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五七章
    157

     帐篷留着通风的边角,尤其是在夏日里,这些边角都放到最大,通风状况良好。另外熬药留下的味道是带着水蒸气的湿润感觉的,现在帐篷里潮气并不大,可药还浓得厉害。

     提问:那既然不是熬药留下的味道,又是从哪来的?

     回答:有人把药倒帐篷里了。

     “……”躺在那双眼紧闭的少年人终于睁开了眼睛,他有一对很漂亮的蓝眼睛,就算是白锐也忍不住盯着多看了两秒,“你们既然治好了我,为什么又要把我送走呢?”

     少年坐起来,可怜兮兮,垂头丧气的,倒是和做了坏事的二哈很像。

     他这个表情让白锐挺满意的,有家人相啊。

     “他确实有点小炎症,不过没关系,一会我会在外边跳祭舞,你可以等到曲子变成醉舞的时候,放点雾进来,或者让他喝你的药,我推荐后者,最好熬得浓浓的,又苦又辣的。”

     “我也是这个意思,不听话的小孩,就是得吃到点教训。”衰叶咬着后槽牙说。

     他们俩用的是夏的语言,少年根本听不懂,可是看这两个漂亮的人,一个笑得不怀好意,一个咬牙切齿的,他忍不住扭了两下。

     “好了,你救回来的,你自己负责吧,我去跳祭舞了。”白锐笑了笑,走出去了。

     结果一掀开帐篷就看见白龙的大脸,小青和金角银角貌似也想过来,可是被它扭曲着庞大的身体挤在了两边——要是平常人看见这群魔乱舞的场景非得吓个好歹的。白锐愧疚更深,真是的太忽略它们了。

     他趴在白龙的大脸上,摸着白龙的鳞片,三角形的巨大蛇头,他就顶在尖尖上,其实他之于白龙,大概跟一片羽毛也没什么不同的,不过白锐能感觉到从白龙那里传递过来的心满意足的感觉,还有其他几个三只各种羡慕嫉妒恨的心情。

     这些大家伙越来越聪明,单独放它们出去狠辣狡诈会让所有人类背脊发寒。但在面对白锐的时候,它们就永远都只是单纯而……逗比的孩子。

     白锐从白龙脑袋上滑下来,正好和小青抱抱,忽然四个大家伙全都转了个身,充满示威的,凶悍的看着一个方向。

     慢了一拍,白锐也感觉到了不对,有谁,或者什么,从那个方向窥探。

     其实看着他们的人挺多的,城门外的祭坛四周,从清晨到子夜,都是人流不断,祭祀的物品多的时候十几分钟就要清理一次,否则就要堆得垮塌下来。可是那些目光虽然灼热,却和现在这种不同。

     无奈的是,人真的太多了,窥探的人就躲藏在祭拜的人中间。白锐安抚住四个大家伙,要是放它们过去,那朝圣者必然损失惨重。大蜂子虽然能精准攻击,可因为不知道确切的目标,现在也没用。

     窥探的感觉很快消失不见了,对方显然已经离开了。

     这天的晚些时候,猎星来了,白锐跟他说了今天的事情。

     “你自己多注意。”猎星叹一口气,这时候也只能这么说,王宫比这里还不安全——卫队士兵根本不能和白锐的宝宝们相提并论。

     “别担心,自保的能力我还是有的。其实我跟你说这个,因为我当时还想到了别的。问你个问题,怎么藏起一片树叶?”

     猎星顿了一秒,答:“藏在一堆树叶里。”

     _(:3ゝ∠)_虽然是正确答案,但白锐还是有点点被打击到,这种智商压制的感觉,实在是太酸爽了。

     话说他第一次被人问到这种问题的时候,也是稀里糊涂想了一堆的。

     “对,所以当时我就想,木城会不会不是在什么隐匿之地,而是在一堆城市之中?”

     如果这是个三五百人的小村庄,那么像武侠小说里的隐世却又高大上的门派一样,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可如果是一座人口数万甚至更多的大城,想要在这个时代做到同样的地步就太困难了。因为食物就是个大问题,木城必须得有广大的农田,或者狩猎场,还得跟外边经商,换取其它必要用品。

     木城如果真的只有那么点传说那就罢了,然而从他们所经历的这些事看来,木城并没有像传说中那么清冷的隐世。这座城市是非常世俗的,她在不断的向外输出人口,同时又掌握着这个世界的大多数动静,很多事情上也都插-了一脚,只是人们总是察觉不到罢了。

     “这非常有可能。”猎星点头,他们也和莫瑞松、大祭司研究过这个木城到底在什么地方。

     但他们研究的总是那些和恶魔之口齐名的人迹罕至的地方,可有的地方同样也是传说,研究来研究去跟没有一样。

     ——这也不能怪莫瑞松、大祭司孤陋寡闻,这两个人已经是非常博学的人了。只是这年代各国对于自身的地理位置都藏得很深,有的国家对外宣称的和实际的国土面积都不一样,所以来往各地的商人,还有游巫,其实大多数也担负着间-谍的职责。再加上乱七八糟的传说也多,稍微远一些的国家,可能就被混淆进传说里了。

     “可惜,我们现在只能用猜测,也不知道要在多久之后,才能用事实来印证。”

     ***

     在诺托里的斗兽场彻底成为数片废墟后,洛卡各地的大小斗兽场一概销声匿迹,歇乌斯家外出的队伍应该是得到消息逃亡了,没有追查到关于他们的消息。

     又过了几天,先是莫瑞松的亲信先后回到了诺托里,各地的祭司也来找大祭司抱到,学习新的文字和语言了。

     一切看起来都进入了正规,风平浪静。

     这天白锐和猎星又是在城外的祭坛边上的营地里度过的,夜里两个人在帐篷里相拥,惬意又温暖。正睡得舒服的时候,白锐睁眼了。

     白锐带来的蜈蚣和蜘蛛们身为一种喜欢打洞,朝地下钻的物种,最近已经在祭坛下面打造出了一个小小的地下城。

     现在是金角银角在向白锐反应,他们在地下城里边拣着了一个人,一个重伤的人。

     原来茅城还在的时候,这事情也有不少,总有好奇的人,或者是贪玩的孩子,不小心在地下迷路。

     但是,这里的人是怎么过来的?

     金角反应,是地下河,这个人是顺着地下河流过来的,身上本来就有伤,还被淹了个半死不活。

     “怎么了?”

     身旁响起了猎星的声音,因为刚刚醒来,所以比往常更低沉沙哑,那音色引得白锐身-下一动。

     “没事,就是金角它们捡到了一个人,大概是逃亡的人,我正在让金角把人送上来。你继续睡吧,我出去一下就好了。”白锐亲了猎星一口,也没穿衣服,就随手抓了一块布裹上下面就出去了——他那身看起来没有二两布,可朝身上穿的时候,麻烦一点也不少,因为只能用银饰把二两布裹在身上,黑灯瞎火的还真不方便。

     白锐话是这么说的,猎星怎么可能让他一个人出去,最后还是两个人都起来了。

     即使这里是安全的地方,夜晚依旧有虫战士在值夜,两人跟他们打了招呼,走到了金角和银角呼唤他的地方。

     这里就是蜈蚣们挖的大坑,可是从表面丝毫也看不出端倪,野草野花长得茂盛,人踩上去也没事。没一会,整个草皮就掀起来了,出来了两只蜈蚣,把一大块的带着泥土的草皮直接扛在背上,挪到一边。原来泥土的底部被用蛛网包裹住,所以这些泥土不会散掉。

     在共同的生活中,白锐的宝宝们已经钻研出了许多共生技巧。

     后边金角银角出来了,再后边是一只蜘蛛,蜘蛛拖着个用蛛丝包裹的茧子,金角的几只脚划拉了两下,就把蛛丝都褪掉,露出了里边的人。

     猎星拉了一把要朝前凑的白锐,自己先举着火把过去了。他刚蹲下身查看对方的状况,没想到这个人噌的一声就坐了起来,伸着手就要朝猎星抓去。白锐一声惊呼朝前扑去,没想到猎星的反应更快,火把直接戳在了这个人的胸口上。正常人挨了这一下,单是烧灼的痛苦都会让对方至少短时间内失去战斗力。

     这个人虽然也向左偏了一下,但更像是单纯为了躲开火把的阻隔,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对方发现了自己现在的状态,他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这周围还有一群蓄势待发的庞然大物。他坐在那不动了,一副随你们处置的样子。

     “你是谁?”白锐站在金角身后问。

     “……”

     想了想,白锐换了一种语言又问了一次,是木族人用的语言:“你是谁?”

     他果然有点反应了,实际上他反应太大了,无比激动要冲过来,只是被金角挡住了:“你是偌依?你出自木族?恶魔之口上的木族?”

     猎星已经退回到了白锐身边,他低声问:“怎么把他和木族联系到一块的?”

     “我终于看见块根在身体里的样子了。”块根正好在胃部的后边,白锐一开始还以为那是个胃结石或者是大块的未消化物体的阴影,差点错漏过去,“所以试了试。”

     两人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神色中看到了凝重。如果这个人是木族人,那死去的那些难道也都是木族?这样的话,情况就更复杂了。

     “我叫文斯托尔,我想你们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我也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你们,但是在此之前,是不是先帮我治疗一下?”那个激动的疑似木族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他捂着左边肩膀坐倒在了地上。

     “我有治愈的能力,但是在遇到你之前,有几个人子在接触到我的力量后,非但没能被治愈,反而让他们膨胀之后爆炸了。”

     “我知道那件事,不过你可以放在在我身上使用你的能力,我和他们是不同的。”

     几只碧蝶飞了过来,落在文斯托尔身上的各处伤口上,但只是一会,它们就飞走了。

     “在没有建立起初步的信任之前,请原谅我暂时不会帮你的伤口全部治愈。”

     “我可以理解,只是这样我就已经舒服多了,非常感谢。”

     “好,那现在我们就可以交换一下彼此的问题了。”白锐和猎星直接盘坐在了地上。

     文斯托尔没有因为环境的恶劣而表示不满,对方不知道他的能力,不知道他是否该被信任,刚才他又发动了攻击。没把他用锁链锁住,关进地牢里严刑拷打,已经是善意了。

     “我来自木城。”文斯托尔关注着白锐和猎星的表情,发现他们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这说明他们果然已经掌握了一定关于木城的消息了,“年幼时的我一直以为木城是繁华而且强盛的,但随着我长大,才意识到,木城看起来美好的只有一层空壳子,就像是我们的王族和祭司们那样,他们的内里早就已经腐烂。原谅我说了这么多的废话,实在是……”

     文斯托尔用手抓着自己的胸口,做了一个呼吸困难的动作。

     白锐一直透视着他的身体状况,原本是以防万一,他也膨胀起来,或者那块块根有什么特别的表示。现在反而证实了文斯托尔现在的表现不是作假,他的心跳和呼吸都加快了许多,显然是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白锐觉得这要是研究研究,大概他都能当人形测谎仪了。

     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几口后,文斯特尔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这次没有废话,直截了当的把他的意图说了出来:“有很多的木族人,想要脱离现在的木城,我是代表他们,来向你们寻求帮助的。我们愿意付出,除了做奴隶之外的任何代价。”在寻找白锐的过程中,他们花费了很大的代价,不过现在当然是没必要说的。