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四五章
    145

     所以说原始世界的人才还是很多的,衰叶除了是一个出色的大巫之外,他还有非常出色的语言天赋,绝对不是白锐这等作弊党可比的。

     虽然现在衰叶的洛卡话发音还有点生硬古怪,除了他之外,这个队伍里其他随行的虫战士,也都是语言天分出色的,他们到了那基本的交流是没问题的。

     两人正用洛卡话说着话,猎星飞回来了。白龙抬起大头,把猎星从半空中接下来。

     “怎么了?”白锐看着猎星,发现他的表情没有了一直以来的轻松。

     “那边,有一座人的小镇子,一半在悬崖上面,一半在悬崖下边。”

     “洛卡人?”现在有胆子在恶魔之口上面建立城镇的,白锐只能想到洛卡。不过有洛卡带头,相信其它与恶魔之口接壤的国家都会有扩充之心了。

     “不知道,他们已经拿出弓箭攻击我了。为免发生误会,我回来了。”

     路上一直轻松惬意的队伍,顿时戒备小心了起来。白锐也把大蜂子派了出去做哨探——在此之前,他都让这些家伙躺在大块头们的身上休息来着。

     结果,果然是误会。那个小镇里派遣出来了一支十几人的队伍,他们在看见白龙和小青昂起来的大脑袋后,立刻就远远的跪下了。

     这个镇子是洛卡人建立的,名字叫守望镇,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重新见到白锐,或者以此为支点,向恶魔之口上方的内陆扩展自己的势力。不过,对方显然没想到,白锐真的就在第二年的春天回来了。

     和猎星商量了一下,虽然不能完全信任这些人,但车队还是驶入了镇子。反正不怕下毒,不惧他们突然袭击,那还不如表现得大大方方的。

     镇子里的行政和军事力量同时掌握在一位名叫奇力的将军手中,不是白锐认识的——也就是没在王宫的大厅里被白锐“招待”过的——他带着一只个头很大的蜘蛛,看白锐的眼神却是认识的,充满了敬畏和倾慕,看来也是诺托里的人。

     不过,奇力对于猎星,就是各种不解了。猎星和白锐并肩,甚至站位还稍微靠前一点,这表示白锐默认猎星比他的身份高。

     一个有一只假脚的人,身份比他们的神更高?

     猎星当然注意到了奇力的视线,可他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既没表现出愤怒,也没表现得和白锐亲近。

     “我听见有口申口今声,那里是什么地方?”白锐指着靠近悬崖边沿的地方。

     这地方天上看是个镇,远处看是个镇,近了看它其实……就是用木栅栏围起来了许多帐篷。从上次白锐离开到现在,也就是半年多几个月的时间,中间隔着一个冬季,镇子又是横跨恶魔之口悬崖两边的,可想而知镇子的建设难度有多大,能有现在这样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偌依大人,那里是奴隶营地。”

     “……”原来这种难得,还是建立在无数奴隶死亡的基础上的。落在金角银角身上的碧蝶们忽然扇动着翅膀飞了起来,它们聚集在半空中,因为无数蝴蝶的飞舞甚至能让人听见扑簌簌的声音。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那一团蝴蝶,就算是再没有浪漫细胞的男人,也为这美丽神奇的一幕看得呆滞。

     呼的一声,蝴蝶们拖着紫色的鳞粉,飞散向了镇子四周。所有的人,无论是士兵们,还是躺在破窝棚里口申口今的奴隶们,只要看见了这些蝴蝶,就能闻到淡淡的花香,身上的不适也骤然轻松了下来。

     “感谢你,我们的神!”看见白锐举动的人们先是一呆,接着跪倒在地,高声的赞美着。

     白锐摇摇头,站到了猎星身后。不好只是治愈奴隶,那样反会让这些士兵产生异样的感觉。其实就算治好了那些奴隶又怎么样呢?可能反让他们距离死亡更近了,因为明天痊愈的奴隶就得继续戴着镣铐工作。

     那些士兵在送来许多新鲜的烤肉与蔬菜后,高高兴兴的离开了。

     “在为那些奴隶难过?”猎星看着白锐的别扭脸问,从很久之前只知道有奴隶这个词,到现在,猎星已经完全理解奴隶是怎么样的存在了。

     “嗯,虽然原来就知道奴隶过的是什么日子,也知道现阶段我没法改变只能一点点的施加影响,但还是不太舒服。”

     猎星把一条胳膊搂在白锐的肩膀上,这件事确实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有太大的改变。甚至想买一些奴隶回去也不行,之前那些作为工匠的奴隶也就算了。之后夏在洛卡人的眼中就算不是神国,也会有很高的地位,两边以后的往来会越来越多。如果买了一群奴隶回去,过几年后奴隶很可能作为夏的使者回到洛卡,那情况可就复杂了。

     部落人的种族和民族观念像茅收那么强的人,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部落的分分合合是平常事。部落里的奴隶生活很困苦,可说实话普通部落的人生活也好不到哪去。恶魔之口下方,国家和民族的概念已经形成,奴隶、奴隶主,平民、贵族之间的生活差距很大,人们的仇恨形态变得更多种多样,也更复杂。

     白锐想,他要是想说“我喜欢仁慈的人”都没办法。因为野蛮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宋襄公们都死得很惨。

     “哎?”白锐突然眼睛一亮。

     “怎么了?”

     “我好像有法子了。”

     “?”

     为什么西方世界一直都没有大一统的国家?因为西方虽然有凯撒和法兰克大帝,可是没有一个施行郡县制的秦始皇。

     作为宅男多少都看过一些“学术性”的东西,比如华夏其实从秦开始,就不是广义上的封建制了,因为没有分封了。欧洲那种一个领主一个山头的分封,才是封建。封建制度下的农奴,其实比奴隶也好不了多少,一样是待宰的羔羊。

     莫瑞松恰好是一个有野心有行动力,外加无耻、心黑、脸皮厚、残忍、霸道的聪明形暴君,这妥妥的是个好苗子啊。(莫瑞松:==)

     “洛卡的国家制度是这样的……所以对现在的洛卡来说,贵族是他们的基础。我想向莫瑞松提议的是这样制度……”白锐细细的对猎星讲着。

     让一个原始人理解奴隶制度、分封制以及郡县制的优越性,如果有另外一个现代的地球人听说,八成会以为这是天方夜谭。可白锐知道,猎星聪明冷静,大局观强又心胸开阔。这些制度虽然他都不知道是什么,却也没有和任何一个阶层有利益得失,他思考的角度会很公允。

     猎星听着确实有些吃力,不断的提问,白锐也努力的组织语言为他掰开揉碎的解释。

     两个人说得唾沫都干了,声音一个比一个嘶哑,才终于停了下来。猎星抬头看着天,明显还在回味理解。边上忽然一只手伸过来,吓了白锐一跳,不过他潜意识里不想打扰猎星,硬是把惊呼咽回去了。

     结果这个伸出来的手属于衰叶,他在帮他们俩的烤肉翻个——这俩人谈话太入迷了,完全忽略了其他,如果不是衰叶过来,烤肉早就变成炭块了。

     白锐赶紧把烤肉拿下来,用口型对衰叶无形的谢谢。衰叶拍拍他的肩膀,离开一会又给他们拿了一壶葡萄酒过来。

     刚喝了两口酒,就听猎星问:“这也是祖灵教给你的?”

     “嗯。”白锐答应的同时,把葡萄酒递了过去,让猎星喝两口润润喉咙。不过,这次猎星在听到他的回答后,表情略微有些奇怪。白锐觉得,猎星多多少少猜出来了一些吧。

     两个人默默的喝酒吃肉,片刻后,猎星问:“白锐,你会离开吗?”

     “去哪?”

     “……”猎星没说话,只是红着脸看着白锐。

     “你在这,我能去哪?”白锐凑过去亲吻猎星,他觉得自己脸上也有些发热,奇怪为什么这么热呢?

     模模糊糊的,两个人就在火边上纠缠着倒下去了。

     白龙和小青它们默默的爬过来,把两个人的身影包围了起来。

     天亮时,清醒过来的白锐起来看看怀里的猎星,再看看圈着他俩的宝宝们,总算意识到到底是什么不对了。

     _(:3ゝ∠)_尼玛他和猎星都酒量不济啊!洛卡的葡萄酒虽然也不咋地,但是比白锐酿制的果酒度数高多了,结果昨天白锐和猎星俩人不知不觉把那一壶都喝下去了,脸能不红吗?

     万幸的是,他们俩只对彼此撒酒疯。

     给镇里的人留下了一袋苦蔗盐,队伍开始降下山崖。

     在悬崖上,奴隶们利用悬崖本身的形态,加工出了三层简陋的平台,每层平台之间用绳筐传递人、物。

     奇力将军本来已经在昨天白锐他们到来后,就停止了物资的运送,让奴隶们把平台清理得更干净整齐,就是等今天要把白锐他们送下去。奇力将军甚至已经想好了,白锐乘坐过的绳筐,他一定要珍藏起来,作为子孙的传家宝。

     一开始奇力还想找人来帮忙,谁知道他们来的已经够早的了,可到的时候,白锐的人马早就已经自己准备好了。奇力只能略微遗憾的退而求其次:“两位大人,你们的鹿想要运送下去有些麻烦,不如把鹿寄存在我这里,当你们到了下守望镇,可以用六脚蜥蜴拉车,我愿奉上二十头。”

     洛卡的军队物品比较奇葩,就是配发的军用品其实算是士兵们赊账的,包括坐骑在内。所以别看所有镇子里的六脚蜥蜴都是军用坐骑,但洛卡完全有资格买卖它们,只要他上交一笔足够的金钱。

     奇力是一位深得莫瑞松信任,并且能力够强的将军,无奈只是出身于普通平民家族,又不愿意抛弃青梅竹马的妻子另娶,所以没有一个家族愿意扶持他。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被派遣到恶魔之口来建立守望镇。

     ——这任务的名声很好听,又能开疆拓土可终归是到穷乡僻壤受罪,如果见不到白锐,那跟流放没什么区别。

     但他离开的时候,莫瑞松王对他说,“偌依大人十年之内一定会再来的”。只要能够接引到白锐,和白锐见过面,莫瑞松王就可以把他召回诺托里了!

     奇力将军本身也很高兴执行这个认为,因为他的妻子莎娃去年生病了,所有的药师和祭司都说该为她准备葬礼了。后来诺托里大闹虫灾,莎娃来回这么一折腾,更是气若游丝。可结果莫瑞松王来了,还带来了两只神奇的蝴蝶,那些蝴蝶只是绕着莎娃飞了两圈,他的妻子在呕吐出几口黑血之后,立刻恢复了健康!

     当然,那神奇的蝴蝶,他昨天看到了一大群。

     “非常感谢,奇力将军。”猎星极其短暂的犹豫了一下这份大礼收还是不收,最后选择了收。因为奇力将军现在不是送礼,他是送贡品,送礼表示太贵重了可以退,极品退回去就会让人恐慌了,“我们的黑尾鹿就麻烦你们了。”

     “当然!”果然,礼物被收下了的奇力装作镇定,但明显高兴了起来。

     “你有什么愿望吗,奇力将军?”猎星又问。

     奇力就要喊没有,可是他犹豫了:“……我和妻子莎娃已经结合八年了,但是一直没有孩子,不知道能不能……”

     ╮(╯▽╰)╭求子啊,古今中外的神仙都少不了摊上这事。

     猎星也囧了,话说他今天早晨起来和白锐都商量好了,他们这一路就是要送神迹来的。金钱珠宝什么的当然不行,可是要改变一个人的身体状况,那是没问题的。

     这个求子虽然也是身体状况,但是,总觉得这不在白锐的能力范围之内啊。

     白锐还是头一回看见猎星那么囧囧有神的表情,如果不是周围人太多,八成白锐就要扑上去了。

     一只蝴蝶飞到了奇力的头顶,洒在脸上的蝴蝶鳞粉让奇力舒服的深吸了一口气。

     同时白锐看出,奇力的身体没问题:“你的妻子住在什么地方?”

     “她在首都诺托里。”

     “把她的地址告诉我,我会去看看她。”就算奇力没问题,也不一定莎娃的身体就有问题,就算现代有很多人夫妻双方都没问题,可就是生不出孩子来。

     “十分感谢!我这就为瑟尔大人和若以大人准备下悬崖。”

     “不用了,我们自己就可以。”

     “哎?”一脸疑惑的奇力就看见驮着白锐和猎星的白龙嗖一声冲了出去,直接就冲出了悬崖边,悬崖下传来一声“惨”叫。奇力吓得脸色煞白,奔到了悬崖边上,就看见白锐和猎星稳稳的坐在想着崖下疾冲下去的巨蛇身上,甚至拥抱住彼此,开始接吻……

     白锐上辈子就想试试在云霄飞车上接吻了,可惜没有对象,而且云霄飞车的安全带也让人的脑袋没法靠那么近,现在总算是得偿所愿了。

     悬崖的三层平台上,早就安排好了士兵和奴隶,士兵们早就把自己打理整齐,身上的皮甲擦得油光锃亮。就连总是礻果身的奴隶们现在也都穿上了干净的麻布衣裳,安安静静的跪倒等待吩咐。

     可他们没接到命令,只听见了古怪的从悬崖上方传来。

     “啊——!”有士兵的惊叫声响起,就算安排来的奴隶都是最老实的,这时候也有人耐不住好奇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他们看见了一条美丽的白色巨蛇,带着两个人从山崖上飞一般的下来。

     所有的奴隶在昨天都看到了那美丽的蝴蝶,都得到了蝴蝶的恩赐,他们在看到这景象后,立刻更深的跪下。不管过去他们对这位洛卡的新神是什么想法,现在只剩下敬畏和希望。

     榛子在在半空中长啸一声,俯冲直下追逐着白龙。人们的惊叫声更是此起彼伏,有人险些发动攻击,但他们看到猎星伸出一只手,抚摸着榛子的下巴。

     人们惊掉了下巴,惊掉了眼珠,接着就是西斯底里泪流满面的欢呼和祈祷——这年代的好处之一,对于超出人们想象的事物,多数人不会觉得惊恐,只会将之归类为神迹。

     ***

     在下守望镇略作休整,换了六脚蜥蜴拉车的队伍在当天出发了,比他们更早上路的是传讯的士兵。

     在队伍看到第一座洛卡贵族庄园的时候,首都诺托里已经得到消息了。莫瑞松王当即带着一群贵族离开了首都,向着白锐的车队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