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八章
    78

     从甜蜜的家,与英俊的爱人身边离开,白锐很郁闷。从甜蜜的家,与怀孕的倒霉鬼伴侣身边离开,白龙也很郁闷。

     “啾啾。”大呱二太表示最近活动不足,有长肥的趋势。

     “嘀嘀嘀嘀嘀……”这一溜跟坏掉的喇叭一样的声音,是大半夜不睡觉出来浪,结果碰上他们,死活跟上来的小飞龙们。哦,对了,后边还跟着两天不见对白锐表示思念的鹿腿。

     他们这一家子,大半夜就这么蛇爬蛙蹦龙飞狗跳的极速前进着。

     第二天匆匆薅了点路过树上的野果子垫肚皮,在天光大亮,差不多上午□□点的时候,白锐碰上了金角银角的蜈蚣大队。

     银角倒是没什么事,金角倒是没有像白锐想的那样和银角齐平,不过它身体的中段,大概占了整个体长五分之二的部位,已经完全烂掉了,动都不能动,只能被银角和其它蜈蚣拖着前进。

     白锐下蛇,金角溃烂的伤处竟然能闻到一股像是发酵葡萄的香甜味道,对,葡萄酒的那种。他对着伤处喷吐蛊雾,随着蛊雾进入身体,金角竟然疼痛得颤抖起来。而且,往常无往不利的蛊雾,这次在治愈金角伤口的时候,竟然出现了反复。明显能看到金角的身体刚刚长出好肉,眨眼间好肉又烂掉,脓血从它的伤口里前赴后继的淌出来,地上很快就积了金黄色的一小滩——味道竟然还极为诱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金色的葡萄酒。

     一直到半个小时后,金角的伤口才总算愈合,但是,那些脚现阶段是长不出来了。无论它的脚再多,这个时候也处于一个不平衡状态,整个身体歪向了一边。

     白锐用感应询问到底这是和什么东西打架闹的,不过它们“归顺”白锐的时间太晚,感应太过模糊。以白锐的理解力,只能知道对方同样是群居的巨大昆虫,不过数量比蜈蚣还要多,而且显然比蜈蚣们还要能打。

     白锐摸摸下巴,眼睛却亮了起来——穿越者果然还是有狗屎运的!!!他坚信,这次遇见的虫,不是蜘蛛就是蝎子!

     实际上白锐也猜对了,因为地震的关系,某处地下溶洞坍塌了,溶洞中生活的一群蜘蛛在逃亡中越过了岩山,并且直接在这边安了家。结果和同样来寻找家园的白锐蜈蚣大军碰上了,双方都看上了一个地方,开始互掐,结果已经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更熟悉地形并且已经到处结网的蜘蛛获得了胜利,蜈蚣战败,被赶了出来,小吴工们先把自家老祖宗叫了过来,然后又把老祖宗的主人给叫来了。

     “无论是蜘蛛还是蝎子!!快送上门来吧!!!”白锐吹着蛊笛,双眼放光如同饿极了的狼一样,慢慢走进了蜘蛛的领地……

     白锐去勾搭蜘蛛了,而在蓉部落,将近中午的时候,罗森娜竟然亲自带着蓉部落的人来了。

     跟随她的队伍一起来的,还有大量的食物,陶锅,布料,和极为美丽的项链、耳环之类的装饰物。当队伍在茅部落力停下,卸下物品,茅部落的大人孩子都围拢到了物品那边,就算他们现在生活好了,可以就是穷人,这些财富让他们不得不议论,赞美。

     “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助。”罗森娜一改上一次到来的咄咄逼人,说话时语气温和,表情柔美,现在在她周围的,都是蓉部落的人,还有茅部落的主要人物,“今天我就是来带走母树,顺便送上谢礼的。”

     “罗森娜首领,我想你应该记得我们当初的交易吧?”猎星才是现在的首领,所以茅收、茅巫、山峰,连带着黑爸这个时候都沉默的站在他身后。

     “当然,等到我们的母树成年,我们立刻就会履行诺言,不过这需要时间。”

     “能问一下需要多久吗?”

     “请不用太过焦躁,毕竟母树的成长并不是我们人力能够决定的,而时间也并不漫长,只是三年而已。”

     白锐当初的猜想成真了,三年,果爸的复活时间早就过去了。白锐的凤凰涅槃只能复活“新鲜”的死者,没有母树的复活,白锐也就束手无策。不过从罗森娜的表现看,那个回去部落里报信的木族人也并没把事情都说了,否则现在过来的直接就是蓉部落的军队了。不过,罗森娜也真是把他们都当傻子了,就算没有诺丽丝的忠告,一拖三年,他们也不会答应。

     “罗森娜首领,我们当初的交易,只是带回母树的树汁。”

     猎星抬手,山峰把一枚泪滴形状,看起来应该是琥珀材质,但却是浅绿色的东西递了过去。

     “这是树汁,我们履行了我们的承诺。你想要成年的母树?什么时候你完成我们的前一个交易,再说后边的吧。”

     罗森娜接过了树汁,可是这个曾经让她那么渴望的东西,现在真的握在了手中,她的表情却显得并没有那么在意了。站在罗森娜身后的木族人,有的表情平淡,有的愤怒,还有的竟然一脸嘲讽,只不过那嘲讽不像是对着猎星,反而像是对着他们自己人。看来蓉部落也不是铁板一块,就算是罗森娜带出来的人,都这么表现不一。

     “猎星首领,据我所知,母树并不是你们的人带回来的,就算现在它正在茅部落外围扎根,也只是暂时……”

     “要说的都说完了,罗森娜首领,你们要么完成交易,要么就来抢吧。”

     “族长,我曾经对白巫许诺,只要他能够将母树带过黑沼泽,我就愿对他献上我全部的忠诚。”这是回去报信的木族人,不知道是否是巧合,他是伊博尔,那个被白锐治愈了脚踝的木族人,“现在我作为木族人的职责已经履行完成,请原谅我要去履行我自己的诺言了。”原先他是站在罗森娜身后的,可是这个时候他却站到了她的跟前,跪倒行礼。

     诺丽丝和菲卡纳斯也带着其他那个木族人小队的人出现了,他们正好听到了伊博尔说的,这个时候也跪倒,重复了几乎和伊博尔同样的话。

     虽然茅部落的人距离都很远,听见他们说什么的只有木族人和茅部落的高层,但刚刚还表示母树是自己木族人带回来的罗森娜,现在还是觉得脸上又热又烫,还针刺一样疼得厉害……

     不管伊博尔和其他人是怎么想的,诺丽丝会这么干脆的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打罗森娜的脸,一方面是因为她有遵守自己的承诺,另外一方面就是她之前和其他人说的要给蓉部落与茅部落留下最后的一线机会。毕竟,罗森娜现在的选择,那真是让双方的仇结大了!而且这种行为也太不符合木族人的价值观了。

     蓉部落六年没做到的事情,在和人家商量好报酬之后,人家做到了。然后还把人当傻子耍,给点东西就想要把成果拿走。

     至于如果诺丽丝不告诉白锐复活还有个十年的最大期限,那么就不会有现在这些事?且不说还有个山峰呢,就算没有,真让罗森娜拖延了三年,到时候给白锐一个“抱歉,我们失败了”的答案,白锐就能答应吗?那时候才更是无法挽回。

     “罗森娜!菲卡纳斯!伊博尔!国伦特!……”罗森娜把七个木族人都叫了一遍,“你们是选择背叛你们的族人吗?!”

     诺丽丝沉默不语,现在没有必要做这些口舌之争。

     “不,我们只是选择为我们族人的挽回诚信!”但不是所有人都像诺丽丝那么平静,那个小队里的其他人早就因为自家族长的做法愤怒得要炸了,代表人物就是菲卡纳斯。

     “那你们就留下来吧!”罗森娜冷哼一声,扭头重新面对猎星,她的下巴高高抬起,就像是要用尖下巴把人戳死,“茅的猎星,你给你的部落带来的战争和灭亡!”

     “蓉的罗森娜,我们的茅和刀都已经磨得雪亮。”

     “约定十天之后在大湖东边开战吧,你们也可以选择不来,那么十五天后,蓉的战士就会踏平你们的村落,杀死你们所有的老弱和女人!那些东西留下了,我们还是感谢你们送回树汁的。”

     罗森娜带着木族人走了,猎星他们开始分配她带来的东西——应该把这些的东西都扔了,砸了,烧了?

     对于原始人来说,务实才是第一位,食物、陶器和布料都是绝对不能浪费的。尊严?面子?战场上打赢了,那就是最大的尊严和面子。日常情况下,谁知道那两个词该怎么说。

     也不知道对罗森娜来说是幸还是不幸,她走了一个多小时,白锐就回来了,他半夜离开的时候,骑着的是白色的巨蛇,下午回来的时候,骑着的却是火红色的大蜘蛛……

     时间倒退回白锐跟着小蜈蚣们走向他们敌人的领地,当看见那些明显不自然的痕迹时,白锐吹起了蛊笛。

     所谓不自然的痕迹,并不是曾经地震之后山崩的痕迹。确实山的一面塌了,滚落的大小石块积累在一起,但是因为地震是在初春,而大自然的生命力是极强,经过一个春天和小半夏初,很多藤类植物与矮小的草木已经在那些碎石上扎了根,可能再过两年,这里就完全看不出曾经灾难的痕迹,而是和整座山脉融为一体了。

     所谓不自然的痕迹,指的是一个一个的大洞。直径大概四道五米,就挨着山脚,一个洞和一个洞之间又有两米左右的空隙。

     这绝对不是蜈蚣们逃命时挖出来的,它们挖的洞都是扁平的,这些却是圆的,而且直径也比蜈蚣洞大多了。蜘蛛和蝎子谁挖洞是这样的?或者都不是?

     白锐暂停了一下笛声,他的唇离开笛,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因为患得患失而变得烦乱的心情,无论这里边的虫子是谁,要是让它们是听出来他的混乱,那这些家伙们可就不会那么愿意爬出来了。

     吹奏了大概只是十分钟,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地洞中传来,买个洞都有声音,但就是没有东西冒出头来。

     又吹了半个小时,窸窸窣窣的声音依旧,可还是没一个冒头的。

     “啾啾。”

     “嘶~”

     话说,蛇和蛤-蟆也是吃虫的。还有刚跟它们打了一架的蜈蚣,好像它们不冒头也挺好理解的。

     白锐心中一动,傻白飞到了它的笛尾,一丝丝的蛊雾冒了出来,飘向了地洞上方……

     “嗖——啪!”有东西从洞里喷了出来,喷向蛊雾,不过蛊雾是无形的,除非是用吸烟机,或者塑料袋套,否则大多数其它方法都只会让蛊雾散得更快。

     不过那喷出来的东西……是丝吧?!蜘蛛丝啊!!!

     “啪!”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发现的,但是这个世界的昆虫蛇蛙,都能先天的感觉到蛊雾对它们的好处,所以喷丝的东西,从洞里弹跳了出来,它确实是一只蜘蛛,不算八条腿,都有人头大小。

     这种体积的蜘蛛本该是让人尖叫,但是这蜘蛛的形态极美,主体有点像是蚂蚁与蜘蛛的混合体,有着优美的弧度。八只脚上并没有其他蜘蛛那样很多的褪毛,相反很光滑,整个蜘蛛的体色更是珊瑚一样经营的红色。随着这一只跳出来,更多的蜘蛛开始跑出地洞,分享那一丝丝的蛊雾。但蛊雾被它们争抢殆尽,珊瑚蜘蛛们倒是也没有贪求更多,反而老老实实的一个挨一个的在他半径无米外站着,听着白锐的笛声。

     已经半个多小时没有蜘蛛再蹦出来了,现在要是和蜘蛛们打起来,白锐这变绝对是完败,但不是因为单体作战能力,而是群体能力略差。至于为什么白锐肯定单体绝对强过蜘蛛?从白龙那里传来的“能吃吗?!能吃吗?!能吃吗?!”已经吵得他有点眼晕了……

     换句话说,眼前的蜘蛛都是食物,而并没有谁能够和白龙并列。

     蜘蛛们顿时骚动起来,可还没等它们争抢,据里白锐最近的那个地洞里,忽然爬出来一只两层楼高的蜘蛛……就算见识到了白龙那种火车头巨蛇,还有比战斗机大概都要大一点的双足飞龙,第一眼看到这蜘蛛后,白锐也惊得笛音顿了一顿。

     不过这只巨大蜘蛛并没在意白锐的笛音,它一爪子就把其它“小”蜘蛛们拨弄开了,如果不是白龙挡了一下,八成那些被它拨飞的蜘蛛就要砸在白锐身上了。在它攻击范围外的蜘蛛,赶紧有多远跑多远,顿时白锐周围又空出一大片空白。独自享用了蛊雾后,巨大蜘蛛转过身来看着白锐,对着他“咔咔咔”张扬的敲击着自己那狰狞的口器。

     虽然还没收服它,但是白锐却觉得自己充分能理解它的意思:再来点!还没饱!

     同时,白龙也不嚷嚷着要吃了。

     虽然只有一只,但是也够了!白锐笛音一边,服音吹起,连绵不绝的蛊雾飘向了蜘蛛,而白锐在经历过两次以血肉换蛊毒之后这次终于不用再品尝那种突破极限之后的苏爽了。感动啊qwq

     但是当每次有信臣蛊加入的行功结束之后,白锐又觉得自己没什么可感动的。当然轻松了,毕竟只有一只雌蛛。

     刚要问自家蛛娘老公在哪,白锐一抬头,就发现白龙和蛛娘对上了?当然,不是看对眼,是对峙。

     怎么回事?

     “嘶嘶”不知道,但对方的第一是冲着我来的。

     “咔!咔咔!”虽然白锐和蛛娘还没有形成良好的默契,但他觉得自己的理解应该没错:老娘、才是、老大!

     (⊙o⊙)

     其实白锐并没区分过自家臣蛊到底谁是老大,谁是老二,毕竟它们各有千秋——二货、呆货、傻货、心机货神马的。╮(╯▽╰)╭

     “啾啾。”

     “咔哒咔哒。”

     大呱二太和金角银角这时候也跟着在边上凑热闹,具体翻译的话,前者表示:呵呵。后者表示:等我们俩把腿都长好了的!

     “你们去边上打吧。”白锐摆摆手,反正有他在这,死不了蛇/虫。

     白锐一声令下,白龙嗖的一声弹出去,蛛娘唰的一声蹦了过去!

     “咔!咔咔!咔咔咔!”

     “嘀嘀嘀嘀!”“嗷嗷嗷呜!”“啾啾。”

     这是双方助威团的声音,一方整齐威武,一方多姿多彩。

     _(:3ゝ∠)_

     白锐决定乖乖的去看蛛娘的消息,不理这些二货。

     蛛娘的名字白锐竟然猜中了一半,它们叫做珊瑚巨蛛,而且在《千虫谱》里,关于这种巨蛛的解释词条有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