颜六色的云彩里,打头的大鸟在两分钟内被啃成了一副带血的骨架,摔落在地碎成了渣滓。其它怪鸟顿时吓得怪叫连连,拼命扇动翅膀逃离此处,可还是被啃光了两头。那片云彩就是大小疯子还有各色彩蝶,最近彩蝶们的主人还在羽化过程中,但是彩蝶们却已经大量化蝶而出,形成战斗力了。

     同样五色的蝴蝶鳞粉随着它们的飞舞落了下来,几只蜘蛛互相喷出蛛丝,架起蛛丝棚,阻挡住落到人们头顶的鳞粉。除了碧蝶的鳞粉有治疗效果之外,其它颜色的鳞粉都是有毒的,现阶段,除了猎星之外,其他部落里的人是受不得的。

     天上除了鸟类,各式飞虫也是不少的,不过都被彩云阻挡在了一定的范围之外,偶尔有胆子大溜进来的,必定是被吃干净一个下场。

     接近正午的时候,香气的浓郁到了一个顶点,而且在阳光最炽烈的时候,竟然有雾气渐渐弥漫开来,而且越来越浓,越来越重。

     远处野兽的咆哮此起彼伏,依稀能看见在虫子们的外围发生骚乱,彩云不时飞出去助阵,偶尔也有重伤的虫子被同伴送到靠近白锐的地方疗伤。

     猎星忽然被推了一下,扭头一看,是果爸。

     “去前边。”

     “?”

     “明显这是极有好处的东西,快去前边。”

     猎星刚说要黑爸和果爸一块去,果爸已经回到黑爸身边了,而且两人隐隐的对他摇头。他是部落的族长,又是白锐的伴侣,从白锐那里得来好处没人敢说什么,但是如果再加上他们俩……尤其果爸已经得到死而复生的最大好处了,不该过贪。这么一想,猎星也不想去,于是当做没听见,没看明白,又站着不动了,结果没过一会,推他的人就变成黑爸了。

     “黑爸……”猎星无奈。

     “猎星,你以为白锐能活多久?”

     “啊?”这问题让猎星一怔。

     黑爸压低了声音,凑在他耳朵边上说:“他会活得很久,很可能比我们都久,你放过这个明显有好处的机会,就是要让白锐自己一个人过活吗?他能让死于意外的人复活,但是我不认为死于衰老的人,他一样有办法。”

     这次当黑爸离开,猎星没再继续停留在原地,而是朝前走了上去。

     虫子们的视角范围都是很广的,别看它们自己把四面八方都堵得严严实实的,猎星一表现出要朝前走的意图,它们立刻就让出了一条路。

     这个时候意识到大巫应该就要从那团雾气里出来,并且还要伴随着什么大好处的人不是一个两个,但也也知道自己只能眼馋而已。

     自从换了新的假肢之后,走得越发安稳的猎星,这个时候竟然有些双腿发抖。

     “咔。”

     猎星的脚停顿了一下,刚刚那声音轻微无比,像是那只体型较大的虫踩碎了一片叶子,可是猎星却又不自觉的感到心脏跳动得激烈了起来。

     “咔咔咔!”那声音确实是从蛊雾中传来的!

     再也不犹豫,猎星迈开双腿,加速奔跑了起来。不算长的路程,猎星却跑得心脏疾跳,气喘不已。

     那不似正常的雾气,终于开始消散了,当猎星跑到雾气的边沿时,已经能模模糊糊的看到里边的情景了。五对臣蛊各据一方,它们的头颅都高高的抬起,对着中间的……蛋?雾气进一步消散,猎星才看清楚那是一枚长椭圆形的紫色巨茧,茧里的是谁就不用说了。

     猎星就朝前走,“嘶!”两条巨蛇和两条巨型蜈蚣的猛地扭过了头来,巨大的三角头颅与狰狞的虫首对准了猎星,但是猎星依旧继续朝前迈步,四头庞然大物随着他的前进慢慢缩回了头颅,终于把猎星放进了最内圈。

     咔咔声越发的明显,慢慢的巨茧上出现了一道明显的缝隙。猎星的手下意识就抬起来了,可是他自己强忍着又放下去了。就像不能帮助雏鸟出壳一样,猎星可不愿自己的帮助给白锐造成什么危险的后果。

     那裂痕一寸一寸的向下延长,忽然,砰的一声巨茧碎裂,一条*的手臂伸了出来,那手臂修长矫健,覆盖在其上的肌肉饱满充满了力量,却丝毫不会臃肿,是一种自然野性的魅力。另外一只手也从那个洞口处伸了出来,努力的朝外掰着,又是一声陶瓷碎裂的响声,阳光下半个人从茧子里挣扎了出来,因为用力他的上半个身躯弯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淡淡的紫色水滴从顺着他白色的肌肉滑落下来……

     那个人是张着眼睛的,他的身体原本还弯着,但在看到猎星的瞬间立刻露出狂喜的表情,硬生生的把朝上挣的姿势变成朝下冲。猎星眼中的喜悦只会多而不会少,他同样伸出了手臂,把那个冲向他的人紧紧搂在了怀里——不是白锐还能是谁?!

     “等等!”两个人刚刚脚踏实地的拥抱了一秒钟,白锐忽然推开猎星,把他拉到了那个碎开的巨茧边上,“快喝!快喝!”

     巨茧的上半截已经整个碎开了,紫色的液体洒了一地,现在只剩下大概三分之一的部分,不过里边盛满了紫色的液体。

     猎星虽然还有点懵,但下意识的信任不是盖的,立刻就直接凑到那些液体边上去喝。那液体喝进嘴的时候是没有温度的,可是吞咽后,顺着喉咙一路就热了起来。

     那边白锐把猎星挂在腰间的一个哈密瓜大小的罐子已经拽了下来,这罐子是用白泥果做的。随着人们和白泥果的接触越来越多,人们的食物也越来越多,就有人开始用白泥果制作各种不同的东西,比如就在白泥果的顶端钻一个洞,把里边的面浆弄干净,再把果子晾干,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容器了,就是个头小点,大的不过人头大小,小的只有拳头大。在白锐“闭关”的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基本上部落里的人家里都有几个。

     猎星这个是存水的,白锐手快的把里边的水倒光,接着把它按进了紫色的液体里。手上按着,白锐有点焦急的抬头看着天空,现在天上已经打起来了,他家的飞行部队暂时还能够控场,噼里啪啦朝下掉的都是外来者,但是也坚持不了多久。

     罐子差不多灌满了,白锐拎着罐子拉着猎星赶紧后撤。后边刚才并没上前的臣蛊们,第一时间冲了上去,等它们离开,紫色液□□体已经没了三分之一,后边的子蛊们陆续上前,天上的小飞龙、蜂子和五彩蝴蝶也降落了下来,在紫色液体里沾上一点,还有直接去啃巨茧碎片的。最外围的昆虫和野兽不等进来就被撕成了碎片,天上的敢朝下落的也逃不脱当成加餐的结果。随着香味渐渐淡去,巨茧和紫色液体都被吃干抹尽,再不甘愿的虫和兽,也只能渐渐散去。

     白锐刚把猎星拉出来一会就发现他情况不对,整个人反应迟钝,而且身体紧绷,像是强忍着什么一样。

     “怎么了?”

     猎星没说话,只是用很慢的速度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紫色液体前两口喝下去是暖暖的很舒服,可是喝到底六七口的时候,就不是暖,是烧了,现在猎星这个人都跟在油锅里炸一样。

     白锐顿时意识到不对劲,赶紧捏开猎星的嘴巴,凑过去吻上了他。猎星只觉得炸他的热油瞬间从四肢百骸汇聚到了喉咙,然后从嘴巴里被白锐渡过去了。

     “好点了吗?”

     猎星点点头,其实还是烧得厉害,只是从油炸变成了火烤而已。

     “你去回家休息,这东西只要扛过去,就会对身体的好处很大,但是它存放的时间很短,我去给其他人喝去。”白锐又吻了猎星一下,这次是单纯的吻了,他们的神色对彼此都是依依不舍的,可是动过却很干脆,一个转头跑向其他人等待着的方向,另外一个因为身体不适步履有些艰难的朝家里走。

     但是这个紫色的液体虽然是白锐的洗澡水_(:3ゝ∠)_,可是对所有的动植物,都有大幅度提高身体素质的能力。这也是唯一的这么一次,白锐不认为还有一下次机会,不能浪费掉。

     “嘀!”榛子落到了猎星身边,它现在更高大了,落地的时候还会让附近的人感觉到明显的震动。

     榛子站在猎星身边,站得稳稳的,可明明它也喝过那紫色的液体了,猎星在心里感慨了一些,不时扶着榛子歇一会,一点一点挪回到了家里。

     他躺在地上,想的是白锐被祖灵惩罚时的痛苦,是不是跟自己一样?可是白锐却还要忍耐着,指挥他的蛊虫,或者吹着笛子,相比之下,自己这样是不是太弱小了?

     被一双胳膊搂住的时候,猎星吓了一跳,一睁眼才发现原来白锐已经回来了。

     “这么快?”

     “给黑爸了。”白锐搂着猎星躺在了他身边,“我想你……”

     猎星侧过身来,一手也搂住了白锐,另外一只手抚摸着他的头:“我也想你。”

     本来两人之间的气氛非常的静谧和美,可是突然间白锐坐起来,表情古怪的抬手摸着他自己的头,他还有点湿的头发,随便一模就掉下来了一大片,当然本来也没多少。所以,白锐只摸了两下,就抓了两大把头发下来,后来他不摸了,但湿漉漉的头发就自己朝下滑了。

     qwq我的头毛啊?!花了八、九年时间长起来的毛啊?!

     _(:3ゝ∠)_泡了一次历时八个多月快九个月的澡,白锐再次变成了白·真秃。

     白锐摸着自己的大光头,真想哭了。

     猎星当然知道白锐对自己的头发有多重视,看他样这可怜兮兮的样子,顿时心疼的坐了起来,抱着他,亲他的头皮——哎呀真的好光滑,蛋壳一样,这真的还能长出头发来吗?猎星赶紧把心里的想法埋进去,很违心的安慰着白锐:“你也说过,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的头发一定还会长出来的,而且会更好更密。”

     白锐埋进猎星弹性极佳的胸口里,吃豆腐外加求安慰了半天,才把脑袋□□:“没事,至少有果爸陪着我。”

     “……”

     没错,复活怎么着也两年的果爸,现在依旧是头皮锃亮的存在。

     所以说人的劣根性啊,只有自己个倒霉的时候往往是各种痛苦的,但如果有人陪着那就愉快多了。

     哀悼完了自己的头发,两个人就躺回去了,没一会,猎星开始在白锐的怀里扭动。

     “白锐,做吧。”

     白锐捏了捏猎星的耳垂:“你在这样我可不理你了,有这么宠着我的吗?身体不舒服还做个屁啊。休息!”

     “不是,我真想做。难受……”猎星继续蹭,呼吸也粗重起来了。

     刚才猎星的体温就热得厉害,猎星之前也说喝了紫液后就热,白锐就没朝那个方向想,现在这情况,明显紫液开始向另外一个方向发挥作用了。白锐的心里顿时也痒痒起来了,但是又怕真做了,直接就把效力完全发-泄出去了,可要是不做,万一憋坏了怎么办?

     用透视光只能探查出他身体某些部分散发出的热量惊人,可到底怎么回事白锐依旧闹不明白。只是耽误这一会,猎星整个人已经神志模糊了。白锐用手帮猎星疏解了一次,猎星稍微好了点。白锐又突发奇想的开始帮猎星按摩,没想到真的让猎星舒服了很多,一直折腾了大概两个多小时,猎星一脸舒服的睡过去了。

     猎星是在下午睡着的,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没有人来叫他们,因为部落里的许多人都是这样。

     白锐给黑爸的那个管子,部落里的长老们每人喝了三勺,每个长老在自己的组里推荐了四个人,这些人每人得到一勺。剩下的紫液里加了水,部落里的成人每人得到了一杯。再剩下的部分继续加水,孩子们每人得到了半杯。所以,整个部落都处于紫液的影响下,猎星还不算是睡得久的,最久的人睡了三天。

     可是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驼背的老人直起了腰,体弱的年轻人精气神大了起来,小孩子更加的健壮聪明。当然,明年部落里也出现了一次生育高-潮。

     在猎星清醒之后,白锐发现他的身高却拔高的一大块,他比猎星高了!虽然只是高了大概半厘米那么多,但也是高!可是就在白锐走出房子正在高兴的时候,有人给了他致命一击。

     “那个东西不能长头发啊。”一脸遗憾说话的,当然是果爸。果爸是无意的,他真的是无意的,他其实比白锐还遗憾啊。部落里现在谁顶着个光头来回晃悠?过去不就是只有他一个吗。当然,现在有白锐陪着了︿( ̄︶ ̄)︿

     这么坑儿子,果然是亲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