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五一章
    151

     “我没看出他恨诺塞利恩,我只看出她充满了嫉妒和悲哀。”

     听见他们俩说话的莫瑞松王耸耸肩,丝毫也没觉得自己禽兽。

     “这些事我觉得我是帮不上忙了。”白锐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我去找莎娃,莫瑞松王你找一队士兵帮我带路吧。”

     “莎娃?”

     “奇力将军的妻子,守望镇……”

     “哦!好的!”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白锐觉得莫瑞松看着他的表情有点奇怪。

     等到白锐走了,莫瑞松王用更“奇怪”的眼神看着猎星。

     “利恩大人,我以为你们俩是不会与外人有身体上的结合的。”

     “是不会。”猎星莫名其妙。

     “可是偌依大人愿意去送子……啊!你们俩该不会不知道送子是什么意思吧?”

     ╮(╯▽╰)╭这里的文明和白锐所来的东方文明不同,虽然也注重家族传承,但是这里人对血缘关系却没那么看重。妻子在外边偷情生了孩子,丈夫一样当做自己的孩子养,养大了一样继承家业。只要顶着自己的姓氏,就一切ok。所以,平民去找游巫,贵族和王族去找祭司,他们求子就是真的那啥啥(你懂的)。

     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出类拔萃的孩子,直接就被他们的父母很得意的称为半神之子。

     “你想多了。”猎星阴沉着脸说。

     ***

     白锐用一块纯白的亚麻布把自己从头到脚裹了个严实,被命令跟随他出来的一队国王卫队,一个个脸上高兴得都快开花了。

     白锐不眠不休给救命救了三天,这三天里所有的卫队人马都轮流去围观了两遍,他们不

     只看到了白锐正在治疗的景象,还看到了那些伤势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被抬出来的人。

     被“瞻仰”得最多的,就是那位身子断两截的,他在被抬出来的第一天里还是有些不适,拉肚子、呕吐,拉出来的和呕出来的都是黑红色的烂肉,但那样之后,他的身体反而更清爽了,用他自己的话说“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这是神啊,这可是真的神!

     这些人里有的和奇力将军认识,也知道白锐是干啥的,所以一边带路一边忍不住想,要不要稍后也把白锐带到自己家去“求个子”?

     白锐哪知道自己的种子已经被惦记上了,作为一个弯男和宅男,他能知道的也只是看看莎娃的身体有没有什么毛病,另外再给莎娃两枚孕果。

     ——原来木族人一枚孕果都没,现在……孕果已经多得不得不被做成蜜饯和干果了。而且白锐、山峰和衰叶很快发现,这个东西其实对普通人也是有效的,不过白锐并没有让普通人大量食用。

     这个果子里应该是富含大量有益怀孕的激素,木族人的身体已经很少分泌这种东西了,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大多数木族人天性平淡温和的原因。如果人吃了,确实短期内有益于生育率的提高。但是长期下来,白锐不得不怀疑,有一天人会跟木族人一样,只能靠外力受孕。

     甚至木族人现在这奇葩的繁殖方式,就是这么被硬生生养出来的。以为是动漫呢,摘个果子就长个孩子出来。生孩子都得依靠植物,那植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比如原来的蓉部落那样,人距离灭绝也就不远了。

     奇力是个将军,但在洛卡这样大国的首都,将军不算什么,随便哪个大家族里喊一声将军,十个人里至少得有五个回答的。更何况奇力还是出身没落家族出身,所以他住的并不是像佩罗那样的豪宅,而是在中等阶级区里。

     中产阶级区虽然也是单门独户的二层楼,但每家之间几乎墙壁挨着墙壁,也没有独立的院子,不同高矮,不同颜色的房屋堆积在一起,还有支出来晾着衣服的杆子与凉棚,远远看着杂乱不已。这里的一楼大多被用来养殖小家畜,小孩子和照顾家畜的奴隶光着身子跑来走去,家畜的粪便就随便倒在门口。

     看着这个情景,白锐后悔没答同意坐轿子了。

     这地方的轿子又矮又小,人只能躺在上面,白锐看着就难受,现在看着地面,白锐那后悔就没地说去了。说好的更发达的文明呢,这脏乱臭的,发达个屁啊!

     _(:3ゝ∠)_再穿越一定带着猎星一块穿到类似华夏的文明去,华夏人春秋战国时候就知道道路干净整洁的重要性,并且禁止乱扔垃圾了!不过再想想,白锐觉得自己就够幸运的了,要是穿到类似中世纪的时代,且不说会不会把他这个男巫狩猎了,那个时候人的卫生习惯更恐怖。那是拿人粪当药朝身上抹,不洗澡被视为神圣的年代啊!

     他正胡思乱想呢,一顶空轿子已经抬到他面前了。

     原来这个卫队的队长以防万一,让轿子在后边跟着呢。现在看白锐的样子,赶紧让跟在后边的轿子过来了。

     不愧是跟着莫瑞松王办事的人,很有些察言观色的本事。

     白锐看了看自己的脚,毒哥的悲剧就是经常不穿鞋。

     这地方显然不知道规划是何物,有地方就盖楼,一条条小巷狭窄得只能让两个人并排走,轿子那么窄的原因白锐也知道了,真是八抬大轿那样的也进不来了。

     一路被抬着,摇摇晃晃的到了一家门前,一位盛装打扮的女性,带着三个跪倒在地上的奴隶,已经在门口迎接。这个家左右两边的邻居好奇的探出头来,不过看见王家卫队没人过来惹事。

     “莎娃?”白锐姿势难看的从轿子上下来。

     “是!是的!”莎娃激动又羞涩的,说话都有点不利索。

     “我们先进门吧。”

     一楼到二楼的楼梯在外边,不需要经过脏臭的一楼,莎娃将白锐迎到二楼,白锐走了两步看卫队的人都没跟进来,于是扭头说了一句:“门开着就好,进来两个,别都站在外边。”

     白锐的想法,虽然这个地方民风开放,他也是为了治病来了的。但莎娃和奇力将军感情很好,说不定就有个万一呢。为了这个万一,还是尽量不要给旁人闲话机会的好。

     莎娃和卫队的人都僵了一下,莎娃一直都不愿意借种,这次知道是活神,明白是丈夫求来,与真正的神交-合也不算是外遇,她才没有,也没敢拒绝。可是难道这个神有大家一起来的意思?卫队里还有些比较猥琐的人,想着难道偌依大人对女人直不起来,所以需要一个男人“从后边帮忙”一下?

     白锐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脸色都这么怪异,难道他进门的时候做出了什么违反风俗的事情?回忆了一会没想起来,白锐把这事扔在脑后去了。反正他治完病就走了,真做出了什么稀奇事,那以后再说吧。

     “你站在那,不要动就好。”

     白锐开口,莎娃脸色更难看了。她家还算大,二楼有一个客厅四个房间,现在他们就站在客厅里,门窗大开,甚至能从这里看到对面与旁边邻居一脸好奇的伸出窗外的脸。其他人能够肆无忌惮的在自己家里胡搞,但是莎娃真没有那种兴趣。

     “你的身体很好,并没有什么伤病。”

     “啊!”白锐的声音吓了莎娃一跳。

     “怎么?你想起什么了?”

     “不、不,并不是。”

     “我刚刚观察了你的器官,不过也有可能你身体里有什么我看不见的毒素。”

     白锐记得杂书上说,古罗马灭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的水管里含铅,长期饮用那种水,会使得生育率下降,性格狂躁。不过这个文明虽然很多地方类似罗马,但他们还没发展出自来水。不过以防万一,莎娃长久不孕,也有可能是接触了什么不对的东西,只是白锐看不出来不对劲。

     “毒?”

     “别害怕,我并不是指有人谋害你们,只是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就会经常接触到一些自己不认为有毒的东西。请把手给我。”

     “好的。”莎娃深吸一口气,她略微明白了,这位活神貌似并没有她以为的那个意思,他的眼神清澈而认真,在很认真的帮助他们夫妻寻找着无法怀孕的原因。

     白锐握住莎娃的手带着蛊雾,两人的手刚一交握,紫色的蛊雾就如活物一般,从白锐的手绕上了莎娃的手臂,进而绕上了她的身体。

     莎娃忍不住笑了一下,蛊雾看似无形,实际上就如小孩子的手,她却感觉得到,就如小孩子的手柔软稚嫩,她一开始觉得是冷的,一会又觉得是热的,不管冷热那种感觉都让她很舒服。

     “前几天我跳舞的时候,你接触过雾气吗?当时有什么感觉?”白锐松开手。

     “是的!我接触过!”莎娃的眼睛亮了起来,那光是白锐已经熟悉的狂热,可是接着,莎娃有点脸红,“我……流血了。”

     “接触雾会受伤?”

     “不,是……嗯的血。不过只有半天。”

     “……”白锐脸上也有些发烧,他明白了,那是大姨妈啊。不过他也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被治疗后,会来大姨妈的。不对,只有半天,那么那个是莎娃的身体在排出身体内朽坏的部分,或者毒素。那她的身体,到底是有病,还是中毒?

     如果是有病那以后没问题了,如果是中毒,不找出源头,现在白锐走了,以后还会出问题。

     可惜神农视野只能看活着的植物,对器物之类的没有作用。

     “哪里是你和奇力将军的卧室?厨房呢?洗澡的地方?排泄的地方?”莎娃一一都为白锐指出来。

     “你在这里等着,让一个奴隶和我去看就好了。”白锐在这些地方绕了一群,确认他们入口的食物都没有问题,拿走了一些他们常用器具表示要回去研究一下。

     “等到奇力将军回来了,你们不要着急生孩子,让他先休息一两天,把身体调整到最好的状态再说。”倒是听说过还能掐点计算排卵时间,但他一个弯□□本没研究过这个,哪知道怎么算。

     孕果白锐也没给莎娃,能够自然怀孕还是自然怀孕得好。反正明年他大概还得过来,不行到时候再说。

     莎娃感激的把他们送到门口,白锐坐上轿子,卫队抬着两个箱子,离开了这里。

     坐在轿子上,摇晃的从狭窄的道路中间离开,白锐说了一句:“先别回去,你们这里的贫民区是哪?”

     “大人你要去贫民区?”

     “对。”白锐点头,中产阶级都住在这种地方,白锐想看看最底层民众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

     卫队的人犹豫了一下:“大人,你还是别下来了。”队长制止了要下轿子的白锐,“我们还得从另外一处地方绕过去。”

     于是白锐又爬回了轿子里,走进了另外一条更加狭窄和弯弯绕的小巷,有好几次,白锐的轿子都快擦到墙上了。

     莎娃住的那个区域,还没到地方,就能闻到一股臭味,白锐以为那种环境已经是极致了,事实证明他太天真了。中层区域的恶臭大多是粪便的臭味,但从底层区域传来的,闻起来让白锐想到腐尸,还是那种沉淤了很多年的烂泥塘里的腐尸,还没到地方,他最先看见的是乌鸦。

     现代的城市里也常见乌鸦,这应该是他看习惯了的鸟,但现在白锐却感觉到一股憋闷和压抑。

     “喵——!”一声刺耳的猫叫,一只老猫从街角跑过,白锐只看见了它剩下一半的尾巴。

     有些孩子突然冒了出来,贵族的孩子是高傲强势的,中层的孩子是快乐无忧的,贫民的孩子……他们站成一堆,用阴森森的视线看过来,青天白日的却像是灵异电影里的鬼娃娃。

     “他们为什么这么看人?”有不明白的,白锐就问。

     卫队队长明显犹豫了一下,可还是照实回答:“因为这里总有来买孩子的。”

     “努力还不够?还要来买自由人的孩子?”没说买回去干什么,但总归不是好事,否则这些孩子也不会这样。

     “有些人认为,奴隶太肮脏。”

     白锐厌恶的皱起了眉,还没等他再说话,几个高大的成年人出现了,他们挥舞着棍棒,把这些孩子驱散,一脸讨好和兴奋的看向了白锐一行,显然他们误会白锐的来意了。

     “继续。”白锐说。

     卫队众人怔愣了一下,他们以为白锐看到这情景就会离开,谁知道他还要继续看。可卫队也没有反对的资格,只能抬着轿子继续前进。

     想要谄媚的男人被驱赶开,他们背地里啐一口唾沫,却不敢继续纠缠。莫瑞松王卫队的服饰和旁人不同,这些家伙明知道是铁板,没那个胆子去踢。

     转过一幢老朽建筑物的拐角,诺托里的贫民区正式出现在了白锐的面前。这就是个草棚区,一个挨一个的,都是用几根树枝随便支起来的草棚子。

     “现在这里的男人大多去了庄园里、采石场、泥砖场那些地方干活,女人要么跟她们的丈夫在一起,要么在另外一条街上卖东西。”

     至于卖的是什么东西就不知道了,白锐也没问题。

     “多亏了偌依大人。”

     “嗯?”

     “这里没有什么病人和伤员,只有老人、孩子,还有那些人。”

     那些人指的就是他们刚来时看见的人,混混和无赖。

     这位队长看起来对贫民区很熟悉,这想法一闪而过,因为有些冒犯,白锐没问出口:“走吧,该看的我都已经看到了。”

     他们这么一大群人在这,走也走不进去,反而干扰了这里的人正常的生活,有些老人吓得把自己的饭碗都打破了。

     “是,大人。”队长应着,队伍转头退了出去。

     当贫民区再次被破败的老楼遮蔽住的时候,一直跟在轿子边上,白锐不问就不说话的卫队长,突然开了口:“我也是从贫民区出来的。”

     白锐扭头看他,发现这人红着脸,不过并非是羞愧,而是激动。

     “是王把我买走的。”

     “我也是。”“我也……”

     卫队里的其他人纷纷应和着,他们这些最底层的贫民,生活比之一些奴隶还要糟糕。那些卖掉自己孩子的父母,也不都是为了给自己换几个钱,也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让孩子脱离那种底层的环境。

     被买走的虽然很大一部分都成为了奴隶,可也有像卫队长这样比较幸运的。不只是莫瑞松王到贫民区给自己找人手,有很多家族也是这样,买来后依旧给他们自由人的身份,让这些这些无依无靠的孩子陪伴自己的后代成长,长大后就是最忠诚的班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