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五六章
    156

     “还是心里难受?”

     “哎呀,转移话题失败了。”其实也不能算完全转移目标,白锐却是因为猎星喜欢一颗光蛋而觉得心情复杂_(:3ゝ∠)_。

     “损失的人很多?”

     “不是。”白锐摆摆手,“怎么说我也经历了不少战争,还没那么脆弱。而且也没到难受那个程度,就是别扭,我就是不习惯被当成摆设,但是仔细想想,以后控制的面积越来越大,那么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多,甚至这样才是常态。哎?等等啊,让我通灵一下,我想明白了一个问题。”

     【系统,系统,茅城被毁,但是我的分数一样每天疯狂增长,是因为你把洛卡的人也算进我的控制范围内去了吧?】

     【洛卡尊奉玩家为神祇,符合获得生存点数规定。】

     【……】这是好消息,但是白锐听起来怪怪的,这情况和收集信仰力异曲同工啊。要不然每天这个分数依旧在狂暴增长呢,这是他的信仰在向外辐射。

     “跟祖灵说了什么?”看见白锐睁开眼,猎星一边帮他整理好头发一边问。

     “不只是我家乡的房子,等回去的时候,我给你建个四合院都够了。说不定有生之年,还能建个天坛什么的。”

     猎星把白锐搂在了怀里:“你想回家就回去吧,只要你还会回来就可以。”

     白锐拍拍猎星的腰:“胡思乱想什么呢,就算能回去,我也已经不想回去了。”

     人家都习惯了用树叶擦屁屁了,还回去干啥?城市里的树都是呼吸汽车尾气长大的,铅过量,农药过量,啥都过量,用不习惯啊。

     所以说,猎星也有口是心非的时候,听白锐这么说,他表情明显是努力装作不在意,可又明明是心花怒放,压下来,开始不断亲吻白锐的嘴唇。

     忍了一会,白锐翻了个身,把猎星翻到一边去了:“昨天刚做过,今天不做。你们的郡县制商量得怎么样了?”

     “先把官制和爵位的架子搭起来,等到他外放的几个人回来,再开始商量其它的。”

     洛卡其实也有官员,比如卫队长、将军、城主之类的,不过官员的权职设定非常模糊和空泛,让庸碌者的掌控能力变得虚弱,让野心家有更多的空子可钻。

     “我决定把莫瑞松变成虫战士。”

     “嗯,这样他的生存能力更强一些。”

     “而且也不怕毒素和控制了。”

     华夏的郡县制和其他国家的分封制最大的不同,就是有没有封地。封地与作为地主购买的土地,意义完全不同,封地内的一切都属于领主,那已经是实际意义上的国中之国。地主对于在土地上耕作的人,则只有雇佣的权力。

     这样的改变非常有利于中央集权,但贵族们绝对不乐于见到这种情况发生。因为现在这个情况,很多人努力一辈子就是为了获得一块分封的领土。莫瑞松这么做,严重的侵-犯了现有贵族阶层的利益。

     “文字的事情你想的怎么样了?”

     “明天就把大祭司叫来,把文字教给他们。”洛卡人的语言习惯和欧洲人很类似,白锐考虑过要不要教给他们字母文字。可是字母这个东西,太容易演化出多种语言了,拿过来拼出自己的发音就好了,不利于同文的产生。反正系统也说了,他是来传播文明的,换句话说,那不就是殖民吗。

     想着保存文明,那是几千年后,文明发达吃饱了没事干才会研究的事情。现在首要思考的是,如何把人在短时间内整合起来,发展起来,才是更重要的。

     ***

     当猎星和白锐正在商量正事的时候,有一个人大家也发现很久没有出现了吧?

     茅巫,衰叶。

     来到洛卡之后,白锐和猎星都没有限制衰叶的行动,派给他的唯一一个任务,就是玩耍。并且告诉他,买东西就记在莫瑞松王的账上。

     衰叶也没有丝毫的客气,每天都带着四五个虫战士,在诺托里的大街小巷里游荡着。

     衰叶和虫战士们身上穿着的,都是夏最好的布料,那种在迷仙引梦的有毒雾气下异变,纤细柔软有着闪亮光泽的布。这布让一身古铜色肌肤的原始壮汉裹上,现实效果可真是……略瞎眼。虽不是金刚芭比,也相差无几了。

     不过这年月漂亮,审美都无用,只要豪,只要壮,在加上跟在边上的巨大蛊虫伙伴,这就够惹眼了。

     街道上的妇人和少女,不断把鲜花扔向他们,甚至有女人的丈夫上来拉人,表示希望这些神使能够在他们家族的血脉里留下种子。

     别说虫战士,就是衰叶都吓得够呛。他们也胆大,可是从来被白锐一家子耳濡目染的,已经接受了对伴侣忠诚的观念,没想到这地方大胆成这个样子。这里人的热情实在是恐怖,如果不是有之蛊虫伴侣挥舞着钳子和角虫手保护,他们都要被拉走用强了。

     除此之外,衰叶表示他还是很愉快的。

     他看到了与夏迥然不同的建筑,之前听诺塞利恩讲述毕竟没有亲眼看到这么形象。还有这里人们的器具,服饰,生活习惯,各方各面,都很有趣。

     不过真要评价到底孰优孰略,也不能说夏全败。比如夏的房子都是尖顶的,因为夏多雨,平顶的房屋很容易积水。另外夏以质朴原始为审美,普通人喜欢把兽皮或者战利品挂在外边,早些年还有挂人头的。内部装修更贫乏,一个火塘,几张兽皮,几个草筐就是全部,白锐家里也一样的。

     就算木族人更爱美,但他们也就是把墙画得乱七八糟的,还不如不装饰呢。

     要是他们的房子贴贴大理石,马赛克,挂上幔帐……

     想了想衰叶觉得还是算了吧,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他还是喜欢夏的风格。

     衰叶也看到了不喜欢的地方,比如肮脏狭窄的街道,原来还是茅城的时候,大巫就在建城的时候有着严格的城市规划了,城内还有卫兵严格管制。最窄的地方,也能让白龙和小青轻松并排爬过。

     还有奴隶,不管男女老少都光着身体。夏天的时候,夏人也喜欢光着身体,省布料也凉快。但那种赤礻果代表着的是自由,这种是屈辱。

     女人还抱着婴儿,但买家只要她,她嚎哭着哀求,因为孩子离开她,很可能活不下去。但是没人听她的哀求,买家把她从高台上拽下来就压在角落里侵-犯,吸吮着她的奶水,可她的孩子却在高台上的角落里哭泣。

     角落里堆放着死去奴隶的尸体,苍蝇绕着它们飞舞,乌鸦落下来啄食。最上面的是一具老奴隶的尸体,他整个身体上都是层层叠叠的拳头大的烫伤,因为他被转卖了很多的主人。后来的主人把原先的奴隶烙印烫掉,再烙上新的。他消瘦得厉害,衰叶怀疑他是被而死的,因为太瘦了,乌鸦只是啄走了他的眼睛,就不再从他身上找食了。

     懵懂的儿童奴隶,他们还不是太理解周围的一切,却已经学会了对着长相和善的买家微笑。

     健壮的男人们,任由瘦小的监工抽打,拖着沉重的镣铐,一脸麻木。

     恶魔之后上也有奴隶,可如果那些人看到现在的情景,说不定会发现自己还是很幸福的。白锐一直拒绝奴隶,茅城变故后那么多人选择离开,他的这种做法也有部分原因。衰叶一直都是白锐最大的支持者,这些天的所见更是让衰叶打从心里支持。他永远也不愿见到,这样的情景在夏出现。

     不过,衰叶却禁止了同样感触颇深的虫战士们购买奴隶,即使他们也是出于善心。

     诺托里的奴隶太多了,买是永远也买不尽的。这里的奴隶和他们那边世界的也不一样,把他们带回去,现阶段很可能会引来麻烦。并且还会占用大量的物资,那些物资都是用来买发展夏的物资的。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让夏越来越好,成为所有人,所有地方学习的目标,那么终有一天,奴隶也会消失。

     斗兽场被倾覆的事情,当然也影响到了衰叶,从战士们都去帮忙了——因为需要运送大型的凶兽,所以通向几处斗兽场的道路都比较宽阔,战士们不需要走地下,直接就能过去。

     衰叶没跟去,他现在越来越向后勤方面转变,战场这种事,还是别去添乱的好。

     战斗结果虫战士们零损失的回来,有几个比较倒霉的正由碧蝶疗伤,衰叶走到祭坛外边,想着白锐和猎星今天会不会出来,就看见拉死人的车从城门里边驶出来。

     这些车每天都有,车上拉的都是贫民和奴隶的尸体,他们生的时候就是衣不蔽体,死了之后连身上唯一的项圈都失去了,就像一群刚被宰杀的家畜一样。今天这些尸体尤为血腥,车在前边走,上面滴落的鲜血,就把沙土地染得一片鲜红。

     “这些都是什么的尸体?”衰叶拦住了赶车的头领问,如果这里有为白锐而战死的人,那就不能让他们这么把尸体处理掉。

     头领赶紧跪倒在地,亲吻衰叶脚下的地面。运尸体是最脏的活,所以干这工作的人身上都会染上些稀奇古怪的病,他们认为那是恶魔缠身,白锐的蛊雾让他们恢复了健康,这些运尸人都是白锐最虔诚的信徒。

     “这些都是斗兽场里死掉的奴隶,呸!”头领吐了一口唾沫,“都是些触怒了偌依大人的卑贱渣滓,我会把它们扔进峡谷里喂狗!”

     衰叶了解的点点头,他正要后退让开,却听见了一声口申口今——还有人活着。

     走近车边,他在一车的尸首里,找到了那个活人。一头金发,紧闭着眼睛,失血过多的苍白嘴唇颤抖着:“妈妈……妈妈……”

     还叫妈妈呢?从肩膀看他不会矮小,然而他的下巴还光滑得连汗毛都不见,脸孔也还稚气十足呢。这个人的年纪不会太大,可能十四岁还不到。

     头领误会了衰叶的意思,抽出腰间的匕首就要给这个命大的孩子补上一刀。

     衰叶抬手拦住了他:“我要带走他,如果以后有人问起,你也可以照实说。”

     头领立刻收起了匕首,手脚麻利的帮助衰叶把这个大男孩从死人堆里拔了出来。衰叶又找了找其他车里的人,结果再没有第二个命大的人了。

     当他把人带回去,立刻有虫战士认出了这个男孩。

     “怎么会是他?”那战士回来的时候手臂上被割了一刀,在碧蝶的治疗后已经止血了,明天大概就能痊愈。

     “怎么?”夏的战士心胸宽广,他们来自很多部落,许多人曾经是仇敌,当他们在夏安居,很快就成了并肩作战的兄弟,甚至睡在一个火塘边上的伴侣。衰叶很确定,自家战士的询问,不是因为恼怒他救助了一个敌人。实际上那战士也没有恶意,他只是单纯的吃惊。

     “我胳膊上的这一刀就他给我的,很厉害的一个男孩。”战士笑着说,很快见猎心喜变成了迷惑,“可当时我们已经放他走了。”其他人也过来了,有和这战士当时并肩作战的,也认出了少年在点头。

     他们把少年抬进了帐篷里,碧蝶聚拢过来,趴在他的伤口上。

     “剑是从背后刺进去的。”“他身上还有捆绑的淤痕。”“骨头断了。”

     “心脏刺了个对穿他怎么还活着?”

     “还有心跳……他心脏长在右边!”

     “这么强的战士,而且当时投降了,为什么那些人还要这么做?”

     “别在这堵着!都出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衰叶一声吼,把所有虫战士都赶出去了。

     因为左胸口上是贯穿伤,碧蝶前后都落着,所以衰叶扶他坐起。不过,他的伤太重了,血也几乎流干了,这个少年还活着,完全靠他强大的求生意志。

     “妈妈……”

     “块头这么大,也就是叫妈妈的时候,还像个孩子了。喂!外边还有人在吗!端盆热水来!”

     ***

     衰叶找到王宫的时候,白锐正在教一群祭司认字。

     他在亚麻布上写字,讲解这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讲读音的时候有点麻烦——最早的猎部落的语言和汉语的发音方式很类似,原始社会的他们单词使用得还很少,没有的,白锐就直接拿汉语堵上去,所以现在夏的语言系统有一半都是汉语直接移植的。

     索性现在祭司们使用的也都是象形文字,一个字有很长的发音,祭司们在靠着硬背把文字记录下来。白锐干脆顺便把夏的语言也教给他们来,这更让祭司们激动无比。

     不过就算祭司们很热情,白锐现阶段也只是每天教他们六个字,再多了怕他们记混了。

     放着那群祭司自己练习,白锐走到了在门口等着他的衰叶。

     “有一个人,需要你治疗。”

     “行,我穿个斗篷裹着自己,就跟你走。”

     “……”

     “怎么好像是吓一跳的表情。”

     “只是个感慨一下,大巫果然永远都是大巫。”白锐一直都是他最早见到的那个可能有点天真,但是能让人干脆无比的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他,不需要担心被背叛的人。

     就算现在他已经学会了杀人不眨眼,可本质上的他,还是他。

     白锐觉得莫名其妙,但跟猎星说了一声,就跟衰叶出去了。

     “发烧了?”

     “嗯,当时伤口太深,他又失血过多,我没敢给他做伤口内部的清洁,现在他外边的伤口看起来恢复得不错,但他却一直昏迷不醒,现在又发烧……”

     “明白了,别担心,只要还喘气,我就能治好他。”白锐拍了拍衰叶的肩膀,充满自信的说。

     到了城外的营地,白龙带头,宝宝们立刻凑了过来,白锐也有些内疚。这段时间这么忙,都没出来看看他们。

     摸摸这个的脑袋,拍拍那个的钳子,白锐想着一会治完了病,就来跳一曲祭舞。另外找人给猎星带信,这两天他就住在外边了,祭司们每天的文字学习也到外边来找他。

     进了衰叶的帐篷,能闻到空气中有一些草药的味道,应该是衰叶找来给少年退烧用的。

     白锐看了看呼吸沉重面色通红的少年,笑了起来:“衰叶,你就没发现你这帐篷里的草药味道有点太浓了吗?”

     “草药?我是在这里熬药的,所以草药的味道……”衰叶下意识的解释了一句,猛然间他就明白过来了,“醒了吗?醒了就不要再躺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