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五八章
    158

     “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在此之前,我们还遇到了一些非常可能来自木城的不友好的行为,你所说的这些还不足以获得我们的信任。至于除了奴隶之外的任何代价,同样我们根本不了解你们,这样看似丰厚的报答,可实际上现阶段就如同毫无报酬一样。”猎星开口说,他虽然没有衰叶那样强大的语言天赋,但是啊足够勤奋和认真。

     作为一个首领,原来茅城里的大多数语言,他都能听懂,木族语言也算是一大语种了,他更是已经到了精通的地步。

     “我……”

     “先不要解释。”猎星抬手打断了他,“先告诉我们一些关于木城的情报的,请尽量少的掺杂进你个人的感情。”

     “好的。”文斯托尔毫不犹豫的点头说。

     ***

     木城,就是谢博尔特的首都,崔尔城。

     这地方距离洛卡太远了,正常的直线走过去就得花上至少半年的时间,更何况中间还隔着大大小小十几个对洛卡或敌或友的国家,要过去更是困难。

     那些块根,是从出生是就被埋入他们的身体里的,怎么埋的谁也不知道。不过这些块根会跟着他们一起长大,当大多数人四十五岁的时候,就会回归到母树那里去。

     “回归到母树那里去,不会是我们以为的那个回归吧?”白锐问。

     “就是那个回归,每年都会举行仪式,到达年龄的人,会去到母树的所在地,被放干血后,尸体被母树拖入地下。”文斯托尔哆嗦了一下,双眼清楚的浮现出恐惧,接着整张面孔都扭曲了,“但是,那些被我们滋养起来的块根,并不是被母树吃掉了,而是被王族和祭司们分食了。”

     “一座都城,必然会有移民,会有外乡人,这些人难道丝毫都不会怀疑?你又是怎么知道块根被谁吃掉的?”猎星表示怀疑。

     “我来的路上听说了,你们把那些被控制的人都集中了起来,在崔尔的移民同样都是被控制的人,会忽略掉城里任何不正常的事情。至于我为什么知道块根被吃掉了?”文斯托尔突然呕吐了出来,可他吐的都是黄色的胆汁,显然这个人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进食了,他抹了一把嘴,表情扭曲狰狞的看着猎星和白锐,“因为……我也是吃掉那些块根的其中一人,我是谢博尔特的王族。”

     文斯托尔来得太诡异,白锐不放心让虫战士看守他,让蜘蛛把他裹上,重新拖到地下去了。文斯托尔很老实的,半点都没有挣扎。

     两人回到帐篷里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白锐一边穿着自己的装备,一边想着刚才发生的对话。

     “你相信他说的吗?”猎星比白锐更快的整理好自己的衣裳后问。

     “三成不到吧,这个人来得太巧了。”

     信任的那三成,因为地下河的暗流何止万千,现代携带着全套设备的专业人员还会发生在地下洞窟中迷路,乃至于丧生的事情发生。更何况这个年代,尤其对方又怎么能肯定,白锐会把他从地下救上来。

     可正因为是这个年月,白锐已经见识了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也说不定有什么法子让人在地下通行无阻。他们这里正愁着抓不着木城的首尾,就有人自己把情报主动送上门来,太巧合了。

     但是消息有了,却没办法验证,归根到底,还是他们的势力太小,人手太少。

     猎星和白锐回到帐篷里相对愁了一会,突然猎星拍了白锐脑门一下。白锐一怔,傻乎乎的看向猎星,结果就又被拍了一下。然后他就被扑倒在了床上,被猎星骑-乘了。

     这整个剧情到底是怎么发展的来着?

     爽过之后,白锐( ̄o ̄)整个懵逼的躺在原地,觉得自己的大脑稍微有那么点不够用。

     “别担心了,文斯托尔就是间-谍。”猎星一声舒畅的躺在白锐身边。

     我是攻啊,我是攻,为什么有种上下颠倒的囧感啊。

     “啊?那我现在就杀……”

     “不,留着他,他是我们的时间。”

     “啊?”┭┮﹏┭┮亲爱的,你知道的,作为一个现代人,我的脑容量比你小太多了。

     “他们好奇,又想得到你的力量,不过比起那些虫巫,木城人更谨慎,所以派来了这个人。所以文斯托尔和我们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木城应该不会再做出其他过激举动。”

     “所以,我们离开的时候,还得带他走?”

     “对,装作不知道,带他走。”

     “好,我知道了。”白锐一个翻身,趴倒了猎星的身上。他决定,今天晚上努力把剩下的找回来!

     至于白锐找没找回来,那就是他们俩自己的事情了。

     两天后的夜晚,又饿又病,混混沌沌就剩下半条命的文斯托尔被从地下拽了出来。在无光的地下两天,就算是夜晚的星光也让他双眼一阵刺痛,所以脑袋上被套了袋子反而让他安心。但很快胸口传来的巨疼,就不怎么让他安心了。

     文斯托尔扯着嗓子惨叫,他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生生的被从腔子里拽了出来。

     但这疼痛来得快,去得也快,甚至让他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袋子被拿开了,文斯托尔紧闭着眼睛不敢睁开。

     “睁眼吧,没事了。”白锐说。

     文斯托尔战战兢兢的睁开了眼睛,有什么滴在了他的脸颊上。干渴的他下意识的伸舌头去舔,这是……血?他看见了手里拿着一个鲜血淋漓的东西的白锐,文斯托尔心口一紧,刚才不是错觉,这个人真的从他的身体里取走了某样器官?

     “你……什么?”他的喉咙嘶哑干涩,说出来的话他自己都听不懂。

     “你认为的那种罪恶之源,我帮你取掉了,从现在开始,你是自由人了。”白锐半跪下来,把他手里的那个东西拿给文斯托尔看。

     那是从文斯托尔身上拽出来的块根,和从死后的人身体里捡到的不同。活生生从文斯托尔身上分离下来的这一块东西上面还连着血管和皮膜,就像是一块肿瘤。

     文斯托尔的眼睛猛地瞪大了,这个白锐今天只见第二次面的年轻木族人是个出色的演员,可这个时候,白锐还是从他身上看到了一点点真实的感情。那是恐惧和空虚,这些真实一闪而逝,如果不是白锐有意盯住,一定会忽略掉,这些负面的感情顷刻间就被狂喜所覆盖:“我自由……我自由了……”

     眼泪流了出来,他就像是真的喜极而泣那样。

     白锐在心里撇撇嘴,拍了两下他的胸口:“过段时间和我回去吧,到底要怎么样,我们还要和其他人商量。”

     “好,好的。”

     ***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到了白锐离开的时候了。

     白锐找到了奇力将军和他的妻子莎娃没有孩子的原因(至少是之一),他们最常用红盘子的颜料里有毒——所有从他们家里带回来的常用器具,白锐都刮下来一点吃下去,他的身体就是最好的测试机,只是不能分辨出毒素的种类。奇力将军已经回来了,遗憾的是,在白锐离开之前,他们还没有怀孕,看来要等到明年了。

     祭司们学习得都非常快,这时候他们的公文已经开始使用汉字书写。大祭司希望能够跟着白锐去神国看看,或者至少让白锐带两个年轻的祭司回去,可是都被拒绝了。

     白锐和猎星还见了一些从异国来的使节,甚至有位国王带着他患有肺病的儿子来求白锐医治,信仰他与猎星的人呈几何数量扩散。白锐临走的时候,让莫瑞松与大祭司,以及他们制定的各五个确定忠诚的人成为了虫战士,并且把带来的虫战士留下了一半。

     踏上归去的路,白锐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亲眼看见莫瑞松王变法的第一步了。不过,明年当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应该已经能看到一些变法的效果了吧?

     带着购买的货物,和两个多出来的活人,一行人回到了夏。

     还没到家,就已经遇到了几批出来迎接他们的人。五色的蝶蛊和大蜂子们,完全遮蔽了白锐头顶的天空。白锐站在白龙的头顶,白龙昂起头来,越过树梢,远远的已经能看见建设中的夏城。

     “啊!金窝!啊!银窝!啊!都不如自己的狗窝!”白锐张开双臂,拥抱天空,深情歌颂。

     “嗷呜呜呜~~~”白龙下面还有配乐的哼哈二将,黑狼和鹿腿相处的时间长了,肌肉和肥肉都多了的同时,二属性也不可避免的增长了。不知道该欣慰还是该作甚。

     “……”猎星嘴歪眼斜的看着白锐,不明白自家这位到家门口了又发生什么事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白龙头一低,白锐直接从白龙头上跳,朝他扑来,“小心!”

     这时候猎星既想不到白锐总是浮空跳舞的高手,也没意识到这种高度接人会不会把自己砸伤,只是赶紧张开双臂迎接白锐。

     “猎星,我爱你。”白锐搂着猎星的脖子,他们的胸膛紧贴在一起,白锐能感觉到猎星被自己一□□得激烈的心跳。

     搂着白锐,清楚的了解到他没事,猎星就想教训一下这个吓唬他的家伙,但是训斥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被白锐爱的告白堵了回去,化成了一缕甘甜滋润得整个身体都舒畅起来:“嗯……”他眯着眼睛回答,搂着白锐的胳膊更紧了一些。

     在洛卡的时候,白锐的事情还比较多。回到了夏,他立刻轻松了下来,但是猎星却忙得人都不见了。

     “大……大巫,你、你在,干、干?”文斯托尔在学他们的语言,白锐觉得他大概是装的,学了一路,只会了基本的对话,但还是磕磕巴巴的厉害,还总把句子说得极端的“诡异”。

     “建房子。”白锐没回头,依旧坐在地上合成着木头。

     “建、建?”

     “房子。”

     “哦。我、我、拿水、吃的。”文斯托尔跑开了,很快端了水回来,恭恭敬敬的放在白锐身边。

     白锐则依旧于专注自己的事情,木制品很难保存太长的时间,更何况这里的环境湿热,但是合成出来的木头坚硬牢固,不怕烈火虫蛀,比石头也不差。白锐一开始只是想让猎星看到自己故乡的东西,现在,他想给这里后代的人留下一点踪迹,让他们知道自己的老祖先是两个汉子︿( ̄︶ ̄)︿!

     对于系统来说,只要有点数,有材料,一切好说话,所以,四合院很快就……

     “大巫!有人怀孕了!”山峰突然冲过来说。

     “啊?”白锐被问得愣了,“这个……恭喜。”不是他反应迟钝,怀孕这种事,他们部落里不是经常有吗?一般来找他都是因为难产吧?尤其,这个人竟然还是山峰,部落里最老成,最能装的山峰啊。

     “不是,爱莎根本没有吃过孕果!她是自然怀孕的!是自然!”山峰紧紧抓着白锐,眼泪都流出来了。

     木族人尊重敬畏母树,但如果让夏的木族人在母树和能够自然生育之间做出选择,十个里有九个半大概都会选择后者。白锐和其他人也一直在想办法,让木族能够自然生育。现在,他们的努力成功了?

     白锐抬手就把手里刚合成的木棍扔了老远,他站起来的时候因为两条腿别着,还绊了自己一下,差点来个大头朝下。山峰赶紧把他扶起来。白锐刚站稳,二哈就叼着木棍回来了,它那样子让白锐心情平复了许多,拍了拍二哈的脑袋,白锐紧跟在山峰后边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