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章
    02

     像是发现自己手漏嘴了什么,小白低下头红了脸。

     江典眉头皱了一下,双目闪过不耐。

     “副局,有事吗?”这时候,回去拿东西的老猎回来了。

     江典笑了一下:“老猎,你可不能总这么拘着小白啊。叫他出去玩,他都不敢。”老猎一怔,疑惑的看着小白。小白像是被这情况的发展弄懵了,赶紧对着老猎摇头,但还没等他解释,江典又说,“干脆,今天我做东,带你们一块去玩。”

     “怎么能麻烦副局?小白,怎么回事。”

     “我不知……”

     “你问他,他当然说不知道啊,可是年轻人,总是得出去玩的吗。”江典两句话就把小白的解释压了下去,接着脸一黑,从温和变质问,“怎么?我请你们俩去玩还这么推三阻四的?”

     老猎和小白还能怎么办?只能跟着去了。

     一起的还有另外两个跟江典关系不错的人,江典骑着一只巨蝎带着两人,老猎和小白坐着只圆胖可爱的七星瓢虫跟在后边。

     “尼玛,赵蜱你给老子记着,你人情欠我欠大了!你让老子……”虫子走在路上,江典就拿出一只通讯虫对着那边骂。不过虫身上是完全外露的,隔音可不好,所以江典气归气,声音不敢大。

     这些人不知道,在他们后边,另外两个人比他们还气。

     “……”

     “怎么?”

     “那边说无意中看见我,发现和古早的虫镜像中留的祖巫有点像,他也对这件事很不高兴。”小白咧咧嘴,不过看起来更像是在磨牙。

     老猎抬起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也怪我,本来今年年初就该离开的。”

     小白戳了戳老猎的肋骨条,戳得真是疼的位置,弄得老猎忍不住收手捂着自己的肋骨:“对,怪你,所以今天晚上到明天晚上,你就跟我玩医生和病人的游戏吧。”

     老猎古铜色的脸庞浮现出明显的红晕,眼神也有些闪躲,但还是点头答应了:“你到底从哪学来的那些东西?”

     ╮(╯▽╰)╭应该都猜到这两位是谁了吧。

     当初塔伦嗝屁时说的那些话,确实有一些是真的,比如白锐活了很久,一直活到现在。与白锐的子蛊签约的,其实,前几代虫战士的寿命都不短,应该是蛊虫伙伴彼此之间共享的关系。寿命的延长,对人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对自然来说那就是灾难了,索性当时的人还处于很稀少的状态,白锐发现情况不对后,就禁止十二代以内的子蛊和人签约,人的寿命慢慢变到了正常状态。

     不过,当时活到现在的只有白锐和猎星,外加与母树建立起联系的山峰。只是山峰从两千多年前开始,就常年处于沉睡阶段。白锐和猎星本来想隐于世人中间的,可山峰的状态他们实在是放不下——山峰不能离开母树太远,母树又是万人敬仰的圣树藏不了,山峰的身份藏不住。没有人看着他,山峰说不定哪天就被切片吃掉了。

     至于猎星为什么能活这么长久?其实白锐也一直提心吊胆着他会死去,榛子都已经死去好久了。可是猎星虽然非常慢的有些显老,大概看起来快四十的样子吧。他的身体却一直处于巅峰状态,健康到不能再健康了。

     两人很久之前就从前台退到了幕后,不过夏国权力金字塔最上层的那些人,都知道国家还存在着这么三位超级怪物级别的老祖宗。

     睡不醒的山峰,“只是”长寿的猎星,在某些人眼里还不算什么,但白锐绝对是最有威胁力的存在。因为最早的五对臣蛊,可是还都活着呢。

     最活跃的是白龙小青,它们搬进了海洋居住,当年舰队能做环球旅行,也是有它们俩保护的原因。大呱二太定居在炎黄大陆的最大内陆湖里,因为金色的巨蛙是富贵吉祥的象征,所以每年都有不少人跑去看它们。金角银角居住在某处不为人知的山中,同时那里也是真母巢的所在地。坦克和盘丝现在在老秦大陆,过得很快乐。战车和拔丝在某处深山里隐居,同过得很快乐。

     等等,坦克和盘丝,战车和拔丝?

     对,公主和女王,国王和骑士,幸福的在一起了。

     而且这一对一对的,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繁育后代了。现在夏的普通人所见的虫,和它们血缘关系离得可真不是一般的大。除了被人签订的蛊虫,还有更多的虫成为了寻常的虫子,在自然界的竞争中杀与被杀。

     至于傻白?

     没看见白锐和猎星坐的这个七星瓢虫吗?_(:3ゝ∠)_这不是七星瓢虫,这是真的傻白。就是大了点,圆了点,肥了点,然后白锐又在它身上画了几个点……

     这位所有蛊虫的始祖现在就在街上迈着六条腿,看似笨拙的爬行着。

     总之,知道他们存在的人恭敬供着两人,白锐和猎星也没想过闹什么事,也就是到处去玩、散心而已。两个人调来这处分局里体验生活,原本年初的时候就该离开的,结果发现江典有问题,他们就双眼发亮的继续留下了。

     江典带他们到的是本地一家很少人知道的私人会所,这地方的建立初衷就不是为了盈利,只是几个有钱有权的朋友想有个玩在一起又不会被打扰的地方。所以这里的名头只在长安的上层略有流传,稍微差一点的家族都不知道。

     但俗话说的好,强中更有强中手,地头蛇总有被过江龙按头的一天。

     今天就是这么个情况,按理说连这家会所的大门在哪都不知道分局副局江典,大摇大摆的带着四个人就进来了。

     会所比往常还要安静,原本该在的迎宾一个都没有。指示他们停虫地的黑衣人,怎么看怎么不像是泊虫小弟。

     白锐正大光明的用土包子好奇眼看着对方,这世上还没有西服,黑衣人的黑衣是一套虫壳制造的软甲。白锐在表面上一脸羡慕的同时,心里却皱眉不止。

     风格各样的护甲,是夏国的基本服装。因为虫壳不同于金属或者塑料护具,它们防护力强,轻巧,又柔软有韧性。但虫壳也是分等级的,婴幼儿专用级别的护甲,舒适不会伤害到婴儿皮肤的同时,也会为新生儿提供各种保护。最强的当然就是军用级别的护甲,那是绝对禁止流传出军队的。

     但是现在,白锐就在这么一个泊虫小弟的身上,看到了军用级别的护甲——他也是个老而不死的妖怪了,和虫活了那么长的时间,他说自己是专家,知道他身份的人没有一个敢说不字。

     猎星看了白锐一眼:事情看起来有点大,要不要现在离开?

     白锐回他一眼:都到这了,闹着要走,事情才会大,没事的。

     白锐身为夏背景最大的人,为什么反而这么胆小呢?就是因为他背景最大,才没人敢把他的消息放出去。历史书上白锐他们那一代人,都成了神话故事。历史学者表示,为什么那一代人连续几百年都是一个名字呢?因为他们那不是名字,那是一种敬称,是官位。实际上是连续几代,十几代人,叫的都是一样的名字。

     白锐第一次看到那种解释后,突然感觉到似曾相识,然后久远的记忆浮现上来。貌似……他老家关于神农氏、有巢氏、伏羲氏的年龄好像也有类似的解释吧?

     _(:3ゝ∠)_,总觉得好像是突然之间get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总之,他们三个几千岁老妖精的身份一旦泄露,举国震动是没跑的,随之而来民众到底是欢呼万岁,还是高喊烧死妖怪,或者切片研究,那完全就是未知了。而一旦真把白锐惹毛了……呵呵。

     所以,夏国越到上层的管理者越清廉,越兢兢业业,因为他们知道,就算坐在那把最高的椅子上,椅子后边还有三个老祖宗看着你呢。位置最高的人,反而最孙子。

     可是国家太大了,不是那种出门转一圈,连昨晚上哪家的男人有心无力,哪家婆婆和媳妇吵架都清清楚楚的小国了,看不到的地方才是绝大多数。

     现在军品竟然流出来了,虽然被改头换面,但是对方大摇大摆的穿出来胆子也是够大的。这还穿到长安来了,这里可是夏的八大一线城市之一。如果情况严重,他们让人起疑,那可就糟糕了。

     白锐凑到猎星身边,看似对这环境有点畏惧的搂着猎星的胳膊,嘴唇凑在他耳边小声说:“反正我们是一组的。”

     一组是国家最神秘的暴、力、机关,人数极少,战斗力却是最惊人的。外传的他们一支队伍,就相当于一支军团。这消息是上面故意漏出来的,一开始是以防万一,如果这两位祖宗在外边漏了什么,用这个遮掩。后来二十年前真的组建了这么一支队伍,不过队伍里的人也不知道他们俩的存在。

     猎星看白锐是铁了心要在这里“玩”下去了,无奈一叹,跟上了江典的脚步。

     “不会是这边的军团漏出去的,老秦那边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