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六章
    86

     有孕妇有孩子,就有好东西吃。这样的规定,让原来就没什么娱乐活动的茅部落民众,比原来还要热衷于造人。

     但是,首先一直养着蓝鸟的白鸟开始有意见了,因为这些鸟他付出的努力最多,可是现在变成他没有资格去吃了。当然,原来能敞开吃的时候,他也是吃的最少的。他的意见不是吃不吃的问题,而是为什么我养鸟,我反而不能吃的问题。

     他之外,茅部落里有各种意见的人也更多,觉得养蓝鸟就是浪费的人一直都有,但还有其他各种情况的。出现了打猎时故意让自己受伤,就为了吃鸟蛋和鸟肉的人;有明明每天采集的物资是最多的,可只能吃野菜和得到每天分到的烤肉,但是却一点鸟肉和鸟蛋都吃不上的人;还有身为家长,抢了孩子或老婆鸟蛋和鸟肉的人……

     猎星的提示,让白锐冷静了一下,他意识到自己这是有点太超前了:“看来,首先,得让人们有私有财产的概念,不对,应该是先得造房子。”

     为什么无论茅部落还是猎部落都还没有私有财产?因为他们必须平均,才能让最多数量的人活下来,尤其是冬天的时候,必须所有人都生活在洞里,等量的消耗累积了一冬的物资。猎部落那样做主要是因为草房子抗寒能力太差,人在里边只有冻死一个下场。茅部落过去是因为食物太少,现在的原因则和过去的猎部落一样。

     如果大家一年到头都能在自己的家里渡过,不是那种跟鸟笼子一样,人钻进去除了躺着就连转个身也困难的粽子房,而是有一定的空间,能摆放家具,养殖家畜家禽,情况就会好上很多。

     白锐曾经跟猎星说过房子,现在他蹲在地上,更详细的说着屋子该怎么建。

     猎星默默的看着,最后问:“白锐,你说的这种房屋太复杂,我们短时间内大概是建不了,我们挖地洞怎么样?”

     “地洞?”

     “对,那样就可以每个人占用一个洞。冬天更暖,夏天多挖通气道,或者直接在自己的地洞上面建草房子,下面就成了那个按照你说的地窖?”

     白锐也反应过来了,眼睛顿时就亮了,抱着猎星就吧唧亲了一口。

     其实猎星是根据他说的,与外出看到的黑泥人的居所想出来的办法。要想到很容易,但白锐就是想不到,因为他已经有了房子的概念,可是猎星没那个概念,反而更能结合实际情况。

     “但是,建房的人的食物要怎么分配呢?而且他们有了住房,以后会去务农、放牧,谁又会去做战士呢?而战士的食物要怎么办呢?还有你自己,你是大巫,你的食物要怎么来?”不过,白锐刚高兴了一会,猎星就又开始朝他泼冷水。

     “这就是税收的问题了。”

     “税收?”

     “嗯,这是一个整体的问题,让我想一下,该怎么跟你说……”

     人类的文明发展到了什么阶段,最符合的就是什么样的制度。而且人心原本就是很复杂的,私有财产的出现,代表着人们最基本的生存谷欠被满足,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那么其他谷欠望也会随之而来。现代的时候,白锐总看见电视上说,人之所以之人因为人有感情,一开始他还觉得挺对的,可慢慢的就觉得那是狗屁了。

     人之所以站在了自然界的顶点,其实是因为人比动物有着更强烈的谷欠望,比动物更贪婪。

     直接把现代的制度挪到这里来?再怎么理想主义也知道那不可能。封建制度,甚至奴隶制度?

     白锐想明白了,拔了两把草,拿一根棍子在泥土上写写画画:“部落里的人将会有私有物品,但并不是从一开始那些东西就是他们私有的。比如蓝鸟,每个人都可以选择是否领取蓝鸟,但那必须要用等量的食物交换。而务农的人,他们所有的收获都要上交,但上交之后收获更多的人,分到的食物也更多。至于打猎,整个部落集体狩猎得来的猎物依旧算是集体的,但如果几个人独自外出,得到的就是他们自己的,当然,这个前提是不能影响到部落的工作。”

     猎星点点头:“这其实就是部落留下的猎物更少了,把东西分给了部落民。那冬天的存粮怎么办?有人一开始没有养成存粮的习惯呢?”

     “我们可以借给他们,来年再让他们还。”这种情况是非常可能的,现在部落里所有人的习惯都是分给自己的食物有多少,他们就吃多少。

     “如果不还呢?”

     “你是族长,由你来决定。”

     “嗯,等召集了其他人我们可以一块商量。你继续说。”

     “那就是我们这些管理者,巫、族长,还有长老们,族长还是族长,掌握着最大的权力。”白锐看着猎星。原始世界,独-裁才是正道,别看长老的存在弄得跟议会似的,其实基本上都是族长或者大巫的一言堂,“族长管理着物资的分配,人员的任免,决定罪人的生死。巫只管神权,管治病。长老们,就让他们到时候分别管理不同的方面。详细来说,就是……”

     白锐一边说,一边在地上画着表格。

     他想来想去,决定把整个部落当成一个集团公司来看,猎星就是董事长兼总经理,在最上层。他是……保健医生?下面的分叉是各公司的管理者,以及各部门的经理。最下面的就是普通员工了。至于赏罚细则,那真得等所有人都到一块了再细说了。

     两个人坐在地上,研究了半天,一个不注意,等两人意识到的时候天都暗了。

     “快回家!”白锐赶紧就要站起来,没想到他坐竟然坐麻了半个屁股,起来一半整个人就倒了,最后只能让猎星把他背回去。

     qwq身为一个攻,实在是略惭愧。

     撩开洞口的席子一进门,就听有个沙哑走调的声音问他们:“汇来腊?”

     “果爸!!”

     虽然果爸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可是不能说话交流,还是让猎星有点提心吊胆的。万一果爸来个失忆、痴呆,或者更糟糕的,里边醒过来的灵魂已经不是果爸的,那要怎么办?毕竟白锐自己就是魂穿的,总是担心的。

     猎星把白锐放下,白锐左半边还是有点酸麻,一瘸一拐的走过去。弯下腰,和果爸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一抱让白锐差点流眼泪,果爸比他还瘦,胳膊搂到他后别上,那肩胛骨明显得都隔手。

     “窝‘水浇’浅,泥采呐麽达。”果爸比了比白锐当时的身高,又比了比现在他的样子,“张答腊。”

     “嗯!我长大了!”

     “别说话了,先吃。”黑爸咔啪摔开一只叫花蓝鸟,掰下一只鸟腿递给果爸,第二只鸟腿掰下来也递给果爸,白锐伸手,把一巴掌把白锐爪子拍开,“去!找猎星去!”不过还是递给了他一只鸡翅膀。

     白锐拿着鸡翅膀,用另外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嘿嘿笑着跑到猎星跟前去了。黑爸瞪了他一眼,原因就是白锐那一模——猎果的头发,现在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根了,而且看状况要不了多久,这几根也保不住了。

     不过,果爸就算是光头也很帅哒︿( ̄︶ ̄)︿,那是标准的漂亮的鹅蛋型的脑袋,从后边看锃光瓦亮的。

     猎星刚接替了黑爸的位置,照看火塘里叫花鸟,看白锐和黑爸这样子,顿时也笑了。

     白锐坐下,撕了一条鸟肉塞猎星嘴里,一边塞一边问:“我们刚才还说蓝鸟问题,黑爸这算不算是监守自盗?”

     “监守自盗?这个词挺好的。白锐,我也想起俩了一个问题,我们的蓝鸟能活这么好,因为你给它们治病,但是分给其他人,你还会给它们治病吗?”

     “会治病,但不是无偿的。所有人都是一视同仁,不过如果实在太贫穷,可以用劳动作为报酬。”这个问题白锐也想过,收取报酬不是因为他抬高自己的身份,而是当私有制产生,那么白得来的和花钱买来的就会变得不同。白锐不想自己给人或者动物治病的行为,被看成是轻松和平常的事情。

     “你们俩在说什么治病不治病的?”黑爸一边啃着鸟屁股一边问——_(:3ゝ∠)_黑爸很喜欢吃鸟屁股。

     “黑爸,我今天和白锐谈了很多……”

     于是商量的人变成了四个,而在第二天的上午,这个人数变成了七个。茅收、茅巫还有山峰都加入了进来。山峰在听到他们谈论的内容是,对自己也被邀请过来表示很意外。在猎星表示“不需要意外,你确实应该在这里”后,山峰笑得前所未有的开心。

     这天下午,他们的议论稍微中断了一下,因为蓉部落那边送来了大批的物品:布料、陶锅还有一筐一筐的苦蔗。他们没多说什么,只是在离开之前对着母树的方向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