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一八章
    118

     大概是强推白锐出去跳祭舞,其他人少有的有良心了一会,早早的就把人质猎星放回来了。猎星一回来就看见白锐了,还以为他跑出来是迎接自己的,结果他跑到家里水井边上,打上来了一桶水——他家所在的地方单独的有一口水井。

     猎星还没看清他打水干什么呢,白锐就急急忙忙跑回屋里去了,甚至都没发现猎星就在他身后十几步远的地方。等到进了门,猎星一看明白了,这是白锐又折腾他的酒去了。

     “怎么样?”猎星站在白锐身边问了一句。

     “!”白锐是蹲在地上的,因为太专注,所以被突然这一嗓子吓了一跳,一屁股就坐地上了。

     “没事吧?”猎星赶紧扶他。

     “没事,猎星,酒成了,你快来尝尝!”白锐这个激动啊,举着酒瓮就朝猎星嘴巴边递,这可是太不容易了,五年啊,总算是弄出来酒了。

     “别,我去拿勺子,这样喝容易洒,浪费了。”

     “行!”

     稍后拿了勺子拿了碗,两个人对坐在地上,酒瓮就在他们俩中间。猎星先给白锐盛了一碗,然后是他自己的。

     他尝了一口,酒刚入口的第一感觉,其实是挺难喝的。

     白锐酿酒用的是蜂蜜与一种很像黑加仑,但是个头更大的酸甜果子,蜂蜜并不是傻白的蜂子们酿出来的蜜,毕竟蜂蛊的蜜太难得,白锐这又是实验性质的,失败之后太浪费了,所以是“招降”蜜蜂的蜜。果子相对还好,都是个大饱满没有虫眼的。但是容器密封差,室内温度不均匀,酿出来的酒也没经过提纯和蒸馏,酒的色泽和味道都不好是一定的。

     这酒的味道,就像是某种糖分很大的果子过分成熟后的滋味:“味道……挺怪的。”

     白锐也喝了两口,刚开始酿酒成功的那种兴奋劲已经平息了很多了,他也知道自己酿的这东西要是在现代地球也就是下水道伺候,可谁让这是原始世界,能出现这种结果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猎星,你要是喝不惯就别喝了。”

     “还行。”猎星拿着勺子又要盛。

     “别。”白锐抬手遮住酒瓮口,“这些我自己能喝光,你要是不习惯真的别勉强自己。”

     “没勉强。”猎星对白锐笑笑,“酒的味道真的不好喝,但是喝完了之后,有种……奇怪的感觉,发热,还有点晕,对了,就跟你跳醉舞九天的时候我看时间长了的感觉一样。我挺喜欢那种感觉的。”

     老夫老夫了,彼此说的真话假话俩人都分得清楚,白锐看猎星并没委屈自己,是真的对酒感兴趣。

     白锐放下了心,两个人一边闲聊,对着喝了起来。

     他们聊的都是部落里的事情,黑爸带来的消息,又有两个新近的小部落想要依附过来。对于接收新人,这些年下来,他们早就已经从手忙脚乱变成了得心应手。

     “不过,按照黑爸和果爸说的,有个部落的要求比较特别。”

     “还有要求?”决定依附他人的,都是比较穷困的小部落,一般人口在一百左右,这样的部落能吃饱喝足就跟着人走了,提条件的真是很稀少的情况。

     “对方说要把祖灵一块带走。”

     “祖先的遗体?神像?”

     “都不是,是尸体。还记得果爸当初的样子吗?”

     “果爸当初?干尸!”

     “对。”猎星点头,“他们住在悬崖下面的山洞里,头上的悬崖有很多镂空的石缝他,他们族里的人死后,就放在那些缝隙里。”

     “这事比较麻烦,但是……也不好说。”白锐眉头皱了起来,茅城是缺人口,可就算老老实实依附的部落也得经过少则半年,长则一年的“试用期”,没通过的不管他们多可怜也都要从哪来回哪去,一开始就事多的更是敬谢不敏。要是别的麻烦,他们当然是转身就走,但是干尸这个……想想那时候的果爸,还真有点同病相怜。

     如果不是果爸恰好在大灾来临之前复活了,他们这一家子是否会离开那座石山,那块盆地,还真是说不好。而即便果爸这辈子都没办法复活,那么是否他们会扔下他一个人?

     “那部落的情况虽然和果爸类似,但也不同。”猎星摸了摸白锐的脑袋,手上用劲太大,把白锐假发揉歪了。

     “嗯,我也明白。黑爸和果爸是怎么打算的?”

     “拒绝了,毕竟要把那些尸首全搬运过来是不可能的,况且就算它们搬来了这个部落里的人也还得在外城渡过试用期,他们这个样子……毕竟不是我们求着人来,大概,最后也不会收下那些人吧。”猎星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声音彻底没了,原来是歪靠着墙睡着了。

     白锐的脸红彤彤的,他歪着头,想了半天猎星说的“他们这个样子”到底是什么意思,突然一拍手:“确实!他们这个样子,是过不了试用期的。黑爸和果爸做得对。”

     那个部落的人应该说表达了想要依附的意思,可是却又把搬运他们祖灵的事情拿了出来,这事再怎么麻烦,本该也是他们部落自己解决的。这就说明这部落的人太自以为是和油滑了,这就和当初的白锐一家子当时守着果爸的情况完全不同了——如果果爸没复活,那他们就算离开也是要自己解决搬运果爸的问题的,不能解决,那就不会答应要跟着人家走。

     “猎星?猎星~猎星!”白锐扑到猎星身上,眯着眼睛抓着他摇晃,“睡了?不对!你是装睡逗我呢!看我……看我罚你!”

     白锐舌头都大了,说话也不利索了,他三两下解下了自己和猎星的裹腰皮,就把人压地上了。不过他倒是急着要做事前准备,就是眼前发晕,手指头发晃。猎星却睡得死,又全身放松,任由他折腾,双方“配合”前戏做的倒是也不错。等到白锐提枪上阵,竟然比平常还要威猛迅捷上几分,把猎星给折腾醒了。

     猎星迷迷糊糊的,但还分得清在自己身上的是谁,下意识的挣扎两下之后,反手搂住了白锐的肩膀……

     ╮(╯▽╰)╭一个是根本不知道喝酒还有喝醉这码事的,一个是想着自己过去酒量虽然不好可也不至于被这种低度果酒放倒的,两个人的身体都是头一回接触到酒精,一块喝醉了,又一块酒后乱那个啥了。其实中途那边广场上也有人闹腾完了来找他们俩,结果还没进门就听见两人情热的声音了,只能摸摸鼻子走人了。所以说,醉酒还是挺不错的。

     ***

     第二天早上,茅巫踩着清晨的露水就来拍门了,因为醉酒折腾完了就在一楼火塘边上睡了一晚上的两个人,这才匆匆忙忙起身。

     这年月也没什么规矩,俩人洗漱又得出去打水,就把茅巫放进屋里去了。

     一晚上关门闭户的,茅巫一进门就闻到古怪了,再看两人的身上,尤其猎星,显然昨天是没清洗,就算白锐一个劲的给他遮遮掩掩的,茅巫也没特意去打量,但就那些漏出来的已经足够让人知道两人战况之激烈了。继而茅巫忍不住想起来前天轮到他和茅收打扫议事厅的那次了,他和茅收当然也很和谐,但是这么频繁,每次又都这么激烈,那是别想了,顿时茅巫心里感慨起来:果然是年轻人,体力好。

     火塘上也熬煮起了粟粥,洗漱完了的两个人也坐下了。

     “出什么事了?”白锐问,现在一般有事也是大家吃饱喝足了到议事厅解决,少有一大早找上门来的。

     “角头城的人冒头了。”

     随着他们这些年的扩张,已知外边的世界还有其他四个被称为城的地方:角头城、水酉城、木城、炎岩城。

     其中角头和炎岩是距离他们比较近,但要是用两条腿走,不计算停下来打猎的时间,那大概也得走上大半年。水酉城比较远,其中角头城好战,炎岩城至少传说中是比较平和且农业发达。水酉更远,且听说它周围水系发达,所以交易繁荣。至于木城则是从传说中知道的,是木族人最古老的的起源地所在,可到底在哪,反正是没人知道。

     “要开战了?”白锐问,因为对角头城的了解,所以白锐第一反应就是开战。

     “不是,是角头城来我们那边的几个人主动冒出来了,说是希望能建立起双方的友谊,并且邀请我们参加角牛城明年秋天举行的丰收祭祀。”

     “这么友好?”白锐疑惑了,“还有那个来我们这边是什么意思?”

     “你之前通灵时传来的消息,角头派人过来了。看来我们城里的事情,是把他们吓着了。”猎星笑着解释,同时盛了一碗粟粥递给白锐,“趁热喝。”

     通灵就是白锐炼制凤凰蛊的九天,凤凰蛊的事情,只有白锐家里的四个人清楚。

     “嗯。”白锐接过粟粥,老老实实的喝。

     猎星盛了第二碗粟粥,端在手上:“是真的邀请我们,还是有什么暗手?”

     茅巫摊摊手,不见外的也给自己盛了一碗:“昨天晚上他们刚刚表明身份,也就是匆匆一见,还没深入和他们接触。”

     猎星刚有点奇怪怎么昨天晚上没人来叫他,紧接着反应过来就有些窘迫了——想起来昨天和白锐酒后的胡天胡地了。

     等到茅巫走了,猎星神情复杂的看着那些酒瓮。酒不好喝,但是醉酒之后热乎乎晕陶陶的感觉,倒是极舒服的,不过这个醉酒了可真是误事。

     “喝醉了误事。”猎星很严肃的说。

     “……”毕竟是努力五年的成果,和凤凰蛊一个待遇的,猎星这么说,白锐略微有点小心塞。

     “所以,别告诉黑爸和果爸了。”

     “……”小心塞瞬间消失了,白锐搂着猎星笑得无比欢畅。

     ***

     角昆说明自己是角头城使者之后,就立刻换了个地方居住。按照茅城人的说法,他新居住的地方整整两条街都叫做大使馆,住的全都是大部落的使者,倒是头一次招待另外一座城的使者。

     除了他们一行人之外,这里已经住下了另外两个部落的使者队伍,一个是木族叫左桠的大部落,而且还好是个近两年和角头城打了至少三场的木族大部落,角昆出发前刚结束和对方的第三场战争。另外一个部落叫长山,长山人体格高大健壮,战兽是巨型陆龟,并且他们是炎岩城的坚实盟友。

     原本角昆表明身份只是想近距离接触一下茅城的统治者们,在知道其他两个部落的身份后,他倒是庆幸自己这么做了。和他们交恶的左桠以及和炎岩城交好的长山,角头可不认为他们同时来到茅城是因为巧合。茅城人的举动也有意思,这些人不可能不知道他们三方的关系,可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把他们角头人和那两拨人放在一起了,这到底是友好的暗示还是恶意的示威?

     “族长。”其他角头人都担心角昆被认出来,角昆自己却无所谓,就堂而皇之的搬进了大使馆给他们准备的房子里。

     长山和左桠队伍果然很快就知道了角昆的到来,不过两边人都没有做出什么袭击角昆的傻事。他们是来寻求盟友的,不是来结仇的。即便真能杀了角昆,角头城不过是换个族长而已。而角昆死在茅城,倒是让角头人和茅城人结仇了,可到时候茅城人更记恨的是反而是他们吧。难道要弄走一个角头,再弄来一个茅城?

     那不是没事找事。

     于是,长山和左桠的人就当做角头人不存在一样,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

     这天下午,茅城的首领和大巫邀请三方一同参加参加晚宴,赴宴地点就是议事厅——议事厅的前边是议事的房间,后边是个露天的小广场,茅城的管理者们一般用来聚会,或者像今天这样,邀请外来者赴宴。

     现在真正的系统的礼仪还没有出现,只有一些散乱原始的习俗,但一般来说,被邀请吃饭的客人越尊贵距离一家之长也就越近。于是三队人马被带入座之后,就更闹不清楚茅城人是什么心思了,因为宴会的这个是圆形的,所有的长老都围着这个圆坐,他们三队人也被分散到了圆的周围。

     在这个圆的两头,各有一个还没有人的装饰特别的座位。一边铺着巨熊的皮,另外一边铺着的则是茅城特产的那种细密发光的布料。明显一边是族长的位置,一边是大巫的位置。而三队人马,长山和左桠的使者距离黑熊更近,带着两个随从的角昆则距离发光布料更近。

     两个部落的使者都皱起了眉,对茅城的这种布置不太满意。因为茅城明显是两边都不想得罪,但两边也都不想亲近。

     角昆倒是挺满意的,这样的距离正好能让他就近观察一下那位大巫。当然,他也有不满意的地方,茅城宴会上倒酒的都是老得该被驱逐的男女,并不是娇嫩的少女或者少年,这是故意的,还是茅城的风俗?

     “嗷呜~~”狼一样的嚎叫声响起,四头比野狼更高大得多战兽跑了进来,分别奔向那空着的两个座位,继而分左右趴在座位两边。

     所有的茅城长老在这四头战兽落座之后,齐刷刷的站了起来,三队使者怔了一下,也跟着站了起来。

     有节奏的鼓声,与奇怪的沙沙声响起——沙锤,用小的白泥果装上沙,再黏上木棍做成。

     踩着伴奏,茅城的族长和祭祀走了进来。

     两人并不是并排,当先的青年首领头发削得很短,只在腰间裹着一块寻常的布,礻果露出肌肉线条流畅优美的上身,颈子上挂着简单的兽牙项链,他看起来就只是长得较好的普通青年而已。

     角昆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他注意到了这位青年首领的脚,他的左脚半截小腿之下的部分,那是……木头的?这是一个生下来就有一只木脚的男人,还是……

     没等角昆继续想,后便出现的另外一个青年,让他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我说我不穿,你非让我穿qwqby白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