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四零章
    140

     猎星这根本不是久别重逢,情难自禁。他是饿得时间长了,本来身体各方面机能就有些混乱,两个水果并没给他的身体增添多少体力,蛊雾在治疗了他体内的某些病变后,反而让这种混乱加剧了。结果两个人还总谈论一些带色的问题,猎星的理智一下班,他的人就陷入幻觉中了。

     这事蛊雾也治不了,得让猎星自己的身体慢慢调节过来,不管不顾的一个劲给猎星输蛊雾,反而会让他的身体越发不平衡。

     白锐虽然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但蛊雾没让猎星好转反而恶化还是能明白的。这要是其他人,说不定白锐还会再试试,但是猎星白锐就没那么大的胆子了。他不再把蛊雾喂给猎星,翻找了块皮子出来给他盖上。

     皮子是白锐赶来的路上宝宝们猎到的野兽的,没硝制过,血腥味还重得厉害。猎星哼哼着,明显不想盖着皮子。可是他连手都抬不起来,折腾了半天,也只是摇晃了两下,反而让自己的脑袋更晕乎了。

     白锐那边把肉烤热了,撕下来细细的嚼碎,然后抱起猎星一点点喂进他嘴里。猎星迷迷糊糊的,甚至都不觉得饿了,但他以为是白锐吻他,高高兴兴的张开嘴,肉糜被哺喂过去他也稀里糊涂的吞咽得一干二净,这么一口一口的喂了大半块烤肉下去,白锐才停下。他担心猎星会胃疼,让猎星重新躺好后提心吊胆的守着,谁知道不一会就听到了猎星小小的鼾声。

     见猎星已经睡着了,虽然不知道他醒过来还会不会继续糊涂,白锐终究是放心了许多。把猎星裹好,白锐站起来一半又坐回去了——腿麻了。龇牙咧嘴忍着不出声把两条腿揉都放松下来,白锐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五对大家伙们都回来了,应该是已经吃完“全虾宴”了。白锐让它们在原地别动,守着猎星就好,自己想着另外一边走去。

     没有手,没有脚,只剩下躯干和头颅的红祖,正在地上蠕动着,在看到白锐后,他放弃的躺在了原地。

     “你想死吗?”

     “我想活。”即使命令坦亚不计代价的进攻一切活物,可在被扔在这冷静了一会后,那种冲动已经平息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对生的渴望,以及对死的恐惧。

     “那看来我想问你的事情,是问不出来了。”白锐摊摊手,一旦掏出了该知道的情报,红祖就没有继续存在的价值了。

     “你让我活着,我尊奉你为主人,让你的虫住在我的大脑里,只要你活着,我就永远也不会背叛你。”

     “不,我不信任你。”看着红祖,白锐感到厌恶,可又必须得承认他充满了好奇心。

     申尤部落的虫巫们,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秘密。但如果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让他们得以残喘,那以后只会给自己带来大麻烦。更要紧的是,白锐不知道自己能够活多久。就算五毒蛊师听起来比虫巫强悍,也战胜了这些虫巫,可白锐真不认为在寿命上他也能和战胜他们。

     “木城!你想知道木城吗?!我可以告诉你它在哪!”红祖躺在地上,所以他能更清楚的看见不断靠近他的细小蛇虫。他没看见绿祖的下场,可是他听见了那声最后的咆哮。那样强悍的绿祖,竟然都没有跑掉,只能不甘的死亡,如果不能打动白锐的心,那他就真的只有死亡一途了。

     白锐沉默,这个秘密不足以打洞他。他见多了木族人,虽然木族人确实一个个板正条长,性格相对来说更平和、团结和忠诚,可既然木族能出虫巫,就能知道这个种族特性也不是绝对的。

     更何况,现阶段他们也一样是文明不发达的原始社会。没有精灵王子,更没有精灵王。就算木城里边有大美人,可是对白锐来说,有谁美得过他家猎星呢?除了美之外,那座木城还真不如恶魔之口下面的奴隶社会国家对白锐有吸引力。

     “我们……虫巫来自木城!”速度最快的一条蛇已经爬上了红祖的胸膛。其实红祖知道,白锐在犹豫,否则这些蛇虫爬行的速度不会这么慢。他有一线生机的,前提是他说出让白锐感兴趣的事情,让白锐的好奇心压倒杀意。

     “虫巫来自木城?”这消息也太匪夷所思了。

     “绿祖,最后被你们杀掉的那只白色的巨虫,他是我们中最古老的,是一切的开始,没有他,这个世界上就根本不会有虫巫。包裹在它虫壳外的就是木城母树的一部分,他就是木城的大巫!”

     “他为什么要那么干?”红祖的话终于引发白锐的兴趣了。

     红祖紧紧闭上嘴巴,白锐挑挑眉。一只紫色的露珠蚨从红祖蝗虫眼睛眼睛略微靠下位置的孔里爬了进去,那大概是耳朵?红祖疼得开始发抖,但他却想大笑,至少今天他不用死了。只要这么一天天挨过,他就总有一天能够找到逃脱的机会。

     不,为什么要逃脱?白锐的力量……如果臣服他,让他承认自己的忠诚,那是否会被赐予一点点力量?当死亡不再那么迫在眉睫,贪婪重新控制了红祖的灵魂。

     “因为木城除了他这个虫巫外,还有另外一个木巫。木巫才是那棵最老朽的母树的真正的主人,虫巫只是得到了一点点的力量而已。如果想要得到更多,他就得依靠外部的力量,可你看现在的情况就知道了,到死他也没有成功。”

     “这么说木城并没有太大的攻击性。”

     “恰恰相反,你以为为什么你们所知道的木城都在传说里,见过木城的人都到哪去了?”

     “……”这个白锐倒是没想过,地球世界各国的远古神话里都有那么一两座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城市,他还以为木城也是类似。

     “我今天不会说了,一个月后,我会继续告诉你更多的秘密。”彻底的引发了边瑞的兴趣,红祖却闭了嘴。

     “五天。”白锐讨价还价。

     “二十天。”

     最终,下一次谈话的时间被确在了十天之后,白锐觉得现在的情况还真像是一千零一夜,如果不能得到他的信任,或者找到逃跑的方法,当白锐感兴趣的东西都被掏干净之后,红祖依然逃脱不了死亡。

     ***

     猎星刚醒来就被呛了一下,因为白锐正口对口的给他喂水,一口水渡过去,恢复了神智的猎星反而呛到了自己。

     白锐拍着猎星的背脊,等到猎星刚缓过来,白锐就凑过去吻住了他的嘴唇。

     “咕噜~咕噜噜~”

     两个人分开,白锐无奈的看着猎星的肚子,看来猎星确实是恢复正常了,所以他的肚子也知道抗议了。

     “不用停,我可以吃生肉。”坦克停下来,白锐明显是一副宿营的架势,猎星赶快阻止。

     “担心家里有问题?”白锐问。

     “嗯。你回来了。”猎星凑过去亲吻白锐,脸上的表情却不是纯然的欣喜和放松还有忧虑,“家里大概乱套了。”

     现在清醒过来的猎星,不只是白锐的爱人,也进入了族长模式。

     “没关系!有我在!”白锐鼻孔喷气,拍着自己的胸脯,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

     “嗯,我知道。”猎星拽着白锐胸前的银饰,白锐一边“哎哎哎,别拽断了”,一边迅速的凑过去,亲吻猎星的嘴唇。

     猎星在自强的同时,对白锐的更强,并没有觉得被打压了男性自尊神马的。

     “我扛不起来的事情,就由白锐扛”——猎星的想法貌似简单,然而,什么是“我能扛起来”的,这个度,是很难把握的。没达到这个度就缩了,就是软弱。过了这个度还死撑着,又成了自大。但猎星既没有成为吃软饭的,也没成为死要面子活受罪的。

     “压力好大……”其实想在家里做米虫的反而是宅男白锐,之前一切平稳的时候就挺好的,他这个大巫别看威望高,其实就是个吉祥物。茅城里的大小事情,都由猎星以及长老们处理。

     _(:3ゝ∠)_人家真的不想抛头露面啊。

     猎星捏了捏白锐的耳垂,有傻白的那边,所以捏完了,他顺手又摸了傻白一下。别看名字是……傻白,实际上傻白脾气很大,就是黑爸和果爸想要碰碰,他也会瞬间飞走。只有猎星,被摸完之后,傻白还主动蹭了蹭。不过也难怪,它算是白锐的分--身,那么白锐对猎星的感情,它必定也分得了一份。

     “别担心,只要你回去就好了,不用做什么事。”猎星当然知道白锐的性子,一开始还以为他是为了让自己心里好受,才有意躲开具体的管理,不过都老夫老夫了,当然就明白过来他家这位力量强大,却懒得要死。除了家人和家虫的吃穿用,其它的事情上,他是能少一点事是一点。

     “还是得做什么,有人离开了,但我可是得把跟着他们的宝宝叫回来。”

     猎星引走坦亚的时候,大家还在团结一致的专注于逃生,但他并不意外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让他担心皱眉的也不是那些离开的人,而是白锐:“会对你造成损伤吗?”

     “稍微会费一点力气,但是放心,对我没什么损伤,倒是那些离开的人……真以为力量是这么好得的吗?”白锐很有反派boss气势的嘿嘿嘿笑了起来。

     猎星吃了点东西,又睡了过去。总算放心了的白锐,翻看起了系统。他的人物等级总算够了,五毒心经从第四层蛊母噬心升到了第五层寒毒入髓(玩家蛊雾将转为寒性)。

     【系统,这个寒性是什么意思?】之前的内功升级,可没有类似这样的解释。

     【寒:与署相对。】

     【……】系统你这么调皮,你家程序员知道吗?【我的蛊雾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变冷。】

     【……】突然想哭,怎么办?【我会感觉到冷,或者我的宝宝会有寒冷的感觉吗?】就算宝宝们现在冬天一样身体倍棒,吃饭倍香,可它们毕竟都是有冬眠习惯的,寒冬多少会影响到它们的活动。

     【为了使玩家不失去游戏乐趣,部分问题本系统不予解答,请玩家自行摸索。】

     白锐的手不知不觉按在了心口上,他的心,好痛。

     因为完败于系统,白锐干脆不问了,反正内力是他的,等到以后慢慢试就好了。他开始看向新增的技能。

     蛊虫十六音,之前解开到了第十一音蝶,上一层虽然得到了新的笛曲,但那个是从属于祭舞的,这次终于又有新的音解锁了。

     十二春、十三战、十四隐。

     春是春-心萌动的意思,而且不拘季节。不过蛇虫的精力也是有限的,白锐觉得自家宝宝们自然繁殖的数量已经够恐怖的了,如果还要用曲子催化,那就太恐怖了。

     战这个曲子顾名思义就是为了战争,对白锐来说,它来得迟了点。

     隐是隐藏、撤退,感觉和战正好成对。

     这三音别看题目就只有一个字,比起前边的十一音,甚至比起祭舞的曲子都要复杂。尤其是战,说是十六音之一,可看着完全是一组曲子,分起战、冲阵、厮杀、剿灭、奋战、决死六篇。每一篇都是独立的,六篇笛曲既能从头到尾顺着演奏,也能随意打乱顺序。

     这三段曲子,就够他再“玩”十年了。

     因为曲子太复杂了,白锐甚至差点错过祭舞里边新解锁的技能。那图标也太不起眼了,尤其还是跟祭舞那些色彩斑斓的图标放在一块,它灰突突的样子也就更不显眼了,就跟还没解锁似的。幸好白锐习惯最后复查一便,才让他没有浪费时间。这技能的名字相对于其它技能来说也同样是太灰突突了,它叫炼石舞,但关于炼石舞的解释可是十分的高大上。

     炼石舞:五毒蛊师学自女娲炼五彩石时所跳的祭舞,以蛊雾为火焰炼制万毒。(五毒丹:五毒蛊师筑基药物,只有五毒蛊师可以炼制,以迷仙引梦为主药,集合蟾酥、蛇涎、蝎泪、蜈毒、蛛汗,以炼石舞炼制五个时辰。五毒丹有人闻有异香,有人闻则奇臭,有五毒蛊师天赋者,闻之无味。解毒剂:……)

     炼石舞很高大上,跟重要的是炼石舞后边的解释!

     qwq终于能找徒弟了!!!

     说起来用五毒丹开始练功,已经是快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重新把它想起来,既让白锐觉得往事历历在目,如同昨日,又让他觉得这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久远到迷蒙恍惚。

     知道能收徒也已经有段日子了,可白锐没敢收。因为五毒虽然能疗伤,但最可怕的还是毒,白锐曾经想过由自己向学徒的体内注入一股五毒真气,帮助对方修炼。但他用几只小兔子试过之后,就很干脆的放弃了。

     _(:3ゝ∠)_他的蛊雾能疗伤治病,可他的真气……无论运转什么法门,也全都是真真正正的剧毒。

     白锐想到了他最早食用的五毒丹,知道这东西才是最重要的,奈何询问系统之后,系统给他的当然还是“为了使玩家不失去游戏乐趣……”那句话。

     现在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如果不是猎星在睡觉,白锐高兴得都想嚎几嗓子。他嚎是没嚎,只是偷偷的在猎星的脸上亲了几下。

     等到把接手的徒弟调--教出来,他们就能放下这一切不管,四处游历玩耍去了。

     ***

     两天后,白锐带着浩浩荡荡的宝宝大军回到了茅城。

     不过现在的茅城只是一个临时的营地而已,整个营地最醒目的,也最完好的建筑,就是一座巨大的粮仓。其实大家可以像刚开始那样住到地下去的,但是不久前的坍塌事件,让很多人都心有余悸,短时间内,是没认敢再朝地下面走了。

     白锐的归来让所有人都大声欢呼起来,当他们看见猎星也和白锐在一起,欢呼顿时变成了尖叫和嘶喊。

     城没了如何?有人跑了又如何?只要大巫和族长在,第二座茅城要不了多久就会拔地而起!

     以茅收为首的长老们各种向白锐诉苦,抱怨咒骂那些离开的人,但是白锐一直静静的听着,最多的就是点头和摇头,被逼问也只是神秘的笑笑。

     “垂头丧气的做什么?”茅巫拍了拍茅收的脖子。

     “大巫竟然一点都不想惩罚那些叛徒……”茅收抿着嘴唇,满脸都是愤怒和失望。

     “你怎么知道大巫不想?”

     茅收弯着的腰直了起来,他紧盯着茅巫:“什么事是你知道,我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