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34

     这一轮的服音吹奏完最后一个音符,白锐将虫笛挪离了唇边,傻白从笛尾飞了起来,落在了白锐的人中上,这是收服臣蛊的必要步骤。蛊雾随着呼气,从白锐的鼻翼中溢出,傻白那相对来说细小的身体却将蛊雾收了个彻底,并在下一息中从它身体胸腹部的气门喷出,恰好这时白锐以口吸气,将蛊雾吸进口中。

     这原是当傻白也在身边时,白锐练功的外在表现,这次他一边这样作着,一边也主动靠向巨蛇。而巨蛇那张嘴的大小,只要一张开,就能把白锐活吞了,腥臭的气息浓郁到即便有丝丝甜意的蛊雾也无法遮盖。当白锐凑的几乎就是亲上了,他在将傻白吐出的蛊雾吸入口中之后,对着巨蛇的鼻孔喷了出去。

     这次的蛊雾不再那么淡薄,反而如同一团带着丝丝红色的淡紫色棉花糖,很是量足货实。

     一次、两次、三次……巨蛇次次都是立刻将蛊雾吸收殆尽。

     白锐渐渐感觉内力不止,但还是努力搜刮自己的丹田,甚至腹部都开始犹刺痛之感。终于,巨蛇的喉咙间传出嘶嘶之声,就像是肺炎病人的那种声音,它又吸入一团蛊雾,头猛地后缩,喉咙紧跟着一鼓,嘴一张,极端恶臭的青绿色粘稠胶状液体喷了白锐一头一脸……

     那味道熏得白锐差点吐出来,等到巨蛇在呕吐之后,喉咙里又跟着吐出相对于它的嘴巴来说过分细小的蓝色雾气,顿时白锐就把那臭味扔到脑后去了。这烟雾凝而不散,一开始就像是找不到方向的小蛇,等白锐稍微靠近了些,蓝色烟雾立刻就自己凑了过来,随着卢玳的深呼吸,被他吸收了进去。

     【滴!恭喜玩家,降服碧线蟒。】

     【能当臣蛊吗?】

     【玩家是否确定使当前碧线蟒成为臣蛊蛇之蛇蛊之首?】

     【确定。】

     【滴!恭喜玩家完成任务,臣蛊归位之蛇蛊。奖励:经验15000点。生存点数2000点。冰蚕丝的制作方法。冰蚕绸的防治方法。】

     【滴!五臣蛊渐次归位,养蛊奇术开启,请玩家前往技能区查看新技能。】

     【滴!五毒蛊师的特殊服装、首饰可以制作,请玩家前往查询。】

     白锐正奇怪奖励的两种制作方法,话说……再给口锅也好啊。最后一个系统提示,让他怔了一下。

     【系统……】白锐忽然觉得背脊发凉,【你这个意思,该不会是说以后我的服装,都是要自己做的吧?】

     【五毒蛊师装备,本系统只提供制作方式,可供玩家购买制作工具,并不提供成品。】

     【所以我还得学纺纱织布?】

     【是。玩家请不要在简单的问题上重复提问,浪费系统资源。】

     【那个……我可以让别人纺线织布,然后把布拿来做衣服吗?】

     【五毒蛊师特有装备所需材料,需要玩家通过特殊手法,注入五毒内功真气、蛊雾,或者玩家自身与蛊虫的鲜血。】

     好吧,明白了,这意思是,想要装备吗?从纺纱织布开始来吧。

     【那些银饰,是不是也要我自己从最早的熔炼开始,一步步的来?】

     【恭喜玩家,在推理能力方面取得进步。】

     【那仙王蛊鼎呢?】

     【为了使玩家不失去游戏乐趣,部分问题本系统不予解答,请玩家自行摸索。】

     不能说他动手能力太差,毕竟作为宅男,乐高玩具、手办和模型还是玩过的,但那个和这个不一样啊。突然意识到自己要从事这么多高难度的工作,白锐忍不住问自己一句:

     _(:3ゝ∠)_我这辈子还能穿上毒哥的装备吗?还能很豪爽的喊一嗓子,肾亏的吃鼎吗?

     “唉……”甩了甩身上难闻的碧线蟒口水,最近打击太多他也淡定了,“你以后就叫小青了,我会努力给你找一个法海的。”话说完,白锐就赶紧跑了——他憋尿憋了半天了。傻白要跟,白锐一边跑一边挥挥手,让它继续去忙剿灭黄蜂的事情去了。

     刚把自己的膀胱放松下来,突然,白锐就听见了两声重叠在一起的极其凄厉的嘶嚎!

     “坏了!果爸!鹿腿!”白锐裹腰布都没来得及裹好,拽着就跑出来了,“果爸!别打!别打!鹿腿!”

     “白锐!”

     “嗷~嗷嗷呜~~~”

     蛇的嗅觉是极为出色的,虽然它是用舌头嗅,不是用鼻孔嗅。而且,喜爱音乐的小青智力上也很出色,它应该是从果爸与鹿腿身上闻到了白锐的气味。所以,虽然他们俩出现后表现出了极为强烈的敌意,具体表现为二哈一口咬在了它尾巴上,果爸抡起拳头就砸,小青也老老实实地趴着——也幸好它皮糙肉厚。

     “你没事吧?!”果爸转头就朝白锐跑,不过十几步路,中间却还绊到两次,足以看出果爸是有多激动。

     “没事。”果爸拽着白锐的力气极大,白锐肩膀都有点疼,不过他面对果爸,只是傻笑,还有感动。小青那个身材,可不是谁都有勇气冲上去的,就算只是一时情绪激动,肾上腺素上升之后的勇气。“哎呀!鹿腿!别舔!”白锐正享受这浓浓的父子温情呢,鹿腿从边上扑了上来,伸舌头就舔。白锐不是怕它舌头黏糊糊,是他记着小青吐在他身上那不知道是啥的东西。

     “嚏!”果然,白锐话音刚落,鹿腿就像人打喷嚏一样,喷了一下。白锐赶紧拽着它舌头,喷了两口蛊雾。再看鹿腿,已经恢复成了往常二乎乎的表情,应该是没事了。

     果爸看着白锐和鹿腿互动,突然……他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头皮忽然发炸的果爸缓缓回头,他看见的就是那条巨蟒。横跨一步挡在白锐面前,果爸想着的是,蛇只要进食,应该就不会发动第二次攻击。

     “果爸,我没事。”白锐站起来(终于能系好自己的裹腰布了),赶紧介绍小青,“这个是小青,是我的新战兽。小青,打个招呼?”

     “撕~嘶嘶~~”

     “嗷呜!”刚才还勇猛无谓抱着人家尾巴尖啃的鹿腿,叫了一声立刻夹着尾巴躲到父子俩身后去了。

     “……”好吧,白锐都觉得看见它打招呼反而更不安心了,虽然没张开血盆大口,但蛇信子进进出出,金黄色的眼睛紧盯着他们,怎么都让人肝颤胆寒。

     “……”果爸舔了舔嘴唇,“你的……新战兽?”

     “嗯。果爸,以后我们谁都不怕了!”

     果爸一怔,原本的恐惧和不确定消散了很多,他摸了摸白锐的头顶。看着白锐“求别摸”的可怜表情,手上反而更用力了。

     “白锐,我能摸摸小青吗?”

     “可以!”话说,其实白锐自己都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小青到底长什么样呢,光注意它那大嘴和毒牙了。

     小青并没有森蚺一样的网状花纹,而是以很深的蓝色为底色,左右两边对称分布着黑色的花纹,那花纹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个皿字,它的脑袋上还有三条青绿色的线状图样。

     小青是三角头,虽然说一般体型巨大的蟒蛇是无毒的,但白锐确定小青有毒,而且非常毒。

     如果不看体型,单纯以花纹来说,小青的外表还是很鲜艳漂亮的。果爸摸着小青也显得有点小激动,当然他绝对不是因为小青的“美色”,而是因为小青身份了。二哈们毕竟是猎部落的战兽,其实总爱想太多的果爸,心里还是怀疑有一天二哈们会回到猎部落去的,白锐的那些虫子看起来也太弱小,他和黑爸放着也到了快离开的时候,就担心白锐和猎星日后会怎么生活。可是现在,他不担心了!一点也不担心了!

     白锐作为降服第一代战兽的巫,这是过去猎果只在传说中听到过的事情,他甚至已经可以自己建立一个部落了。

     “对了,傻白呢?你不是跟着蜂子一块过来的吗?你让鹿腿回去拿草筐是为了什么?”

     “那个!”白锐还在看小青,总觉得它脑袋上有什么不对劲,可是果爸一说话,他立刻就转身,兴奋的指着那个巨大的黄蜂窝,“傻白是来报仇的!现在它已经赢了,蜂窝里的蜂蛹都是可以吃的!”

     “我回去一趟,把茅虫他们叫来。”

     “让鹿腿去……”

     “还是我去一趟吧,以防他们来时被吓着,另外我也得把长毛拿来,好撬开蜂巢。”说着话,果爸人已经朝外跑了,话说完,已经连人影都看不见了——啥时候我才能有那样的大长腿啊……

     白锐朝蜂巢走去,傻白报仇也是够一波三折的,不知道它成功找到黄蜂的蜂王没有。刚走了两步,鹿腿一如既往的突然从后边撞了白锐一下,让他骑到自己背上。其实也就是几十米的路,让鹿腿上窜下跳的,用的时间反而比白锐自己走还要长。

     蜂巢悬在一根坚固的树枝上,在远处看着很低垂,实际上以白锐的身高,就算踩着鹿腿,也碰不到它。蜂子们还在蜂巢里边,白锐也不敢用棍子捅,从鹿腿身上下来后,就绕着这棵树观察。

     “鹿腿!你……”

     “嗷呜呜呜!”

     又被撞了,白锐以为是鹿腿,可是鹿腿委屈的声音几乎和他的声音一块响起,但是,下意识抓住鹿腿毛毛的手什么也没抓到……

     “小青?”

     “嘶~嘶嘶~~”小青正对着想要靠过来又不敢的鹿腿吞吐着蛇信,鹿腿在边上的叫声更加委屈了,都能用呜咽来形容了,可就是不敢靠近。对鹿腿摆摆手,白锐示意他别担心。

     小青的皮肤不像鱼类那样湿漉漉的,摸起来冰凉平滑,并没有黏腻的感觉,触感其实不错。没地方抓的白锐下意识的摸着寻找一个比较好的支撑点,结果发现有的地方手感不同。

     而且在碰触到那个地方的瞬间,白锐脑海中忽然闪过一段模糊的影像。这影像几乎可以说是光怪陆离,因为那不是通过他的眼睛看到,而是小青感官中的世界。

     蛇类的视觉和听觉都很糟糕,它们是透过嗅觉、味觉和触觉,以及部分蛇类除了五感之外,在眼睛下方还有被称为颊窝的器官,可以通过探知温度变化,或者低频声波,感知这个世界。

     出现在白锐眼前的蛇的世界,看起来就像是噩梦一样的抽象画,还伴随着古怪的气味与更加古怪的声音。

     白锐的笛声,听起来就是嘶嘶,嘶嘶和嘶嘶,这样的音乐让蛇觉得好听?对了,那是蛇的审美。

     晃了晃脑袋,那一瞬间的景象让白锐觉得头有些沉。

     【系统,刚才是你做的吗?】

     【系统的作用是辅助,并不会在玩家不需要的时候,胡乱插手。】

     【明白了,也是我的错,怎么会认为死要钱会做白工?】

     【……】

     【那么,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为了使玩家不失去游戏乐趣,部分问题本系统不予解答,请玩家自行摸索。】

     【你是在报复吧?一定是在报复。】

     【本系统是文明之原始世界定制生存系统,志在提高原始星文明发展速度,并不会做出任何影响到文明发展的事情。】

     【呵呵。】

     白锐能感觉到傻白现在正在各种喜悦兴奋欢脱中,显然没有危险,能把它暂时放在一边了,开始仔细观察小青的头部。那是眼睛靠后的部位,有两块地方,看起来和鳞片颜色一样,所以不容易发觉,但实际上并不是鳞片。

     【系统,这个是魂晶吧?】

     【玩家推测正确。】

     【原来小青真的是战兽……那我刚才的情况,是不是就是传说中和战兽同步了?】

     【玩家推测正确。】

     “……”一直以来运气都太糟糕了,突然之间,不但有了臣蛊,还白捡了这么大一条可以和自己同步的战兽(虽然还不知道同步具体有什么作用-,白锐反而有点无法接受现实了。

     把白锐叫回现实的,是一眼看去好像变大了一大圈的傻白。它突然就朝白锐的眼前飞过来了,惊得白锐差点从小青身上滚下去。好不容易坐稳,才看清楚原来是傻白抓着另外一只蜂子,看体型,八成就是黄蜂的蜂后吧?

     这只黄蜂的蜂后还没有死,正在剧烈的挣扎,可傻白虽然比它小了至少两号,它却依旧挣脱不出。

     傻白一个劲的的在白锐眼前花式飞舞,白锐能感觉到它现在幸福又快乐,还有感激?

     突然,傻白放手了,黄蜂蜂后的翅膀都已经被彻底撕碎了,它根本飞不起来,白锐下意识的抬手接住,接住之后又差点扔出去。

     “给我的?”白锐有点感动,蜂后是傻白最大的仇敌,也是它最宝贵的战利品了吧。傻白在获得胜利之后,它就这样直接干脆的跑来给白锐献宝了,“是你的,你自己处理吧。”

     白锐怀着感动把黄蜂的蜂后递了出去,傻白会送战利品,但不知道什么是客气,它转了两圈,看白锐确实是不要,便飞下来把黄蜂的蜂后抓走了。白锐以为这结果顶多就是傻白一口把蜂后咬死,可谁知道傻白抱着蜂后就落在他肩膀上了,然后……开吃!

     别管是什么蜂类,最补的一定是蜂后,毕竟它从最初时,就受到整个蜂巢最好的供养。所以,吃掉黄蜂的蜂后也是进补的事情。可问题是,蜜蜂是素食的吧?

     【系统,我家傻白没问题吧?不会有设么消化不良之类的了吧?】

     【被命名为傻白的红翅蜂王,虽然依旧具有红翅蜂的部分特点,但它与它后裔的真正学名,应该是蜂蛊。而蛊虫虽然有一个大体的系统,但实际上根据不同的驯养方法,会产生不同的变化。这种变化是人为,但却又依然依托于自然的进化,只是这种进化是被定向的,并且更加具有攻击性。到底未来它会发展成什么样,这一点,就算是系统也无法精确的计算出来。】

     【系统,你要是一直都这么良师益友该多好。】

     【……】

     总觉得如果系统能够拟人化,那他此刻一定是青筋暴起的,或者说很多时候他都是青筋暴起的~

     ***

     稍后,傻白的孩子们都从蜂巢里退出来了,白锐以蛊雾为它们疗伤,随后那些较小的蜂子就都散了,蝉那么大的十只兵蜂扑进了满地黄蜂尸体里,开始啃食。看来不只是傻白,它的部分孩子们也变成杂食的了。它们正吃得开心,果爸把猎星和茅虫都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