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一二章
    112

     “可惜,要是有酒就好了。”白锐喝着肉汤,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就算不是酒鬼,但是到这边时间长了,还是会怀念。

     “酒?”

     “嗯,用食物做的一种喝的东西,过去食物都不够,我就没想,现在吃的越来越多,等到之后的事情完了,我们能试试做一下。那是一开始会觉得难喝,但是喝了一次,就会让人知道好处的东西。可惜,现在大概只能酿果酒了。”

     “好。”

     “只要是我说的,你是不是都会说好?”

     “既然是你说的,我为什么要说不好呢?”

     猎星说的是他的真实感受,但正因为这样,白锐才觉得更甜……

     “猎星,我们回房里吧。”白锐凑过去,手也握住了猎星的手,暗示着什么不言而喻。

     “不在这里做吗?”

     “……”在大庭广众之下那啥,在原始社会来说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这种行为还有体现伴侣之间的恩爱,以及雄性能力的意思。部落里聚会的时候总有这么“干”的,猎星这么一说白锐还真有点犹豫。一面是他那所剩无几的现代地球的道德规范,另外一边就是在部落所有人面前展现他和首领的恩爱与密不可分,总觉得怎么想都是后一种更重要些……

     “走吧。”就在白锐做着激烈思想斗争的时候,猎星把他拉了起来,“回家去。”

     白锐那个感动啊,差点就把猎星拉住当场干事了。不过他力气没猎星大,所以还是被拉着走了,所以虽然昨天已经干得尽兴了,但是今天晚上白锐还是在感动中极端卖力了一夜。

     等到天亮白锐睁开眼睛,回忆起昨天晚上自己的种种想法,突然之间……

     Σ(°△°)︴节操!节□□去哪了!

     _(:3ゝ∠)_为神马我会为了没有当众哔~~而感到羞愧?感到委屈了我家亲爱的?

     等到走出房门,迎面就看见两个原始汉纸光着膀子,裹腰皮搭在肩膀上,摇晃着丁丁从他眼前走过。

     白锐一开始没觉得而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情景不是每天都能看到……吗?

     qwq好吧,节操早就寿终正寝了,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吃饱了,不要节省。”在沉痛哀悼了节操的逝世之后,白锐决定去领取他的特殊奖励了,不过临走时当然还是对猎星的各种叮嘱。

     “放心吧。”猎星亲吻着白锐的嘴唇,“我现在的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加的幸福,当然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因为我还等着和你喝酒呢。”

     ***

     白锐决定的领取特殊奖励的地方,还是母树所在的那个小丘,因为那里开阔,不占着道路,但却又显眼。出了什么事,猎星都看着。他一开始一步步朝那边走的时候,自己还真有点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感,就在这个时候鹿腿二乎乎的,一路一边转圈咬着自己的尾巴,一边朝着白锐就欢跑来了——别说是人,就是动物也没几个能跑出那姿势来的,闪腰百分百……

     鹿腿跑过来正欢脱着呢,突然就被白锐抱住了大头,一阵狠揉,白锐才罢手。

     “嗷?”鹿腿有点懵,完全不了解发生了什么事。它的毛毛都乱七八糟的,尤其头顶上有两撮毛比较长,把它的眼睛都遮住了。

     “……”明明是报复的,但是突然看着好嫉妒啊,这二货的毛竟然这么长,这么厚,都能把眼睛遮住。白锐把自己的一撮头毛也朝眼前拨弄了一下,然后又对着鹿腿一阵猛揉,揉得鹿腿整个狗头的毛都因为静电炸起来了,本来就肥的狗看起来又肥了一圈,白锐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嗷嗷?”鹿腿晃了晃脑袋,更加的莫名其妙,可是白锐已经抬腿走了。

     有二货的“安慰”,忽然间刚才的那种紧张就消散了至少一半。大不了就是虚脱之后再躺上七、八、九、十天而已吗╮(╯▽╰)╭。

     他家的大宝宝们都已经等在母树边上了,坦克和战车现在正在附近的林子里建造巢穴,和部落里的人有短暂的交流,但是还不熟。倒是宝宝们之间,看来已经交流得不错了。现在它们分成两拨聚在一块,咔咔嚓嚓的,用人听不明白的语言交流着。

     一拨是蜘蛛女王盘丝和白色蝎子战车,另外一拨是其它所有。

     话说,这情景不会暗示着不久的将来,在黑色蜘蛛女王之后,又会出现一位白色蝎子公主吧?其实想想还挺带感的~所以,白·很不负责的主人·锐没有给蝎子爸爸任何警告。

     站在自己的宝宝们中间,白锐深吸一口气【系统,我就在这接受特殊奖励了。】

     【玩家确定接受奖励?】

     【确定。】

     【已确定,玩家接受特殊奖励,请玩家脱掉衣服。】

     【……我只有一条裹腰皮。】

     【请玩家脱掉衣服。】

     【……】艹!谁见过领奖先脱衣服的?可再怎么郁闷,白锐也只能乖乖的脱。

     【玩家特殊奖励:羽化开始执行。】

     白锐每次都以为,他对系统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然而事实上,每次系统都能冲破他的下限……

     羽化是很多昆虫都会经历的,从幼虫到成虫的一次蜕变。可是白锐真不知道他作为一个人,到底该怎么“羽化”?可是这个时候,他根本就没法控制自己了,原本分成两拨的宝宝们也分别两两一组,围绕在白锐的周围,开始喷吐蛊雾。不需要蛊笛,蛊雾直接绕在白锐身边,随着他的呼吸被吸入体内。

     【系统,你现在能具体说说这个羽化到底是什么东西了吗?】

     【请顺应系统的引导,这将会是一次由内到外的提升。】

     【系统……要花多长时间?】

     新的内功运行法门出现在白锐的眼前,白锐不开始运功也不行,因为他现在根本动不了,而来自宝宝们的蛊雾已经快把他的丹田撑爆了。

     【根据玩家五对臣蛊的强弱,玩家自身近段时间的累积,以及周围的环境和水土,玩家特殊奖励的羽化等级达到了最顶级标准,持续时间会在八到十个月,恭喜玩家。】

     【系统,你还记得我的惩罚时间吧?】

     【惩罚时间还剩余两千一百三十小时四十六分二十三秒。羽化阶段运功不会停止,恭喜玩家,三个月后,惩罚即可完结。】

     【系统!你确定我承受着剧烈痛苦的同时,不眠不休三个月后还活着吗?】

     【系统是玩家精神领域的最后保护者,请玩家放松心情。】

     放松?呵呵,放松?

     _(:3ゝ∠)_如果可能,我想选择狗带。

     来自臣蛊的五种颜色的蛊雾纠缠在一起,竟然使得蛊雾变成了旖旎的紫色,并且只是呼吸,白锐吸收的速度比不过它们喷吐蛊雾的速度,渐渐的白锐被蛊雾整个遮盖住了。傻白在这个时候飞了起来,小小的身体一边飞行一边吸收蛊雾,同时开始吐出丝线。

     傻白的体型跟一枚耳钉一样大小,它吐出的丝线比白锐的头发丝还细,并且天然的带着一种介于粉色和紫色之间的色彩,因为外围的蛊雾,一开始丝线近乎难以发现。可傻白的速度极快,只是一天一夜,白锐已经被包裹在一层薄薄的茧里了,傻白同样身处茧内,依旧在不断的一圈一圈的努力着,巨茧越来越厚,颜色越来越深,相应的白锐的轮廓也越来越看不清了。

     这边的动静,部落那里早就发现了,可是一般的人根本不敢过来。就算是山峰和茅巫他们,稍微靠近一点,就被虫子们挡住了。只有黑爸、果爸还有猎星,能被放进去。尤其是猎星被允许靠近的距离最近,可他也只能看见一片浓重的蛊雾而已。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冬天来了,可就算是最寒冷的滴水成冰的时候,那里的蛊雾也依旧如常,如果猎星看过粉红色棉花糖,就会知道那一大团简直是一样一样的。索性白锐虽然不见了踪影,但部落里若是有谁重伤或者重病,就能由猎星背进蛊雾的边缘,要不了多久,也就痊愈了。但其中也有两个人是没能被救回来,却不是因为病,而是因为老死的,虽然他们的年纪还不到五十。

     冬去春来,春退夏至……

     猎星每天都要到蛊雾团外围看一看,甚至隔三差五的就直接在那边上睡了,他也曾试着进入蛊雾中间去,但是刚走进去就眼前一黑,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在蛊雾外围了。试了一次,猎星就不敢再试了,甚至很后悔那次尝试的冲动。毕竟蛊雾防止外人进入必然有原因,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惊扰到了白锐。

     一开始黑爸和果爸还怕他夜里着凉,但是俩人第一次去找猎星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蛊雾里自动分出来一团轻轻薄薄的像是纱一样裹着猎星,又有大块头的蜈蚣把他四周都遮挡起来。看这情况,俩人对视一眼,没去叫猎星,自己回去了。

     ***

     茧子里的白锐,其实并不知道四周到底发生了什么,分到猎星身上的蛊雾,只能说是因为蛊雾也在保护猎星这件事上有了条件反射吧。

     最开始的在疼痛中的三个月,白锐真觉得自己已经疯了,可是除了一开始的推动之外,内功的运转已经完全自己走上了轨道,不再需要白锐的引导。不只是他,宝宝们也同样无法停止,傻白倒是能停下来结茧,但那只是把蜕变的时间拉长而已,于事无补。

     当整个茧子变得坚硬,厚实,蛊雾却依旧能够沁入茧子内部,并渐渐的在茧子上凝结成小小的紫色水滴,从一点一滴开始,到最后将白锐整个人淹没。也让他从站在茧子里变成团缩着身体悬浮在液体内部,就像是在母体内的婴儿。

     “咳咳!咕嘟!咳咳!咕嘟咕嘟……”因为本能的咳嗽了几声之后,白锐的肺适应了在紫色液体里的呼吸,但是他的表情比窒息的人还要恐怖,剧烈的痛苦让他脸色发情,面部肌肉痉挛不断。

     因为疼痛的影响,白锐开始对着系统大骂、诅咒,甚至哭泣、哀求,但是用脚背想也知道,这一切都是无用的。可这已经是白锐唯一能做出的,并且在三个月的时间内不断循环做出的挣扎了。

     当疼痛终于消失,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在无声的惨嚎中干涸的泪腺,再次开始涌出了泪水,不过这次当然是感动的。真是不经风雨就不见彩虹,没尝过什么叫切丝、烤串、滚针、扒皮……就不知道正常是多快乐的一件事。

     【系统,之前抱歉,我当时不正常。】白锐享受了没两分钟就赶紧道歉,他家系统的心眼可不大,被他臭骂这么长时间……

     _(:3ゝ∠)_完了,现在自尽还来得及吗?

     【可以理解,当时属于玩家的正常反应。】

     【你是最好的系统,如果没有你,我不会有现在的一切,更不会有和爱人幸福的生活,感谢你一直以来的帮助。】总觉得系统的回答不是那么靠谱,白锐赶紧马屁跟上。

     【玩家所评属实。】

     【……】我拍这么半天马屁,你就告我一句这个?

     【羽化即将进入下一阶段,请玩家做好准备。】

     白锐表示,他有不好的预感【下一阶段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会有很多样的变化。】

     【……】白锐挺想继续骂的,但是……他不敢_(:3ゝ∠)_。

     不过,虽然系统的那种”很多样的变化“挺吓人的,可至少一开始的时候,白锐是并没感觉到太严重的异样的。只是肚子开始咕噜咕噜的时候,他担惊受怕了很久,这地方可是完全不与外界循环的,万一发生什么“惨剧”……那画面太美,实在是不敢想象,真那样,白锐觉得还不如疼死呢。

     结果虽然发生了一些“小插曲”,但是让白锐提心吊胆的惨剧还是没发生的,实在太感动了!有木有!

     那之后,他开始感觉到阵阵的疼痛,如果是在没有被惩罚之前,白锐大概会疼得在心里嗷嗷乱叫,不过,三个月都疼下来了,这点疼?小意思而已~

     可是不适感继续上行,白锐就没那么轻松了——他开始感觉到窒息,他努力的大口大口的吸气,固然没有液体充塞肺部的痛苦感,可也同样只能吸进极少的空气,他的肺好像大部分已经罢工了,可他就是憋不死,吸进来的那一点点的氧气维持着他的生机,不知道过了多久,白锐恍惚中好像听到了什么破裂的声音,窒息感顿时就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了。

     ***

     猎星站起来,他现在已经完全熟悉新的木脚了。白锐最早安装木脚的时候,应该不只是趁着他睡觉,还动了其他的手脚,把他弄昏了过去,因为这木脚是两部分的。一部分是直接卡进了他的骨头里,不过那东西虽然是一个异物却和猎星的腿衔接得很好,猎星觉得那块东西就像是自己的骨头长出来的一样,他的脚就直接卡进这部分里。就算连续数天不拆下来,也不会有任何不适,当然,就算是要拆下来也是很方便的。

     看着依旧弄弄的化不开的雾气,猎星叹了一声,虽然相信白锐必定是安然无恙的,但是,日日累积起来的担忧和思念,实在是一天比一天都要沉重……

     猎星转身走向部落,本来上上次就应该是他带队去狩猎的,但是黑爸说要带果爸多熟悉周围的环境,顶替了他一次,茅收说要和他看上眼的大蝎子培养感情,又替了他一次。眼看着夏天就要过去了,他还一次都没有出猎过,就算没人有异议,但是作为茅的族长,他自己过不去这道坎。

     走出了四五步,猎星忽然停下脚步抽动了一下鼻翼,空气中忽然飘过来了一股浓郁的花香,可是自从白锐的这一大坨放在这之后,这里的草都不会长过半寸,更不用说花了,只有母树依旧枝繁叶茂,所以猎星第一反应是母树开花了,但是转身一看,并不是。这个香味……是从白锐那一大坨那里飘来的?!

     将近一年没有反应的白锐总算有了变化,猎星正在为香味的来源又惊又喜的时候,却不知道更多的变化早就已经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