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白锐在边上看着也有些咋舌,就算是速干水泥也没这么快吧?

     这几年他真是颓废得太过分了,否则至少稍微在这些小家伙身上放一点注意力,就靠它们的这个能力,高层大厦有点困难,平房怎么说已经盖起来吧……

     一家三口都有点震撼过度,齐刷刷在石壁面前发呆了半天,还是鹿腿大概在外边等急了(鹿腿很不适应白龙的气味,就算知道洞里没蛇,也不进来),跑进来嗷呜几声,才让他们回过神来。

     “白锐啊,你就带着这么点离开,是不是不安全?”黑爸斜眼看着那颗被猎星抱在怀里的巨大梨形红宝石虫巢,对于它的个头不太满意。

     “黑爸,这个其实不能说是虫巢,但它是王台,是整个巢穴的核心。”

     “王台?”

     “族长的家,傻白住在这,除了它之外,这里面满满的都是蜂蛹和虫卵,只要需要,它们能在短时间内,形成战斗力。”

     黑爸稍微放了一点心,他抬手摸了摸虫巢的外壳,又敲了两下:“你这样带出去太显眼了,能用泥把它糊上吗?”

     “应该可以。”白锐点头,他也在想这事。

     原始世界的人性丑美他都见识过了,这个小小的封闭区域内的人都是这么多姿多彩的,又怎么能要求其他地方的智慧生命一样的淳朴呢。尤其很久之前貌似黑爸和果爸跟他讲过,猎茅提到过外边有奴隶,那情况可就更复杂与恐怖了。虫巢的外形太过闪瞎人眼,被人见宝起意的可能是百分之二百,还是遮起来保险。

     一家三口都是行动派,意见统一之后,立刻就开始动手。

     只不过一动手黑爸就表示,他还有事,先走了。于是,动手的就只剩下了白锐和猎星,不过,他们俩也乐于如此。

     用泥巴糊上一层还不足以放心,猎星提议,用草绳在泥巴外一圈圈绕着捆绑起来,再重新糊上一层泥,在泥外别再贴上些干草之类的,最后塞进一个卡着虫巢的大小编制的草筐里——不用说是猎星赶制的,草筐顶上再盖上一层干草,草筐盖上盖,白锐把它朝背上一背,除了家人,谁也不知道它筐里竟然会是那么一个璀璨夺目的东西了。

     唯一不满意的就是堂堂赤蜂蛊王傻白了,它那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巢穴,现在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土疙瘩!

     白锐表示,有意见吗?忍着!

     _(:3ゝ∠)_太欺负蜂了……

     “这些飞着的蜂子怎么处理?”虫巢没问题了,但是虫巢只有半冬眠状态的幼虫居住,兵蜂们除了客串工蜂采蜜之后喂食,其它时候是不能在虫巢里的——休眠状态的幼虫对蜂蜜的消耗非常非常的少,不需要频繁的采蜜。看着它们四处飞舞,猎星觉得亚历山大。

     “没关系,它们也都能藏起来。”白锐点点又跑到他耳后去的傻白,漫天的兵蜂瞬间就散到了各处,只有五只飞进了放着蜂巢的草筐,还钻进了遮盖在上面的干野菜里。从外边看根本看不出什么,但如果真有人能摸到草筐,那必定会接收到来自这几只兵蜂的惊喜献礼。

     两人背着草筐回到山洞里,黑爸看看,也满意了。把草筐先放在一边,白锐把手伸了过去。

     黑爸一看,白锐掌心上躺着一条虫子,白色为底上面有着一道道银色的花纹,整个身体胖嘟嘟圆鼓鼓。顺手把虫子捏起来,黑爸笑了:“凉的?”正好天热,解暑啊。

     “黑爸!别吃!”眼看着黑爸已经张嘴了,意识到不好,白锐赶紧一把拽住他的胳膊。

     “啊?”

     “这不是吃的,它是治病疗伤的冰蚕蛊。”

     “治病疗伤的?”

     “对。”既然决定了要帮蓉部落,要暂时离开,白锐除了去收臣蛊之外,当然也要为留下的人打算,“受伤了把冰蚕蛊放在伤口上,内伤放在肚脐上,生病放在额头上,无论怎么样都别动,随它走。大概三到四个月冰蚕蛊会结茧,化为碧蝶,碧蝶也能疗伤,比冰蚕蛊更主动,但是疗效大概会差一点,慢一点,不过那个时候大概我也就回来了。而且临走之前,我应该还能培育出来三到四只冰蚕蛊给你们留下。还有,它吃花瓣,什么花都可以,但是每天都要换新鲜的,黑爸记着采花喂它。”

     其实傻白生了不少冰蚕蛊,但刚生出来都只有芝麻粒大小,这一只冰蚕蛊是白锐颇费了一番力气催熟的。而且它必须在远离白锐的情况下,做到能够自主活动和治病,饮食上也必须由蜂子们提供的蜂蜜与花粉变成花瓣,这就更需要特别培养了。

     刚才还以为这是解热的“零食”,现在这么一听,黑爸看着这条胖虫子的表情立刻不一样了。他拨弄了一下,胖蛊虫在他掌心中翻了个个,立刻头尾相连团成了个球,掌心中冰凉凉的感觉更清晰了,倒是有几分可爱。

     “黑爸,为了让它听你的,得喝一点你的血。这样它化成碧蝶之后,也会跟在你身边。”

     “好!”黑爸很霸气的把整条胳膊都横在了白锐眼前,“割吧!”

     白锐囧了一下:“就要一点。”掰开黑爸的手,白锐手上多了一把小巧的匕首,轻轻一划,黑爸食指上就多了一道细小的口子,白锐挤了两滴血在冰蚕蛊身上,又是一口蛊雾喷上去,冰蚕蛊身上银光一闪,那两滴血不见了,原本在黑爸掌心里动弹不停的冰蚕蛊也安静了下来。

     而那把匕首,自然是也被白锐递给了黑爸,黑爸没多说什么,顺手就把匕首拿了过来。乌突突的石头匕首,表面上看匕首的刃和石刀的刀刃没什么不同,可锋利程度完全不可等论。直接用手握着石刀的刀刃,是没什么问题的,但从刚才白锐给割破黑爸的手指,就知道用手握着匕首那是找死。黑爸用皮子把匕首一裹,系在了腰上。

     这种小匕首,用来和大猛兽打斗不切实际,但黑爸知道,白锐给他不是用来打猎的,是用来防人的……

     接下来的日子,黑爸继续摔打猎星,白锐在练功之余,继续隔三差五的带着鹿腿、小青和白龙出去,有时候去得远了,一连三四天回不来的时候都有,无奈,每次出去都只是让小青和白龙吃得肚饱罢了,还是没找到让它们俩吃不下去的呱太_(:3ゝ∠)_。

     然后,茅部落搬过来了……

     ***

     他们是大半夜搬过来的,白锐一家子正睡得熟呢,就被二哈们舔脸按肚子的给弄醒了。

     一开始都没想到是茅部落,黑爸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白锐和猎星也极为紧张。尤其大洞里的人也被二哈叫醒了,白龙和小青同样从隔壁的洞里边出来了。

     把十二岁以下的孩子赶进小洞,让他们和幼犬以及狗妈妈们待在一起,其他人紧张兮兮的在二哈们的带领下出发。

     结果,远远的就听见哐哐哐!嗷嗷嗷!啊哈啊哈!的各种噪音,白锐和猎星以及其他小辈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呢,大人们就已经知道是谁,并且完全放松下来了。

     “是茅部落过来了,你们回去吧,我去见他们。”黑爸挥挥手,表示没他们什么事了。

     其他人都走了,但猎星和白锐有志一同的没动。

     黑爸看他们俩这样,眼神顿时柔和下来:“担心我?”

     两人同时点点头外加“嗯”了一声。

     “行,那就一块吧。”黑爸看着在白锐身后的白龙,把他举着的火把熄了,也让猎星熄灭了他的火把,“别浪费火把,反正这地方离家不太远,今天星光也亮,不要火把一样看得清。”把火把收起来的时候,黑爸还嘀咕着,“也得让他们见识见识!”那脸上的笑容贼坏贼坏哒!

     “黑爸,茅部落这是干什么?”声音听着挺吵,没想到离得还挺远,要走一阵才能和对方碰上。

     “这是在迁移。”

     “这样迁移?”

     “不这样迁移怎么迁移?大规模的部落行动,男女老少都有,和三五个人赶路可完全不一样。”

     黑爸开始给这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科普,什么叫正规的部落迁移。

     当然,首先这个得是有目的的迁移,不是被迫无奈的逃亡或者是其它。既然是有目的的,也就是有准备的。

     部落里的人会花上三到四天把他们原来的聚居地拆掉,能带走的全部带走,不能带走的也挖坑埋掉,以备将来有用到的可能。

     接着,在一个天还没亮的早晨,全部落的人都吃一顿饱饱的早饭,就背上他们的东西上路了。战士在最外边,老人在第二层,最里边的是女人和孩子。一路上战士们回轮流的发出极大的噪音,一般野兽听到噪音都会远离,如果有听到噪音反而跑来的,当然也只能开打了。不过既然是迁移,道路至少提前勘察过,不会有那么危险的常驻野兽,如果是碰到刚好路过的……太倒霉也怨不了别人。

     这一走,除非中途有安全的宿营点,或者到达了目的地,否则迁徙的队伍是不会停留的,跟不上的人只会被部落果断的抛弃。

     黑爸刚科普完,就听“啊——!”一声惨叫,他们左前方的灌木叶子一阵抖动,但很快就归于了平息。

     这是……发生啥事了?

     “黑爸,那是茅部落探路的人吧?”猎星比一脑袋雾水的白锐想明白的快点。

     “嗯,看来是被白龙吓着了。”黑爸的脸上一点都没有担忧,反而是满满的幸灾乐祸。

     好吧,黑爸让他们灭掉火把的原因,现在看来找到了。

     茅部落里大多有夜盲症,就算是茅收和茅巫也只是稍好,刚才那位大概的情况应该也是强于部落的普通人,而绝对比不上族长和大巫的。尤其当月光从树叶的缝隙间洒下,照到它身上的时候,白龙反射着光芒的身体看起来倒像是个自己在发光的光源。要不然说妖怪修行要吸取日月的精华呢,白龙看起来就想是个吸收月亮光华的妖精。

     至于小青?有白龙在前边,它看着也就是个阴影而已。

     白锐看着自家的搅基蛇觉得各种美,但是白龙在其他人眼里,除了恐怖再也没有其它。

     没一会,茅部落那边还算有劫走的喧闹就停了下来。看来茅收对部落的把持还是很强的。

     这边黑爸等了一会,再不见那边的动静,脸上露出一点无趣,他示意猎星:“喊一嗓子。”

     “嗯?啊!”猎星虽然疑惑但还是喊了。

     黑爸的眉头皱了皱眉:“别喊得像是你和白锐正开干一样,大点声!”

     _(:3ゝ∠)_草泥马呼呼跑过白锐眼前,白锐觉得自己脸热得像是要炸了。可是又不能跟黑爸说求文雅,原始人要啥文雅……

     猎星下意识看了白锐一眼,看样子他也尴尬,但还是听黑爸的话,深吸一口气抬起头一声清亮的啸叫。看黑爸没说停,又连着啸叫了几声,直到茅部落的方向传来应和似的叫声。

     “猎黑……”茅部落的怪叫由远到近,直到茅收拨开树丛走出来,他看着黑爸一脸“猜就是你”的表情,再看白锐,那就只剩下恭敬了,“大巫,猎星。”好吧,相比之下,猎星就是捎带的。

     不过猎星对比并没有什么抗议的,他还残缺了一条腿,长到成年对很多人来说已经是难以想象的一件事,就算黑爸力挺他和茅收争夺首领的位置,但是在展现出自己的力量之前,被人轻视也是理所应当的。

     两边打个招呼,茅收视线就黏在白龙身上拔不下来了,他有兴奋但也有畏惧。

     “还没到叫我大巫的时候吧?”

     “怎么没到?大巫就是大巫!”茅收稍微把自己的视线拔回来了一点,“至于比武的事情,那是必定的!”

     茅收的意志极为坚定,他这样白锐觉得有些地方貌似怪怪的,猎星则已经皱起了眉。

     “大半夜的搬过来,可没地给你们住。”猎黑拍拍白锐的肩膀,极为嫌弃的说。

     “没事,没事,地方我们自己都已经找好了。”

     “食物也没有。”

     “这个……多少给一点吧。”茅收厚着脸皮凑过来,“都是自己部落了。”

     “没有。”黑爸坚决摇头,“你们今天要是能安定下来,明天早晨那就跟着我们一块外出打猎。”

     “好!”

     ***

     茅收拍着胸大肌表示明天早晨一定带队赶到,猎黑嘿嘿一笑,带着两个儿子回家继续睡觉。

     “怎么不高兴?”回去的路上,白锐察觉到了猎星的反常。猎星可是最会隐藏自己的情绪了,但是他的不对让白锐都察觉到了,可想而知这个反常是有多反常了。

     “茅收大概不会尽全力。”猎星也不隐瞒,皱着眉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他一说,白锐想想也明白茅部落的想法了。他们大概认为谁做首领都没什么,与其让白锐心怀埋怨,不如一切都按照他想的来。反正猎星身后还站着猎黑,不可能做出像猎部落族长猎斧那样脑袋被黑尾鹿踢了一样的行为。茅收再怎么老实憨厚缺心眼,也是茅部落的族长,再加上有茅巫时时教育,为了部落考虑,他会做戏是很自然的一件事。

     “他真那么干,那你就照死里打。”白锐想了想,给猎星出主意,“打出真火来,他不用全力也不行。反正有我在,包治!”

     白锐也把自己还单薄的胸大肌拍得啪啪响,猎星一想也对,顿时连连点头,年轻的面孔上,原本的忧虑变成了坚定,还有那么一丝狠辣。

     走在前边的猎黑,把该听的都听了个一清二楚,不由得在肚子里赞叹——是老子的儿子!俩都是亲的!绝对!

     同一时间正和茅巫商量事的茅收却平地上脚一滑,莫名其妙的坐了个屁墩,坐在地上他摸着汗毛突然竖起来的脖子,一副茫茫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的表情。

     这时候的人虽然原始,但是干事自然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而且男女老少都知道生命的威胁就挂在他们头顶上,没事无所谓,要是出了什么变化,可能快一点就是生,慢一点就是死,所以每个人都下死力气干自己的那份活。

     所以,当白锐和猎星还没睡醒的时候,距离他们家大概四五十米的地方,茅部落的人们已经简单的安置好自己的聚居地了。先完工的是一圈栅栏,还有两间比较大的粽子房,现在里边住的是孕妇和五岁以下的孩子。其他人要么在忙着就近采摘野菜和野果,要么开始点起篝火,一部分战士们分散到四周站岗,另外一部分开始整理起自己的东西,准备外出打猎。

     部落里的人都一副“啊!崭新的生活我们来了!”的模样,本来也该开始挖洞的大兔子则有点蔫,二哈、小青的痕迹到处都是就已经够让它们心塞塞了。更要命的是这里还有一种新鲜的,陌生的,恐怖的东西的味道,qwq让它们闻到就想尿啊!这还有法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