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
    57

     白锐想说睡不着,本身他就担心小青,和小青的联系更让他神经紧绷,但是他不睡,猎星也不会睡。于是也不多言,躺下闭眼,为了猎星至少做个样子。

     【系统,我用血肉换出的蛊雾和普通情况下的蛊雾有什么不同?】

     【玩家以血肉交换的蛊雾,治愈系的除治愈之外令有强化功能、剧毒系的毒性加剧扩散范围加大、蛊虫系的增加蛊虫良性异变的可能。】

     【这么说还真不错……那以血肉交换蛊雾,除了这种长时间的无力和酸麻之外,还有没有其它附作用?】

     【每二十四小时交换时间限定在五分钟内,无任何副作用。每二十四小时交换时间限定在半小时内,只会有轻微贫血。每二十小时交换时间限定在两小时内,会有长时间的无力、晕眩、酸麻、每二十四小时交换时将超出两个半小时,将会有死亡的危险。】

     【系统,你头一次回答我回答得这么干脆具体,我真有点感动。】

     【……】

     【系统,那我如果直接用血去喂养蛊虫呢?】

     【为了使玩家不失去游戏乐趣,部分问题本系统不予解答,请玩家自行摸索。】

     【系统,我错了!我不该调侃你,你是多么伟大的系统啊,求解答qwq】

     【为了使玩家不失去游戏乐趣,部分问题本系统不予解答,请玩家自行摸索。】

     _(:3ゝ∠)_好吧,反正也不是头一回祸从口出了,他已经习惯了。就算系统再次傲娇拒绝回答,白锐觉得自己的血应该也是能力很大的,这时候让白锐感兴趣的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那么,如果我天天给猎星喝我的血,或者用我血肉换的蛊雾给他吸收,他的脚还能长出来吗?】

     【只是肌肉和神经的缺失和损伤有复原的可能,肢体整体的残缺无法复原。】

     【如果我把别人的脚切下来,放在猎星的伤口上呢?有没有移植成功的可能?】

     【除非移植的器官与接受者没有任何排异产生,否则该器官会被当做-侵-入异物排斥。】

     【唉……系统,你为什么没有卖假肢的呢?】这句话就是白锐第一句感慨,虽然是对系统说的,但是没想要回答。

     【为了使玩家不失去游戏乐趣,部分问题本系统不予解答,请玩家自行摸索。】

     【……】以系统的尿性,会这么回答的一般就表示这种东西或者功能是存在的!只是现阶段白锐还没有达到开通这种功能的要求而已。那就继续努力吧!就算没办法让猎星的肢体重新恢复完整,但是系统这家伙在某些方面还算是很有职业道德的,它的假肢绝对比现在的木腿好得多。

     【最后一个问题,这个用血肉化为蛊雾,用的到底是哪里的血肉?】一开始太着急没来得及问,后来觉得这个问题略惊悚,而自己也没明显的消瘦,白锐就准备放放。可是既然这件事从一时救急,明显要变成一个长期业务,那就必须得问问了。

     【这一过程实际上很类似于减肥,除非严重超时,虽然略有疼痛,否则玩家并不需要担心发生危险,还有助于保持体态。】

     【……那我怎么没瘦?】

     【玩家体内肌肉比例极高,而且玩家肌肉构造特殊,如果玩家真的明显消瘦,那也表示着玩家即将进入生命的最后阶段。】

     【我懂了,多谢。】岁然系统的声音一直这么毫无起伏,但总觉得好渗人啊……

     剩下的时间,白锐开始狂翻起了生存商店,虽然很多东西的价目与属性他都背下来了,但说不定什么时候冒出来新东西呢?况且他又睡不着,也只有这件事可做了。

     ***

     接近凌晨的时候,白锐突然心里一动,小青的先是还是红色的重伤,但是他就是觉得自己的突然轻松了很多。八成这是蜂子们成功和那四个不省心的接上头了。

     过了一会,猎星他们起来去打猎,他本来想要留下的,但是白锐最近动都动不了,在队伍里帮不上什么忙,如果两个人都干坐着等着吃,木族人是无所谓,但他们俩自己不舒服,所以最后猎星还是带着鹿腿走了。

     和猎星告别之后,白锐小睡了一阵,再醒过来时,一只巨大的蜂子啪叽一声落在了他脸上。

     “……”虽然早已经不怕这些蜂子,而且和它们相处愉快,可有时候依旧是吃不消它们的热情。

     “白锐!”菲卡纳斯吓了一跳,他是今天轮到留下照看营地的人,看情况还以为白锐是被这大虫子袭击了——共患难最能增加人与人之间的情谊,就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双方发生了不愉快,腰带都让白锐拿走了,但是菲卡纳斯这个人还算不错。

     “没事!没事!这是我的。”白锐把大蜂子抓在手里,这家伙倒是老老实实的,只是不时的把口的吸管伸出来舔着白锐的指尖。

     “你的就……!!!!”菲卡纳斯整个呆住了,下巴砸在脚面上的声音清晰可闻,因为此刻悄无声息冒出来的蜂子大军眨眼间就把白锐整个人被包围住了。他曾经看过同族在取蜂蜜的时候一时粗心惹恼了蜂群,被蜜蜂围住的模样。虽然最后那位同族幸存了,但从那之后,菲卡纳斯听见蜂子的嗡嗡声就能绕多元绕多远。

     可就算是个头最大的马蜂,也只有眼前这些蜂子里最小蜂子的一半大小,更别提它们是悄无声息的,如果被这些家伙进攻……强悍的木族战士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腰子_(:3ゝ∠)_突然觉得尿急怎么破?

     【系统,我现在如果用血肉交换蛊雾,后遗症的时间会延长吗?】

     【五分钟内,不会延长。】

     【多谢。那接下里五分钟内的蛊雾请变成血肉兑换的。】

     被蜂子包裹着的白锐从系统那里得到了答复,已经算是熟悉的刀绞之痛在体内翻搅,白锐一口蛊雾喷了出去。上次用血肉兑换根本没来得及看,现在单纯以-肉-眼看,这样的蛊雾和平常的蛊雾没什么不同,只是多了一种若有若无的甜香味。

     绕着白锐飞行的蜂子们只是完成任务之后来“报告”一下而已,白锐挥挥手就能驱散它们。不过之前的一夜它们必定不好过,数量上从傻白的反馈能知道少了大概五分之一,成功回来的也有许多带着伤,甚至翅膀破碎要同伴拎着。别说五分钟的蛊雾并不会对身体有影响,就算让后遗症的时间延长甚至加剧了,白锐也不会改变主意。

     蜂子们也不争抢,首先一头钻进蛊雾里的都是带伤的,或拎着受伤同伴的,接着投入其中的,即使都是完好无损的,但看起来也有着它们自己的规律。

     傻白也从白锐的耳朵后边飞出来,落在他的肩膀上。看着自己的子孙们,这不是它指挥的,这些蜂子很“傻”,没有发生任何的争抢,即使它们可能知道让步可能让自己永远失去进化的机会,但也老老实实的等待着。

     这是一种白锐上辈子很多人都不理解,甚至称之为傻的行为。现在的原始世界,有的人类还保持着这一习惯,但是有的人类,则已经开始大踏步的“进化”了。

     五分钟之后,蜂子们一哄而散,傻白并没有去分一杯羹,但白锐能从这个家伙那里感受到一种强烈的自豪感。

     伸出一根手指戳戳傻白的脑袋,傻白更加得意,两只前足拨弄着自己的头,翅膀震动,竟然发出了一种类似蛐蛐叫的声音,极为悦耳。等到傻白叫得高兴飞回白锐的耳后,白锐才注意到眼前还站着人呢。

     “菲卡纳斯……”

     “我先离开一下!”白锐这一声,僵住的菲卡纳斯瞬间一个激灵,转身就走。

     不过他走的姿势有点奇怪,是内八字的==

     白锐站起来,虽然五分钟的蛊雾并没有让他的情况恶化,可当然也没有好转,还是无力。不过这些天养下来,慢慢走路已经没啥大问题了,白锐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朝黑沼泽的方向走。出事的是昨天晚上,今天碰到回来的小青它们可能性不大,但总归是有点可能,他想去迎迎。

     结果还没到远远的就看见几只巨蛙蹲在岸上,白肚皮一鼓一鼓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晒太阳。就算之前已经有几天的和平相处,白锐依然是取出了虫笛,准备一边吹着一般过去,以免被来了个一口生吞。

     可是刚走了两步,白锐就停下了。在沼泽的尽头,有东西飞过来。他原来还以为是寻常的水鸟,可是就他取虫笛的工夫,飞过来的小点已经变成了十几个,而且打头的那个在他视线中的已经增大了三四倍,并且还在快速变大着——这样的东西,就算是鸟,体型也实在是太大了。

     “呱哞!”晒太阳的巨蛙也注意到了天边的情况,最大的一只发出一声沉闷的叫声。原本还懒洋洋的巨蛙立刻继而连三的下了水,眨眼间,水面就变得平静无波了。

     让巨蛙们这种反应,绝对不会是好事。白锐赶紧转身朝来的地方走——他也想用跑的,但这已经是他的最大速度了。

     突然旁边扑过来一个黑影,把白锐罩在下面了,他刚要挣扎,就听耳边响起一声“别动”,这是菲卡纳斯的声音,看来他在解决完某种小问题后,发现白锐不在后主动找来了。

     虽然现在和菲卡纳斯的姿势有些别扭,但白锐还是明智的选择了不动。菲卡纳斯发现白锐和老实,也就略微放松了一些桎梏。

     他们俩就这么趴在一丛灌木里,幸好这灌木不多刺。一开始白锐什么都看不到,菲卡纳斯虽然没盖上他的眼睛,但他现在已经不是在沼泽边沿了,有林木的遮挡,能看见东西才怪呢。

     但是渐渐的,他能听到了。那声音就像是指环王里戒灵骑乘的龙怪发出的啸叫,巨大且刺耳,一开始还只是一两声,并且距离他们很远,可渐渐的,啸叫的东西越来越多,距离他们也越来越近。

     白锐被震得双耳发疼,并且有晕眩的感觉,依稀记得张大嘴巴能减低耳膜的压力,白锐就捂着耳朵张着嘴。接着大地一阵晃动,如同地震一样。啸叫声陡然间变得尖利起来,同时还伴随着水花声与呱哞的蛙鸣!

     那群飞过来的东西和蛤-蟆们打起来了?!

     白锐和菲卡纳斯都没想加入这场混战,可想而知以那些家伙的块头,蹭一下他们都得要命。但是,头顶上突然罩下来一片阴影,白锐赶紧和菲卡纳斯闪开,他们刚离开,一只体长三米左右的大家伙就摔在了他们的背后。

     这个……翼龙?!

     不管这家伙是怎么从天上掉下来的,但显然它皮糙肉厚,刚摔下来打了个滚就站了起来。

     白锐和菲卡纳斯各自躲在一棵树后,屏着气——不是他们不想跑远,实在是这家伙起来得太快。好猎手都知道动物的本能,就算对你没敌意的野兽,你看见它就跑,它也会下意识地追你。一旦追出火气来,那就只剩下你死我活一个结局了。

     再怎么好奇,白锐现在也不敢看它,靠着树,紧紧的把自己藏起来。

     翼龙闪动着翅膀,它的翼展少说有八米,恰好一边的翅膀伸到了白锐附近。随着它扇动翅膀,一股恶臭直冲白锐的鼻腔,这家伙显然很不爱干净。

     本以为扇翅膀代表着翼龙要飞走,但是下一刻,翼龙的翅膀一挥,菲卡纳斯还有他靠着的那棵树一块飞出去了!菲卡纳斯摔在地上,翼龙脖子一探,尖长的嘴巴就刺了过去。这一嘴下去,菲卡纳斯死定了,但是一块石头却击中了翼龙的眼睛。

     “吼!”翼龙瞬间扭头,一片蛊雾恰好喷在了它的脸上,并且在瞬间钻进了它的鼻孔和眼睛,翼龙愤怒的昂头发出啸叫,没注意背脊上已经悄无声息的落下了几只蜂子。

     当翼龙低下头,白锐已经连爬带滚的离开了刚才的位置,特意钻进了树木众多的地方,但他拼尽全力挪移的这点距离,翼龙甚至不需要迈步追赶,只是挥出翅膀就已经扫开了白锐依为保护的树木。顺便把白锐也扫飞了出去,万幸没有树木压在他身上,否则不死也得半残。

     不过在这期间,白锐一直坚持不懈的吐着蛊雾,配合着他现在的情况,实在是情景太美不忍心多看。不同于一开始直接钻入翼龙身体内的蛊雾,大概是距离太远,后来的蛊雾都已经散入了空气中,看起来什么作用也没有,可实际上,在白锐所经之处的草木已经全都枯萎发黑……

     白锐终于爬不动了,意志力再如何强大,本来就没恢复过来的身体实在是撑不住了。他趴在那,手指头都有些难以移动。

     翼龙一嘴巴就要下去,可是边上突然飞出了一支长矛,正好擦过翼龙眼睛下方,差一点就直戳进它的眼睛里。翼龙发出一声愤怒的啸叫,冲向了攻击者的方向!

     咦?这情景怎么有点眼熟?→_→看来翼龙的脑容量也不大啊。

     翼龙刚扭头,白锐就被人拽起来了,不是猎星还是谁?

     看来这边动静太大,捕猎队已经回来了。

     猎星一把搂住白锐的腰,顾不了前后就把他拦腰拎起来就跑。这姿势把白锐勒得要吐,但也知道这时候没工夫讲究,只能咬牙忍着。

     木族人正在用标枪攻击翼龙,分散它的注意力——幸好这家伙智商不高,现在的情况就像是网游里弓箭手放风筝,不过他们用的是标枪。

     另外,木族其实有弓箭,路上还看见有木族人用过。不过很快白锐和猎星就对现在的弓箭没兴趣了,因为弓弦和弓身的处理方法太原始,弓箭的威力极小,命中率也不高。所以至少木族人的弓箭只是一种被用来做惊吓野兽的工具,并不是武器。

     跑出没多久,就听背后轰隆一声,接着大地一颤。

     “放下我吧,没事了!”白锐拍着猎星喊着,拍了两下突然觉得手感不错,斜着眼睛一瞟才发现原来他刚才拍的应该是猎星的屁股。

     注:白锐头朝后被猎星拎起来的。

     原本白锐被拎得都快吐了,但发现美景后,身体的不适也奇迹般的瞬间烟消云散。

     可惜,猎星已经把他放下来了……

     白锐双脚落地,那头翼龙竟然在同时也已经倒在了地上。

     诺丽丝跑了过来,另外一边也有人把菲卡纳斯搀扶过来。

     “别这么看我,我们没击中它几下。”诺丽丝对着猎星摊摊手,她的眼睛看向白锐,瞬间举止也拘束起来,“那头龙怪的倒下,应该是白巫的能力。”诺丽丝低下头,表示敬畏和尊重。

     白锐刚落地,身边的猎星就摇晃一下。白锐赶紧伸手把他扶住,拉下猎星按着自己额头的手,捏着他的下巴,一口蛊雾喷了过去。

     “……”诺丽丝:就算我们原始人不在意这个,但是也请稍微注意一下场合可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