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五九章
    159

     爱莎是一位在夏居住的普通女性木族人,在此之前,她认识白锐,白锐甚至都不认识她。现在她的家门口聚集了很多人,当白锐进来,这些人匆匆让开。黑爸其他夏的长老们已经都在那了,同样是一脸的喜气洋洋——黑爸和猎星一个去考察新的泥砖营地,一个去稳定商路去了。

     为了让木族恢复自我生育的能力,无论是原来的茅还是现在的夏都规定,木族人只有结合后五年还没有后代,才能领取孕果。同时结婚后的木族人,都居住在最靠近白锐的区域里,他们周围栽种的迷仙引梦也是最多的。

     木族必须依靠孕果的情况,白锐不知道算是退化,还是畸形,或者遗传病变,他只能希望蛊雾长时间潜移默化的影响,能够让他们恢复过来。

     爱莎是个很甜美娇小的木族人,白锐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和她的丈夫相拥哭泣,是喜极而泣。

     她怀孕已经有五个月了,小腹都有些凸出了。

     因为没吃过孕果,又是第一次怀孕,素以爱莎直到第三个月的时候,才模模糊糊的意识到自己可能怀孕了。直到四个月了,才告诉了她的丈夫。不过夫妻俩还是都拿不准,一直到今天才去找了山峰。

     山峰确定怀孕的方式,也是尿检,使用的是一种蓝色的药剂,怀孕的话,药剂会变成红色。

     不过他也不确定,这是好事,就因为太好了,从天而降砸在大家的头顶上了,高兴的同时又实在是不敢确定。

     “是怀孕,而且……还是双胞胎。”白锐这里最简单,直接透视,他看见了两个头脚相贴的小家伙。没说的是,这两个小家伙发育不太好,大概是和母亲怀孕期间过度忧虑有关。

     山峰用他那本来很温厚的男中音,直接发出一声堪比女高音的尖叫,然后大吼大叫的跑了出去,爱莎的丈夫都慢了他一步,很快尖叫声就变成了无数。

     不只是木族人,就算是普通人也知道木族人又多么艰难——没生活在一起的时候,觉得这些木族好高大上,生活在一起了,就会意识到其实大家差不多,甚至他们还更艰难一些。现在已经出现了跨种族的家庭,不过都是两个男性结合的,男女因为考虑到生育问题,所以反而理智放弃的很多。但只要木族人恢复生育能力,这种家庭大概会井喷式爆发。

     “不要哭了,哭泣对胎儿不好,你现在应该多欢笑,多吃东西。”白锐拿了一条麻布给爱莎擦脸。

     “谢,谢谢。”爱莎一边哭一边打嗝,对着白锐露出一个笑脸。

     白锐站了起来,对几个照顾爱莎的女性说:“有事尽可以找我。”就要离开,因为他继续留在这里反而是碍手碍脚的。具体该怎么照顾孕妇,交给有经验的人比较好。他一转身就看见文斯托尔呆愣愣的站在那,“走了。”

     “她、她、没吃、果?”文斯托尔一脸的不可思议。

     “以后会有更多的人也能这样的。”白锐笑着,示意他跟着自己离开。

     文斯托尔依依不舍的跟上了白锐的脚步,一边走一边回头。就算门已经被人挡住,看不见爱莎了,他也不断的那样做。

     回到堆满木头的地方,白锐继续开始一边想着烈性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一边开始合成。

     “想去狂欢,就一块去吧。”白锐看了看坐立不安的文斯托尔说。文斯托尔行了个礼,匆忙离开了。

     白锐不怕他做出什么事来,总有大蜂子看着。部落里的长老们也都知道,在这种混乱的时候,长老们会更加的注意秩序和不安定因素。

     话说,他把一切都甩手交给别人了,是不是有些太不负责了?

     ╮(╯▽╰)╭不管了,反正他遥控指挥就好了!现在还是给建房子最重要,他可不忍心继续让猎星在帐篷里。

     在建房子的这段时间里,白锐还是头一次在这个年代,重新找回了曾经宅男的乐趣。

     就算是年纪小的时候,他和猎星,和黑爸、果爸在冬天蹲在洞里的时候,他都没有这种感觉。因为宅这个字,至少就白锐自己的理解,除了在一个方寸之地不动之外,同时应该还有惬意、慵懒的意思。

     过去是猫冬,整个洞里就一个火塘,还不敢大烧,怕储存的柴禾不够。只能和猎星紧紧抱住彼此,感受对方的体温熬过冬季。惬个毛啊。现在的冬天是好过多了,可是也事多,毕竟担负着好几大千人的生死,隔三差五就有人找来。哪里懒得了?

     现在,虽然是光天化日之下,没有宅可居,但白锐却找回了那种宅的感觉。就像是在地球时,他在家里拼乐高玩具(山寨版)那样。

     “大巫,吃饭了。”山峰一个堂堂大帅哥,像是个抗战片里的老大妈一样,挎着个盖着布的篮子,给白锐送饭来了。

     “呃……我还真饿了。”白锐放下手里的东西,才发现自己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今天早上不是伊博尔来送饭吗?难道他忘了?”长老们轮流给白锐送饭,白锐一坐就一坐一天,山峰来送饭的时候也早,按理说白锐不该饿到肚子叫得他都听得见。

     眉头一皱,竟然让白锐响起了他初中的班主任,感觉背后一凛:“伊博尔有事,是猎羊送的。不过……他们家的饭不太和我胃口,也是这些年都被娇惯了。”

     “不,知道早晨是猎羊送的,我就早点来了,他们家的饭谁吃都不合胃口。”猎羊家的饭菜出了名的又苦又咸,偏偏他们家里人还觉得那样才是好吃的,但对别人来说,除非是快饿死了,否则而实在受不了那种比草根还草根的口味。跟着白锐一快埋怨猎羊的同时,山峰在心里给伊博尔记了一笔,有事也该说一声,结果让大巫挨饿。

     “嗷嗷嗷!野菜包子!”打开山峰的篮子,白锐看见里边一个个白胖胖的包子,笑的见牙不见眼。

     “这样被点了红点的是肉的。”

     虽说华夏人的吃货技能点都是与生俱来就被点满了的,可白锐真不知道其他穿越前辈是怎么换了个地方,就变五星级大厨的。他顶多提出一些不同的烹饪方式,作为最开始的先驱者和引路人,接下来就看其他人大放异彩了。比如山峰,他做的包子不管荤的还是素的,都好吃到让白锐想哭。

     巴掌大的包子,白锐吃了四个就撑得吃不下去了。

     胃啊,你可真不给力。口水依旧哗啦啦的白锐埋怨着自己的胃,舔着脸对山峰说:“山峰,剩下的包子都留下吧,我明天吃。”

     “那可不行,明天是诺丽丝送饭,她今天晚上就开始准备给你做鱼片粥了。”

     o(* ̄▽ ̄*)o白锐顿时一脸幸福,吃长老们的百家饭绝对是一种享受,每家都有几样拿手的绝活,除了猎羊给送饭之外……

     “爱莎怎么样?”

     “没问题,爱莎状况很好,就是吃得太少。”

     “她有没有什么想要吃的?”

     “没有。”山峰叹气,就是一点想吃的都没有这才郁闷啊。

     两个大男人,为别人的怀孕中的老婆不想吃东西一阵唉声叹气。

     “就知道你们俩在一块,结果都找不到人了。”衰叶一脸是汗的跑来,“快走,木族又有没有吃孕果的孕妇出现了!”

     “?!”

     爱莎就是一个开始,之后的几天简直就像是井喷,相继有二十四位确认怀孕的木族准妈妈出现。其中有七个人是曾经使用过孕果有过一次生育经验,但栽下前一个孩子还没超过两岁不能第二次申请孕果,这些人在怀孕期间并没有食用的。

     这些木族女性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她们至少在部落里生活了四年。也是从四年以前开始,紫色大蕨菜开始被白锐广泛种植,对外人来说是毒,但是对虫战士来说反而起到滋养作用的紫色雾气,开始覆盖他们的居住地。

     也就是说,不管木族的生育问题是基因缺陷,还是其它,蛊雾也是可以治疗的。只是比起皮肉伤的立竿见影,治疗周期要漫长得多。

     因为这二十多位孕妇都是突然间冒出来的,即便有过一次生育经验的女性,它们的感觉也都和爱莎一样,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朝那个方向思考,认为是自己的错觉。直到爱莎这个领头羊出现,他们才从绝对的否认,变成了怀疑,找巫为自己检查。

     白锐和衰叶、山峰用他们各自的方式,为二十四位孕妇做了非常具体的产检,三个巫都是汉子某些时候也是很囧的。白锐想着找学徒一定要找几个妹子——这件事早就提上了日程,只等猎星回到部落他就会开始,因为制造出来了五毒丹就要开始使用,到时候场面不要太热闹,还是有首领在场能安定人心。

     白锐回到自己帐篷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可是刚建立到一半的夏城却依旧闹哄哄的,人们还在庆祝。

     白锐一进帐篷,就看见一脸呆滞的坐在里边的文斯托尔。

     “你现在该回你自己的帐篷了。”

     “我不相信。”

     “哦。”白锐点点头,“知道了,你去睡觉吧。”

     白锐这种平淡的反应让他有些被打击到,他紧盯着白锐:“你们怎么做到的?”

     “有事明天说,我又累又困,要睡觉。”白锐随便摆摆手,把身上的装备一脱,倒在兽皮上秒睡。

     “……”我这是被无视了吗?被无视了吗?无视?了吗?

     白锐大早晨揉着脑袋一睁眼,顿时被吓了一条,一个大活人在他帐篷里,不是猎星,眼下铁青,阴沉沉的看着他。

     “你有事?”

     “我昨天问了,为什么?”

     “你问了啥?不装了?这才对,不然你说起话来别扭,我听着也浪费时间。”白锐伸了个懒腰,扭扭脖子,把装备一件件拿过来穿上,“有问题等会再问,让我洗脸刷牙。”

     白锐匆匆洗漱,刷牙依旧是用苦蔗,不过夏城种出来的苦蔗更加苦涩一些,用它清洁口腔之后,反而更舒服。

     “好了没有?”文斯托尔等待得额头上的青筋已经连成一片了。

     “先让我问一个问题吧,你为什么不装了?”白锐一边朝他的“建筑工地”走,一边蹦跳着活动四肢。

     “没有必要了。”文斯托尔说,“告诉我。”

     “因为有我啊。”

     “……”看着白锐脸上得意的笑,文斯托尔有冲上去把他殴打致死的冲动,“所有的木族人你都能让他们自然受孕吗?”

     “不能确定是所有的。”

     “那有什么条件。”

     “身体健康,在我创造的环境中生活了四年左右的。”

     “如果我把这个消息传回去,要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大军围攻。”

     “这支军队一定不是来捉我,只是来杀我的。”

     “是,但我会帮助你保守秘密的,你最好也让你们的人赶紧闭上嘴。”

     “没用的,现在这个消息已经传播开了,要不了多久,就会有更多的木族人来到这里。”

     “你不知道木城的军队有多么的恐怖,你的虫战士虽然也很强大,但他们的人数还是太少了。”

     “我们把你都带回来了,还会害怕什么?”白锐无所谓的摆摆手,坐在地上开始了合成。

     面对一个隐遁在暗处成千上万年的文明,白锐其实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不以为然。他要面对的,可能是有块根的能变成巨人的活人,还有比坦亚更强悍的炼制过的死人,或者其它的什么东西。

     他们就像是在对付一个影藏在浓雾里的怪物,既不知道该如何战斗,也不知道该如何逃跑。

     畏畏缩缩瞻前顾后只会让人觉得软弱好欺,易地而处,白锐会毫不犹豫的咬上对方脆肉的脖颈一击必杀。想要求生,要么比捕猎者跑得更快,要么就是让自己也长出利齿和獠牙,反过来把捕猎者撂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