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五章
    85

     罗森娜瞟了碧桃丝一眼:“与母树相通的大巫才是大巫,没有母树,也就没有大巫。我想这一点,我们都知道。”这个“我们”指的显然不只是木族人,还加上茅部落这边的众人。

     “你要我们的母树和供奉母树的巫?作为战败者?”猎星觉得这位是不是想太好了?

     “不。”突然,罗森娜跪倒在了猎星的面前,“我,蓉部落的族长罗森娜,在今天臣服在茅部落族长猎星的脚下!”

     其他蓉部落的人彼此看看,相继跪倒在地,最后蓉部落那边还站着的,就只剩下满脸难以置信的碧桃丝一个了。

     猎星表示:“……咳!罗森娜族长你能说清楚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吗?”

     “蓉部落从此就是茅部落的附属部落。”

     虽然这听起来挺不错的,但是……貌似最后最得利的还是蓉部落吧?

     可是他们又能从蓉部落那里得到什么呢?他们最需要的是什么呢?

     “我不同意——!”碧桃丝尖利的近乎破音的声音响起,她扑向罗森娜,如果现在是晚上,她的动作和表情简直就是一个女鬼。

     罗森娜抬起手挡了一下,然后干脆利落的把她推开:“幼苗在枯萎,你的力量也在枯萎,碧桃丝,你早就已经完全忘记了身为一个大巫的职责到底是什么。你正在做的,是让我们整个部落跟随着你陪葬!”她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而且,就算我们真的都为你陪葬了,到时候你也只会咒骂我们的无能和愚蠢。但是最无能和愚蠢的有是谁呢?‘你’不同意,那就不同意吧。来人,割掉她的耳尖,放逐这个罪人!”

     有些木族人在犹豫,但有些木族人立刻就冲了出去。碧桃丝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她挣扎,反抗,在凄厉的尖叫中,被割掉了耳尖。

     “你是故意的……你是故意的!”两耳鲜血淋漓的碧桃丝趴在地上,充满仇恨的看着罗森娜,“在我和母树最虚弱的时候,骗我离开部落!哈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傻子!你们的族长早就知道这场战争必败!她带你们来就是送死的!我才是问部落着想的大巫!跟随这样的首领,等待着你们的就是成为那些野人的奴隶!”

     这又是怎么样的神转折啊!碧桃丝这些话可真是信息量略大!

     ╮(╯▽╰)╭总之,之后罗森娜表示会送上供物,然后再和茅部落商量,以后每年多少供物交换孕果更合适些?

     白锐也就是靠了!这和买东西有什么不一样啊。不过,看着忽然没有了原先那种傲慢清高的模样,笑得温柔得体的罗森娜……总归是多个盟友,比多个敌人好。

     当然,罗森娜来请求白锐给族人治病的时候,白锐也只能出手了。这也毫无意外的导致了,他直挺挺硬邦邦的像是个死人一样被抬回去的结果,_(:3ゝ∠)_

     ***

     “感谢你,白巫。”

     白锐这一次又睡了两天,才气息奄奄的醒过来。得到他醒过来的消息而赶来的茅收和茅巫,两个人一见他就跪在地上致谢。尤其是茅收,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写满了羞愧。

     他终归是茅部落的首领,虽然对白锐和猎星表示出了尊敬,但是说实话,承认他们的作战实力是一回事,承认他们的领导能力就是另外一码子事了。

     但是这次,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包圆了,依旧没来得及反应,木族人就又被虫子包圆了。

     白锐没有按照计划行事,但是现在还活着的人,应该说都是被白锐救下来的。

     茅收和茅巫也干脆,说完了话,道完了谢两个人就走了。

     白锐喝了些猎星熬的肉汤,肚子里有了东西,虽然身上依旧有些酸疼,但精神依旧好多了。

     “果爸和黑爸还没回来?”他刚睁眼的时候,就没看见那两位,知道是黑爸抱着果爸出去晒太阳了,不过都这会了,俩人还没回来。白锐倒不是担心,他就是知道自己已经睡了两天了,想看看果爸到底怎么样了。

     “应该快了。”猎星凑过来舔了一下白锐的嘴唇,那里有半片野菜叶子。

     湿软的舌头擦过嘴唇,白锐就觉得同时好像有把小刷子从他的心脏上刷过去一样,无奈,现在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不过,说起来从第一次之后,他们确实好久没做过了啊。

     “猎星,你想要的话,你在上边吧。做好了的油,应该就放在那边。”白锐摸了摸猎星的脸,虽然忄生不是爱情的全部,但没有的忄生的除非双方都七老八十了否则绝对不是爱情,白锐觉得挺对不起猎星的。

     猎星眼睛亮了一下,手按在了白锐肩膀上。白锐心脏跳得更用力了,没有反感,就是有点别扭。不过,既然对象是猎星,他很配合的躺下,正想着要不要再做点勾引的动作时,猎星忽然退开了。他不是去拿油,而是摇了摇头,说了声:“不要了。”

     雾艹!!老纸就差脱裤了!你跟老纸说这个!!!

     “为什么不要!!”刚才还有点含羞带怯(?)的白锐,现在就差扑上去强上了。

     “感觉有点怪。”猎星皱着眉头。

     “感觉怪?!感觉……那如果现在是我主动呢?”

     “……不怪了。”猎星想了想,眉头舒展开了,“只不过你手都是软的吧?”

     男人怎么能被说不行啊?!可是……_(:3ゝ∠)_好吧,他现在真的是不行。

     另外,他家亲爱的看来是纯零。白锐倒是也进过一些同-志的□□群,知道他们这圈子里其实纯零最多,纯1才是稀有动物,双面插头的碰一块一般也是争着做零。白锐顿时就一把把猎星搂怀里了,就是他体力还没怎么恢复,力量不大,但是猎星很配合,而且主动搂着他后背,免得他手上一脱力再摔着自己。

     “怎么?”

     “幸好我来了,否则你这这么好的一棵白菜,不知道便宜谁了。”白锐对于穿越的感受,已经从一心想回去,变成安于现状,又变成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了。要是他没来,他坚信猎星一样能够勇敢坚强的活下去,不过那时候,就真不知道谁会得到这样一个好伴侣了。

     虽然不知道白菜是什么菜,但也知道白锐这是在夸奖,猎星笑着拍了拍白锐的后背:“要再吃点吗?然后躺下休息?”

     “不了,我想起来走走,体力应该是没关系了。”

     “好,出去走走,也跟我商量一下,你上次说的养殖黑尾鹿还有要重新拿起来的建房。”

     “对。”白锐拍拍脑袋,他属于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人,睡了两天起来,脑子里就有点糊涂,原本计划好的事情也忘了很多。他家这棵好白菜,明显还具备着领导才能。白锐只觉得越看越稀罕,但凡他要是还有一点体力,他就要把猎星办了,无奈……“去走走!哎……猎星,扶着点我。”

     qwq尼玛,老纸是攻啊!!!

     ***

     白锐希望部落能够改进的、他想做的事情非常多,而且他自己也想试试开始弄装备了——虽说那个必须全手工制作的要求太恐怖了些,但只要开始尝试,就总是会有进步,不开始,那就永远也别想穿上装备。

     不过,因为事情太多,现在猎星说起来就有些混乱,白锐自己也知道,可这真的不太好系统的说。因为部落太原始了,就好像是一张白纸,而白锐的原料有一大把,他又没学过真正的绘画并不清楚该怎么把这些颜料按照顺序一点点的铺满整张画纸,让它最终变成一幅杰作。

     其实在这点上猎星也差不多,因为白锐说的很多他听都没听说过,只能凭想象。

     “黑尾鹿如果也能养殖,那当然很不错,但夏天和秋天没问题,冬天它们的食物有些成问题。其实现在冬天蓝鸟的食物,已经有些供应不上了。”

     不再越冬的蓝鸟越来越多,他们冬天准备的蓝鸟的食物也就越来越多。虽然蓝鸟在冬天也是他们的食物,但也不能全杀干净。

     黑尾鹿的胃口可是比蓝鸟大得多了,两头成年黑尾鹿一天的食物等同于五十多只成年蓝鸟一年的食物。

     “农耕的意思我也明白,我们自己种苦蔗挺好,可是种完了之后要怎么分配呢?另外蓝鸟的分配,现在其实也开始出现问题了。”

     原来茅部落的人没来的时候,蓝鸟就是白锐他们这块十几个人的,蓝鸟很多,鸟肉很多,鸟蛋也很多。谁想要就自己去杀蓝鸟,自己去摸鸟蛋。

     等到茅部落来了,众人也都知道不能像是过去那样无限制的,敞开了供应。所以规定鸟蛋是给孕妇,还有五岁以下的孩子吃。如果狩猎队有伤者出现,那就给伤者加餐。每隔十天,杀掉一直蓝鸟,同样给孕妇和伤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