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六二章
    162

     在大惊之后,宅男想起来了这样的事情他倒是也听说过,什么天上掉鱼啊,掉蜘蛛啊,掉青蛙啊之类的。

     没想到自己也亲身经历了,不过听着外边越来越响的惨叫声,白锐知道现在不是他感慨的时候,再不安稳住人心,现在这能算是好事的奇遇,就要变成坏事了。

     “是我的错,祖灵昨晚告诉我,要给我们送来一些食物,我没想到是这种方法送来的。”

     吓得抱在一块跳脚尖叫的几人听白锐这么一说,顿时不叫了,他们惊喜的看着白锐:“这是祖灵给我们送的食物?”

     “对,是送来的食物,你们快去外边通知其他人,被食物吓坏了还没什么,要是误解了祖灵的善意,那可就糟糕了。”

     “是!是的,我们立刻就去。”这几个人连滚带爬的出去了。

     白锐听见他们在外边喊:“这是大巫求来的食物!是祖灵送给我们的!”

     渐渐的外边惊慌失措的尖叫转变成了喜悦的呐喊,中间还夹杂着一两声被砸到的闷哼。

     之前的营地已经安静了下来,人们吃过少量的食物后,都躺下去休息。但是现在营地一片欢腾,人们在捉鱼、杀鱼、烤鱼。

     虽然长老们的命令是现阶段禁止吃鱼,这些鱼都要在烤好后成为储备,可看着一条条烤鱼被捆扎起来。就算吃不到,就算烤鱼的香味让他们更加饥肠辘辘,但之前逃亡的彷徨与茫然已经被满足感与幸福感取代了。

     “大巫,还能让祖灵再送一点吗?”衰叶问,现在又跟白锐刚醒来时一样了,帐篷外边堵满了长老,衰叶和山峰两眼亮晶晶的看着他。

     “别想了,只有这一次。”白锐摆摆手,“拿出几条鱼来,给孕妇、孩子和老人熬汤喝。”

     “好的。”衰叶和山峰倒是也没有穷追猛打,反而两个人都在心里责怪了一下自己的贪心。

     还没等两人出去,外边又闹腾起来了,听声音是在欢呼族长?

     “猎星回来了?”白锐第一反应就是跑出去见到人,可是他忘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脑子里想得挺好,无奈身体根本动弹不得,反而因为过分用力让那种酸软的感觉又严重了几分,让他忍不住龇牙咧嘴起来。

     “白锐!”猎星已经冲进来了,他身上带着野外的阴凉气和血液的腥味,看着他的脸,就算是对白锐的担忧也无法掩盖拼杀之后的野性魅力。

     白锐被猎星担心的抱在了怀里,脸颊就贴着他汗湿微喘的胸膛。

     _(:3ゝ∠)_我是攻,就算被公主抱了也是攻……

     “没事,刚才有点抽筋。”

     “我听说了下鱼的事情。”他这么说的时候一点也不见喜悦,“你都这样了还要通灵。”

     就算是好友如衰叶和山峰过来后第一时间问的,也是白锐还能不能再召来食物,只有猎星,最直接的反应是担心白锐的身体,家人毕竟是与众不同的。

     “放心吧。”白锐对着猎星眨眼,眨眼,再眨眼。

     “又抽筋了吗?”

     “……”说好的心有灵犀呢?我只是想表达:我是骗他们的。

     猎星低头在白锐的眼睛上落下一个吻:“不要逞强,一定不要再逞强了。”

     猎星的吻很温柔,但是他抱着白锐的胳膊却勒得白锐生疼:“好的,好的,你放心,以后都不会再这样了,不会了。对了,还没告诉我你们捕猎了什么呢,外边声音这么大。”

     “其实不是捕猎到的,遇到了一群被摔死的象,带回来了大量的肉。”

     “不信。”白锐盯着猎星的眼睛,打没打过架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好吧……争夺象肉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野兽,和它们打了几架,其它的没什么。”

     “算了,你没事就好。”白锐知道事情绝对不是这么轻描淡写的,如果是往常面对大量猎物,野兽们能够各自进食井水不犯河水。可是现在无论人还是野兽都在受惊状态,它们打架与其说是护食,不如说是一种歇斯底里的发泄。

     猎星又亲了白锐一下,大概是意识到把白锐抱疼了,手稍微松开了一些,正好是白锐最喜欢的力度。

     “你回来吃饭了吗?”

     “没。”

     “还不快去吃。”

     “不去,抱着你更重要。”

     “怎么这么不听话?小心我-干-哭你啊。”

     “来干吧。”

     “……”虽然这种对话已经非常非常让人熟悉了,但是,为什么现在听到还是觉得一阵心酸呢?

     “对了,部落里现在来了很多不熟悉的人,虽然我安排了人照看你,但你自己也要小心。”抱着白锐,不安的感觉渐渐散去,猎星开始说正事。

     “嗯,明白。跟上来的人很多?”

     “自己走了一些,也赶走了一些,可留下的依然跟我们部落原来的人一样多了,我回来的时候,山峰跟我说大多数人还算老实,但也打了两场了。虽然只要敢闹事就是一概被赶走,但剩下来的也不一定就是老实的了。”

     “茅收……他们怎么样?”

     “刚平静下来之后,他们就离开了,不过不算远,就在边上。下鱼的时候,落到那边的都被他们送过来了,还送来了一些干柴和野菜。”

     茅收离开是不愿意再多占便宜,可是他们刚被夏救命就这么走了,更不好。于是就在边上住着,干一些利索能力的事情。

     “放心吧。”白锐亲了猎星的胸口一下,“别看我动不了,还是能自保的。”

     “!”

     猎星的表情突然变得复杂了一下,白锐一开始还没明白,直到他被膈了一下。

     _(:3ゝ∠)_亲爱哒,你是有多精力旺盛?

     猎星叹了一声,把白锐放在毛皮上,给他盖好。

     “猎星,你要是体力没问题,你就……”老夫老夫这么多年了,白锐对攻受根本没什么太大的执念,一直两个人没交换位置,因为猎星很满意很舒服。现在白锐体力没多少,就算硬起来了,八成也坚持不了一分钟……那还不如让猎星攻一下。可是话还没说完,他就让猎星用唇堵住了声音。

     “嘘……我等你,干哭我。”

     【系统,有没有办法让我雄起啊?】小受都这么说了,还无动于衷的,那还是攻吗?!

     【请玩家规律生活,不要沉迷于‘游戏’。】

     _(:3ゝ∠)_好吧,他只能无动于衷了。他当然不是攻,他是……美攻!

     迷迷糊糊要睡着的白锐挣扎着醒了:“猎星,明天就得走。”

     “啊?”

     “我们应该是靠近海边了,朝内陆走,不能继续在海边等着。”最早的时候,部落里的人都是旱鸭子,后来因为蛊虫的出现,尤其是蛙蛊,人们才渐渐开始走进水里。但想起海边的地震,就是和海啸相连,就算白锐也想见一见海,但还是能躲多远躲多远吧。

     “好。”

     ***

     第二天一早夏就再次出发了,他们的动静让一些离开的人立刻又跟了上来。

     又过了四天,当白锐能坐起来的时候,大规模的地动又出现了。这次的地动,让人们感觉自己不是站在地上,而是站在船上,脚下摇来晃去,不少人当场就呕吐了起来。在这种摇晃中,大地断裂开来,不少人掉了下去,被母树和迷仙引梦的根系接住,又被蛛网拉了上来。

     夏的人和兽都有经验,安静老实的配合救援。外来的吓傻了的好办,那些胆子大的自忖神勇,或者吓疯了,不断抵抗挣扎的反而麻烦,幸好大蜘蛛的蛛网都有麻醉效果,否则这些人即便是自己作死,也死得太冤枉了。

     刚刚居住了几天的地方只能被放弃,不过这只是开始。除了地震之外,洪水,泥石流,甚至火山爆发他们都遇到了,这个夏天比六年前的大灾时更加的难过,整个夏部落到处迁移,直到树叶变黄,也没能找到一个落脚之地。

     地面又开始震动了,不过这次震动不大,睡眠中的白锐睁开眼,却并没跳起来逃命。有经验的他,对这种的小地震已经不看在眼里了。不只是他,整个营地都一如既往的平静,没有谁跑出来喊叫。

     “唉……”白锐叹气,部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他们没可能去洛卡,但是,跑到洛卡送信的黑爸和果爸也没有回来。只从感应上,白锐模模糊糊知道黑爸和果爸的龙没事,他们俩应该也没事。

     “别担心,黑爸和果爸没事的。”黑暗中猎星凑了过来。

     “把你吵醒了?”

     “不是你,一地震我就醒了。”

     白锐转个身,抱住了猎星的腰:“都是骨头,手感真不好。”

     “嗯……我努力把自己养肥一点。”猎星笑着,同样抱住了白锐。正是秋老虎的时候,可是宁愿出一身臭汗两个人也没一个愿意放手的,有时候精神上的享受真的大于身体……

     第二天,有好事发生了,三个孕妇生产了,其中一个是爱莎。

     原来木族人的怀孕时间和人是一样的,都是十个月。可在没有孕果的状态下,怀孕时间被拉长了,不过白锐直接透视的结果胎儿并没有发生异变,小家伙只是发育得更缓慢而已,要不然爱莎的双胞胎在五个月的时候和单胎怀孕五个月一样大呢。

     经过了十三个月的漫长孕育期,两个健康的木族人婴儿终于在大哭中来到了人间。

     所有夏人都唱歌跳舞欢迎着四个小生命的到来,只遗憾的是,他们不能大吃大喝了。毕竟眼看着冬天就要到了,每一点食物都要储存下来。

     在又一次迁徙后,他们路过了一处大湖边。这湖很美,湖上水鸟成群,湖里肥鱼成群,湖边土地肥沃,矮树丛里能看见各种鹿、羊和兔子的影子,这是个好地方,但原本人们是不会考虑定居在这里的,因为怕发洪水。

     直到突然有人惊呼:“我们回来了!”

     回来哪?回来原来的夏了。虽然地形完全变了,但这时候的很多人还有动物一样的寻路本能。只不过地方还是个地方,但最早的茅城早就被埋葬在了湖水之下,刚刚建造了一个开头的夏城现在大概也……

     “快来看!”

     有人发现了一掉片断裂的墙壁,之后更多的人发现了曾经的痕迹。也不知道这地方怎么变动的,以为同样坍塌的地方,原来竟然还好好的立着,只是被生命力顽强的植物覆盖住了而已。

     他们还发现了大量的野生白泥果,以及其它许多顽强生存下来的前庄稼,现野生植物。它们的数量大减,也没有家养的产量那么大,可全都收获下来绝对大大的丰富大家的粮仓。

     白锐和猎星看着彼此,长老们也都聚集了过来,他们的眼中其实都是一个意思——留下。

     在欢呼声中,夏从春天变成了无家的孤儿开始逃亡,现在终于回家了。说也奇怪,原来夏的人没有一个认为自己还会离开这里,他们一个比一个肯定的认为,自己会在这里生活繁衍下去。

     另外,木族人决定更多的融入到夏中,给新生儿取名也就是其中的一个起点。所以爱莎的两个孩子,被取名为白福和白幸。众木族人都认为这是非常非常好的名字,孩子的爹妈太有才了。

     白锐:“……”你们觉得好就好了。

     决定定居之后,白锐和猎星找了一次茅收,表示愿意接纳他们回来,只是他们这些人三代之内,将不会被允许成为虫战士。

     如果说有谁感谢这次大灾,那一定就是茅收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