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章
    80

     “不用这么冲动啊。”山峰赶紧让自己严肃起来,只是嘴角还是不受控制的上弯,“让战兽与战士合-体,首先,这个战兽和战士本身要足够配合并且有一定的感情,最好是和战士从小一起长起来的战兽。其次,巫的意志要足够强大,但是我想一个能够随时随地和祖灵通灵的人,你根本不用担心自己的意志。”

     =。=你现在是一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嘴脸,你造吗?

     “战兽的身上有两枚魂晶,巫按在一枚上面,战士按在另外一枚上面。巫将战兽和战士的意志沟通起来,不过一个身体当然只有一个主意识,所以巫也要在同时抚慰战兽的意识,让它并不会和战士抢夺主导权。”

     白锐点头。

     “你如果想要回去实验的话,要注意一点,因为新手很可能闹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主导权在战兽身上,或者人和战兽的合-体并不成功,以至于弄出来一个怪胎。至于我们木族人的母树,她比较特别,并且永远只和历代的大巫合-体。”

     “……”话说这家伙脸红心跳什么?难不成还是人树恋?白锐看了看母树,眼前忽然浮现出了某种极(chu)其(shou)和(luan)谐(wu)的场景。不知道那算不算是母攻男受了,还是大叔受……会不会肠穿孔啊?

     “为什么你的表情让我背后发冷?”

     “呵呵,没什么,我没想什么。”白锐打着哈哈,和山峰道别离开了。

     ***

     一进家洞,就看见在洞里玩的毛团了。

     白锐和猎星走之前,因为大蛇搬到隔壁去了——现在其它臣蛊也搬过去了——所以二哈们又搬回来了。但是当他们出门一趟又回来,原本住在这里的狗妈妈就叼着幼崽跟着归来的鹿腿一块回到狗群大集体住的地方去了,现在这是刚回来。

     除了狗妈妈和幼崽,鹿腿当然也回来了,现在正卧在火塘旁边的一块鹿皮上,打着哈气。而猎星也在旁边,用小陶锅正煮着野菜鸡蛋汤。

     “黑爸去找果爸了。”看他回来,猎星把野菜鸡蛋汤盛在碗里给他递了过去。

     白锐美美的喝了一口,眯着眼睛看向鹿腿。被他一看,刚才明明就要睡着的二哈突然窜起来就要朝外走,可是被白锐眼疾手快的一把就抓到了尾巴上。

     “嗷!嗷嗷嗷呜!”二哈扭过头来,对着白锐各种嗷呜,那声音可是各种可怜,但就是没动摇白锐的铁石心肠——也有可能是不管声音怎么可怜,二哈的表情都太二了。

     ╮(╯▽╰)╭

     “怎么了?”戳着一只已经清理好的蓝鸟,正要朝火上放的猎星奇怪的问,鹿腿顿时也充满期待的看过来。

     “还记得那个合-体的事情吗?我问过了山峰,现在打算试试。”

     “怎么试?”

     白锐没答,只是看向鹿腿。

     “嗷嗷~”_(:3ゝ∠)_鹿腿知道自己完了,求救命!(tot)

     目睹一切的狗妈妈们,用爪子把自家的毛团们拨弄到了怀里,不知道是预感到了即将有什么悲惨的遭遇发生在自家族长身上,又或者只是不想自家宝贝看多了二货卖蠢。

     于是,意识到自己反抗无效的鹿腿,终于停止了反抗。

     猎星和白锐匆匆分喝了汤,把还没上火的鸡扔给了狗妈妈们吃,就带着二哈到了洞门口。

     虽然猎星和鹿腿的关系并不像山峰说的其他战士那样,是从小培养起来的,但是他们确实关系不错,一方面是有白锐的关系,更多是并肩作战培养起来的。这种战友情谊,应该也同样不差。现在的问题,一是白锐和鹿腿的沟通还只是单方面的,鹿腿能感知他,他却不能感知鹿腿,那就不知道能不能做好这个联系;另外白锐、鹿腿和猎星都是初次尝试的新手,缺少经验。山峰虽然有类似的经验,他们也是合作者,但双方的信任还没有深厚到那个地步。

     白锐抚摸着鹿腿脖子后边的毛,鹿腿的左后腿一下一下的蹬着地面,不是它想刨土,是鹿腿因为过度紧张腿肚子有点抽筋qwq。

     白锐安抚了鹿腿半天,干脆先让猎星把手按在鹿腿左边的魂晶上。

     猎星并没有巫的天赋,他按上去后,鹿腿能感觉到的也只是“猎星把手按在了我魂晶”上的事实。鹿腿斯虽然从生下来就不知道有合-体这码子事情,但是有些东西就是天生的本能。他的腿忽然不抽筋了,紧绷绷的肌肉也松弛了很多。它扭过头来看着猎星,猎星也看着它,鹿腿咧嘴笑了:行,挺好的。

     可是当它信心十足的看向白锐,它腿不抽筋,它又改腿软了,虽然已经这么多年了,但是它一直没忘记过当白锐按在它魂晶上的时候,它看到的恐怖场面,吓死狗了!

     “嗷!”

     可惜,白锐听不懂鹿腿再说什么,他只是知道鹿腿没那么紧张了,于是在将一只手伸向猎星和他交握的同时,另外一只手就按在鹿腿右边的魂晶上了。

     鹿腿瞬间一哆嗦,险些直接软在地上!白锐传递过来的那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恐怖感知,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以及鹿腿本身能力的增长而变得平淡,相反,那更可怕了。瞬间的冲击让鹿腿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直到一种陌生的温暖从不知道何处传来,鹿腿的意识才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鹿腿依恋着那份温暖,在它的精神世界里,一头大狗笑得舌头拖到胸口,嗷嗷叫着顺着温暖一路跑去,当前面出现光明后,它纵身一跃!

     白锐啥感觉也没有,可是猎星和鹿腿的表现都不对,他们俩就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整个僵住不动了,所以白锐也不敢有什么反应。知道他按住的魂晶,握住的猎星的手,都越来越烫,并且在下一刻,那热烫变成了电流,瞬间把白锐击飞了出去。

     等到白锐站稳了时,站在那里的两个身影,正在一点点的靠近,并且融合成一个——诚实的讲,那场景略惊悚。但是作为唯一观众的白锐,看着这个场面,却根本不会觉得惊恐,只感觉一种喜悦和兴奋。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二十分钟,崭新出现在白锐眼前的,是……

     身高至少变成了两米三四,脑袋上顶着一对黑色的耳朵,肩膀、胸口厚厚的毛,两只手变成了两只爪子,两条腿变成了二哈后腿的那种反关节,脚也是犬类的,哦!对了,还有一条甩来甩去的大尾巴!黑白的!

     又过了两三分钟,合-体后的猎星才恢复了神智,他看着白锐,说的第一句话是:“嗷!”

     “……”(w)白锐才不会说他萌出鼻血了呢。

     “嗷嗷呜!嗷……白锐……”

     “猎星?”

     “嗯,是我,嗷~”猎星眉头挑了一下,“还有鹿腿。”

     “我能摸摸你吗?”

     “可以。”

     于是白锐当先摸的,就是猎星的尾巴。他不摸猎星都不知道自己还多了这么一个零件,被白锐摸着,感觉略微有点怪。而且……他刚刚意识到自己的裹腰皮在融合的过程中已经撑碎了。

     其实白锐还想摸摸猎星的耳朵的,不过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猎星,我去给你拿裹腰皮,然后我们一块去找山峰。”

     “嗯?”

     “我没想到第一次试验就成功,所以,我忘了问在合-体之后,又该怎么样把你们俩分开了。”

     “……”

     ***

     白锐逗比的时候,蓉部落的内部也陷入了一场混乱——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开战的。

     从蓉部落“搬迁”到这里后,五十年间都没搞什么称王称霸的事情,把另外两个部落灭了,就能看出来,木族人,至少是蓉部落的这些木族人他们应该是多少都有点宅属性的。毕竟,五十年的时间,在现在这年月已经至少是两代人生老病死了。

     木族人是高傲的,结果他们的族长先是欺骗,又是谎言。当时因为在外要给族长面子,所以没人和罗森那唱反调,但是队伍里就有人不同意,回来了不同意的人就更多了。他们把当时发生了什么明明白白的告诉了部落里所有的人,并没有添油加醋,可已经足够让整个部落的人都不满了。

     原本蓉部落大多数人就不愿意打仗,这事也确实是族长自己不对,蓉部落现在所有人都击中到了族长的住处外边。

     ——蓉部落人的住处,勉强能称为是一个屋子了,他们用木棍插在地上,中间拴上草席,再在草席上糊上泥巴。泥巴的外边再裹上草席,房顶上盖着的,是草席、稻草还有兽皮。他们管这个叫木屋,可其实就是茅屋。没人的茅屋都被他们自己用颜料画上不同的花纹,相比起同时代的其他部落的住所,还是挺有艺术气息的。

     罗森娜住在最大的一间屋子里,这间屋子背靠着的就是母树。

     现在,普通的蓉部落民众就坐在屋子外边的地上,屋内则是左右蓉部落的“大人物”们。

     “如果你们反对我的决定,我可以放弃族长的位置。”他们刚进来,坐下,罗森娜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族长的位置怎么能轻易更换呢?”说话的是坐在罗森娜身边的女人,或者说萝莉,她叫碧桃丝看上去就是最多十一二岁的少女,可实际上她到底有多大,谁也不知道,所有在座的人出生的时候,她就是这个模样了,原来她是树梢部落的一名巫,当他们从树梢分出来,她就是蓉的大巫了,“况且,我并不认为族长的决定有错。”

     有人皱眉,在蓉部落,族长和大巫虽然也是权威,但具有反对他们权力的人也有很多。

     “族长,大巫,这件事如果一开始我们把对方的亲人复活,就能够解决。”这是一位男性,木族人的女性在体力上并不比男性差,而且他们是以种植为主的部落,所以女性的地位反而要高于男性,在这个部落会议上,十个人里只有两位男性,说话的就是其中之一。他叫维纶,身材较其他木族男性来说更高大一些,皮肤是麦色的,他是蓉部落最强的战士?不,他是蓉部落最好的织者,他能将麻线裁开,并用线织出

     “我们为什么要复活一个野人。”碧桃丝直视着维纶,她锐利的视线像是刀子。

     “因为我们答应了,我以为身为木族人,诚信是我们的美德。”说话的是一位女性莎拉,她才是蓉部落最强的战士,此刻的维纶虽然没有躲闪碧桃丝的视线,但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而且,看来木族人已经发展处道德来了。

     “木族人的美德只要对木族人就好了。”碧桃丝无所谓的笑了笑,“所以,现在还有人反对吗?”

     此时的蓉部落族长罗森娜正把头微微歪向左则,她面无表情,看起来好像是在发呆。

     事情很明白了,大概在罗森娜带着礼物出发之前,事情就已经决定了,但是,决定这一切的却并不是罗森娜,而是他们的大巫。

     “我不会参与的,我想大巫也并不缺少我这个战士。”莎拉平平淡淡的把这句话说完,就站了起来。

     “请等等我。”维纶说,“我想大巫和族长也并不需要一个织者。”

     这两个人正要一起离开,碧桃丝忽然说:“我知道你们已经准备结婚了,那么你们又准备什么时候生个孩子呢?”

     “等我们觉得新生儿,不会被臭东西弄脏的时候。”

     莎拉和维纶走了,碧桃丝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却并没动怒,反而像是一个看到了顽皮孩子的长辈一样,慈爱的笑了笑:“真是年轻人,那么,你们呢?还有要离开的吗?”

     有三个人干脆对着碧桃丝叩拜:“听从大巫的吩咐。”

     其他人彼此看了看,最终还是接二连三跪下去了。

     虽然对外人来说是七年没有生育后代,实际上蓉部落已经十多年没有新生儿了,孕果这东西,蓉部落的女性不吃绝对生不出孩子,但吃了,也不一定就有孩子。他们部落就好像被诅咒了一样,再也没有新生儿诞生。大巫一直没有收徒弟,以后不管怎么样,还是她负责孕果的分配,而大巫是个怎么样的人,大家也早就都知道了,可又能怎么样呢?

     木族人比其他部落的人寿命更长,但十几年也是把最好的生育期过去了,从两三年前开始,去世的人里就有一辈子都没能生下一个孩子,满怀遗憾离开人世的人。

     他们没法让大巫换人,没法改变大巫的决定,只能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们没有莎拉和碧桃丝那么年轻,他们耗不起了。

     ***

     “你试了几次?”看着狗狗猎星,山峰张大嘴呆了一会。然后看着白锐的时候脸色更复杂了。

     “一次。”白锐记得这事他刚才好像已经说过了。

     “……”山峰深吸一口气,“结束合-体有两种方法,一,他脱力或者失去意识了。二,你看他的耳朵后边,找到魂晶了吗?在上面拍几下就行了。”

     “谢谢。”猎星弯腰,好让白锐分开他的头发找耳朵后边的魂晶,却是有。这下白锐放心了,不过他也不急着让猎星变回来了,毛茸茸的猎星啊,(﹃),因为这身体应该算有一半是鹿腿的,所以白锐不会做什么带颜色的事情,可是摸摸揉揉应该还是可以的。

     “等等,战士和战兽的合-体其实分成了三种,一种甚至并不能算是合-体,因为只是表象而已,你在黑泥人身上也看到了,黑泥怪只是在他们身体的体表包了一层。当战兽与战士真正的发生融合,那才能算是合-体。第三种则是完全的融合。”

     “猎星现在的情况算是哪种的?”

     “他还算是第二种的,不过他已经接近第三种了。”

     “什么样才能确定是第三种的?”

     “战士的外表除了战兽形态的纹身之外,不会有其他任何战兽化的痕迹,然而他已经有用了战兽的全部力量和能力。白锐,能告诉我你将鹿腿和猎星融合的时候,发生了具体怎么样的状况吗?”

     “可以。”这个时候山峰算是老师了,而且在讲解合-体的这方面没有任何的隐瞒,至少白锐是没看出来。所以,现在白锐也乐于说给他听,希望能在两个人的研究中渐渐完善这种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