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28

     “你们离开了部落,却依然是被部落庇护着的。”这也确实是表面上让一步的族长的决定,不但是他,猎岩也是一样的心思。不过即使被说中了,族长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而是依旧摆着一副宽厚长辈的嘴脸,“回来吧,对你们,对部落都好。”

     “在你的梦里吧。”猎黑哼都懒得哼一声,伸个懒腰,转身进洞了。鹿腿和其它二哈迅速挡住了洞口,族长只能和猎部落的战士等在洞口。

     又过了片刻,吃完饭的一家四口一起出来了,族长刚要说话,白锐骑上了鹿腿,猎星朝猎黑背上一跳就被稳稳的背住了(他不是瘸子吗!他怎么站起来的,左腿上的木头是怎么回事?),猎果背着草筐、两根石茅和一把当初捕鱼时白锐兑换出来的石锤,鹿腿它们围在一家人的周围,瞬间这一大群就拔足狂奔了起来。

     族长带着部落的人在后边追,但有两条二哈过来拦阻了一下,等到这两条二哈跑走让开路,那一群早就已经影都没了。而外出打猎的只是三分之二的成年二哈,家里还留着另外三分之一看家和照看幼崽,族长他们是不可能进洞去的,所以白锐一点都不担心洞顶上的傻白。

     ***

     原本,白锐和猎星都是去钓鱼的,打猎的活轮不到他们,不过这次果爸和猎爸担心他们,所以决定一家子集体活动。

     路上,黑爸和果爸轮流背负着猎星,不是他们累了,而是必要的保存体力。白锐本来也想去其他二哈背上的,但是鹿腿一看白锐意图换狗,就立刻对着自己的小弟龇牙咧嘴,把它们赶跑,对着白锐摇晃着尾巴又磨又蹭。

     看它这这撒欢的模样,显然是体力充沛。不过白锐真是不明白,为什么猎茅老大巫在的时候,鹿腿对他这么怕,现在老大巫不再了,它就立刻这么鹿腿变狗腿了呢?

     可惜他没办法和鹿腿沟通,无法知道这个秘密了。白锐不是个死钻牛角尖的人,很快就把这心思放下了。尤其,除了去部落,这可是头一回他离家这么远,一路上还有很多需要他看的。

     “黑爸,我们要去抓什么?”

     “黑尾鹿。”

     “这些日子你们狩猎的一直都是黑尾鹿吗?”二哈也要狩猎,黑爸和果爸自然很乐意去占一点便宜,这也代表着每次他们带回家的猎物都不会是完整的,大腿、前腿、肋排什么的,只能从蹄子依稀看出来属于草食动物,其它的完全不了解。

     “对。”

     “不怕把黑尾鹿都吃光吗?”一群大肚汉二哈每天都去光临,总觉得那鹿现在还顽强的生存着,实在是很神奇的一件事。

     “绝不了,黑尾鹿每年夏初生育,一次就生四到八只,到冬天小鹿就长成大鹿了。”

     竟然有这种鹿?!这是鹿吗?这是猪吧?要不然杀不灭呢。话说,这鹿能不能围起来养啊?白锐有点心动——穿越到远古世界怎么能不发展养殖业呢?!

     说话间,他们到了一处树林。黑爸把白锐从鹿腿背上拎了起来,然后把他一夹,三两下爬上树,就把白锐放在了一个很安全的树杈上。

     _(:3ゝ∠)_反正是自己老爸,伤自尊什么的完全没有,qwq真的没有。

     “猎星,能自己上来吗?”

     白锐一怔,让猎星自己爬上来?

     这片树林应该都是老林子了,白锐感觉和他遇见毛人时的林子很类似,树木都很粗壮高大,就算冬天叶子已经掉光了,神展开啦的蓬勃只看也能轻而易举的遮蔽住一片天地。白锐坐的这个地方少说也有六|七米高,猎星现在虽然能走,也能慢慢的跑了,但是爬到爬树……太难为他了吧?

     “黑爸……”

     “能!”

     白锐刚想劝,结果猎星自己极其有气势的一声把他打断了。白锐一看,猎星眼睛都亮晶晶的,那脸上的表情,一点委屈为难都没有,满满的都是斗志。

     ——现代人的思维是“我们家宝宝还小呢,怎么行啊”。原始人的思维……不行的都死了。

     忍不住揉了揉鼻子,白锐这宅男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可有了对比对象,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努力还是不够啊。

     白锐正想着,猎星已经有了动作。他朝上一跃,双手抓住一根树枝,一用力,提起身体,两条腿举上来盘到了树枝上,腿盘稳了身体再朝上用力,他整个人就坐在这根树枝上了,之后再去抓更上的树枝,进而重复之前的动作。果爸随后也爬了上来,只是慢了猎星一点,显然是为了给猎星做保护。

     猎星的动作不快,但是很沉稳,一次又一次的上升衔接得流畅自然,包裹在他身上的皮子因大幅度的运动散开,露出消瘦的年轻身体。

     因为看得太入神,猎星气喘着在他身边坐了一会,白锐还呆呆的:“很好看吗?”

     “啊?”眨眨眼,白锐回过神来,“嗯,很好看。”没什么尴尬的,毕竟白锐看呆的不是因为什么龌龊的原因——最近虽然能吃饱了,大家也渐渐都长了些肉出来,但猎星的状况,就是比麻杆好点,肌肉就更别说了,确实没什么好看的。让白锐看呆了的,是那种生命的活力和抗争,那也是迷人的美,充满了感染力。

     “你们俩在树上老实待着,无论看见什么都别下去。”

     看两个孩子安全坐下了,这个季节的树上很安全,上方的树冠阻拦了捕猎的大型鸟类,毒蛇和毒虫还没到出来活动的时候。而黑爸和果爸在附近打猎了已经有一段时间,知道这周围并没有善于爬树的大型食肉动物。

     有叮嘱几句,两个爸爸下树去了。趴着等他们的狗群立刻站起来,往常喜爱散欢犯二的二哈们现在都正经起来,没有谁发出任何声音,两个人和鹿腿带领的狗群以极快的速度冲进了树林的更深处。有树枝遮挡,就算白锐和猎星居高临下,也很快就失去了他们的身影。

     即便是最虚弱的时候,黑爸、果爸那种野性的力量和速度也不是现代健身房里锻炼出来的人可以比拟的。

     不过白锐又不是学医的,就算现在有了这里人的解剖图,也看不出来两边的人有什么不同。甚至他都不知道这里的二哈除了脑袋上有两个洞,体型更大点之外,和地球上的二哈还有什么区别,骨头数量一样不一样他都没谱。

     算了,这些也无需担心,现在他作为原始人的一员,没必要去想这些深层次的理论问题,只要想怎么让家人、家犬,还有家虫,一起活的越来越好就足够了。

     ***

     等在树上的白锐和猎星并不说话,但是两个人也不无聊,都在看着周围的环境。他们跑的够远,这里的山已经不是他家山洞所在的小山丘了,而是靠近一座极为雄伟的山脉。今天的天蓝得仿佛水洗过,那是一种浅到近乎透明的颜色,只偶尔慢悠悠的飘过几丝云来。

     其余几个方向,一边是他们来的,树草参差不齐,另一边是绵延到视线尽头的树。

     猎星说的山岩部落,是朝望不到边的林子里边走呢,还是要越过山脉呢?

     正想问问类型,突然,白锐觉得不太对劲,貌似他坐着的树干开始颤了起来。他看猎星,发现猎星一脸兴奋的看着某个方向,他也顺着猎星的视线看去,过了有一会,才貌似看到了一层淡淡的烟尘。

     “轰……”又过了一会,白锐听到了很低的轰鸣声,而树枝的颤抖更加明显了,他下意识的靠近了背后的树干,以防自己掉下去。

     终于,白锐看见了那烟尘的真面目。

     ——好大的鹿啊!

     听到黑尾鹿的时候,白锐脑海里浮现的是放大一些的梅花鹿。然而这些黑尾鹿更像是驯鹿,毛皮是很浅的驼色,高大的身材至少有两米,尤其它们头顶上的角并不是并不是两根,而是四根,分叉茂密,看起来就像是他们顶着一棵小树一样。随着它们的越来越近,剧烈摇晃的树枝甚至把白锐颠起来了。

     他们的下方很快每一块地面,每一点树和树之间的空隙,都被这些黑尾鹿占据了。

     摇晃着的尖锐鹿角,看得白锐都有点眼晕。这要是掉下去,妥妥的先被戳成蜂窝煤,紧跟着被踩成肉酱。

     等到最后一头鹿从下面跑过,原本还覆盖着一层雪的地面,已经不见雪色了,鹿蹄子整个把地翻了一遍。还能看见有些泥土冒着丝丝的热气,那大概就是鹿群走后留下的便便了。

     “嗷呜~~”

     一头黑乎乎的二哈……二……狼!

     这次没认错!绝对不是二哈!它抬头嚎叫的时候,额头上明显没有那二乎乎的眉毛。以这头狼为开始,在它之后,又窜出来了十一二头狼。

     “没事。”猎星感觉到了白锐的紧张,安慰着。

     “嗯,我知道。”白锐点点头,他就是紧张而已,狼又不会爬……

     我擦!!!狼在爬树!_(:3ゝ∠)_太不科学了。

     与其说是爬,不如说是窜。一头狼跃起,紧跟着第二头狼也跃起并踩在第一头狼的背上借力,这些狼本身弹跳力就惊人,让它这么二连跳,落在时,就是在一根较粗的枝干上了——它的位置距离白锐和猎星也就只有一米多了。

     “猎星,别拆你的脚,拿这个。”看着猎星去解自己假腿上的绳子,白锐赶紧把“这个”拿了出来。就是套索杆。之前套索杆一直缩到最小,当成钎子钉进冰层里边。不过白锐经常跟猎星捕鱼,早就告诉他这东西真正的用途是什么了。

     “嗯。”那头狼正在一点一点的向他们靠近,它毕竟不是猫科,没法在树枝上站得很稳。但是这种距离,它扑上来给他或者白锐一下,他们俩就得掉下去。不过猎星并不紧张,他拆假腿也不是慌张之下只想一扔了事,假腿有绳子拴着,有重量。按照后世的说法,就跟个木头流星锤去了,扔出去还能收回来,可以抡圆了远距离的揍那头狼,它又不是人,不怕把假腿拽过去。不过,白锐递过来的套索杆也确实更好用。

     白锐把东西递过去了就老老实实贴着树干坐着,务求不帮倒忙,不拖后腿。

     猎星握着套索杆,下面那狼已经越来越近了。

     不过,猎星没有伸长了身子用套索杆去够狼,而是把套索杆稳稳的停在一个让狼很别扭的位置——套索所在的位置,仿佛是让狼自己把脑袋送进来。套索这东西狼是第一次见到,但是狡猾如它也知道不能把自己的脑袋伸过去,可是它又发现自己躲不开。

     这头狼原地站了一会,慢慢降低身体的高度趴了下来。可是它降低,猎星的套索也跟着降低。狼摇晃了一下,差点掉下去。

     这情景一点都不可怕了,反而有那么一点搞笑。

     不过白锐和猎星都笑不出来,两个人都全神戒备着,狼掉下去顶多摔断腿,他们俩要是一时疏忽掉下去,就要被下面守着的狼瞬间分尸了。

     “嗷!”突然,下面的狼突然发出了半声嚎叫——后半声好像是硬生生被噎回去一样。白锐和猎星下意识的朝下看:“黑爸!二哈!”不知道什么时候,爸爸们和狗群已经回来了,他们应该是提前发生了不对劲,从下风处绕了上来。就这么一会,下面已经乱成一团了。

     白锐看到下面的情景刚放下心来,就听边上“呼”一声,怎么回事都没反应过来,猎星就掉下去了!?

     高兴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白锐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抓,当时也来不及想自己的小身板就算抓到猎星也抓不上来,可是这一下只拽下来了猎星身上的一块皮子,接着……白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猎星撞断了一根树枝,坠落到了地面上……

     转身,白锐抓紧树枝吊住自己,伸脚够到下面的树枝,落下。抓着这根树枝向下够,却发现这次发现自己手脚太短了,够不着qwq。白锐干脆松手,脚是猜到下面的树枝上了,却没想到脚一滑,朝后一仰,整个人就要朝下掉。白锐慌张的挥动双手想要抓到什么,结果……是“什么”抓到了他。

     ——果爸。

     被果爸夹着下了树,顾不得下面黑爸和二哈还在和狼群互殴,白锐赶紧去看猎星。

     万幸……除了肚子、后背各青了一大片,有几处小擦伤之外,猎星骨头和内脏都没事,连蛊雾都不需要喷,揉一揉散散淤血就没事了。→_→大概主要原因是那头觊觎他们的狼,成了猎星的肉垫。

     “看来以后还是应该带着你们。”黑爸这么说的时候,上半身都是血,不过也都不是他的血。

     果爸黑归黑,但是这浑身浴血的模样看着可还真是够帅。白锐这么想着就偷偷去看果爸,果然果爸现在的表情不太对。今天晚上大概果爸又要欢迎黑爸来“推boss”了。要是过去白锐大概很感兴趣的去偷窥一下,现在这两个都是他爹,还是表看了。

     “下次吧,这次我带着他们先回去。”果爸皱着眉毛,虽然白锐说了没事,他还是不断上下大量猎星。说话间,把白锐也捞过去,上上下下看的仔细——qwq果爸,裹腰布就别解开看了,我的小弟弟他很害羞的。

     “嗯。”黑爸答应的时候有些泄气,“这么多猎物,没法全带回去……”

     “别贪心了。”

     两条二哈这时候也过来了,其中一条只比二哈稍小,正是上次被白锐治瘸腿的那条。除了鹿腿,白锐不知道它们过去都叫什么名字,慢慢根据它们的习惯或者身体特征起了新名字,这一条就叫黑爪。另外一条是黑爪的伴侣,叫虎妞,因为这位妹子一直以来表情都是最严肃的。

     果爸就把白锐拎起来,放在黑爪的背上,又示意猎星跳到他背上。地上一头鹿和两头狼已经被绳子捆扎在一起,一头系在果爸腰间,另外一头系在虎妞身上。

     “果爸,我们要和果爸分开?”

     “嗯,他们要去猎狼。”

     “猎狼?”

     “狼最记仇,它们只是附近大狼群的一部分,现在不提前动手,被其它狼找来了,就该我们头疼了。”

     白锐扭头看了一眼,黑爸正把两根鹿腿和两头还算完整的狼挂上树,剩下的东西看来是准备丢弃在原地了。

     “抓好了。”猎果把白锐的小光头摆正过来,看他确实听话抓好,这只回家小分队立刻动了起来!

     ***

     猎斧和其他人依旧守白锐家的山洞门口,白锐他们一走,留守的二哈立刻龇牙咧嘴,把他们赶得更远。

     有人自以为战兽和他们很熟悉的,就想朝前凑,结果在靠近到一定距离后“很意外”的被咬了。他们却不想想,虽然过去战兽确实是被他们喂养的,可是每天喂战兽都是部落的人轮流,他们这些战士更是经常用点食物让别家的老人和女人代替自己。外出打猎时,战兽除了探路和攻击猎物时,也是游离在狩猎队之外的。相处的时间短暂,战兽们对部落的一些人比较有感情不假,可并不在猎斧带来的这些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