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七二章
    172

     众人距离这扇最后的防御大概有四五十米远的时候,守在木栅栏后边的卫兵忽然缩了下去。

     “散开!躲!”猎果言简意赅的呼喊着,他自己却极速冲向了栅栏门。

     伊博尔和几个战士跟在他身后,大多数人都像猎果说的散开。不过不是他们胆怯,是那门总共就不大,如果发生危险,一群人堵过去,那是找死。

     猎果刚跑出去两步,栅栏后在此有人冒头了,但是冒头的人从刚才的一人,变成了十人。除了中间大门的位置,两边每间隔一步就有一个人。他们冒头的同时,就把手里的长矛朝着人群投掷了过来。不过这投掷出来的长矛,可是比十根多多了,显然在看不到的地方,还有其他人也在做一样的事情。

     峡谷口一片平坦,别说藏身的石头树木,就是杂草都高不过膝盖。不过投掷长矛的那一方因为大多数人隐在视线被遮蔽的栅栏后边,投掷出的长矛也失了准头。

     所以这一波长矛下来,只有两个倒霉的被扎穿了大腿,并没有生命危险。

     长矛扎在猎果的眼前,甚至还在摇晃着,猎果把长矛□□,顺手就扔回去了。木栅栏后边的一个人正举着第二根长矛要朝外投掷,被猎果的这根长矛又准又恨的贯穿了胸膛。这一矛竟然巧合的没有致命,长矛回来得太快,这人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怔了一下,看着胸口冒出来的矛头,才开始嘶声裂肺的惨叫起来。

     有猎果带头,其他人也开始对着阳谷部落发动反击。原本要尽快投出第二轮长矛的阳谷部落众人,竟然被压得抬不起头来。

     五十米,对于这些夏的骁勇战士来说,不过是眨眼的工夫。

     等这些人能抬起头来的时候,猎果已经冲到了栅栏边上。

     栅栏层次不齐,还削尖了头,猎果抠住栅栏,手臂上的肌肉一鼓,硬生生的撑起自己的身体,一脚踹翻了站起身的阳谷人,冲了进去。

     在栅栏内,阳谷人身后站着的人,身材高大修长,两耳又尖又细,皮肤白皙,容貌俊美,怎么看怎么是木族人,那些木城人果然在这里!

     这些人的反应也快,见猎果进来,立刻冲上来围困。但在猎果身后,其他夏战士也已经冲上来了。不过眨眼间,所谓的围困就变成了混战。没过多久,门口的位置已经被夏人完全占领,大门打开,跑得慢一步的夏人也就不用翻墙头了。

     “怎么没人来支援?!”貌似是这里头领的一个木族人愤怒的咆哮。

     一开始他看这些人不多,也就没想叫支援,但这地方狭窄,他们这边能用上的人手也不多。另外不得不承认的是,对方不多归不多,一个个都比自己这边的人强悍。等到他想要去叫人的时候,大门已经打开了。

     头领愤怒的不是自己的无能,是他不相信这里的局势没人看见。现在还不派来援兵,这是要看着他去死吗?

     头领一咬牙,一跺脚!然后……他转身跑了。

     这些木族人打扮,无论是猎果、伊博尔,还是其他人看来都差不多,另外战斗中被视线遮挡,他们哪知道头领跑了。但是木城人和阳谷人知道啊,看到自己的头领逃跑的人,陆续也追随头领而去了。

     猎果他们的压力越来越小,没过一会,就直接是没有压力了。和他们直接战斗在第一线的人马,要么是不管不顾的转身,把毫无防备的后辈暴-露给夏人,要么是干脆停手,一脸麻木呆滞的站在原地。

     “跟上他们!”猎果没管这些毫无斗志的人,直接下令。

     冲击来的这不到两百的夏人战士,就混进了逃跑的人群里。本来他们就打扮得很阳谷人很接近,现在这么一混,尤其是夏的木族人,完全分不出来谁是谁了。

     “不舒服?”猎果一边跟着跑,一边还有余力观察自己人的反应。

     伊博尔一脸的严峻,看起来还有些难受:“木城的人是我们的敌人,但是……我没想到是这样的敌人。”

     就算是敌对了,就算已经不拿木城当圣城了,但多少对木城和木城的木族人有些憧憬。是把他们当成最强的敌人那种尊敬的,结果第一次交手,这些最强的敌人就转身逃命了。

     他现在的感觉,比知道木城的木族把自己人当成牲畜喂养更加的难受。

     最先逃跑的头领,跑出去一段距离感觉到不对劲了,先是地上躺了一片人,他吓了一跳以为他们是死了,可又见他们的胸腹因为呼吸起伏,抓了一个人摇晃又怎么都摇晃不醒——这是中毒?什么时候中的?我是不是也中了?

     头领心惊肉跳的把人放下,继续朝后边跑,终于他听见了其他人的声音,可那是其他人打斗中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山谷的最里,他们的大后方也乱起来了。

     这些敌人明显是翻山过来的。但山谷夹在两座山中间,对着山谷这面的山势很陡,如果有人真心想要攀爬也不是多难。为防止野兽和敌人,山上设有站岗的人,那些人就那么不声不响的……

     想想那些被替换的除外播种的阳谷人,还有一路跑过来的时候躺在地上失去意识的人,哨兵同样被悄无声息的解决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夏人有两路人马的消息,他们完全不知道呢?

     “怎么这些人都这么软?”猎黑一脚踢飞一个木城的木族战士,眉头皱了起来。

     “不知道。”猎星一边答着,一边拉住了黑爸。没啥要打的了,刚才被踢飞的那位明显是想要跪下祈降,可还没等他跪下,黑爸就一脚过去了。战斗其实已经结束了,没必要再继续了。

     “你以为你黑爸我这么暴躁吗?”黑爸看了猎星一眼。

     猎星嘿嘿傻笑两声,放手了。

     猎星和猎黑与伊博尔的心情有些类似,他们也是很认真的把这场战斗当成极为艰难的硬仗来打的。结果……相比之下阳谷人都比木城人更顽强更凶悍。

     这些木城人只在开始的时候略作反抗,一旦发现从山上下来的夏人越来越多,他们的反抗就越来越无力。当第一个人放下武器时,更多的人也停止了反抗。他们的这种举动连投降都不是,完全就是一副任凭宰割的模样。

     “诺丽丝他们也来了。”猎星指着另外的山头,诺丽丝带着有一支人马下来了。

     那边的山势更高耸陡峭,所以诺丽丝他们慢了一步。等到看见那条满是粪便的溪流——水浅但是溪流宽——众人又慢了一步,可还是都冲过来了。

     等到过来发现战斗差不多结束了,诺丽丝甚至来不及蹭自己的脚,随便找了个人拽起对方的脖子就开始问。

     “你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好巧不巧的,被她拽住脖子的人就是那位头领。

     他跑回来时发现完全没有反抗的必要了,当然跟其他人一样,扔掉武器,老实站着任凭宰割了。

     “谢博尔特灭亡了,我们的人手守不住一个国家。”从这位头领的语气里,听不出来什么亡国之痛,他的语气很淡漠,“王和大祭司说,我们可以另外寻找一块土地,从头再来。”

     “你们的大祭司和王呢,还有那些王族?”猎星问。

     他说的是木族语,另外周围的夏人明显也都听得懂木族语,头领已经木然的脸上闪现出一丝好奇,但很快又沉寂了下去。

     “大祭司把他们都带走了,没跟我们在一起。”

     “如果没跟你们在一起,谁告诉的你们我们今天要来呢?”猎黑双臂交叉在胸前,似是无意的问。

     这时候,猎果也带着人到了。

     猎黑的声线平稳厚重,众人又都将注意力集中到这边,他这话听到的人很多,其中隐含的意思让夏人引起了一片短暂的喧闹——对方知道他们要来,夏有人泄露了他们的情报。

     猎果和伊博尔的那队人马,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只有他们刚开始进攻的时候遇到了长矛的攻击,原本众人还以为是谁装扮得不像,被瞧出了破绽,原来不是破绽,是人家早就准备好了口袋,等着他们朝里边钻呢。而且,他们之前还以为只有自己这一路呢,原来不是?

     再看猎果和伊博尔的表情,这两个带队的人显然是知道的。现在沉默不言,而且脸色都不太好,显然对于自己手底下出了叛徒这件事,正不爽着。

     “两天前有一位使者回来告诉我们的,但是之后那使者就走了,因为嫌弃我们这里的肮脏。”头领呵呵笑了一下,可是那笑难看得要命,还不如不笑,“我是不知道你们那里倒是谁是背叛者,不过那个背叛的人,一定是个最傻的傻瓜。”

     这半奚落的话,反而让夏这边的木族人们脸色好看了一些,看来木城的同族,还不算是烂到骨头里。

     “啊——!”这边正说话间,忽然外边响起了一声惨叫,两个被捆绑住的阳谷人屁股底下忽然伸出了树根长满尖刺的藤蔓,把他们拽进了地下。

     以此为开始,更多的藤蔓从地下冒了出来。不管是阳谷人、夏人还是木城人,碰到了就缠住朝底下拽。

     众人看得清楚,就算是木城人也被藤蔓一扎,捆绑得血肉模糊,且那些人被拉进地下时的眼神,丝毫也不是得救时的欢欣,而是另外一种更深的死寂……

     “你们不跑吗?”原来胆小怯懦的首领,现在面对死亡竟然格外坦然了。

     “最后谁陷了谁,还不知道。”他话音刚落,几个洞里就有人被抛了出来,张牙舞爪的藤蔓跟在他们身后。可突然就有另外一大团藤蔓从同一个洞口伸了出来,和之前的藤蔓纠缠到了一起。

     两边的山上陆续还是有人下来,但后边的人许多背着一个大筐,他们来了就把筐打开。各色的蝴蝶在空中飞舞,或者为伤者治疗,或者将自己有毒的鳞粉播撒在敌对的藤蔓身上。有的筐里放的却是迷仙引梦,它们刚被包出来放在地上,就立刻把自己的根系向着地下扎去。

     “还愣着干什么,怎么不跑?”伊博尔看着头领问。

     “逃不了,逃就是死。”头领拍了拍自己的心口,还是两眼无神的坐在原地,“虽然……留下好像也是死。”

     原本是看不上这家伙,嘲笑他的伊博尔,怔忪了一下。突然间他就明白了这些人为什么软弱又茫然了,原本的轻视和愤怒消散了个一干二净,只剩下了怜悯。

     可这时候来不及多说别的,伊博尔转身加入了战斗。他把自己的棕色腰带朝着某个洞口一扔,那腰带在坠落的过程中生长起来,变成了一根狰狞的棕色藤蔓。那洞口里原本有几根藤正摸出来,结果没摸到人,摸到了褐色藤蔓,藤和藤立刻就纠缠着打了起来。

     天空中有黑影由远及近,原来是四头飞龙脚爪各自抓着一张大网的一角,网里躺着一棵苍翠的树木。

     轰的一声,四头龙加一棵树压倒了两间草房,大树一落,树根立刻开始朝地下扎去,硬生生把自己躺倒的身躯变成了直立,整个树冠蓬□□来,比在网里兜着的时候,看起来竟然大了一圈。

     地下,塔伦和几个木族人站在一个空洞中,这些人的服饰明显比上面的木城人更繁复华丽,每个人身上都有金银饰物,为首的一个两耳上贴着金箔,脖子上挂着一枚婴儿拳头大的翡翠,在他们身边,正是那个巨藤。

     塔伦的眼睛忽然一亮,他朝着巨藤走去。

     “大祭司!难道现在我们不应该快点走吗?”

     “对方的母树出来了,他们的巫却不在,正是让我们的母树吞噬掉他们母树的好机会!”因为之前对白锐的轻敌,塔伦的母树元气大伤——谁能想到那个三十岁都不到的小孩子,竟然会有那么强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