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四一章
    141

     “不算太傻。”茅巫亲了茅收一下,“我也不比你多知道多少,但是我看得出来,大巫不是不惩罚那些人,他只是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了,等着吧。”

     “有主意为什么不能跟我们说呢?”

     “你干什么?”茅巫赶紧拉住就要再回到白锐屋里去的茅收。

     “再去问明白啊,万一就是你想多了,大巫其实自己也不明白呢?”

     “茅收……你到底怎么回事?你过去可不是这么纠缠不清的人。”茅巫感觉有点头疼。

     “怎么能说我纠缠不清?!我倒是觉得你对越来越不在意我们茅了!”茅巫这么一说,茅收激动了,他高昂着头,整个人都紧绷绷的,眼睛瞪得又大又亮,“我们茅好不容易变成了一座城!那么大的茅城啊!可是转眼间就毁了!那些木族人我不管,可是你!猎黑!猎果!你们依旧轻轻松的!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城!那些叛徒已经走了!你们是不是也想走?!”

     “……”茅巫怀疑茅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他叹了一口气,忽然转身带头走回了白锐和猎星的屋子。

     茅收眼睛一亮,以为自己把茅巫骂醒了,紧跟着他一块进屋去了。

     “族长,大巫,给茅改个名字吧。”

     “茅巫?”“茅巫——!”

     白锐和猎星疑惑,紧跟着进来的茅收直接就炸了,他一把拽过茅巫,双手抓住他的肩膀,质问的摇晃:“你到底在想什么?!”

     茅巫挣开茅收的大手,一把将茅收推得踉跄了两步。原来的茅巫却是是法系,但拥有了飞龙的蛊虫伙伴后,他的身体素质和力量也加了不少技能点。

     “你才是他!妈!的到底在想什么?!”茅巫的声音比茅收的还要大,“茅城毁了,所有人都在伤心痛苦,但我们要做的不是抱着过去咬牙切齿,而是重建!”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就不想重建了吗?不对,难道只想着重建,就不想复仇了吗?”

     “茅收,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傻?算了。”茅巫叹了一声,“大巫,本来我们找到你的时候,就希望给茅改个名字,但是那时候你觉得茅部落的人数最多,所以才没有改。现在,茅部落的人早就不是最多的了,茅城又毁了,给我们的部落和城都起一个新名字,代表一个新开始吧。”

     茅收的表情怪异非常,他明白了点什么,可是又还是不明白。等到茅巫说完干脆的转身就走时,他匆忙把人拉住:“你在想什么?怎么能改名字,茅……茅就是茅!”

     可是茅巫这次没再说什么,他把茅收甩开,径自离开了。

     看看离开的茅巫,再看看白锐和猎星,茅收想追,可是跑了两步,人都到屋外了,他又回来了:“族长,大巫,你们别听茅巫胡言乱语,他就是和我吵架而已。”

     “我觉得茅巫说的不错,改个名字挺好的。”猎星看着茅收说。

     “不行!不能改!”刚才还一脸讨好笑容的茅收顿时一脸狰狞的反驳。

     “为什么不行?”白锐在边上问。

     “我们不是一直都叫茅吗?改什么名字?”

     “明天把长老们都叫来再说吧,茅收,你先走吧,我和白锐都有点累了。”

     茅收还想继续说服两人,可是猎星都送客了,他也只能无奈的离开。

     到底怎么回事,白锐和猎星也都看出来了,茅收现在的状况不对劲。茅城的发展让他的心变得太大了,而且有些经受不住波折了。

     “其实就算没这事,大概我也要提出这个意见了。”两人走后,猎星躺在地上说,“原来茅部落的人,开始看不起新人了。白锐,你有喜欢的名字吗?”

     茅部落的人是跟着白锐他们一路患难过来的,茅城也叫茅,他们骄傲无可厚非,可是骄傲得过头,就变成歧视了,这可不利于城的发展。

     白锐的心脏跳动的节奏乱了一拍:“叫……‘夏’怎么样吗?”

     “‘夏’什么意思?”白锐说的是汉语的夏,并非是这个世界同意的发音。

     “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故称夏。好像这么说不太容易明白?‘夏’是我故乡的语言里夏天的意思,是最火热和丰饶的季节。”白锐在地上写着夏字。他刚想着要不要叫炎黄的,但想想他真不敢把炎黄二帝的名字盖在自己头上。

     虽然他总用女娲、伏羲的名义忽悠众人,可那也没错,他们确实是祖神。炎黄对于一个华夏人来说,太大了_(:3ゝ∠)_

     “那就叫夏。”

     第二天,长老们再次聚集到白锐和猎星的屋里。

     “夏挺好的。”猎黑摸着下巴,感觉这个比茅他听着顺耳点。

     “我觉得还是叫茅好。”茅收梗着脖子。

     “同意夏。”茅巫今天从进门开始,眼睛就没朝茅收那边看。

     其他长老或者同样意识到了内部原茅部落人的问题,或者根本无所谓,最后除了茅收之外,其他人都是同意。部落的事情既然长老们多数通过了,那就得通过。

     看着茅收用拳头击打自己的膝盖,有人送过去一个同情的眼神,可也仅此而已了。这次带着人出走的,大多数就是原来茅部落的,而且为什么茅部落的人越来越看不起其他人?茅收也有很大的责任。

     “那么下面就是建房的问题,我的想法是……”猎星的话说了一半,茅收忽然噌一声站了起来,“茅收,你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我要离开。”茅收一改刚才的愤怒,现在竟然是一脸轻松愉悦。

     “茅收,你要退出这次的会议吗?”猎星皱着眉,他其实已经知道茅收不是这个意思了,只是多少还存有一点幻想而已。

     “不,我要离开,离开你们的这个什么夏。”茅收嗤笑一声,“茅巫,你跟我走吗?”

     “大巫,从今天起我改名衰叶。愿永为夏巫。”茅巫,不,衰叶跪爬在白锐面前,他的脸紧紧贴在地面上,让人看不见他的脸。

     “……”谁也没想到,茅收竟然是个可以共甘苦,而无法同安乐的人。

     ——虽然现在也算是灾难中,但如果没有这场大灾,总有一天茅收也会带人离开的吧?灾难只是让茅收提前看到了白锐的无力(?),让他提前意识到想要振兴茅部落还得靠自己,提前让他意识到他和其他人不是一路人。

     “茅收,你带人离开,无论是对部落,还是对你自己都不是……”

     “我听腻了一个瘸子的命令了!呸!”茅收把对衰叶的愤怒都变成了对猎星的轻蔑,他吐了一口唾沫青着脸走了。原来的茅收有些鲁莽,可绝对不是说出这种话的人,现在的他已经让贪婪和愤怒蒙住了心。

     几个茅部落出来的长老站起来,跟着他一起离开了。有脾气暴的长老要去开打,却被其他人拉住了。当他们的脚步声消失,衰叶才抬起头来。

     他抬头的时候,大家都故意移开了视线,不去看他可能是满面泪水的脸。然而,很快众人就发现那是自己想多了,衰叶的脸上只有平静和淡然。

     “建房,因为时间紧,我想要建成长长的……”猎星好像没有被侮辱一样,再次开始了刚才被中断的问题。

     “族长……我们要不要也走?”长老们的最后,坐着新加入的黑驼和他的两个族人。

     “现在正是最好的时候,走?”黑驼斜了他的族人一眼。

     “可是族长,那些人都走了,大巫一句话都不说。”

     “大巫一句话都不说?你们再仔细看看大巫。”

     “仔细看?”那两人抻着脖子仔细看,结果一个二个都打了个激灵,大巫脸上的笑……好诡异。

     “我不认为那位大巫会不留下后手,走吧,走了最好。这样就能给我们空出位子来了。”黑驼的眼睛亮晶晶的,原本快速苍老还驼背的男人,这些日子以来腰板直了很多。

     黑驼错失过白锐一次,曾经豪情万丈自以为是的他,在经历过五年的坎坷后,看明白了很多事。他已经被生存的艰难打磨掉了的棱角,变得圆滑。

     那些离开的人,在他看来就是一群被宠坏了的孩子,在家里耀武扬威不够,自以为离开了家也一样能够获得成功。然而他们遗忘了,他们离开这里,也代表着他们离开了宠着他们,给他们撑腰的大人。

     茅收带着原茅部落的人离开,茅改名为夏,即使白锐已经回来,但也让留下的人心中一阵动摇。尤其是白锐的“无作为”,让人们以为他对离开的人束手无策,更多的人偷偷的溜走了。

     表面上无所谓的白锐,其实心里还是很难受了,曾经那些人那么拥护他,结果只是一个小波折,人心就立刻散了。

     “来,吃点。”猎星把一个水果递给白锐。

     白锐接过来,咔嚓咔嚓的啃着,心情原因就算水果甘甜多汁也让他味同嚼蜡。猎星歪头看着他,抬手捏过白锐的下巴,亲吻上了他的嘴唇。白锐眯了眯眼睛,忍不住张口嘴,放猎星的舌头滑进来,两个人分享着他口中的水果。

     一吻结束,猎星舔舔嘴唇:“甜吗?”

     “甜。”白锐咂咂嘴,同时对着猎星伸出双臂,“要抱抱!”

     (づ)づ

     “……”猎星眉毛一挑,对这家伙无奈又喜爱,结果当然是投怀送抱啦!

     两个人没做什么,虽然都硬了了,可现在这个时候,比起那种激烈的对抗,白锐更需要这种温柔的安抚。猎星就抱着他,抚摸他的假发和背脊。

     “猎星,你不难受吗?”对曾经茅城的付出,猎星比白锐的只多不少,可是白锐确实感觉到猎星并不是佯装坚强,他对包括茅收在内的那些人的离开,确确实实的是没有丝毫的负面感情。不难过,不失望,不痛恨,什么都没有。

     “笨蛋,他们又不是家人,走就走吧。”猎星亲了亲白锐的额头。

     矮油,这还是猎星第一次这么“亲昵”的招呼自己呢。白锐高兴又吻了回去,看姿势很明显学自于二哈……

     腻乎了半天,白锐总算是舒坦了,正抱着猎星躺在地上了,忽然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家猎星刚才那句话略霸气冷酷啊。

     用一句狗血的话来说,没有爱就没有恨。那些人的离开为什么会让白锐难过,因为他把他们当做自己人,结果被打脸打得略惨。

     猎星不伤心,因为他根本没有投入自己的感情。

     “那如果是鹿腿跑了呢?”白锐撑起上半身,很严肃的问着。结果他假发歪斜着掉下里了,严肃气氛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

     猎星笑着把白锐的假发给他戴正了:“那大概会有点难受吧,毕竟养了这么久了。”

     _(:3ゝ∠)_反正假发这事吧……白锐也已经渐渐习惯了,玻璃心就算碎了也能快速的黏好。

     反而是猎星说的这话,虽然他在笑着,白锐却感觉到心疼。他低下头,将自己的吻印在猎星的左胸口上,用唇感受着爱人的心跳。

     ——猎星对部落的信任,是负的。就算之后他有了自己的部落,自己的城,他对其他人的信任也没上升到正值上,顶多就是个零。

     摊上了猎部落族长那样的家伙,又摊上了抛弃他的爹,其实那些人做的大多数事情也确实是遵循着这个原始社会的一般规则的,但是,猎星实在是见多了那些黑暗面。

     他被黑爸和果爸捡回去,黑爸和果爸又把白锐捡回去,他们这一家,四个人,才是一起的。猎星虽然能和其他人相处共事,谈笑玩耍,但那只是表面而已。猎星的心曾经是柔软的,但上面被割出了道道伤疤,现在这颗爬满伤痕的心,除了对猎星自己放进去的人,对其他人来说都一惊冷酷无比了。

     白锐感觉到愧疚,他竟然直到现在才发现。可他又觉得兴奋和开怀,因为这样一来,这个男人永远也不会再爱上别人了。

     “要干吗?”猎星被白锐吻得很舒服,一下一下的啜吻好像直接吻到了他的心头上,细细小小的酥麻感,从胸膛扩散到了四肢。猎星张开腿,把一条腿盘上白锐的腰。

     “要!”狠狠舔了猎星一口,白锐回答得斩钉截铁。

     ***

     一天半之后,终于不再是有人离开,而是有人来到了。

     猎果保护着诺塞利恩的车队来了。

     看着眼前的场景,诺塞利恩=口=是这个表情的。

     虽然白锐提前给他说了,可是诺塞利恩想象力再如何丰富,也没想到白锐的城会是像现在这种奴隶营地一样模样的。

     “原来也没这么惨,不过我回来是刚和人打了一架,看到那个坑了吗?那地方原来才是我们的城。”

     茅城坍塌之后的坑太大了,从这里也能清楚的看到,但这个营地给诺塞利恩的震撼更大,竟然没第一时间注意到那有个坑。

     “你和什么人打了一架?”注意到那个坑之后,诺塞利恩顿时心头一凛。

     “真正的恶魔,大概也是让你们传说中的英雄无法来到恶魔之口上方的主要原因。”

     “你胜了?”

     “没胜我还能和你站在这里吗?你的人如果有心不稳的,你可以带他们到那坑边上去看看,再过几天就看不见坑了。”

     “为什么?”

     “我的宝宝们正在地下面努力工作,大概要不了多久,那个坑就会变成一个湖。”那坑又大又难看,白锐想想,干脆把几处坍塌后背埋的地下水道让宝宝们打通,把坑变成湖好了。

     “……”诺塞利恩刚来时的失望,现在已经彻底烟消云散了。

     白锐这也算是缩小版移山填海的本事了,绝对已经超出了人的能力,住的地方破烂点又如何?反正带着工匠来了,这里人口也不少,大不了他们用自己的手建一座神之城……

     哎?对啊!这可是给神建城啊!

     给神建座神庙,立座雕塑那都是值得世世代代子孙夸耀的事情,这给真正的神建造一座居城,那绝对是神话传说中的人才能办出来的事情啊!

     白锐还绞尽脑汁的想,到底怎么样能重新让诺塞利恩振作起来呢。就看对方自己变脸了,那一脸的阳光明媚,看得白锐都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