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七三章
    173

     塔伦已经不想要对方的力量了,但是他们急需夏的木族人补充人口,现在机会来了,只要耗死对方的母树。那个大巫再怎么强悍,夏再怎么对木族人有吸引力,他能让木族人生孩子吗?那些木族人就算不来找他,也只剩下离开夏这一条路。到时候没有了白锐的庇护,那些人就都是他的囊中物了。

     至于白锐和夏?没有了母树,塔伦的母树就能够好好的“招待”夏周围的植物了。没有植物,动物也就跟着离开了。只靠捕鱼能维持夏这个部落吗?

     ╮(╯▽╰)╭可惜了,他不知道白锐真的能够让木族人在不需要母树的情况下生孩子。只是那位奸细,明明透露了夏战士们的动向,却没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他,看来也不是个合格的奸细啊。

     “可是……太危险了……”为首的那个木城人犹豫,其他人也是一脸的为难,“那就辛苦大祭司了,我们在这里等着就好。”

     “没错。没错。”

     塔伦的脸上似是嘲笑,他走进了巨藤中,被包裹在中间。那几个人以为塔伦这就是答应了,不由得舒了一口气。也就是在这个瞬间,他们被巨藤卷了起来。

     “大祭司!你要干什么?!啊——!”为首者的嘶喊本来就有些色厉内荏,之后身体的变化更是让他没有了挣扎和斥责的工夫——他们开始缩水。

     原本矫健的肌肉开始向内凹陷,英俊的脸变得紧绷干瘪像是龇牙咧嘴的猴子,眼球像是脑子里有一根针管在吸很快就只剩下了暗灰色的角膜。惨叫声越来越小,最终不知不觉的消失。

     巨藤松开,几具干尸刚掉在地上,就碎裂开来,仿佛已经死去了千万年。

     几块还连带着皮肉血管的块根掉在了地上,白锐和猎星要是在这里,会发现比起他们之前见到的,这些块根的个头更大,颜色更加黝黑还有一种说不清诡异光泽。藤蔓一卷,大多数块根都消失了踪影。

     包裹在巨藤中的塔伦原本闭着眼睛,此时已经脱掉了衣服,原来他的手和脚已经恢复了人的皮肤,但是原本包裹在衣裳里的身体还是深黑色有着植物纹理的模样。一根细嫩的藤蔓卷着块根送到了他的眼前,塔伦睁开眼,接过块根的同时宠溺的笑了起来。那根细嫩藤蔓撒娇一样卷在了塔伦的手指和肩膀上,磨蹭两下离开了。

     塔伦咔的一口咬在了块根上,块根的淡红色的汁水让他的嘴唇显得更加的艳红。

     空着的手摸了摸四周的硬藤嘀咕着:“还是只有你跟我在一起。”

     ***

     地面的泥土翻搅着坠落,迷仙引梦、母树,还有那些棕色的藤蔓抓住坠落的人,无论他们是敌是友,一概都拉住。对方的藤蔓也伸展着肢体,抓住活人朝下拉拽。

     这时候人的力量弱小到了极限,夏人因为大多是蛊虫战士,体质得到过强化,在被抓到后还有一拼之力。阳谷人和木城人,一个是体质本来就弱,反抗不了,一个是已经对于这种情况成了习惯,没心反抗,只要这边的植物大军稍慢一步,就别卷进了黑洞洞的地下。

     “喂!还醒着吗?醒醒!振作一下!”伊博尔的要被一根迷仙引梦的根勒住,正朝上的时候,他看到有个人被拽着朝下去,下意识的就伸胳膊把人拽住了。但是这人浑身放松一点力气都没有,伊博尔还以为对方是昏迷过去了。

     他刚对着那人喊了两嗓子,就看见人动了,抬起头来。

     竟然还是熟人,就是刚才的那位头领。

     头领对于伊博尔把他抓住有点意外,神色间有略微有些动容,但很快就沉寂了下去:“松手,你也被勒得难受吧。”

     “割断藤蔓!”伊博尔一只手拽着对方的胳膊,另外一只手把自己腰间的匕首拿下来了。

     单手拽本来就并不好用力,只是这一会,伊博尔的手就从对方的上臂处滑到了手腕,现在两个人的手看似交握在一起,实际上对方根本就没用力。

     “别挣扎了……”面对敌人的时候,头领还逃跑一下,可是面对自己“人”,就算他知道这局面不对劲,可能轮到他了,可能要死了,但反而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了。

     “怎么可能不挣扎?!挣扎才能活得更好!别松手!”

     完了,只有几根手指头连在一起了,下一秒,两个人是彻底分开了。但是,伊博尔很清楚,在最后,对方的手指也是动了一下的——他被说动了,总算不是一心找死了吗?

     伊博尔用力把匕首朝着对方扔了过去,可是他没能看见对方到底接到匕首没有,因为迷仙引梦的根已经把他拽出了地面,对方则被拽进了幽深的地下。

     活下来,还是没有?只有在这场战斗完全结束之后才能知道了。

     山谷里此时出现了一个大坑,巨藤从洞里张牙舞爪的出现了。所有被救上来的人都尽量远离,现在的这里,就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战场了。

     飞龙带着伤者先行离开,其他能自己动的人,用最快的速度朝着两边的山上爬。在他们背后,整个山谷快速的被扭动着的绿色、棕色、紫色植物所覆盖……

     巨藤所过之处,迷仙引梦和棕色的细藤全都被碾压进了泥土中,因为迷仙引梦流出的汁液让巨藤的表面略略有些发黄,之后再遇到拦路的迷仙引梦就被巨藤直接拽出来远远扔出去。棕色细藤则直接被巨藤绞住,没过片刻就被巨藤吸收干净了精华化成草木灰,随风消散了。

     母树扎根之后没法像巨藤这样四处活动,但她更加的稳定,现在她附近半径百米范围内,敌对的藤蔓已经都消失殆尽,同样是被母树吸收了精华。随着巨藤的靠近,母树也稳扎稳打的将附近改造成对自己最有利的战场。

     终于,母树的根系和巨藤的藤蔓开始了正式交锋!

     就像是两群巨蛇的战争,你缠着我,我绕着你。藤蔓绞死了树根,树根勒断了藤蔓。

     不知道已经存在了多少年月,被木城的木族人血肉浇灌养育的巨藤,个体能力上确实比母树强悍得多。

     但是母树在蛊雾中生活多年,虽然蛊雾对虫的效果最大,经年累月之下,对母树的好处也是极大的。现在又有迷仙引梦的支持,暂时的和巨藤斗了个旗鼓相当。

     山谷中出现了一条分界线,一边是属于巨藤的深绿色,另外一边是属于母树树冠的翠绿,树根的棕褐,以及迷仙引梦的紫色。

     两边互相挤压,黄绿色的植物汁水四处飞溅,浅灰色的草木灰和黑色的泥土腾起了一层烟尘。

     猎星和长老们原本还想阻止战士们去帮忙,看着这场景,干脆都让人老老实实的呆着。被救出来木城人坐成一圈,一个个蔫头耷脑的,别说逃跑连说话的都没有。阳谷人原本跟木城人一块坐着,后来发现夏人的注意力都在山谷里,有几个胆大的就想逃,结果发现,就算被夏人看见了个正着,那些人也一点都没有要把他们抓回来的意思,结果呼啦啦一下子九成的人都跑没了。

     “怎么不跟着跑?”猎羊奇怪的看着那七个留下来的阳谷人。

     阳谷人略微有些害怕的看了猎羊一眼,但还是规规矩矩的说了:“我们的食物都落和武器都落在山谷里了,我的身体也弱,跟着他们走,走不了多远就要把我和我阿妈抛弃掉,甚至让我们做食物了。你们夏人不吃人,也不让人做奴隶。我愿意带着阿妈去做战俘,给你们干活。多苦多累都好,只要给口饭吃不让我们饿死就行。”

     旁边另外一个阳谷人听见两个人说话,大着胆子插嘴:“我们之前也是看不惯部落里那么做的,可是族长和长老们做的决定,我们这些人又能怎么办。”

     他们这七个人,四个老人,两个极其干枯瘦小的年轻男人,唯一一个年轻女人大着肚子,看情况八个月左右了,想走也是走不了的,该是被丈夫抛下了。

     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的,现在都附和着这两个人的话,哀求猎羊把他们留下。

     猎羊顿时后悔自己的多嘴,当初这些人都是跟着他们部落一块走的,阳谷部落要烧荒的时候,也只有那个碰巧撞上的年轻人跑来报讯。现在这么说,也不过是走投无路了吧?

     猎羊忙不迭站起来跑了,猎星看他一脸的懊恼,安慰着说:“他们愿意留就留吧,这些人虽然年老体弱但是只要肯干活,还是能养活自己的,那我们也不算白养人。至于孩子,从小在部落长大,养大了就是我们自己人了。”

     “族长说的对,我就是有点别扭。”猎羊挠挠头皮,“不过……族长,奸细的事情你们是怎么发现的?”

     “不是我,是大巫。”

     阳谷部落被夏驱赶离开,也还是不久之前的事情。夏周围的其他部落大概都没几个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塔伦就这么巧,一找就找到了对夏不满的阳谷?

     会不会并非是凑巧,而是有人给他们指路呢?

     这次的安排也算是以防万一,一共兵分五路——正门伪装的人一路,两边爬山的各一路,四头飞龙送母树,还有白锐那边的是最后一路。有明的,有暗的。哪路出问题,那奸细就是哪路的。

     听猎星说完,除了猎羊之外其他接凑过来的长老也都跟着点头。这在白锐那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来说是用烂了的计谋,但正因为好用,才这么多人用。在这个时代,至少是对现在的众人来说,这法子他们是头一回听说,头一回见人用,而且显然很管用。

     伊博尔和猎果带来的那些人现在自觉自发的自己站在了一堆,正在你看我我看你中。

     “都过来吧,有事的不是你们。”猎星走过去,对着他们招招手。

     众人既感激猎星的信任,为战友没有叛徒松了口气,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他们觉得这事就这么晚了,对部落实在是不好。

     “族长,感谢你的信任,但是我们这一路人的消息确实被泄露了,我们的人里边有叛徒。”

     “不是你们。”猎星叹了一声,知道现在不说出来,这些人是不会放心的,“是你们的家里人,不过,她也没有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去。”

     在发现叛徒之前,猎星和白锐还以为他们与木城的首次正面接触就是文斯托尔,谁知道,早就有木城的人潜伏在他们中了。对方就是个平平常常的和部落走失,想要加入夏(当死还是茅)的木族人。她已经生活了很多个年头,还刚刚得到了一对双胞胎的儿女——她就是爱莎,那位第一个在不食用孕果的状态下生育后代的木族女性。

     如果不是这件事,白锐和猎星都不会知道她的名字。

     同样因为这件事,让她隐瞒了夏的许多情报,并且在被发现之后,她丝毫也没有隐瞒的诉说出了真相。至于爱莎身体里的块根,据她说,在茅城居住了几个月后,就被她呕吐了出来。当时的她还不是虫战士,只每隔一段时间被大蜂子扎一下。其实那个时候,爱莎就想要和木城断绝联系了,后来也是对方主动找的她。

     也因为这件事,猎星才敢布下这个陷阱。知道了叛徒是谁,知道了她说了什么,所以猎星和猎黑才会用不同的借口放弃了带领攻击正门的队伍。

     不过,事情的发展终归还是出现的变故——白锐一直到现在,依旧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