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一九章
    119

     猎星赶着白锐织好了最后那一点,至于裁剪,那可就简单多了。铺开织好的布,系统自动打光,按照光线切割开就好。缝纫则终于可以请其他人代工了。其实部落里早就有了真正衣服的样子,从简单的古罗马长袍到华夏古代的深衣,白锐能想到的都画出来了,不过想要看见有人穿,那就要等到冬天了,繁忙闷热的夏天,无论男女老少还是更喜欢腰间一裹。

     银饰都是已经做好了的,就是扎耳朵眼比较恐怖,最后还是黑爸下的黑手。

     这衣服实在是太不攻了,可是想想猎星今天知道角昆的族长过来后,那种白锐第一次看见的兴奋表情……他知道,猎星想要向另外一个强悍的男人炫耀,炫耀自己的城池,炫耀自己的伴侣。

     对于这种情况,白锐很理解,都是男人,对自己的所爱要么就是跟孵蛋的老母鸡一样遮得严严实实的不让别人碰,要么就是恨不得向全世界呼喊“这人是我的!”。猎星一直都表现得很淡定,从来没嫉妒过,独占欲也不太感觉得出来,早些时候白锐私底下还曾经抑郁过。

     所以,这次虽然表面上各种耍赖委屈,实际白锐还是很配合的,否则只要稍微拖延一点,这身衣裳就不可能赶得上宴会。

     这套五毒蛊师的“装备”,只遮盖住了白锐一条胳膊、腰腹的要害,还有一条半腿,为什么说一条半腿,因为有一条腿的裤腿是完全敞开,只以蛇形的银环束缚住,才免于真变成飘带。

     毒哥的破虏绝对是露得不能再露了,却又给人一种藏而未露的感觉。当然在这年月,毒哥绝对是穿得很多的的。

     可是在场的人,就算是茅城的长老们,第一次看白锐这打扮的也有许多被闪了一下,看得呆住了。因为茅城的发展太短了,白锐是整座城里的唯一一个真·城里人,其他都是原始部落里的真正“土人”。

     于是茅城人的主流审美根本就不是看脸的,无论男女首先一个就是看是否强壮,接着男人看是否器大,女人看是否屁股大,总之都是脖子以下的部分。这些年生活得越来越富裕了,再加上和木族人混居,审美观稍稍发生改变,但也都是在看了脖子以下的部分后,再看脖子以上的。

     形象点比喻是身体强壮程度相仿的两个人,一个是有大兄弟的丑男,另外一个是有小丁丁的帅哥,前者才被人们认为是美的,并且追求者众多的。所以很多原始社会的男人服饰,都是强调自己有只大鸟的╮(╯▽╰)╭。不过因为白锐坚决不想看到那些伤眼睛的东西,木族人的衣着风格也稍微影响了茅城里的人,所以茅城寻常状态下的男人服饰才依旧是简单的裹腰布和裹腰皮。

     但是,现在的白锐,打破了茅城人对美的认知,他一出现,眼睛就再也没办法朝更强壮的男人们身上放,只想牢牢的盯着他不放。

     猎星这时候有点后悔了,自家人的眼光无所谓,他们并没有猥-亵的意思,只是惊艳。可是那些外族人,尤其是角头城使团的领头人,眼珠子可是都快烧起来了,如果不是那人还有点理智,知道这里的场合不对,说不定就要扑上来了吧。

     他是想炫耀一下自家的伴侣,但他没想让旁人用眼睛去“舔”自家伴侣。

     先冷静下来的反而是白锐,虽然他也是头一回面对被视-奸-的感觉,他的手放在猎星的肩膀上,因为安抚所以稍微用了些力气:“族长,怎么不走了?”

     “呜!”“哼!”“哎哟!”各种痛呼来自那三队使者,茅城还在怔愣中的长老们因为他们的声音快速回了神。

     角昆摸着自己的肩膀,手掌下是一个只有小拇指头大小的红包,可却灼疼得厉害。他稍微低了一下头,将他自己也能感觉得到的眼睛里的灼热收敛起来。

     其他被叮了的人也不敢抗议,都老老实实的低头,平复自己的心情,一时间坐满了人的小广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中。

     白锐放开了放在猎星肩膀上的手,退后两步,示意猎星先走。可谁知道被猎星突然伸手拽住了胳膊,朝前踉跄了一步,就变成两个人并排了。

     “别,你是族长……”

     “族长的威严不在于走在大巫前边。”猎星凑在白锐耳边笑着说,“跟我并肩而行吧,我的大巫。”

     猎星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亮闪闪的,白锐差点就伸爪子搂住他的腰,然后吻上去。他梗着脖子强忍的时候,猎星却主动凑了上来,吻住了他。白锐在心里荡漾,周身通畅的时候,又有些心塞。

     _(:3ゝ∠)_亲爱哒,你这么攻,你老攻知……好吧,就因为他知道,所以才心塞啊。

     一吻结束,猎星又咬了一下白锐的鼻尖才放开他,两人各自走向自己的座位。

     从一开始最早茅收茅巫带着过来的茅部落,一直到现在的茅城,数年的发展,很多人都用有色眼光看着他这位残疾的族长。现在这样的人不是变少了,他们统治的人口越来越多,会这么想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白锐很在意这一点,当他们俩一起在公开场合出现时,他总是会在意这样那样的问题。猎星反而更加放得开。因为猎星知道,除了黑爸和果爸,再没有人比他更适合作为茅城的族长,因为他对白锐有着绝对的信任和放纵——白锐的力量和智慧才是使茅城崛起的根本,但除了他们这些家人之外,无论是谁站在族长这个位置上,都很容易有不该有的心思,或不服气,或想要完全掌控白锐,更有甚者想要将白锐的力量据为己有。

     就是茅收那样跟他们从盆地里走出来的人,也只有在他们是长老的时候才能信任,如果给他们一个和白锐并驾的机会,谁也不能确定他们的谷欠望不会快速膨胀起来。

     白锐总是有那么多的奇思妙想,两人相拥的夜晚里,他又总是那么兴奋的描绘着美妙的图景。猎星希望尽自己所能的,帮助白锐实现他的愿望,不让他的羽翼被任何不必要的肮脏东西玷污。

     当猎星和白锐分别落座,茅城的老人们抬上冒着热腾腾香气的食物。虽然不能油炸和爆炒,但白锐不愧是大吃货国出身,虽然作为一个平常在家吃最多的就是清汤涮锅子的宅男,但还是让他琢磨出了不少好货。用有类似竹叶清香的大叶子包裹,内里塞满了辣果与其它各种香料的烤鱼;以碾碎蒸过的粟米加上一旦炒熟的面粉作为米粉,五花鹿肉作为基本原料做出来的粉蒸肉;用蜂蛊蜜做出的蜜汁烤鸡(蓝鸟);另有第一次吃一准被喷一身的灌汤包子和一些面饼子,和一个水果大拼盘。

     本来三队使者都没怎么把注意力放在食物上,在他们想来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虽然有个强悍的大巫,但是食物怎么可能比得上他们自己家里的精美。就算是两个大部落的,也不认为这城里有什么好食物。但就算是心心念念着白锐的角昆,也也渐渐被食物勾人的香气转移了注意力,他随手抓了一块粉蒸肉扔进嘴里,想要压一压分泌得越来越多的口水,谁知道一口下去,原本参加宴会之前已经填充过的胃,瞬间开始向身体抗议着“更多!”。

     就连左桠部落的木族人也顾不得矜持,他们喜欢吃素,但也不是不能吃肉,尤其那水果大拼盘里的水果边还放着一个蜜碗与一个奶碗,可以用水果沾着吃。蜜碗自然不用说,里面的蜂蜜粘稠澄清,甜而不腻。动物的奶其实有一股膻腥气,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处理的,这奶汁细白如云,没有一丝杂质和膻味,就算直接喝也是美味。

     面饼众人以为不过是平常,谁知道不但面饼本身绵软细甜,面饼里边也是有馅料的。有的是鲜甜的水果,有的是切得细细的汁水浓厚的肉糜,更是让人大嚼不停。

     所以在被白锐闪了的诡异安静之后,整个广场再次陷入了不闻谈笑声,但闻咀嚼声的囧状。

     茅城的众人一开始还想着他们是大地方来的,结果看这些人的反应和之前在这里参加宴会的其他部落人一样,心里的那点紧张感也就烟消云散了。

     第二次有人上来添菜时,角昆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顿时觉得脸如火烧。

     其实这也怪不了他一个大城的族长,却吃饭吃得忘了其他。角头城的上等饭食也不过是烤兽心,煮兽脑,鲜兽舌之类的。现阶段人们做饭还处于加盐做熟就好的状态,最多也就是切割得稍微好看一点。即便现在摆上来的食物也就是现代街边大排档的水准,但与原始社会的饮食标准相比,就如同成年人和吃奶的幼儿比谁的力气大,那绝对不是同一个重量级的。

     “看来诸位使者对于食物很满意。”猎星看众人差不多冷静下来了,笑眯眯的说——不冷静也不行,肚子里一点空位都没有了。

     “猎星首领,你们的奶味道非常好,是什么野兽产出的?”这是左桠的木族人问的。

     “是我们这里特产的一种鹿奶。”就是黑尾鹿的奶,不知道是不是和这种鹿幼崽时期的成长速度快有关,母鹿的奶水也很充足。

     “就是你们这里拉车的鹿?我们愿意买几头产奶的母鹿,我们愿意用五倍重量的食物交换。”一般也有买活物的,但都是一半活物重量的食物交换,左桠人一口给了这么高的价,固然是这个露奶确实合意,但这里边也有拉关系的意思了。他们又说了“母鹿”,也就是说以后还会到茅来继续购买。

     “鹿奶这么好入口,并不因为是黑尾鹿的奶,而是因为经过了处理。左桠的客人如果想要知道,稍后我们的猎羊长老很愿意带着你们去观看过程。”猎星现在还不愿意在两城之间站位,而且只是让鹿奶变得更好入口的方法而已,这种白送上来的便宜,贪下去之后只会让人轻视厌恶,甚至于会给自己找一个隐藏的敌人,没有必要。

     猎星这么干脆的拒绝,让左桠和长山的两方人都是一愣,紧接着,双方并没有拉关系不成的懊恼,反而松心的笑了——这样的人,不会和贪婪的角头人站在一起的。

     “白巫!你的强大让我敬服!”角昆冷哼一声,突然站起来大声对着白锐说,“我!角头城之主角昆!邀请你前往角头城做客!”

     “感谢你的邀请,有机会的话,我会去的。”

     “不知道白巫是否见过纳努库?”

     “?”

     “那是生活在我们角头城附近的一种野兽,鹿的蹄子,老虎的脑袋,蜥蜴一样满是鳞片的身躯和尾巴。我们角头城里,只有独自杀掉一头纳努库的人才能被称之为勇士,我十二岁的时候就得到了杀死一头成年纳努库的荣誉!今天,我希望将我的荣誉献给白巫。”角昆把自己的腰带解了下来,果然是用骨头串的,在最后缀着几根色彩艳丽的鸟毛。

     “角昆首领,这是一件太珍贵的物品,我能问一下,你把我送给我,是友谊的象征呢?还是有其他的意思?”

     “确实有其他的意思,代表着我角头城愿与茅城,永远结为兄弟之盟!”

     “我茅城也愿意有更多的朋友,但是,作为巫我只聆听和传递祖灵的声音,世俗的一切与我无关。如果要结为兄弟之盟,那么角昆首领更改把这珍贵的腰带送给我们的首领。”

     “强者的荣誉只赠送给强者,我是角头城的最强者,那么就该把我的荣誉赠送给茅城的最强者。”

     “角昆首领为什么会认为我是最强的?”

     “那不是很明显吗?”

     “角昆首领,看来你的眼力真是不太好。在我茅城,谁都知道,茅城的首领才是最强大的。”

     “一个只有一只脚的瘸子吗?”角昆嗤笑一声,扭头看向猎星。

     “角昆首领,看来你并不是来送礼的,你是来找我比斗的。”猎星站了起来,不需要客气和谦虚,面对对方的挑衅,只有用拳头才能捍卫自己。

     “如果你败了,我要你的木脚做我的收藏。”在意识到猎星的脚问题的时候,角昆就等着这一刻了,只是美食让这时间稍微凑后了一点……他丝毫也不认为自己作为一个健全人挑战一个残废有什么羞耻的,本来残废的弱者就不该活下去,他占着的好东西早就应该让出来了!

     这时候角昆重新看向了白锐,他并没有要求白锐作为战利品,因为这是一位强大的巫,不是随手可扔的奴隶。角昆相信,白锐在看清了事实后,会自己做出最好的选择。

     “如果我胜了,那我就依旧要你的腰带吧。”猎星看起来也是笑眯眯的,但只有熟悉的人才能发现,他们的首领已经发怒了,“角昆首领,我们现在就开始吗?”

     “当然!”角昆已经走出了他的作为,站在小广场的中间,他挑衅的看着猎星,那意思是:你怕了吗?

     “角昆首领,你不觉得……撑得慌吗?”

     周围又响起了笑声,长山人特意笑得极其大声。

     角昆哼了一声,吃得太饱确实不利于战斗,但是他不认为对付一个瘸子会给自己的胃造成太大的压力。

     “我觉得很好,开始吧。”

     “好。”

     猎星点点头,缓缓的走向了角昆。他刚走到距离角昆差不多六七米远的地方,还没有站稳,角昆已经大吼一声扑了过去。角昆的身材高大魁梧,猎星矮了他足足半个头,但却一点都不显得笨重,这一扑速度惊人又带着极其凶悍的力度,在他以为猎星只能躲闪。然而,猎星同样大喝一声,以几乎同样的姿势扑向了角昆。

     两个男人砰的一声撞击在了一起,谁都以为肢体残缺又是后发力的猎星会被逼退,甚至第一时间就会被压倒,然而这两个人却是势均力敌,四条坚硬的臂膀纠缠在一起,紧紧锢制着对方。

     角昆只是意外了半息,抬腿就去踢猎星的左脚。却不知道猎星已经在同时抬起了自己的左脚,顿时就跟角昆来了对脚!角昆自然也有一双这时代人的铁脚板,但猎星的脚那可是系统出品的唐家断腿堡假腿,质量保证没得说,这只脚大体上和人的脚类似,却又有着兽爪的狰狞。角昆这一脚确实力大,猎星顿时摇晃了一下,但角昆自己摇晃的幅度更大,同时他脸色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