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零二章
    102

     这些人的反应,把众人都吓了一跳,幸亏部落的主要人物都看过茅收被治疗时的状况,很快反应过来这不是病发,而是白锐用笛声在治疗。众人安抚这些病人,或者把反应过激的人敲晕。

     猎星赶到了白锐在的那个地洞里,但是却不敢动,不敢打扰那个面色苍白浑身冷汗,还在努力吹笛子的人。

     qwq我不疼!我不疼!我真不疼!吹笛子!吹笛子!吹笛子!

     这就是白锐现在脑海里唯二想的两件事,应该说他是在催眠自己,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用虫笛吹奏出的音符上,虽然偶尔有些偏差,但大体还在那些调子上。密密麻麻的小虫子集中在了白锐的脚边,这洞里的原本六个战士已经不再咳嗽了,他们跪拜在地上,一脸崇敬的看着白锐。

     猎星跑出了洞去,又跑回来,来来回回跑了四五趟,他注意到白锐的眼神已经彻底不对了,他明明睁着眼,但实际上什么也没看。

     “好了!没有了!剩下的都被冻死了!”猎星在他耳边大喊,可笛音还是不停,“跟我一块喊!”

     那六个人反应过来,也跟着一块喊。

     白锐颤了一下,低头,对着围在自己脚边的寄生虫喷出了一口蛊雾,这是毒雾。丝丝缕缕的淡紫色烟雾飘过,这些虫子彻底死绝。白锐也在同时,昏倒在了猎星的怀里。

     白锐再醒来时,发现自己搂抱着猎星的腰,和他睡在洞里。

     “头还疼吗?”猎星第一时间感觉到白锐的苏醒,用大手摸着他的额头,过度使用能力后,白锐就算醒过来也会头疼。

     “有点。”白锐把额头抵在猎星的肩膀上,左右蹭着,“情况怎么样了?”

     “你睡了一天,外边的雪还没停。只有两个孕妇流产了,其他人都没事了。不过,我们的姜不多了。”

     大手摸过白锐的头,白锐知道他是害怕自己难过:“放心,我没有怎么难过。”

     他还是知道什么事叫力有未逮的,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回来的时候,白锐带回来了八筐半的生姜,把那个部落卖的姜都买空了。反正姜这个东西可以放,而且白锐想着要冬天去捕鱼,正好用姜去腥。没想到一回来就遇见寄生虫这种事情,反而不够了。而且还要留种子,就算姜生长得很快,但是现在外边的暴雪连天的,根本没办法种植,另外还要给明年的栽种留种……

     “你们有什么主意?”

     “把年纪小的孩子和孕妇集中起来,每天的姜汤给他们喝。不过,这样你就辛苦一些了。”

     那意思是只给孩子们和孕妇预防,其他人不管当没事,一旦显出病症了,再让白锐治疗。

     “嗯,没问题,如果是治疗少量人,我也不会把自己再折腾昏迷了。”白锐点点头,把猎星抱得更紧了一些——这个早来的冬天,绝对不好过啊。

     雪下了至少十天还不见晴朗,乌云遮天蔽日,让人分不清昼夜,而且为了减少消耗,每个人都是能躺着绝对不坐着,能闭眼绝对不睁眼,生物钟已经都开始紊乱,时间的流逝变得模糊。

     按照之前分的那十一组,身体强壮的前几组,轮流着,每隔一段时间出来扫开雪,以防雪盖住了通气口,把人闷死。因为雪越盖越高,地洞里倒是越来越温暖,让担心木柴储存不够的众人反而松了口气。身体稍好的几组也没有闲着,同样轮流清理大家的粪便,或者集中烧水、做饭给大家送去热水、热汤、热饭。

     不知道是不是酷寒冻死了肆虐的寄生虫,整个茅部落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病。而所有人在面临苦难的时候,也都表现得平静和淡然,不管是木族人、移民还是原来的茅部落人,都安静的住在他们的地洞里,但只要得到命令只要被分配到工作,就会拼尽全力。因为谁都知道,在这个时候,必须依靠部落,跟从部落,否则就是死!

     人们在灾难中顽强的求生,但身边是伴侣家人,是兄弟姐妹,是后代儿女,好像这一关也并不是那么难过?

     “食物不够了。”茅部落需要动脑子的众人集中在黑爸和果爸的洞里,一个个眉头都皱得死紧。

     “我带着小青和白龙,能动的宝宝,另外再给我一队人出去狩猎。”白锐直接开口,现在这个时候,只有他有这个能力了。

     “不行,让我带着小青和白龙就够了!”猎星眉头一皱,头一个出声反对。

     “有什么事,你和它们来不及沟通。”白锐拍了拍猎星的手。

     “但是……”

     “白锐得去。”黑爸打断了猎星,这个时候也只有他能打断了,其实所有人都知道,确实白锐带队出去最方便,只是他们不方便开口而已,“或者猎星你以为你保护不了白锐?”

     这不是保护得了,保护不了的问题,明知道外边危险,谁希望自己心爱的人陷进去?但确实这事白锐躲不了……

     一旦做出决定,人手准备得也快。

     五十多个人大队伍,里边茅部落原来的勇士就十几个,大多数都是木族人。诺丽丝、菲卡纳斯还有伊博尔他们自然都在,原本来报信的莎拉竟然也在。

     白锐看见莎拉的时候,心情有点复杂。因为莎拉这些日子并没有开口恳求白锐去蓉部落,毕竟寄生虫被他们带过来了,白锐总不能扔下自己的族人不管,冒着暴风雪去蓉部落救人吧?而现在这些天下来,蓉部落还有多少人活着?再不敢想,却又只能接受现实了。这些时候有不少木族人生了重病,并且在病中还痛哭不止,那是心病。

     毕竟不光是自己选择离开蓉部落的,还是跟着莎拉来报信的,谁都不相蓉部落会死绝。不过更多的人,并没有寻死觅活的,只是沉默的继续该做什么做什么。因为蓉部落里的人到底是死是活还不清楚,但他们还活着,并且还要努力继续活下去。

     小青和白龙的体质已经改变了许多,就算它们还身披鳞甲,否则天寒地冻的,这俩早就冬眠了。蜈蚣们个头比较大的也依旧能够在雪地上爬行,就是速度慢了不少。大蜘蛛却完全不行了,海拔太高,风太大,拔丝一从地下面爬出来,差点就被风掀了个跟头,白锐赶紧让它回去了。至于大呱二太,就当他们……吧。

     所有已经完成合-体的战士都用绳子尽量把皮子裹在身上,唯一一个不能合-体的白锐,更是被猎星险些裹成一个球。其实猎星不想白锐去,白锐又何尝愿意让猎星去?

     尤其猎星的木脚,和木头紧贴的那块皮肤最容易受冻,往常轮到他带着人挖雪回来,那里情况好的时候生了一片冻疮,要是糟糕就要烂上一层了,白锐第一时间心疼的给他治腿。这么出去一趟,他那腿……

     可是这事还不能说,白锐忍得胃疼:“别裹我,你自己呢?”

     “我比你抗冻。”猎星摸了摸白锐的脸,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白锐的眼睛一直朝他左腿上看?猎星知道白锐是心疼他,他又何尝不是呢?

     白锐看他一眼,挥舞手臂大喊:“谁要是在路上感觉到身体不对劲,一定告诉我!”他瞥了猎星一眼,虽然是对所有人喊的,但是最喜欢藏着掖着的就只是这一只,“我把你们活着带出去,就要活着再带回来!”

     “噢——!”众人嚎叫着作为回答。

     两三个人一组,彼此紧抱着骑着一只大蜈蚣。蜈蚣体积大,但是带的人再多,就要陷在雪里去了。

     队伍先朝着黑尾鹿聚居的山谷去了,大概是两边都有山挡着,这地方的雪倒是相对小一些,可也只是相对。不需要进到山谷里边,他们就在外围挖到了冻死在一起的四头半黑尾鹿还有两头狼的尸首,一头半是小鹿,一头大着肚子,一头,最后那头其他人都说大概是老鹿了,那两头狼瘦得都是皮包骨头,应该也是饿的受不了出来觅食的,结果食物是找到了,却不知道为什么它们依旧被冻死了。

     他们继续朝更里边的地方找,后边找到的倒毙的黑尾鹿,肚子越来越瘪,这种体型巨大的鹿,需要的食物也多。每天除了睡觉和躲避猎食者,其它时间几乎都用来啃食植物,这次冬天来得太突然了,它们根本没来得及迁徙,只能被困在了山谷里。

     白锐和猎星他们找到了一个大雪包,拨开之后,发现对着他们的是一个个的鹿屁股。这些鹿为了保暖治好头朝内,屁股朝外,幼鹿在内,强壮的成年鹿在外,衰老虚弱的鹿则在更外边,它们挤在一起,靠吃彼此排泄的粪便艰难求生。

     找到这一大群鹿的时候,最外的鹿已经大半冻死了。

     之前找到的冻死的鹿,还有这一大群不管死活,都被带上了——就算还活着的鹿也都浑身虚弱,白锐带着人扒开雪层,给它们找了些冻硬了的草吃。这些鹿一个个狼吞虎咽,肚子里有了东西,它们也稍微恢复了一些精力,但也没从人的身边跑开。黑尾鹿的智商虽然不太高,但这时候它们也意识到了,跟着人,才有活路。至于是不是最后依旧逃脱不了死亡,都说了它们智商不高,为了今天哪里还顾得了明天。

     稍微缓过来一点的鹿都老老实实的跟着他们,其他捡到的尸体被连一串,拉在小青、白龙还有蜈蚣们的后边。

     事情说起来挺顺利的,可实际上只是和寒冷与风雪抵抗,就已经让大家的体力和精力消耗得厉害。

     回去的路上有人突然掉下蜈蚣背,原来是睡着了。白锐让大家挨着个的喊自己的名字,虽然傻一点,但是在这种歌曲只有嗷嗷乱喊的年代,也只有这样了。

     众人就这么嘶嚎着,一路回到了家。

     下面的事就其他人接手了,白锐用冰蚕和碧蝶配合,治疗好了众人和宝宝们的冻伤,看着已经恢复灵活的蜈蚣们拖着死鹿进入地洞。再看着二哈们都到了原来猎羊、猎满生活的大洞里,鹿腿这段时间一直跟其它二哈在一块,面对天灾时身为头犬的责任是它的第一位,总算显得不那么二了。那个大洞里还住着蓝鸟,之后活鹿也被赶进来了,原来给蓝鸟准备的各种草籽和干草,现在就成了活鹿的饲料。最后看着两条搅基蛇没羞没臊的缠在一块搅基去了。白锐急匆匆的正要朝外走,没想到却被猎星叫住了:“还干什么去?”

     “哎?你没在外边?”白锐还以为猎星依旧在外边忙。

     “被他们赶回来了。”

     “快坐下!让我看看你的腿。”白锐先是高兴坏了,但很快就不高兴了。他用最快的速度把猎星的腿抬了起来,闹得猎星差点失去平衡摔在地上,但这时候猎星可不敢出声——进入某种状态时,白锐还是很可怕的=。=

     白锐低着头,亲吻猎星和木腿紧贴在一起的残肢,他不敢现在吹蛊雾,就怕白锐的腿真根这该死的冰冷的木头长在一起。他把猎星连着残缺木脚的小腿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胸膛温暖着。

     暖好了,白锐开始拆下木脚。大片的皮肤被冻坏又磨烂了,木脚一拆下来,伤口撕开,那大片血肉模糊的模样,让白锐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白锐对着猎星的腿吹蛊雾,猎星虽然姿势别扭,但也一只手撑着地,空出一只手去摸白锐的脑袋。等到他的腿被治好了,白锐却还是抱着他不放,一小口一小口的在那里亲吻着。猎星被他吻得浑身发软,再也没法揉白锐的头发了,只能倒在毛皮上。他不明白,平常踩着木脚,磨烂了都不会让他皱一下眉的部分,为什么只是白锐亲上两下,就让他除了一个地方硬,其他地方就都软了呢?

     猎星略有点气喘,但结果白锐虽然揭开了他的裹腰皮,却只是用嘴巴让他爽了一次。

     “不做吗?”当白锐躺在他身边明显结束了的架势,猎星感到了那么一丝失落。

     “不做,本来就消耗了不少体力了,而且还要为突发事件做准备。”

     猎星一怔,倒是脸上有点发热了,一般说这种话的应该是他,但是这次反而是他忽略了。

     “睡吧。”白锐拉过皮毛把两人裹在一起,“他们让你回来本来就是为了让你休息的,是我不好,刚刚没忍住。”

     感受着白锐说话间喷在自己脸颊上的吐息,被毛皮包裹的猎星感觉自己的心口暖融融的,说不出的舒服和惬意,还略微有那么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痒。

     “我挺想做的。”真话。

     白锐哄孩子一样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乖,睡吧。”强受这么累还想着照顾他下-半-身,白锐只觉得各种感动。猎星要是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大概也会喊一声冤枉。

     ***

     雪终于停了,谁都不太清楚,雪到底是下了二十天,还是一个月了。

     看见云层消散,太阳露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哭了出来,而且每个人都在庆祝:“我们活着!我们活着!”

     以往遇到这种天气,不要说是毫无准备的夏末发生突变了,就算是准备好的冬天,也得有不少人死于寒冷或者食物匮乏。但是这次,除了最早因为寄生虫有女人流产,并没有谁死于寒冬。

     “去打鱼!”高兴之余,茅部落的主事人们,却再次开始为食物担忧了。

     因为谁都知道他们即将面对的是漫长的冬季,食物是最重要的。

     这次蜘蛛们当然得多带去了,不止盘丝拔丝还有许多成年的大蜘蛛也都从地下爬了出来。原来在寒冷的冬季,蜘蛛和蜈蚣们一样,都是在地下以半冬眠状态度过的。对于陌生的寒冷,盘丝适应得很快,一路撒欢到了大湖边。

     这次倒是白锐先确定位置的,因为湖里的小蛇们,已经得到消息开始聚集起来了。

     冰面凿开,立刻有鱼自己蹦跶了出来,这却不是因为缺氧,而是被小蛇们一路赶来的。

     头一次参加冬季捕鱼活动的众人,大笑着抓鱼,破冰的劲头也更足了。

     “都停手!后退!后退!”突然,白锐喊了起来。

     众人一惊,继而都反应迅速的开始朝最近的蜈蚣或者蜘蛛身上扑,这些大家伙干脆的带着一身的累赘,以最快的速度朝岸上狂奔。

     “咔!砰砰砰砰!”不远处的冰面突然裂开,继而向上拱起,那下面明显有个大家伙,而且看这一路凸起的冰面,这个大家伙的目的地可是非常明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