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九章
    79

     珊瑚巨蛛:这是一种能够将洞挖掘到地下数百米深,白天躲藏中洞中,夜晚出来觅食的,夜行性巨型蜘蛛。

     珊瑚巨蛛(雄):雄性的珊瑚巨蛛体长不会超过五米,无毒。

     珊瑚巨蛛(雌):雌性的珊瑚巨蛛体长最大可达十二米,且蛛网和牙齿都含有剧毒,蛛网能够让猎物麻痹,牙齿上的毒液则会溶解猎物。一个巢穴里只会有一只,一旦幼蛛生长到一岁性别分化为雌性,就会立刻被巢穴中的雌蛛吃掉。且雌性珊瑚巨蛛在食物缺少,或者种群过大时,也会吃掉群里的雄性巨蛛无论幼体或成年体。所以珊瑚巨蛛的一个种群不会超过一千只巨蛛,而且在一定范围内,只会有一群珊瑚巨蛛。一直到雌蛛死亡,新孵化的雌蛛会各自带领一群雄蛛分路扬镳。

     白锐再次(⊙o⊙)了,要不然这位蛛娘一上来就要争老大,原来人家确实是女皇级别的。这咋办,得是一对啊。白锐盘着腿,手肘顶在膝盖上,手撑着脸,看着那边打的尘土飞扬的两只,其实胜负差不多分出来了——白龙胜。

     白龙的体积优势放在那,而且因为蛛娘加入了臣蛊的行列,刚刚又一起练功,蛊雾的交流,其实也是他们彼此能力的互补和进化,虽然只有一次,但它对蛛娘的毒液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抵抗力,虽然有几处伤口血肉模糊,但并不会有肌肉溶解或者血流不止的状况发生。

     而蛛娘看着大,不过也就是七八米长度的样子,还没有生长到它应该能达到的最大体型,所以大概还是在青年期。战斗经验本来就不如白龙,从体积和重量上算它当然也弱于白龙。白锐把实现转移到它们俩身上没多久,蛛娘就在失掉一条大腿之后认输了。不过,虽然它只有起跳腿还是能站得稳稳的!

     白锐也是无言了,这些家伙就是不掉腿心不死啊。白锐还想试试在有残腿的情况下,他是不是能把腿重新装上去,蛛娘就已经脚快嘴快的把自己掉了的大腿吃掉了……

     好吧,这事可以不在意。白锐在心里让蛛娘给自己找一个老公,好在臣蛊位上跟它配成一对。

     结果蛛娘反馈回来的信息大概是这样的:没有,每年,交-配,吃掉。去去去去年,最美味,可惜,都不如。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如此黑寡妇的回馈,原来在白锐心目中还很女皇的蛛娘,忽然就变成了一只吃货二大娘。它要是犬科,八成和二哈很合得来。

     二哈?好吃?

     “不好吃!”不小心把想的说出来了,白锐赶紧为二哈“正名”免得哪天肥狗被拖进蜘蛛洞了!

     白锐是知道了,在蛛娘眼里,其它雄蛛应该都不过是储备粮加按-摩-棒(什么鬼!)的综合体,于是他干脆从其余蜘蛛里选择了一头最大的,再次来了一次收服。不过蛛娘表示练功很好,很舒服,可是新加进来的雄蛛,它很看不顺眼,不过表示可以在今年交-配期的时候,试试味道……

     “你们俩就叫盘丝和拔丝吧。”白锐给两只蜘蛛命名,而且名字也一如既往的无良。

     拔丝已经是一头成年雄蛛了,体长五米,其实和它个头差不多大的雄蛛有很多,白锐看上它因为它的身上伤痕累累的,左边的第三条腿缺了一小截,而且颜色比其它雄蛛也要更深,它应该是要蜕皮了。然后,白锐就看上它了。

     然后,白锐就帮着金角银角和盘丝商量了一下它们居住环境的问题。其实双方并不是竞争关系,因为虽然大多数蜈蚣虽然也是夜行性的,但巨人蜈蚣却是日行性的,而且它们虽然也生活在地洞里,却是比较浅的位置。珊瑚蜘蛛的习惯是一次捕猎一堆,挂在洞里慢慢等它们融化。巨人蜈蚣却喜欢吃新鲜的,不过两边都是吃一顿能管几个月的类型。所以它们稍微磨合一下,就能生活在一起。

     最大的问题,反而是盘丝的食性了,它算得上是什么都吃了,巨人蜈蚣?战友?吃过两条的盘丝表示味道不错。

     于是白锐只能以吃一条蜈蚣,没一次练功为要挟。盘丝在沉思良久之后,决定:主人,你说什么我都听。

     再然后,白锐就带着两只大蜘蛛回家了。

     话说,要是他再早一点回来,罗森娜看见浩浩荡荡的蜈蚣,两只巨大的蜘蛛……她可能还会三思而后行一下。

     ——虽然伊博尔回去之后详细描述了白锐现在的实力问题,罗森娜和她的大巫,还有许多蓉部落的高层都表示:“呵呵,信你才怪,你不想开战,也别把谎言编得像神话一样啊。”

     而茅部落现在可能和蓉部落开战的消息已经传开了,大多数人的反应时战!当然战!

     对部落来说,战争等于扩张和壮大,更多的人口,更多的资源——这和两个蚂蚁群开战的意思差不多。没有配偶的战士可以通过战斗展现自身的强大,获得配偶,有配偶的,通过战争中的功劳,为自己的配偶和后代争取更好的生活。

     虽然也有人畏惧,但在看到骑着蜘蛛归来的白锐后,那点畏惧就扔到脑后去了。

     白锐归来,知道了罗森娜的作为,第一时间就转头看向山峰。

     “能复活果爸吗?”

     “族长和猎黑也已经问过我了,母树已经彻底扎根,后天,把你们要复活的人带来吧。不过,复活一个人引起的反响是巨大的,你们准备和部落里的人交代?”

     “不需要隐瞒。”猎星很平静的说,“也隐瞒不了,可以明明白白把要付出的代价告诉他们,谁获得了同样的物品,那也可以复活他们的家人。”

     果爸死了很久,这是一个既定的谁都知道的事实。而且这年月也不能跟别人说只是假死,只是去了国外之类的借口。一旦果爸活过来,那事实就是明摆着的。

     藏着掖着,其他人不知道具体情况,但到时候一定会有茅部落的人求上门来。这只会让情况更加复杂,不如直接一些,你也想家人复活吗?可以,要付出代价。这对于茅部落的其他人来说,基本上就是不可能了,毕竟,完整的保存一具尸体就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了,更何况母树和奴隶。大多数人都会知难而退,不过,面对生死,依旧有人不甘当然是必然的,不过那也比自己先闹起来的情况好得多。

     稍后,茅部落的所有人都被聚集了起来。过程很快速,毕竟大多数人本来就在那看蓉部落带来的“礼物”。

     别看是原始部落,但族长一声令下,表示“有事要说”的时候,除了不懂事的婴幼儿,没有任何人继续多嘴多舌,所有人都专注的听着。

     猎星的声音还到不了那种耳朵都要怀孕的男神音,但是吐字清晰有力,并且有一种属于他的特别的韵律,让听的人,对他充满了信任。白锐听着听着,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起来昨天晚上这个声音的别样音色,然后赶紧在心里给自己两个巴掌,将注意力重新拉回来,放在他们即将面对的事情上。

     复活,就算是在这个蒙昧的时代,依旧让人们震惊。无论是任何一种文明,这都应该是神和魔的领域。

     无论之前他们想得再怎么好,人性毕竟是复杂而又难以掌握的东西。

     让白锐意外的是,他想到了很多——大多数都是朝坏处想的,甚至已经做好了和茅收反目,与茅部落开打的准备,毕竟,就算猎星做了首领,其实白锐还是没把这个部落里的人当成自己的人。可是最终,事情的结果却是他完全想不到的。

     他们五体投地的跪倒了……

     年轻的男女,怀抱着幼子的女人,强壮的战士,瘦弱的老人,复活的这个事实一开始确实吓着了他们,让他们彷徨无措,惊讶,自然也有人产生了渴望。然后有人忽然端正的跪在地上,上身前倾,两手向前再地在地面上伸展开,额头紧紧贴着地面,这就像是提醒了其他人,越来越多的人也紧跟着这样做了,直到周围再也没有还坐直的人。

     就像是白锐想的,这是神和魔领域,他只担心会不会有人因为他们触摸了这一个领域,而引起茅部落人的愤怒、敌视或者厌恶。可他没想到的是,人们因此把他当成了神或者魔本身……

     为什么是白锐而不是别人?

     傻子都能看出来他才是使这一切成为现实的主体。

     “战——!”一个战士高喊着。

     “战——!!”所有茅部落的人都高喊了起来,在此之前他们愿意与蓉部落开战,此时此刻,他们贪求着和蓉部落开战,这其中还有着一种宗教式的狂热,而他们的神,就是白锐本身。

     ***

     “真要谢谢猎茅和猎羊他们,黑爸,猎星,你们是什么时候和他们商量的?”一家三口回到自己的山洞,白锐坐在地上,舒服的叹了一声。白锐看得很清楚,带头跪倒的是猎羊的老婆茅白,那声慷慨激昂的战则是女汉子猎满喊出来的。

     “我们可没和他们商量。”黑爸摇摇头,“他们的表现并不是虚假的,而是真实感情的流露。”他大手拍过来揉了揉白锐的头毛,“你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对吧?是不是最近越来越不锐,也越来越不聪明了?”

     “嗷!”白锐眼泪汪汪外加头皮生疼,因为黑爸的揉搓可没有猎星那么温柔,这根本就是揪头发。他捂着脑袋,赶紧溜到黑爸对面去了。

     “今天晚上我可不会去茅收他们那了。”黑爸拍拍手,果然有两!缕!亮银色的头发,从他的指缝间掉落下来。黑爸一把抓起来,扔到了装洞内垃圾呃筐里,“你们俩要干,小心我揍你们。”

     好吧,知道为什么黑爸下“黑”手了,果断是昨天晚上茅收和茅巫没在意有外人,让黑爸看了一晚上了现场版。黑爸这些年来本来就都靠了五兄弟,无论是长期伴侣还是一夜-炮-友都没有找过,最近又知道果爸真的是要复活了,那方面的需求就跟大夏天一两点钟的太阳一样,那是火烫火烫的,昨天被茅收他们还加了温,现在已经不是从地球上看到的太阳,而是太阳这恒星本身了……

     敢靠太近的,果断都会被轰杀成渣渣。

     白锐和猎星互看一眼,极端鄙视自家老爹,想当初他和果爸玩勇者打-boss的游戏时,可没想着顾忌青少年儿童的价值观。他们俩可还是新婚燕尔呢。

     “有意见?”

     两人赶紧收回了朝着对方恋恋不舍的眼神,齐声说:“没有!”

     _(:3ゝ∠)_先让这老家伙快活几天,谁让他是我们爹呢。

     但就算俩人答应得这么干脆,这天晚上,黑爸还是惨无人道的睡在了猎星和白锐中间,两人别说做夫夫该做的事情了,就是拉个小手,甚至看上对方一眼都成极其困难的事情。

     “山峰,到底什么事情能开始?”白锐一大早饭都没吃,就跑去母树那里找山峰了。他是知道了黑爸的阴谋了,刚回来第一天黑爸自己出去住根本就不是体谅他们俩,而是故意让他们尝尝啥叫美味佳肴的滋味,然后再霸道无理冷酷无情的-插--进来,让他的两个儿子只能闻味道,干看着,却死活再也没法咬一咬,插-一-插。

     qwq亲爹也没这样的?!

     “不是昨天说……”山峰吃饭睡觉都在母树下面,现在的他,比白锐和猎星发现变化的时候更加年轻,他已经不是老,而只是中年人了。白锐这么气势汹汹的,山峰被问得一懵。

     “今天不行吗?”

     “最早也要到后半夜了,你看。”

     母树有一部分的树枝直接耷到了地上,随着山峰这一说,有几根树枝抬了起来,让白锐看见了原本被遮掩的部分。那原来就是普通的野地,但是现在多了一个神坑。

     “猎果就是要被放进这里。”山峰招手白锐站得更近一点再看。

     白锐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了。从刚才这里就有一股让人觉得很舒服的香气,像是茉莉,一开始他以为是母树的味道,走进才发现原来味道是从地洞里出来的。而地洞里,或者说地洞底部,现在只有一滩相对于美妙的味道来说,外观极端不雅的泥汤子。

     “这里是树汁,我稍后会让人把黑泥人带来,有他们补充营养,树汁的产出会更快一些。但最快也要到今天后半夜,这里才能被树汁注满了,这就是第一步。”

     “那么今天后半夜,我们就开始。”

     “你那天说过,如果把猎果的能力带回来,你的力量会有一定程度的削弱,我们现在正面对着和蓉部落开战,你有必要虚弱自己的能力吗?”

     “与其说是依靠我,不如说是依靠我的宝宝们。虽然我个人的能力确实会减弱,但是它们的能力并不会变弱,我操控它们的能力也不会变弱。”大概就是使用的时候会“疼一点”qwq。

     “那么你的治愈能力呢?”

     “我的能力会变弱,但是会有另外的替补上来的。”

     “另外的?不会是茅巫,或者其他的人……你的蜘蛛能疗伤。”

     所以说……谁说原始人的智商低?这些家伙分明智商一个比一个高。

     “不是蜘蛛,是蝴蝶。而且,其实我最厉害的虫子,你还没有见到”

     “……好吧,听你们的。”只要白锐控虫的能力依旧在,虽然山峰并不十分了解蓉部落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可也知道他们会强过过去的树梢部落或者山岩部落,而拿树梢和山岩的战斗力和白锐的虫子们对比一下,他们都不一定能胜利,更何况是蓉部落,“今天晚上你们过来。”

     “另外,有件事我一直没机会问你,该怎么让战士和战兽合-体?你们木族人各个部落的母树也能和人合--体吗?”

     “……”

     “为什么我觉得你现在的表情是非常想笑,却又不得不忍着?”

     因为作为一个巫,我终于在某件事上强过你了qwq。

     “你看错了,我只是有点惊讶,作为一个如此强大的巫,原来你并不会……”

     “现在我觉得你的脸已经变成幸灾乐祸了。”几道红色的身影飞过,几只威风凛凛的大蜂子悬停在了白锐头顶,充满威吓的看着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