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零八章
    108

     白锐让部落里的人帮忙做了几个能绑在飞龙背上皮制的大口袋,这就是他的安全“袋”了。

     走的那一天,因为是在袋子里,所以白锐只能趴着和其他人道别,然后,在猎星那种好像随时都会扑上来把他拽下去的眼神瞪视下,冲天而去。

     “嘶~好冷啊。”飞到天上没多久,白锐就打了个哆嗦,紧了紧口袋。

     现在五头小飞龙组成了个v字,他骑着的这头飞在最后边,其它四头在前边,就像是个飞机编队似的。其实这次出来白锐感觉还是有点寂寞的,因为是飞着走的,为了减轻负担,就只有一些大蜂子跟上,别说鹿腿,就算是白龙和小青都没有加进来。

     小飞龙们轮流背负着白锐,它们没从黑湖那边绕一圈走,而是准备从山上飞过去。前七天的时候一切顺利,白锐计算着要不了几天大概就要到岩山了,没想着第八天的时候就出了意外。

     一开始是吹了两阵小风,但是,在天上,什么时候没有风?小飞龙们毕竟飞行的经验并不丰富,虽然本能让它们察觉到有点……怪?但是在小风里翻滚一下,觉得没什么事,也就没在意。

     ╮(╯▽╰)╭这就是家养的和野生的不同之处,虽然没有亲生父母照顾,但实际上一直靠山很硬,不愁吃喝,没遇到过啥大危险的小飞龙们,头一回作为出门的主体,绝对的勇猛无畏。

     又过了一会,小飞龙们看到远处有云飘过来,它们只是让开云的方向,还是没在意。

     连续没在意的结果,就是当情况不对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躲闪的可能了……

     ——狂暴的风,突然之间从下面朝上吹了起来。转眼间就把悠然飞行的小飞龙们吹了个措爪不及,这时候想降落都不行了,被吹得颠三倒四七荤八素的。

     小飞龙们都被吹得在空中做各种高难度动作,白锐是什么状况,就更不用说了。他突然想起来很小的时候看过第一个童话,好像是叫桃乐丝历险记?故事主角的小姑娘在房子里被龙卷风卷走。他现在虽然不是龙卷风,但那小姑娘绝对比他舒服。

     也幸好他做口袋的时候怀着的是有备无患的心思,口袋做的很扎实,而且有很多保护功能:有固定在龙背上的多重皮带子,也有防止他本人掉出去的保护带,还有能够把皮袋口牢牢封闭起来的三层绑绳。

     一看情况不对白锐就把自己缩了进去,在颠簸中把绑绳全都扎紧了。然后……然后他就失去意识了_(:3ゝ∠)_。白锐唯一在昏迷中还在咬牙坚持的,就是不要呕吐。就算他已经是能在坭坑里打滚,一脚踩中人兽的粪便也面色不变的原始汉子,他还是不愿意在自己的呕吐物里洗澡。

     “嘀嘀~~嘀~嘀嘀~~”在略微有点刺耳的声音中醒过来,白锐明明睁开了眼睛,但依旧以这样的表情(°口°),一脸空白的怔愣了半天,等着自己的脑仁回归原位,才总算恢复了思考能力。

     “呕——”对,他还是吐了,因为当脑仁归位,他的五脏六腑也归位了,就是翻腾得逆流的食物还没归位。

     酣畅淋漓的呕吐完了之后,白锐总算活过来了。他看了看落在一边的皮袋,显然是小飞龙咬断了绳子,又咬开了袋子,把他弄出来的。

     拍了拍这家伙的大腿——白锐的手现在只有力气抬这么高——白锐感谢的说:“多谢了,别担心,你兄弟们都没大事,就是被吹得到处都是……话说这是哪啊?这地方,好热啊。”白锐摸了摸耳朵后边,傻白还紧紧的贴在那,被他触摸的时候,撒娇的蹭了两下他的指尖,看来也没事。就是大蜂子们现在离得有点远,因为它们是近地面飞行的,没碰上那场大风,结果反而失散了。

     这时候白锐才有工夫打量起四周,这里一个极其荒凉的地方。比旱灾中的大地还要荒凉,比原来住处的石山还要荒凉,在这里白锐只能看到石头和沙尘,没有草,没有树,听不见野兽的咆哮,甚至连虫子都极少见。

     白锐想坐起来,但是刚站起来就又龇牙咧嘴的坐下了。他是没有动骨,但是翻腾了这么一路绝对伤着筋了。他现在身体回复的速度倒是快,可毕竟没有蛊雾直接喷的迅速,又没法对着自己喷,只能在原地等着了。

     “看来我们只能在这里等着你的兄弟姐妹们找过来了,来,告诉我你有没有受伤?”

     “嘀!”小飞龙叫了一声,躺在了白锐跟前,原来它的脸上和胸口上都有划伤。

     “谢谢。”白锐看了一眼这些伤口的位置,就知道这八成是小飞龙为了保护背上的他,正面用脸着地才伤到的。

     “嘀~”

     天色渐渐变暗,其他小飞龙也陆续找来,它们背上都背着袋子,有水,有食物,不过现在都洒落了许多,还有两头背上本来就是空着的。已经恢复行动能力的白锐把它们身上的皮袋都结了下来,等到一一为它们治疗好了身上的伤势后,白锐已经冻得牙齿打战了。

     刚到这里的时候,还觉得热,可是随着太阳下山,温度在急剧降低,这地方的昼夜温差也太大了。

     小飞龙们叫了几声,白锐点点头,有三头就升空飞走了,它们是去找食物和木柴了。它们走后,另外两只张大翅膀,遮住同伴离开后空出来的空间,为白锐阻挡寒风。

     “没事,过来,你们俩这么蹲着,我在你们俩中间就行了。”白锐裹着那个破掉的皮口袋,让两头小飞龙摆出老母鸡蹲的姿势。这也是平常的时候小飞龙们喜欢摆出的姿势,然后白锐就把自己塞进它们俩中间。其实他们现在在一个背风处,风不大,但是这地方阴凉阴凉的,那凉气都是从地下面朝上冒的。

     觅食的两只小飞龙回来得很快,它们带回来了两头类似于貘的野兽,只是个头要大上许多。稍后找柴的小飞龙也抓着一根枯死的木头回来了,五头小飞龙口爪齐上,就把木头变成了木块,篝火点起来了,亮光和热量让白锐感觉舒服了很多。他正烤着一块肉,突然有什么东西滚到了他脚边。

     白锐一看,那觅食的两头飞龙,其中一头正从另外一头的背包里叼出一个白白的东西,放在地上,然后用长嘴巴一拨,它就滚到了白锐的脚边——跟人相处的时间长了,小飞龙们对某些工具使用都非常顺溜。

     把烤肉放在火边,白锐捡起来了一个,这东西有五六十厘米长,椭圆形,摸在手里还是温热的。

     “虫卵?”虽然还没看过蜈蚣和蜘蛛产卵,但是傻白的卵白锐看多了,除了形状上更大之外,这触感和外表就是虫卵,“你们是给我送来加餐的?”

     “嘀嘀~”

     “谢谢。”那两头小飞龙一共拿出了五个虫卵,白锐把四个堆在脚边,手里拿着一个翻看。他有点舍不得吃,因为白锐现在也是昆虫爱好者,而且是巨型昆虫爱好者。这么大的虫卵,可以知道这种虫子绝对不小。或许能够孵化出来,回去归在虫虫们之下成为子蛊。

     为了让虫卵一直保持活性,白锐对着虫卵吐出两口蛊雾,蛊雾直接渗透进了虫卵内部,顿时原本只是有些微温的虫卵,竟然变得有些烫手了,而且还飘出了一股淡淡的草木香气。

     这个……原始的生物热宝啊~\(≧▽≦)/~

     “嗯?怎么有点糊味?卧槽!!”注意力放在虫卵身上的时间太长,把烤肉忘了,还好只是有一点焦糊,至于糊掉的肉会致癌……那就致吧。白锐把烤肉吃完,喝了点水。抱着五个虫卵躺在睡了,小飞龙们在它周围围成一圈,统一的老母鸡蹲,大脑袋朝着火堆下巴放在地面上,长长的尾巴舒缓的左摇右摆。

     这里荒凉是荒凉,但是夜晚荒凉又宁静,睡起来很舒服……

     “嘶!”白锐睡得正美,手摸着热热的虫卵让他在梦里摸上了猎星同样火热的胸膛,可是突然之间他就被焦急的傻白叫起来了——这家伙不但在感应中叫他,还把他的耳垂咬得生疼,“别咬了!别咬了!再咬耳朵眼出来了!怎么了?”

     “嘀嘀~”小飞龙们也被吵醒了,一个个探头探脑的。

     “有危险?”白锐真看不出来有危险,现在正是最夜里最黑暗的时候,除了火光照耀的区域,再远点什么都看不见。白锐把火堆的火拨弄得大了点,捡起一块烧得正旺的木块,抬胳膊扔了出去。

     “啪!”木块砸中了什么,顺着一个有弧度的曲线下滑了一段,才落在了地上。

     “嘀嘀嘀嘀!”刚还老母鸡蹲的小飞龙们全站了起来,吓死了有木有!

     “没事,不过是人家爸妈找来了而已。”

     ——被木块砸中的,是蝎子。蝎子是卵胎生的,按理说刚出生的小蝎子几分钟内就要爬上母蝎子的背,它们是没有孵化期的。所以白锐拿着卵,根本就没想到蝎子身上去。

     黑暗中虽然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但它们绝对都是巨大的蝎子,那威武的大钳子,那霸气的钩尾巴,白锐还以为少说得几年之后才能最终凑齐五毒,没想到它们就来了。至于它们来的原因,很显然让白锐一场好梦的五个热宝,就是它们的卵。

     现在这情况白锐只剩下了一条路了,必须收服它们,否则他和小飞龙们是否还能看见明天的太阳都是个问题。

     这些蝎子并不怕火,小木块不但没有阻止它们的脚步,反而让它们越走越近了。白锐安抚住小飞龙,没让它们升空逃走。小飞龙拔高升空的速度并不快,而蝎子是会跳的。

     【系统,如果我被疼死了,你要附身记着别去找别人,去找我家猎星。】

     【本系统理解,玩家因为对疼痛的恐惧神智混乱,智商下降,此建议不予介绍。】

     【……】

     白锐苦笑着把虫笛抵在了唇边。找到了大蝎子高兴是高兴,不过,几次长时间使用能力的经历已经让他回忆起来就想哭。现在还没吹响笛子,他就已经瘦小冰凉,背冒冷汗,外加一阵阵想吐了。看来就算这惩罚期过去,他也形成心理阴影了。

     笛声响起,几乎要摸到火光边缘的蝎子们停了下来,但四周不断传出沙沙的声音,显然它们依旧躁动。离着白锐最近的一头小飞龙低下头去,把虫卵一枚枚滚向蝎子们,蝎子们接到了安然无恙的虫卵,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这也是幸好小飞龙们只想着把好东西带回来给白锐吃,所以自己一枚没吃,否则要是少了一两枚的,今天晚上这事就麻烦了。

     光线太暗,白锐不知道到底哪只大蝎子是蝎子王,正有些着急的时候,傻白飞出去了。片刻后,蝎群中又传出了沙沙声,当声音再次平息下来,白锐闻到了一股好像是雨后湿润青草的味道,那味道让他以为疼痛而昏沉的大脑瞬间清醒了许多。傻白在指引他过去,其实就算没有傻白带路,白锐也能通过味道知道这个与众不同的大蝎子的存在。

     更有意思的是,傻白清楚的传递过来“它愿意加入”的意思。

     这还是头一回,白锐知道傻白能作为昆虫的翻译官,或者,因为这只大蝎子实在是年纪太大,经历太多,所以才这么人性化。

     ——在白锐朝这只蝎子走过去的同时,它也走向了白锐,迈进了篝火的光圈范围内。

     看到它的第一眼,白锐想到了拔丝,它们同样的伤痕累累。蝎子有八只眼睛,嘴巴的两边各长了三只,头顶上还有两只,这只蝎子有四只眼睛是干瘪的瞎掉的,它的甲壳很粗糙,不像是一般昆虫的光滑,背脊和钳子上还长着一层层的青苔。

     老蝎子的旁边一阵窸窸窣窣,爬过来了一只稍微小的蝎子,也是唯一一只白锐能确定它是什么颜色的蝎子,白蝎子。

     傻白落在了白锐的笛尾上,笛音一变,蛊雾开始从笛尾涌出,中途一分为二,分别“流”向老蝎子和白蝎子。两只蝎子同时接受白锐的蛊雾,按理说应该一同完成,然而小蝎子那边很快,不出十分钟就与白锐建立起了循环。老蝎子那边却很慢很慢,一直到东方的天空染上朝霞的色彩,老蝎子的肚子里才发乎一阵咕噜咕噜的诡异声音,继而喷出大口大口暗褐色的脓血。在它正前方的白锐被拎了个浑身都是,旁边白色的小蝎子也一样被脓血溅了半身。

     原本和其它臣蛊建立双方联系之后,白锐都会神清气爽。但这次当三方循环的蛊雾消失,白锐已经是出气少进气也少了……

     浑身疼痛虚弱,对白锐来说已经是常事了,不过这次原本说好了尽快回去,看来是不行了……

     ***

     白锐是在一个藤蔓穹顶下面醒过来的,四周有七八棵大树,无数藤蔓就在这些大树身上穿梭,交叠成了高高的穹顶。有蝎子和小飞龙守在一边,所以虽然奇怪环境的变换,白锐却很快就重新放心的闭上眼睛。

     虽然他现在的身体还“余疼未消”,和系统对话也疼。但昏迷之前他确定个听到过系统的提示,而且他集齐了五对臣蛊,系统的变化必定很大,还是尽快把事情弄清楚的好。

     【系统,之前你说了什么?】

     【玩家集齐五对臣蛊,特殊奖励需求条件达成。蛙蛊、蛇蛊、蛛蛊、蜈蛊并不在系统要求范围内,特殊奖励推迟发放。玩家五臣蛊就位,五毒心经突破进入心法第四重,蛊母噬心。因玩家五毒心经心法进入第四重,技能树开启大量新技能,生存商店可购买特殊门派物品,欢迎玩家探索。玩家获得系统升级奖励:储物空间扩大十倍,虫笛升级晶石一枚。】

     假肢!

     白锐顾不得现在自己浑身无力了,也顾不得开启生存商店时的疼痛了,第一时间就去看生存商店。果然多了个“特殊门派物品”栏。点开之后第一栏就是少林:擦头布:让你光头照九州,充满了亮瞎人眼的魅力。你不是小灯泡,谁是小灯泡呢?

     你大爷的!刚才光顾着想假肢了,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门派物品啊!所以假肢这个……

     白锐点开了唐门那一栏(在剑三游戏中唐门、唐家堡又称大断腿堡),果然唐门的特殊门派物品——假肢:唐家堡的腿,是最好的腿,断了一条,还有两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