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四八章
    148

     “你刚才问的那个问题,我可以理解为你想看我去那里跳舞吗?”一吻解释,白锐在猎星的耳边问。

     “理解正确,而且,你的蛊雾也能甄别出这座城里是否还有其他人被那种黑雾所控制。”

     “我去了。”白锐又在猎星的嘴唇上轻啜了一下,转身走向了祭坛。金角银角以及白龙和小青感受到了白锐的呼唤,早就已经分守祭坛的四方待命,各十对的五毒,以及跟着虫战士来的蛊虫伙伴们也在祭坛边排开。

     白锐是空着手走过去的,但当他站在祭坛中央,他的手中多了一根花枝。

     这情景有些人去年看到过,更多的人是第一次看到。惊呼声响起,原来以为早就扔光的花瓣,这时候从更多的人手中飞扬出来,落进了祭坛中。

     笛音响起,白锐身体后仰,左腿抬起并越抬越高,白锐点头抵着支撑身体的右脚,整个身体成为了1字。所有人都以为这就是极限的时候,白锐踩在地面上的右腿也抬起来了……

     两条腿都不挨着地面的难道他用脸着地吗?!Σ(°△°)︴

     当然不,白锐的两条腿缓慢的并拢,他抬起头,整个身体依旧后仰,就像是有一根棍子抵住了他的腰,让他顺畅的旋转了三百六十度的圈,但是没棍子!所以他是飘着的?!

     在洛卡大胜之后,有越来越多的人涌入洛卡。他们有的是想来这里寻找商机的商人,有的是各国派遣来的间-谍,还有一些就是自己或者家人被病痛所困扰的人。无论来到这里的原因是什么,他们都心怀疑问——真的有现世的活神?真的有以毒蛇毒虫作为神使的神?那个神的力量……真的那么强?

     看到金角银角白龙小青,还有那些巨大的随队蛇虫,他们只是信了五成,能驱使巨大异兽的人物过去也不是没出现过。但看到飘在半空的白锐时,他们的下巴就都掉了下来。天空,除了鸟之外就是神的领域。

     一声他们从未听闻过的长啸响起,黑影遮蔽了天空,人们抬头看到了一个恐怖的巨影,可这时候惨叫着逃跑的竟然只有寥寥数人。更多的人只是跪在地上,不断的祈祷着。果然,那头龙落了下来,白龙和金角各自挪了挪,它就落在了他们空出来的那个位置上。

     这一切并没打扰到白锐,他还在跳舞,小青爬进了祭坛的正中,白锐踩上了它的头,当小青抬起头,白锐就从它的头上高高的跳起,轻轻落在白龙的头顶上。以这些恐怖的毒物为舞台,他在它们身上纵跃,舞蹈得欢畅。

     蛊雾开始散逸,有人忽然发出惊叫:“好美的酒香!”

     有人训斥这个打扰神灵舞蹈的人,可是这酒的味道实在是太甜美了!

     要是华夏东北大汉,绝对会说这酒味不地道,甜滋滋娘们兮兮的,其实白锐在茅第一次跳醉舞九天的时候也是这么感觉的_(:3ゝ∠)_。

     但此时的人爱酒,工艺却还达不到要求,酒的味道不会太纯,现在随着蛊雾中飘散出来的酒味,带着花香,甜美甘醇,是现在再好的酒也比不了的。

     “我能看见了!!!”一个少女呼喊起来,她旁边一对体型圆胖的夫妻,在惊喜之后拉着女儿跪倒在地。

     这三口人很多人都认识,他们是异国的贵族,少女幼时被火灼伤了眼睛。莫瑞松王也曾经用蝴蝶为她治病,可并没有效果,原本遗憾的他们就要离开,因为听说真神即将到来才再留了一阵。然而这一家人其实已经不再抱有希望了,留下与其说是想要找白锐意志,不如说只是为了满足一分好奇心。

     此刻他们无比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

     更多的人狂欢起来,可也有不和谐的声音,或者说惨叫的声音。

     但惨叫的才是白锐他们需要的,有虫战士进入人群,把惨叫的人拖拽了出来。他们身边跟着莫瑞松的卫队,有人问就说,这些人也是正在被蛊雾治疗,暂时的疼痛很快就会消失,把他们拖出去,是为了防止他们倒在地上被人踩踏。

     这些被拖出去的人,很巧合的全都是独自一人。询问的人现在正是对白锐,对莫瑞松敬仰和敬畏的最高点。注意力都集中在欢呼和祈祷上,能分出精力问一句已经是交情不错了,哪里还会深思这些人说的有没有漏洞。

     蛊雾越来越浓,如同紫色的纱,将周围笼罩成了迷人的仙境。越来越多的人都沉醉在雾纱与甜美的酒香中,恍恍惚惚的神智不清……

     等到人们清醒过来后,发现祭坛中早就没有了人影,莫瑞松的卫队,巨大的蛇虫神使,还有那些活神本身,都已经不在这里了。人们先是发出一声叹息,可很快就再次兴奋了起来,他们高声欢呼尖叫,好像总是扔不完的花瓣再次出现了。没人想要回家,无论是诺托里的本地人,还是商人、求医者,甚至间-谍,这个时候都仿佛忘记了一切。

     人群载歌载舞的绕着街道庆祝,有少数之前没有出门的人,也因感受到了神迹,在这个时候走出了家门,跟上队伍。贵族们命令自己的奴仆拿出美酒、鲜果和面包(发面饼子?)与所有人分享,贫穷的人也采摘来大量的鲜花分享给其他人。

     当他们看到在王宫二楼出现的莫瑞松王,欢呼声简直能够把天空掀掉。

     莫瑞松王身边的女奴举着一个金黄的铜盘子,盘子里放满了香油,莫瑞松王就将这些香油泼向人群。

     白锐则正在王宫的大厅里,现在这里没有了兽皮和靠垫,白锐第一次看到这里的地面,竟然是用小块的彩色大理石拼成的马赛克地面,马赛克的图案正是一条巨蛇,白锐觉得这大概是去年新换的。

     那些被拖走的人,现在都在这,八成的人已从疼痛中解脱,浑身是汗的坐在地上口申口今。可还有那么十几个人,依旧在疼痛中痉挛哀嚎着。

     祭司们正在一一询问那些被控制的人,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自己脑袋里进了那种东西。

     “我……我有段时间很暴躁易怒。”有个高大英俊可是一脸颓丧的年轻人突然说,“完全控制不了我自己,我的妻子因此离开了我。”

     他这一说,提醒了很多人:“我也是!”

     祭司们一开始是怀着没鱼虾也好的态度继续听的,因为这可是活神主动交给他们的第一件任务,什么结果都没有那就太悲剧了。可脾气暴躁这个事情吧……谁没偶尔失控过?但是一路追问下去,不对劲的感觉就越来越明显了。

     这些□□控的人,都曾经是一时的天之骄子,但现在的他们都是众叛亲离,穷困落魄,甚至有几个就要去卖-身为奴了。

     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事落到现在这个地步?越是回想,这些人越觉得过去做出那些事的根本就不是他们自己,简直就是开玩笑!

     另外这些人里还有三个是诺托里本地的贵族子弟,三个人还是好朋友,从几个月前开始不务正业——在这个世界来说,沉迷酒色、乱-交荒唐都无所谓,只要你该锻炼的时候锻炼,该做事的时候做事,那就没问题。可是把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酒和屁股上,那就被人所不耻了。

     他们仨现在也是一副大梦刚醒的模样,闹不清楚为什么无视长辈的劝解甚至警告,整日都在最下等的女支院里和已经被玩烂了的男女奴隶厮混。

     大祭司的脸色变得极端难看,嘴里念叨着邪祟,赶紧就去找白锐和猎星了。

     听大祭司说完,白锐和猎星对视一眼:“只有三个人是诺托里的?那其他人都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那些人大多是被雇佣的战士,保护商队和来治病的贵族的。”

     白锐问:“他们还记得失控之前最后做的事情是什么吗?”

     “不记得了,事情过去都太久了。”

     猎星突然问:“这三个人,和他们仇怨最大的人是谁?”

     “你觉得这可能是报复?”白锐猛然一惊。

     “嗯,如果那些人都确实如他们所说,曾经是很出色的人,那么相对的,他们也都是很容易被嫉恨的人。”

     大祭司则愧疚的趴伏在地上说:“大人说得很对,只是……只是我不太熟悉那些年轻人。”

     还不到下一代的洛卡贵族崭露头角的时候,和大祭司有交往的,还是他们的父亲甚至祖父。

     “那么,最嫉恨莫瑞松王的呢?”猎星又问。

     “这个……”这次,大祭司只犹豫了一会就立刻干脆的回答,“芙雅王妃。”

     他侍奉的是神,在活神出现后,甚至莫瑞松王都得靠边上,所以大祭司对于得罪王妃毫无压力。

     “我去找莫瑞松。”猎星站了起来,“和我一块去吗?”

     “不了,我还有些事想问问大祭司。”白锐摇摇爪子,听到白锐这么说的大祭司一脸快哭出来的荣幸,不,他已经哭出来了。

     _(:3ゝ∠)_但是能不能把鼻涕擦擦?雾艹!!!是擦,不是舔!

     原来看着大祭司中年大叔很清高,很英俊,很深沉,现在已经形象全无了。

     “大祭司,你还记得去年你说的,我是你预言中的灾厄吗?”

     “偌依大人请你宽恕我当时的……”顿时大祭司的鼻涕又吓得流出来了。

     “不用这么激动,我的意思是,你会预言?”

     “……”

     在把鼻涕舔干净后,大祭司又变一脸娇羞了。

     _(:3ゝ∠)_我只是离开了半年,而且当时你也没见着二哈啊,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怎么?”

     “大人,我不会预言,据我所知,没有任何一个祭司真正的可以预言。我当时把你说成是灾厄,因为所有人都认为会有灾厄,当时你的身上出现了异象,又住在已经失势的法比亚家,正合适安定人心。”

     原来如此,不是预言是推理啊。这让白锐既放松又失望。

     “诺托里的神殿,有多少祭司,我指的是加上最普通的学徒?”

     “诺托里的神殿,我为大祭司,在我之下有十二位合格的祭司,每位祭司有三到六位学徒。加起来一共有六十三人。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一百三十人左右的阉奴。”

     “阉奴?”

     “是的,他们被割掉了繁育后代的子袋,最小的八岁,最年长的二十一岁,都是只贡献给神的最纯洁的青年。”

     “……”白锐真不想理解这家伙眼神里暗示的意思,“你们这里的文字是什么样的?”

     “我们有大概两百个文字!”大祭司立刻兴奋起来了,从他的袍子下面掏出一个卷轴——真没想到他还随身带着,打开之后,卷轴里边就是一个个的洛卡文字。

     两百个文字?能干啥?不过要是两百个字母,那倒是绝对够了。

     不过在大祭司解释文字之后,白锐知道确实是文字,不是字母。他们的文字还是象形文字,每个字都有拳头那么大,每个字都有特别的读音,而且代表的意思都非常非常的多。如果用这种文字写出的记录,大概只有最开始的几代人能无误的解读出这些字的意思,后边的人多少都会出现偏差。

     看着这些古老的文字,白锐犹豫着要不要教他们汉字。

     文字也是文明的一种,用汉字取代现在的土著文字,让这种文字断绝,也就代表着一定意义上的文明断绝。

     那用这两百个字为基础再创造一种文字?白锐在那些文字边上比划着,刚才还在兴奋的讲解着字义的大祭司,现在大气都不敢出。

     “你认为你有能力根据这些文字创造出更多的文字吗?”

     “不,那是神的领域。”

     “神的领域?这些文字也是神教给你们的?”

     “这些文字……”大祭司还真没想过,最早的文字是从哪里来的,被这么一问愣了一会再次摇了摇头,“即使文字并不是神迹,我也无法创造出文字。”

     当大祭司这么说的时候,白锐甚至从他的脸上看到了恐惧。他就像是被圈养在牢笼里的家畜,只能在那个范围内活动,甚至没有勇气踏出去。

     莫瑞松是个强大的王,在他手下也有不少有能力的人,相比之下,这位大祭司就让白锐有点失望了。不过倒是也可以理解,大祭司要是能力足够,莫瑞松也不会让他安安稳稳在那个位子上坐了这么长时间了。

     白锐觉得文字这件事还是稍后再问问莫瑞松吧,或许他能推荐出改进与创造文字的人。之前白锐和猎星商量的是利用祭司们开办学校,教导文字和最普通的数学,现在看来这件事得暂时押后了。

     “佩罗最近怎么样了?”

     “他被陛下派到莫洛孙城去了,那里是我们新近扩充的领地。能够被派往新领地的,都是得到了莫瑞松王莫大信任的人。”

     派到新领地的都是?也不一定吧。白锐再缺乏政治思维,也明白事情不能一概而论。大祭司不说具体的莫洛孙城到底是怎么样的,反而一个劲的表示是信任……看来佩罗混得还是不太好啊。

     “知道他好就好了。”不过人活着就好了,白锐只是随口问一下熟人,并没有表示出太大的关心。他看着房门,按理说猎星该回来了吧?怎么去了再这么久?

     “砰!”的一声,门开啦,不过个青年祭司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偌依大人,大祭司!有几个人情况不对!”

     情况不对的,就是在别人都停止了疼痛后,还依旧在惨嚎的人。

     相比起那些衣衫褴褛混得糟糕的人,这几个人明显在穿着上好了许多,身上还佩戴着价值不菲的首饰。

     在其他人正在讲述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突然有一个热口中发出野兽一样的嚎叫,站了起来。众人一开始还以为他是疼痛所致,卫队和已经讲述完了自己情况的人立刻上去压制他。谁知道这个原来一身肥肉的胖子力气大到诡异,三两下就把扑上来的人扔了出去。

     当白锐他们进去,正好看见一个被扔飞出来的人,那个胖子现在已经不是胖子了,他看起来整个就是个漂白版的绿巨人。更多的和他情况相似的人,正从地上爬起来。

     大厅里的祭司们都跑了出来,可剩下的人竟然没有一个跑的,卫队和那些清醒过来的失意人们,举着盾牌和长矛正在奋勇迎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