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五二章
    152

     “你们不用激动,我没有责怪莫瑞松王的意思,我只是想来看看,到底这里的人都是过着怎么样的生活的,下次我还会叫上利恩一起。”白锐是心软,但他还没圣母到想要让全天下人都过上富裕的日子,就算是真的神也干不出那种创举。

     无论如何富强的国家,也缺少不了阴暗的角落。只要把阴暗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国家就不会产生大的动荡。

     ***

     “我回去会给诺塞利恩带个信。”回到王宫的白锐这么说,莫瑞松王的脸立刻就光辉灿烂起来了,可是他低估了白锐的恶趣味,“如果你觉得我会这么说,才怪了。”

     “……”莫瑞松王的脸顿时变得阴云密布,绝对标准的暴君脸。奈何暴君也有暴不起来的时候,莫瑞松顶着抽筋一样的脸皮告辞离开了。

     “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这么逗他?”猎星好奇的问。

     “发生了一些让我发现他还算英明的事情。”

     “如果发现他英明,那不是应该对他更友好吗?或者你认为展现莫瑞松英明的那件事,是他故意让他看见的?”

     “因为在我意识里他一直是个渣男,还因为,我发现他卫队里都是一群帅哥,以莫瑞松负数的节操,十有八-九他们是他增加经验的对象。”白锐趴在猎星身上,“好吧,我就是任性,别扭了,怎么样?”

     猎星摸摸他的头:“挺好,我喜欢。”

     白锐这是真被猎星宠坏了,他把被猎星拨弄歪了的假发扶正:“为什么我干啥事都安然无恙的假发,只要你稍微碰碰就歪歪扭扭了呢?说!是不是故意的?”

     “嗯。”

     Σ(°△°)︴真是故意的!白锐会问这个问题,只是开玩笑啊,开玩笑。

     “我还是更喜欢看你不戴假发的样子。”猎星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更像你。”

     不戴假发的样子?那不就是秃瓢吗!

     ┭┮﹏┭┮人家都说,爱无伪的你,才是真的爱你。但为什么我家亲爱哒爱无伪的我,我的心情这么复杂,这么酸涩呢?

     白锐再一次被猎星朴实无华的爱语ko,重伤倒地。_(:3ゝ∠)_

     等到把自己的玻璃渣子心重新粘好,白锐才重新问起了他离开后事情的发展。

     另外的那个耶库瓦家的小子也招认了,他同样是在一个祭司指引下,祭拜起了复仇女神海娜。

     但诡异的是,无论是这个少年还是海娜,都回忆不起到底是哪个谁了。这次不是隐瞒,两个人确实都是一脸茫然,就算把所有的祭司都拉到他们面前,他们也看谁都像,又看谁都不像。

     结果大祭司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干脆让莫瑞松派人把所有祭司的住处都搜查了一遍,依旧是一无所获。

     “你能做到吗?让见到你,却又不认识你。”猎星和白锐坐下,白锐就躺在猎星的大腿上。

     “做不到,但我知道传说中有些人能做到。”白锐摇头又点头,“不过事情有点意思,复仇女神的事情是大祭司匆匆忙忙从游巫那里打听到的,因为外乡的神这些人更熟悉。结果绕了一圈,嫌疑又绕回到神殿的祭司们身上去了。现在那些人的嫌疑都还没洗清吧?”

     “没有。”猎星捏了捏白锐的耳垂,傻白从白锐的耳后爬出来,磨蹭着猎星的指尖。

     虽然两人的举止亲昵,但是猎星的眉头紧紧皱着,白锐抬起胳膊,点在猎星的眉心上:“为什么皱眉?”

     “从莫瑞松王脑袋里发现阴影开始,我就感觉很不舒服,当进入这座城市,发现了那些和莫瑞松王有相同情况的人,不舒服的感觉就更严重了。就像是被人窥探……”

     “猎星!”

     “嗯?!”

     白锐突然一声吼,吓了猎星一跳:“你觉得谁是最不容易被怀疑的,或者说,到现在为止,谁是最不会被我们怀疑的。”

     “莫瑞松。”

     “呃……除了他之外。”

     “那些……失意人。”这推测确实让猎星也跟着眼前一亮。

     “对!他们现在都在哪?”白锐也从猎星身上蹦跶了下来。

     ***

     城外,白锐跳舞的祭坛旁边,现在白龙它们就绕着祭坛休息着。有奴隶把活的牲畜拉来,正在围着这些庞然大物。每天它们进食的时间,也是来旁观的人最多的时候。所有人都捂着嘴巴,脸上的表情既惊恐又兴奋。

     “法兰,没想到还真是在这找到你了。”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大汉,抬起厚实的手掌,拍在了一个年轻人的身上。

     年轻人的身体被拍的一个摇晃,他看着壮汉露出羞涩的笑容:“嗯,每次看到都感觉它们是那么的强大,那么的美,所以我实在忍不住。”

     大汉做了一个龇牙咧嘴的鬼脸:“强大是没错,可虽然它们是神兽,我也一点没感觉出它们的美丽。”说话间看了一眼正在生吞一头五角牛的白龙,那头牛被吞进去的时候后蹄还在一个劲的蹬动,大汉着凉一样洗了口冷气,“我只觉得是毛骨悚然。”

     法兰不置可否的眯了眯眼睛:“墨菲,发生什么事了?”

     “哦!忘了说,偌依大人要我们都回去,他要给大家再做一次检查。”原来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大汉,提到白锐,立刻一脸的肃穆憧憬,他亲吻了一下自己握住的双手,“仁慈神圣的偌依大人在上,感谢他的恩赐。”

     显然这位已经是彻彻底底的白锐的信徒了。

     法兰也跟大汉墨菲做出相同的动作,口中喃喃的说着:“偌依大人在上。”

     他们都是失意人,在被白锐救治之后,他们还没有离开,而是被安排在了卫队的住处。

     “法兰,我不准备回家了。”回去的路上,墨菲说。

     “你要留在这里?”

     “是的,莫瑞松王表示,可以接纳我们,我愿意从小兵干起。”墨菲看着前方,说这不再回家的眼睛里却有着怀念与依恋。

     “那我也……”

     “我跟你说这个不是让你留下,我希望你能够更珍惜自己的生活。你还年轻,还有家人朋友甚至是恋人吧?就算他们不相信在你身上发生的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只要努力,总能让他们知道你已经变回曾经的你了。所以不要和我……”

     “不一定。”

     “嗯?”

     “在这里我们不用担心再次被祸害,可是在我的家乡,到底是谁诅咒的我,我根本就不知道。他能诅咒我一次,那也能诅咒我两次。”

     墨菲张大了嘴,最终千言万语化作一声沉重的叹息:“唉……如果偌依大人的紫雾能够笼罩陆地上任何一个角落,那该多好。法兰,那就跟我们一起留下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法兰温和的笑着,离开前又看了一眼围在祭坛边的巨兽们。

     即使已经走进了城门,昂起的巨蛇的头颅还是清晰可见。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让这些美丽强大的巨兽俯首。

     走出了那个区域,白锐就从轿子上下来了。在狭小的轿子里这一会,浑身都有中酸涩的感觉。

     白锐正站在原地伸展着身体,就听“嗷嗷嗷嗷呜!”的声音,他一抬头,Σ(°△°)︴“鹿腿!?别攻击!”

     _(:3ゝ∠)_鹿腿不会让白锐惊叫出声,但一条从房顶上朝着他飞纵下来的鹿腿,别说白锐,就是猎星也得尖叫。

     白锐匆忙之间向一边扑去,这要是给二哈扑个解释,就算是白锐的痊愈速度一流,但他也不想尝试筋断骨折的滋味。

     卫队的战士们也反应迅速的去摸自己的长剑,但白锐的第二声明显是对他们的,他们的手按在剑柄上就没动。

     轰的一声,二哈把白锐身后边的轿子扑了个正着,整个轿子被他扑得从中间折断,两个侧身站着没看清楚发生什么的抬轿人大惊之下倒在了地上。

     白锐看着断成两截的轿子,只觉得自己小心肝扑腾扑腾的跳……

     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木屑和尘土,白锐感觉自己稳下来了一些。再看那个蹲在那,呼哧呼哧喘着气,一副乖宝宝样子的二哈,白锐真想揍狗啊。

     不过还是舍不得,白锐只是抬手抓着狗脸皮,朝两边拉扯:“跟着你的人呢?”

     二哈们都喜欢更大更广阔的空间,让它们奔跑玩闹,茅城还在的时候,二哈们的居住地就是在城外。现在到了诺托里这个更繁华人更多房屋更拥挤的地方,白锐就没让二哈进城。但以防万一,二哈可是战兽,耳朵后边脑袋里边的两块魂晶要是被发现了那就事大了,有两个虫战士跟着它。

     鹿腿被拉得露出鲜红的牙床和亮白的牙齿,口水滴滴答答的朝下落。卫队士兵看得都背脊发凉,但是想想那些更大的凶兽,相比之下,头长得像是巨狼的家伙,真的就只是小宠物而已了。

     这二货吧,你说它聪明,它总干傻事,可是你说它傻,它又总在必要的时候撒娇卖萌,让你爱它爱得不得了。所以……它还是傻,就是傻萌傻萌而已……

     白锐扭它的脸皮,把它扭得凶相毕露,可是它一双狗眼忽闪忽闪的,偏偏又单纯又可爱。又扭了几把,白锐扭不下去了。

     白锐一松手,鹿腿就甩了甩脑袋,然后抬头朝着它跳下来的那个屋顶叫:“嗷呜——嗷嗷嗷!”

     他们现在已经很接近王宫了,这里已经看不见两层的建筑物了,因为这附近的房屋功能已经不再是住宅了。身份高的大贵族们都住在城外的庄园里,所以这里的都是比较高大上的功能建筑。例如图书馆啊、高级服装店啊、浴场啊、公共厕所啊。

     后两个是什么鬼?!_(:3ゝ∠)_不是鬼,这些确实都是很高大上的建筑物。

     所以,这些建筑虽然是一层的,但都很高,只比双层的住宅楼稍微矮上一点而已。

     这里的建筑顶子都是平的,鹿腿这一叫,它跳下来的那栋建筑房顶上,冒出一颗狗头来。

     “你们在这干什么?!”从建筑里边跑出来了一个大肚子男人,应该是这里的老板,“就算你们是莫瑞松王的卫队,我……”

     以这人的做派看来也是后台很硬的人物,白锐干脆把罩在外边的亚麻布一脱,对方噗通一声就跪在地上了。也不知道是吓得腿没站稳,还是出自本意的,不过他那么笨重的身子,这下子膝盖可有得受了。

     也有其他注意到了这里的人,原本是看热闹的心情,结果一看白锐,立刻呼啦啦跪倒了一大片。

     屋顶上的那条狗和鹿腿嗷嗷呜呜几声,就是不下来。白锐示意卫队站远一点。卫队驱赶着人群,站远了。又是嗷嗷呜呜了两分钟,屋顶上的狗终于跳下来了。

     鹿腿是白锐见到的最大的狗了,尤其这些年养的越来越肥,比雄狮都要壮硕一些。二哈群里,也没有第二条这么大的。

     但是白锐今天就看见第二条了,这是一条纯黑的……狗还是狼?感觉像阿拉斯加。比鹿腿看起来更凶悍,但是瘦得肋骨条都能数出来,皮毛脏污打结,身上伤痕累累,一只眼睛被血污糊住,有蛆虫在其中爬来爬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变成独眼狗了。

     “得找个地方给它清洁一下。”

     “大人!请到我的浴场!”那跪在地上的胖子老板发出一声嘶喊。

     黑狗吓得转身就跑,鹿腿一个飞扑,把它按倒在地,咬着脖子赶了回来。等到鹿腿一松开它,这狗立刻一爪子拍在鹿腿脸上,别看它瘦,这一下子把鹿腿拍了个踉跄。可是鹿腿依旧傻兮兮的笑着,还凑过去舔黑狗的鼻梁。

     “……”鹿腿这是找着伴了?别看这二货呆呆的,可是眼光颇高,狗群里一条看上的都没有,出来一趟找到伴儿了,也是好事。不过,一会这俩都一块洗。

     “老板,你的浴场是给人洗澡的吧?给狗不方便。”

     “不不不!我们这里有小块的浴场,在大人宠物治疗之后,我会把浴池封闭,不会让人使用!”

     白锐刚要说不用这么麻烦,突然他想到了什么,有点问题要去问卫队的成员,鹿腿的大脑袋立刻凑过来,咬住白锐的裤腿,白锐立刻就不敢动了。

     qaq二哈哟,我总共就没二两布,你这大嘴要是不小心给我把裤子扯下来,我就……

     幸好卫队长很有立刻主动走了过来。黑狗有点紧张,躲到了二哈背后。

     “浴场是不是不止一家?”

     “是的。”这问题问得卫队长有点蒙,“整个诺托里有七八家吧。”

     白锐点点头,示意明白了——浴场老板机灵啊,这不就是免费的广告吗?既然这样,白锐也就不客气了。浴场老板之后的花费,就当是广告费了。

     浴场老板得到白锐的首肯,转身就让手下人去浴场里边赶人,白锐犹豫了一下,没制止。他倒是无所谓,但是那条黑狗已经越来越紧张了,浴场里都是光屁股的,一个个物理防御为零,万一黑狗发起怒来,咬了谁,到时候就麻烦了。

     浴场里剩下的人倒是也不多,大多数人听到白锐来了的消息,已经都跑出来看热闹了。

     等到人没了,白锐带着两条狗,还有卫队,走进了浴场。

     他们要去小浴室,就要经过大浴室,距离大浴室越近,一股臭味越浓烈。路过大浴室的时候,白锐发现里边的水都是黄色的,水面上漂浮着灰色的一层,不知道是泥还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这里的水是这个颜色的。”

     “今天一早客人就比较多,这个时候水就是这个颜色了。”浴场老板解释。

     白锐过了一会才想明白,但他觉得或许是他误会了?

     “浴室里……可以排泄?”

     “当然可以!”浴场老板理所应当的回答。

     今天看到的场景说起恶心来,其实这还不算是最恶心的,但只有此时此刻,白锐想找个地方吐一吐。

     “这是今早还没人用过的小浴室。”

     小浴室大概有二十米见方,三分之二是浴池,三分之一是红白相间的马赛克地面,边上有赶紧的亚麻布,还有刮泥垢的青铜刮板,门口跪着一个伺候的女奴,浴场老板一进门立刻就把容貌姣好的女奴赶走,自己跪在那了。等到白锐说:“你也出去吧。”浴场老板才一脸失落的离开,白锐在他背后翻了个白眼。

     白锐把擦身的亚麻布都拎起来,手上溢出蛊雾在布上一擦,就是最好的消毒了。上面还有泥垢的刮板被他扔到了角落,原本放着这些东西的木盆让他打了一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